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哥——中学教师将“性”讲得风生水起(图)

2010-06-23 10:24:00 来源: 西部网 举报
0
分享到:
T + -
  他的讲座视频,正以几何速度在网络上疯狂传播着。在视频中,这个高中生物老师把以往中学教育里讳莫如深的“性”,讲得风生水起。许多学生与家长都在感谢他,解决了自己多年的困惑与难题,而他却把这一切,归功于这个日渐理性与宽容的社会。
超哥——中学教师将“性”讲得风生水起(图)
吕家佐摄
  30岁的张超,已经是北师大附属实验中学的“名师”了,就连学校门口卖汽水的流动小贩都听说过他的名字。可这份名气,并不是因为他的教学成绩有多么出色,或是多么有奉献精神,而是因为一个在传统的中学教育里讳莫如深的字眼——“性”。

  在国内的几个大型视频网站上,关于张超的一段视频,正在以几何速度疯狂传播着。如今,这个名为“爆笑性教育讲座”的视频,合计点击率已高达100多万次。这个讲座的主讲人是张超,听众则是北师大附属实验中学的200多名高二男生。

  视频中,200多名男生一直处于活跃状态,教室里差不多数分钟便会爆发出一阵笑声。有的学生举起手机拍摄,还有人举着微型DV,其中一个镜头里,一脸严肃的张超,拿出一个棒形的模具,要求一个戴眼镜的男生进行现场操作,把避孕套套上模具。

  讲座上,张超那些听起来颇为“惊世骇俗”的言辞,被人整理成了一份“超哥语录”。比如——“人的第一需求是性,第二需求是吃,第三需求是朋友,第四需求才是学习”、“不要孩子的男人不算男人”、“第一个伤害是禁欲,第二个伤害是纵欲”、“在座的谁没意淫过?谁也别吹牛”……

  不过,在张超看来,自己只不过是一个“转换器”,正在试图将“很神秘、很稀奇、很晦涩”的“性”,表达得“更通俗一些”。在8年的教学生涯里,这是他做过的“头一件有趣的事儿”。

  2002年,22岁的张超从北师大生物系毕业后,进入北师大附属实验中学教授高中生物,并负责每年一度为高二男生举办性健康教育讲座。这些学生里,最大的孩子只比他小3岁。

  一开始,张超是本着“人民教师”的心态,主持性健康教育讲座的。他从心理、生理、道德的层面来讲述性知识,比如,他会告诉孩子们:“早恋就像没成熟的果子,酸涩、不好吃。”或者人的生理器官是如何构成的,受精卵是怎么形成的。每次结束,张超都自以为讲得“特别透彻”、“特别有制高点”。

  “超哥,就你讲的那些,随便上百度搜索一下,全都有。我来讲,都能比你讲得好。”有一次下课,一个小眼睛男生突然冲着张超直嚷嚷。

  这个外号叫“超哥”的年轻老师当场“傻眼”了。

  “那我该怎么讲,你们才愿意听?”他不时揪住几个男生问话。

  他一直纠结于这个问题。时间长了,他就找到了自己的门道。张超无数次很“酷”地回答:“我有一本武林秘籍。”

  在他看来,做好功课是“顶顶重要的”。举办讲座前,他会泡在学校的心理咨询室里,查阅几百名男生的档案,了解他们的家庭关系、平素爱好和心理特点。每当那段时间,男生们总会发现“超哥”变得有点“娘”。他老“黏”着孩子们唠嗑,恨不得知道所有人的名字、星座和血型。

  接着,张超用图表将200多名男生排列、组合,在教案里分为“活跃型”、“稳重型”、“羞涩型”等不同类型。在短短一个小时的讲座里,他准备了几十页教案。针对“活跃型”的男生,他将粗话、俚语糅进相应的话题;他告诉“稳重型”的男生,如何用科学的语言解释“性”这个名词;他提倡和“羞涩型”的男生进行一场男子汉之间的平等对话。

  他还会要求学生们在A4纸上,用红、蓝、黑三色水笔,按照重度、中度、轻度的标准,列举高中男生平时使用和能够接受的粗话。从这些粗话里,他挑选出一些“还算文明”的粗口,加进自己的教案里,比如“你丫”等等。

  他渐渐成为学校里有名的“知心超哥”。一个喜欢“伪娘”装扮的男生来找他哭诉,张超拍拍他的肩膀:“你就是一个正常人,喜欢女生打扮没什么大不了的。”一个刚满14岁的男生发愁:“超哥,我该不该找个女朋友?”张超直接回答:“我想你的身体还吃不消。”

  还有一回,一个男生羞答答地塞给张超一张纸条,上面是一个色情网站的链接。张超将这个网站从头到尾浏览了一遍,把正面、负面信息,分开列在两张白纸上,进行对照、归纳。

  和这个男生之间的对话,被张超称为“巅峰对决”。从下午4点到晚上9点,他为这个沉溺于色情网站的高二男孩单独开设了一堂生理课。“有欲望并不可耻,但节制不了欲望,应该感到羞愧。”张超说。

  一个发愁的家长找到张超:“我的孩子喜欢看黄色网页,怎么办啊?”张超的回答让这个家长“久久合不上嘴”。

  “你和他一起坐在电脑前,一起看黄色网页。”张超耸耸肩说。他甚至建议这个家长,让他亲口告诉孩子,黄色网页是怎么回事,上面的哪些内容是科学的,哪些内容是反面的、暴力的。

  他随手举起一个水杯打比方:“性和喝水、吃饭一样,不用刻意逃避。但要看你怎么喝、怎么吃。”

  也有些时候,这个年轻的老师会选择“沉默”。他曾应邀参加北京市性健康教育研究会组织的一次课题会议。戴着银边眼镜的专家在会场上吵成一团,他们提出一些“先进”的性教育理念,比如制定青少年性健康教育法,提供健全的性健康知识宣传等。


  “这些形而上的东西,我们的学生能看懂吗?”张超在博客里叹气。他做过一个小调查,结果显示,青少年80%的性知识主要来源于影视作品、漫画、网络资讯以及色情光盘,而通过家长、学校获取性知识的比例只有0.9%。

  当然,并不是所有人都同意张超的观点。在办公室里,他被同事们戏谑为“没正经儿”。大多数老师依然选择在生理课上放片子,或者将对于“手淫”、“受精”的讲解改为自习。

  张超并不反对这种传统的教授方式。在他眼里,传统的性知识教学有利有弊,有的孩子更适合这种方式。

netease 本文来源:西部网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写得一手好字才能走遍天下

官方预警:严打黑校车 发现一起追责一起

态度原创

热点新闻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教育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