中学教师将“性”讲得风生水起 盘点超哥语录(图)

2010-06-23 08:40:00 来源: 中国青年报 举报
0
分享到:
T + -
  他的讲座视频,正以几何速度在网络上疯狂传播着。在视频中,这个高中生物老师把以往中学教育里讳莫如深的“性”,讲得风生水起。许多学生与家长都在感谢他,解决了自己多年的困惑与难题,而他却把这一切,归功于这个日渐理性与宽容的社会
中学教师将“性”讲得风生水起 盘点超哥语录(图)
吕家佐摄
  30岁的张超,已经是北师大附属实验中学的“名师”了,就连学校门口卖汽水的流动小贩都听说过他的名字。可这份名气,并不是因为他的教学成绩有多么出色,或是多么有奉献精神,而是因为一个在传统的中学教育里讳莫如深的字眼——“性”。

  在国内的几个大型视频网站上,关于张超的一段视频,正在以几何速度疯狂传播着。如今,这个名为“爆笑性教育讲座”的视频,合计点击率已高达100多万次。这个讲座的主讲人是张超,听众则是北师大附属实验中学的200多名高二男生。

  视频中,200多名男生一直处于活跃状态,教室里差不多数分钟便会爆发出一阵笑声。有的学生举起手机拍摄,还有人举着微型DV,其中一个镜头里,一脸严肃的张超,拿出一个棒形的模具,要求一个戴眼镜的男生进行现场操作,把避孕套套上模具。

  讲座上,张超那些听起来颇为“惊世骇俗”的言辞,被人整理成了一份“超哥语录”。比如——“人的第一需求是性,第二需求是吃,第三需求是朋友,第四需求才是学习”、“不要孩子的男人不算男人”、“第一个伤害是禁欲,第二个伤害是纵欲”、“在座的谁没意淫过?谁也别吹牛”……

  不过,在张超看来,自己只不过是一个“转换器”,正在试图将“很神秘、很稀奇、很晦涩”的“性”,表达得“更通俗一些”。在8年的教学生涯里,这是他做过的“头一件有趣的事儿”。

  2002年,22岁的张超从北师大生物系毕业后,进入北师大附属实验中学教授高中生物,并负责每年一度为高二男生举办性健康教育讲座。这些学生里,最大的孩子只比他小3岁。

  一开始,张超是本着“人民教师”的心态,主持性健康教育讲座的。他从心理、生理、道德的层面来讲述性知识,比如,他会告诉孩子们:“早恋就像没成熟的果子,酸涩、不好吃。”或者人的生理器官是如何构成的,受精卵是怎么形成的。每次结束,张超都自以为讲得“特别透彻”、“特别有制高点”。

  “超哥,就你讲的那些,随便上百度搜索一下,全都有。我来讲,都能比你讲得好。”有一次下课,一个小眼睛男生突然冲着张超直嚷嚷。

  这个外号叫“超哥”的年轻老师当场“傻眼”了。

  “那我该怎么讲,你们才愿意听?”他不时揪住几个男生问话。

  他一直纠结于这个问题。时间长了,他就找到了自己的门道。张超无数次很“酷”地回答:“我有一本武林秘籍。”

  在他看来,做好功课是“顶顶重要的”。举办讲座前,他会泡在学校的心理咨询室里,查阅几百名男生的档案,了解他们的家庭关系、平素爱好和心理特点。每当那段时间,男生们总会发现“超哥”变得有点“娘”。他老“黏”着孩子们唠嗑,恨不得知道所有人的名字、星座和血型。

  接着,张超用图表将200多名男生排列、组合,在教案里分为“活跃型”、“稳重型”、“羞涩型”等不同类型。在短短一个小时的讲座里,他准备了几十页教案。针对“活跃型”的男生,他将粗话、俚语糅进相应的话题;他告诉“稳重型”的男生,如何用科学的语言解释“性”这个名词;他提倡和“羞涩型”的男生进行一场男子汉之间的平等对话。

  他还会要求学生们在A4纸上,用红、蓝、黑三色水笔,按照重度、中度、轻度的标准,列举高中男生平时使用和能够接受的粗话。从这些粗话里,他挑选出一些“还算文明”的粗口,加进自己的教案里,比如“你丫”等等。

  他渐渐成为学校里有名的“知心超哥”。一个喜欢“伪娘”装扮的男生来找他哭诉,张超拍拍他的肩膀:“你就是一个正常人,喜欢女生打扮没什么大不了的。”一个刚满14岁的男生发愁:“超哥,我该不该找个女朋友?”张超直接回答:“我想你的身体还吃不消。”

  还有一回,一个男生羞答答地塞给张超一张纸条,上面是一个色情网站的链接。张超将这个网站从头到尾浏览了一遍,把正面、负面信息,分开列在两张白纸上,进行对照、归纳。

  和这个男生之间的对话,被张超称为“巅峰对决”。从下午4点到晚上9点,他为这个沉溺于色情网站的高二男孩单独开设了一堂生理课。“有欲望并不可耻,但节制不了欲望,应该感到羞愧。”张超说。

  一个发愁的家长找到张超:“我的孩子喜欢看黄色网页,怎么办啊?”张超的回答让这个家长“久久合不上嘴”。

  “你和他一起坐在电脑前,一起看黄色网页。”张超耸耸肩说。他甚至建议这个家长,让他亲口告诉孩子,黄色网页是怎么回事,上面的哪些内容是科学的,哪些内容是反面的、暴力的。

  他随手举起一个水杯打比方:“性和喝水、吃饭一样,不用刻意逃避。但要看你怎么喝、怎么吃。”

  也有些时候,这个年轻的老师会选择“沉默”。他曾应邀参加北京市性健康教育研究会组织的一次课题会议。戴着银边眼镜的专家在会场上吵成一团,他们提出一些“先进”的性教育理念,比如制定青少年性健康教育法,提供健全的性健康知识宣传等。

  “这些形而上的东西,我们的学生能看懂吗?”张超在博客里叹气。他做过一个小调查,结果显示,青少年80%的性知识主要来源于影视作品、漫画、网络资讯以及色情光盘,而通过家长、学校获取性知识的比例只有0.9%。

  当然,并不是所有人都同意张超的观点。在办公室里,他被同事们戏谑为“没正经儿”。大多数老师依然选择在生理课上放片子,或者将对于“手淫”、“受精”的讲解改为自习。

  张超并不反对这种传统的教授方式。在他眼里,传统的性知识教学有利有弊,有的孩子更适合这种方式。他举了一个例子。比如一个穿渔网袜的兔女郎,对17岁的男生来说,“是一种诱惑”。但是,对12岁的小男孩来说,“这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玩具”。“我们的表达方式应该因人制宜,对不同年龄不同性格的孩子说不同的话。”张超说。

  刚开始尝试这种新式的“性教育”时,张超多少有些忐忑不安,但随着各种意见的反馈,他开始惊异于人们对他的包容态度。

  有网友会在视频后面跟帖惊呼:“这个老师太牛了,性教育居然可以这么讲!”也有人感叹:“上学时,我怎么没遇到这样的老师呢。”

  拍摄视频的学生小陈认为:“超哥的讲座,是我读大学前唯一一次正面接受性教育。直到现在,我们还会引用他的观点。”一个网名叫“风云”的家长给张超留言:“感谢有这样不吝于讲‘性’的老师。”

  业内的一名性教育专家这样表扬张超:“我举办过很多类似讲座,也和同行讨论过,发现老师害羞,不知道怎么讲是通病。就讲解效果而言,张超是值得褒奖的。”

  在举办性健康教育讲座的准备过程中,北师大附属实验中学副校长杨文芝一直和张超举办讨论会,进行相关的验证、切磋。她透露,几年来,张超的讲座场场爆满,一直都是学生印象最深刻的活动之一。

  “社会还是越来越理性,越来越宽容的。”张超笃定地说,“其实我讲的这些东西,早就没有什么神秘的,我只是把它更通俗地告诉孩子们罢了。”

  私下里,他称自己是一个“文艺男青年”,业余常常出演一些“正义凛然”的角色,比如歌剧《哈姆雷特》里的大法官。如今,张超虽然“沦落”为“满嘴都是性”,在同事和家长眼里,这个浓眉大眼的小伙子绝对是一个正统的“居家男人”。他有且只有过一个女朋友,后来还成为“孩子他妈”。

  他把快两岁的儿子当成“实验宝宝”。张超用自己的语言,将幼儿性教育漫画《一只想当爸爸的熊》讲给孩子听。这个“咿呀学语”的胖娃娃从小学会自己吃饭,摔倒了也得自己爬起来,“就像一棵树,自然成长,偶尔除除虫、施施肥就好了”。


  有时候,他觉得自己“特别无聊”,看电影都会睡着,面对媒体也常常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在篮球场上也经常会走神,就连最内向的男生都会愤怒地捶他一拳:“超哥,你真怂!”

  不过一回到课堂上,张超就会“特别兴奋”。有一回,他给高二学生讲解鸟羽的构成。“超哥,你下来。”一个学生站起来说。张超竖起耳朵,在台下乖乖坐了5分钟。他真心地觉得,“这个孩子比我讲得好多了!”

  前些天,张超的高三学生参加6月高考。他也忙得不亦乐乎,将校内网的个人状态改为:“好好考,哥们儿!”

  “超哥,除了讲‘性’,你就是这么无聊!”一个学生回复。(记者周凯莉)

  (来源:《中国青年报》)

netease 本文来源:中国青年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现在开始学营销?为时不晚

参赛必获奖 被忽悠的不只是家长!

态度原创

热点新闻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教育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