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高校研究生派对上演校园版“非诚勿扰”

2010-06-29 09:00:00 来源: 中国青年报 举报
0
分享到:
T + -

不久前,东南大学“虎踞龙盘”论坛里一条举办单身派对的帖子引起了自动化学院左进龙的注意。“限于20年学校生涯,我们习惯了被动地对待一切,包括感情。好多人都以对待学习的思维,幻想、坐等在转角遇到爱,但是如果我们不去打招呼混个脸儿熟,即使转角有爱也会错失。”这句颇富打动力的话,最终把左进龙拉进了派对。 

“消息一发出去,当即就有700多名同学报名。”自动化学院研究生会副主席徐述书至今还记得有同学在申请的邮件中,以“我也要相亲”为题,争取参加派对的资格。 

5月23日,东南大学自动化学院研究生会联合南京大学、南京师范大学举行“牵手东大——南京高校研究生派对”。派对现场,还有同学专门从南京林业大学、南京晓庄学院赶来,派对上的“男女速配”环节则上演了校园版的“非诚勿扰”。 

“在理工科院校,除了艺术、外语等专业,男女生比例往往失调。研究生又普遍重视学业,社会责任感较强,迫于现实生活的压力,很多学生现在没谈男女朋友。”东南大学自动化学院分团委书记曾桃生说,但感情对一个人的成长很重要,“感情发展得顺利,生活事业才会发展顺利,人生才有可能完美。” 

日前,记者在南京师范大学随园校区学生宿舍楼下的公告栏里看到,一张一米见宽的“有缘千里来相会等你来”的派对海报,在各种毕业晚会和讲座海报的簇拥下,显得格外抢眼。在这个研究生校区,类似的以校园相亲为主题的派对活动,自去年“万圣节”以来已经上演了3次。相亲派对的参与者中,还有南京大学、东南大学、河海大学等多所在宁高校的学生组织或学生群体。自去年11月四川大学举办研究生单身派对以来,各地校园版“非诚勿扰”也日渐浮出水面。 

“研究僧”忙于学业无暇感情 

研究生生活对就读自动化专业的马汀来说格外紧凑,“研一阶段的课程安排非常满,一周只有两个下午没课。除了学习,为了提高科研水平,还要开始熟悉导师的项目,向师兄师姐请教相关领域的信息,生活节奏明显比以前快了。在学业上,学校和导师虽然不会做硬性的规定,但是自己要做一些准备。”为了提高自身的竞争力,马汀还要自学英语、其他分支学科的知识。“现在的我还不能给别人可以依赖的感觉。至少工作的前几年将是一段苦日子,在这段时间里,我恐怕还不能给对方理想的生活。”面对曾经爱慕的女孩,马汀不无忧虑地说:“我也很想跟她在一起,但这是需要花费时间的,如果因为谈恋爱挤占了学习的时间,那未来也是可以预见的。”马汀认为,“如果不能持续地给对方温暖”,将是一种对人对己均不负责任的表现。 

部分研究生和马汀一样,过着“研究僧”般的苦修生活。 

由于导师申请到了最新课题,东南大学生物科学与医学工程学院2009级研究生张腾(化名),开始了“室男室女”的生活,“没课的时候,从早晨9点到晚上11点,我们都要泡在实验室里帮导师做项目,导师一周召集我们开两次会,了解每个人的进展。现在,我把全部精力都用在了科研上,对于找男朋友的事还没有规划过。” 

本科期间,张腾曾谈过一个男友,“以前找男朋友会看帅不帅、高不高,而且吃饭、上自习会经常黏在一起,但是现在,我更习惯一个人独立一些,要给自己的学习和生活留点空间。对于女孩子来说,依靠自己生活更重要。”今年23岁的张腾现在正为要不要考博、找什么工作忙得焦头烂额。 

在同学眼里,刘琦(化名)一直是一个“有为青年”。19岁中专毕业的他,在家乡江西某县城做了10年的中小学教师后,于2007年考取了南京师范大学新闻学的研究生。“学习的机会对我来说很难得,3年来,我除了(累得)不想学习,从来没给自己过双休日。”在校期间,刘琦曾在权威期刊发表1篇文章,在核心期刊发表3篇文章,并荣获优秀研究生、优秀毕业研究生、华藏奖学金等多个奖项。 

研二下学期,刘琦便开始物色工作机会,他曾在南方某媒体实习了半年,研三归来的课余时间,几乎全部用来兼职代课以贴补日常开销。“我年纪已经不小了,不能再向家里要钱,但同时因为付出的要比同龄人多,所以我希望将来工作的起点也能相对高些。” 

在找工作的冲刺阶段,为了给自己寻找更好的机会,刘琦更是频频奔走江苏各地。“有一次,别人要约我见面给我介绍女朋友,但当时我刚好在外地找工作。” 

如今刘琦签约镇江某高校,由于之前的工作阅历和在校期间的优异表现,入职时已可以享受讲师的待遇。 

至于选择女朋友的标准,刘琦淡淡地笑着说:“只要性格好、学历相当就行;在经济上,不指望她能挣多少钱,我相信自己完全有能力改变现状。” 

生活圈子过于狭小 

采访中,大部分研究生都把性格、人品放在择偶标准的首位,并自信在经济上能够自给自足,更看重彼此能够给予的精神层面的满足。 

校园单身研究生中不乏对感情孜孜以求者,然而求之不得的他们,多数受制于生活圈子的狭小。 

6月19日,与记者见面的这个周六,河海大学2009级水工结构工程研究生吴昊,正孤零零地坐在一间堆满了书籍和杂物的办公室里苦读英语。 

“没办法,这都是逼出来的。”拍着压在桌上的一本厚厚的雅思词汇,吴昊苦笑着说,学校里很少搞文娱活动,与其他高校的文娱联谊也不多,所谓的文化娱乐活动只限于专家报告、演讲和院里组织的羽毛球赛。除了上课,偶尔和同学打打球,其余时间他都是在这间办公室里独自度过。 

没人、没经费、没场地,是吴昊总结的制约开展联谊活动的最大障碍。“没人发起组织,即使想搞活动又没经费、没场地”,曾尝试和同学与其他学校联谊的吴昊最终未成。 

吴昊说,为了找女朋友,他的同学曾到仅有一条马路之隔的南京师范大学,向过路的女孩问询联系方式,但被对方以“将来成家不在本地”为由拒绝。还有的同学会前往学校附近的南京艺术学院,但是那里全是俊男靓妹,女孩子打扮得花枝招展。对于看惯了“理工女”“五官周正、理性、话少、闷闷地”的“理工男”来说,那些看起来太入时的女孩子让他们对自己不太自信。 

至于现在火热的网上交友和专业婚介网站,吴昊认为,“二维世界不靠谱儿,还是三维世界的更真实。” 

但对于每天只面对固定的七八个人、生活圈子狭小的研究生来说,网络有时也会成为他们寻求伴侣的途径。东南大学的崔阳(化名)就通过校内网结识了一名女友。据崔阳介绍,身边有的同学也正通过专业网站和校园论坛开始主动出击,但是能真正走到一起的几乎没有。 

netease 本文来源:中国青年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助你突破自我瓶颈的24堂精英课

这8所冷门好大学 能考上前途无量!就业率超

态度原创

热点新闻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教育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