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爸眼中的韩寒:小学从没得过"双百"分(图)

2010-07-08 10:23:00 来源: 深圳新闻网 举报
0
分享到:
T + -
韩爸眼中的韩寒:小学从没得过
文章摘自:《儿子韩寒》
  作者:韩仁均

  出版社:万卷出版公司

  版次:2008年5月第一版

  本书简介:“韩寒”这个名字,曾经引起整个社会的争论不休,“韩寒现象”是人们经常探讨的一个热门话题。该书由韩寒的父亲所写,向读者介绍了韩寒的成长经历。该书内容丰富,资料全面,有助于读者对“韩寒”这个特殊现象及韩寒这个人有一个较为全面客观的认识……

  还没出生的时候,他就叫韩寒

  虽然名字只是一个人的符号,但我还是觉得我的“符号”过于普通,于是我为自己取了个很得意的笔名:韩寒。

  如果我当年真的用了“韩寒”这个名字的话,那么现在的“韩寒”也就不成其为“韩寒”了,也就不可能出现一个“韩寒现象”了。

  也不知怎么搞的,我忽然觉得我有点舍不得用掉这个我为之很得意的名字,我要把它当作一笔“财产”——不管它值不值钱——送给我的儿子或者女儿。

  当时,韩寒的母亲正怀着孩子。我们还不知道未来的韩寒到底是儿子还是女儿,不过我们决定,不管孩子是男的还是女的,他(她)都叫韩寒,韩寒对他(她)都适用。

  后来一直有人问我:韩寒是不是生于寒冷的冬天?

  我说不是,韩寒与寒冷和冬天无关。

  韩寒生于1982年9月23日早晨。

  韩寒母亲挺想要个儿子。当她听到孩子的第一声哭声很响亮时,不等医生、护士告诉,她就知道是儿子了。她当时很满足,好像所有的痛苦都有了一个丰厚的回报。

  当护士“处理”好韩寒,抱给我看时,我很失望:难道这就是我的儿子?别看韩寒现在像模像样的,但当时襁褓中的韩寒皮肤绯红,双眼紧闭,额上长满黑茸茸的胎毛,整个头部上边小下边大,而且鼻梁也似乎有点塌,整个儿一个丑小鸭。

  但他再丑,“韩寒”的名字也只能给他了,一则这是事先定了的,二则父不嫌儿丑嘛,慢慢地总会看顺眼的。

  于是,“韩寒”就成了我们的儿子,我们的儿子就成了“韩寒”。

  而且,就像我们当初和谁家换错了一个婴儿似的,韩寒也真的越长越“顺眼”了。

  后来,当人们知道韩寒不是生于寒冷的冬天而是生于气候适宜的秋天后,又问我:“韩寒”是什么意思?为什么叫“寒”?

  我说没什么意思,也不为什么,只是好记、好叫,省得人家再起个小名了。

  小学从没得过“双百”分

  我的老家在上海市金山区亭林镇。韩寒的童年就是在那里度过的。

  你也许在电视里或者什么地方看到过小狗认字的游戏。韩寒小的时候,我们也跟他玩过类似的认字游戏。

  还在韩寒不会讲话的十个月大时,我们把“上、中、下、大、小”等写成一些硬纸片,然后叫他认字。后来我们问他“上海的上是哪一个”,他就指“上”的卡片,问“下”,就指“下”的卡片。把卡片弄乱,他也不会指错。我们觉得很好玩。

  韩寒的外婆家住在亭林镇上的一处老街上。老街挺老,居民家没有卫生设施,镇上有一个叫清洁所的部门,类似现在的保洁公司,每天为居民家倒马桶,倒好后就把各家的马桶晾在沿街的墙壁边上。韩寒的外公在一处墙壁上写了这么几个字:此地不准放马桶。韩寒小时候到外婆家去,大家就好玩地教韩寒认字:此地不准放马桶。几次一来,韩寒居然记住了这几个字,问他“马”是哪个字,他不会指“桶”。

  这时我们意识到这样教下去不行,会教歪他的,到以后正式读书时纠正不过来就麻烦了。再说识字一多以后,读书时没了新鲜感,可能会产生厌学情绪。于是,我们觉得不能再教了,也就不再教他认字。

  韩寒小学就读于亭林镇中心小学。当时韩寒这个年级共开设四个班级。分班前,韩寒母亲要我去找找人,让韩寒分到一个教师力量强一点的班级。我不喜欢这么做,对韩寒母亲说:关键在孩子自己,如果他行的话,那么到谁的班级都会读得好;如果他自己不行,那么再好的老师也没用。我没有去找人。韩寒就被随便地分在一个班级里,并没有到一个很多家长都想让孩子去的班级。

  读一年级时,一次他母亲到学校去接他。

  还没放学,他母亲就和其他家长一起在教室外面看他们上课。

  当时正在上语文课,老师在教学生用“山”字组词。大家纷纷举手发言,学生们把“山”分别组成了“上山”、“下山”、“土山”和“高山”这四个教材上“指定”的词。这时,韩寒举起了小手,他母亲紧张得连大气都不敢出,目不转睛地盯着。老师叫他起来,韩寒说出了一个书上没有的词——“金山”,就是我们当时的县名。他母亲终于松了口气。

  别看现在韩寒老是和应试教育作对,可小时候却对分数十分认真。一年级期末考试,韩寒语文得99分,原因是他把“一座桥”写成了“一坐桥”,老师批错,扣了1分。韩寒不服,居然去找老师论理,讲字典上讲的可以这么用。后来当场查《新华字典》,在这个用法上,两字果然相通,老师对他大大地鼓励了一番。

  当时韩寒的数学成绩也不错,一次他回家悄悄地对他母亲说:妈妈,你别说出去,今天数学老师亲我了。小的时候,他长得很讨人喜欢,但老师亲学生并不多见。

  由于他思维活跃,“知识面”相对较广,所以当时班级里逢上公开课,韩寒就常常成为被老师叫起来发言的重点对象。

  培养心理承受能力

  韩寒小时候,对他未来能具体做些什么,我们心里一点儿都没底,但我们一直想对他培养一种“精神”,就是心理承受能力。在和一些朋友的接触中,每当我看到一些孩子一点都不能批评,一句话都说不得,脾气很大很大时,我就觉得很不习惯,我就想,我不能让韩寒那样。

  因为我觉得,在孩子长大成人的过程中,在以后的人生道路上,会遇到许许多多的挫折和不如意,如果一听到不同意见就受不了,一点都骂不起,批评不得;被骂了后,被批评了后,一句嘴都不会顶,一点都不敢据理力争,只会在心里生闷气,那么你的生活就会变得非常艰难,以后到社会上就会适应不了。我们不反对韩寒和我们对争对“骂”。

  虽然从道理上我们都懂不能打骂孩子,要讲道理,但实际上中国的大多数家长很难做到这一点。放美国去,很可能大多数家长要丧失对子女的监护权。我国虽然有《未成年人保护法》,但在保护孩子不让家长打骂方面,几乎起不到什么作用。许多中国家庭在对待孩子的问题上,要么溺爱,要么打骂,或者高兴时就溺爱,不高兴时就打骂,好像这是一件很个人化的私事,与孩子的“人权”什么的无关。

  伴随韩寒童年生活的,也有我们对他的不少打骂。

  韩寒很小的时候,在还不懂那是草莓的情况下,好奇地摘了邻居家地里的几颗草莓。他不知道那个东西是可以吃的,后来那草莓让别的小朋友吃掉了。

  邻居把这事告诉了我们。

  韩寒的母亲觉得,孩子随便拿人家的东西,是一种很讨人厌的、长大以后很危险的行为,于是就向韩寒证实那件事,然后罚韩寒跪了好长时间,想让他把这件事深深地印到脑子里去。

  韩寒上一年级时,早餐喜欢吃奶粉煮鸡蛋。早上坐到餐桌前,儿子吃蛋,我喝粥,各人自有各人福。

  有一回,韩寒兴高采烈地舀起白嫩的蛋,还没有送到嘴里,“扑通”一声掉到碗中去了,牛奶溅了一桌子。我一怒,问道:“想不想吃啦?!”

  “想吃。”韩寒答道,眼睛并不看我。

  “那好好吃!”我警告了一句后,不再作声。

  韩寒的兴高采烈顷刻只剩了一半。他似乎想“好好”地吃,便又小心地舀了起来。谁知“好好吃”太不易了,第二回重蹈覆辙,蛋还没送到嘴里又“扑通”一声从汤匙里滑了下去。这一回除溅了一桌子,又扩大打击面,溅到了我身上。我火了,伸手就在韩寒的头上笃了一个重重的“栗暴”。打“栗暴”是我打韩寒的一种“法西斯”手段,这种打法的“优点”是迅速,孩子还来不及思考躲避,头上早就挨上了一下。

  “不吃了!”韩寒把碗一推,委屈着哭了起来。其实,我也已感到出手太“迅雷不及掩耳”了一点。但我还是毫不费力地找了打他的理由,因为我是他父亲。我说:“第一回我没打没骂,可你第二回仍然不吸取教训。”

  于是,没有心思再吃饭了,我急匆匆地骑上自行车送他上学及自己上班。到镇上买了两个豆沙包子,怕他早上没吃饱。

  上班后整个上午都无心做事,想着韩寒上课的可能走神和那个“栗暴”。

  谁知韩寒中午放学到我的办公室时挺高兴,似乎不计“前嫌”了。他一边放书包一边对我说:“爸爸,今天老师表扬我了。”

  “哦?”我也高兴起来。

  “今天教看图学词学句第一课。‘爸爸’、‘妈妈’、‘我爱爸爸’、‘我爱妈妈’。老师叫组词,小朋友们都照书上说:‘我爱爸爸’,‘我爱妈妈’,我举手说:‘爸爸爱我。’老师就表扬了我,叫小朋友拍三下手。”

  “是吗。”我为他的那种与众不同的思维方式而高兴。同时,因为他的一句“爸爸爱我”,使我更为早上的事而内疚。在孩子的这种天真面前,每一个家长都会为自己的粗暴而内疚。我想,我早上“爱”他了吗?

  也许,韩寒至今还记着那些“栗暴”。

  但打“栗暴”很容易失手。打孩子往往是在怒极的情况下发生的,很容易失去理智。而一旦失去理智失手,后果就不堪设想。于是,我往往在打过韩寒后,就用刚才打韩寒的力度往自己的头上也打一下,感觉一下疼痛的程度,再减去孩子和大人在忍受力方面的差异。如果感觉很痛,又担心打坏了韩寒,心里很是不安。后来我就开始改成“拧”,就是拧他的小屁股。在一般情况下,屁股总比头部安全。

  有时候,我们一起说起小时候“打”他的一些事情,韩寒说我打他最可怕的手法是“拧”,因为挨拧比挨打还难受,所以韩寒自知犯了错误将要挨打的时候,总是一边抱头,一边护屁股,能逃则逃。他开玩笑说,他的长跑就是这么给“练”出来的。其实,我也希望他能够“逃”掉。“打”改成“拧”后,出手的速度慢了,客观上给了他“逃脱”的机会。而一旦“逃脱”成功,那么这一“劫”也基本上算是逃过了。因为事后气都消了,谁还会再去追究刚才的事呢?而且说实话,所谓的“事”,也往往是一些很细小的、仔细想想很不值得这么去对待的事情。

  韩寒常常在家里的场地上踢足球,踢坏过自己家和邻居家的路灯、窗玻璃。有一次有人来报告说,韩寒把邻居家的一块窗玻璃给踢碎了。虽然邻居家没有说要韩寒赔什么的,但我对韩寒的老是“犯事”很恼火。骂够韩寒后,要他带上碎玻璃坐在我的自行车后到亭林镇上去配玻璃,然后帮邻居家安装好。

  韩寒在我们的“教育”和“培养”下,终于坚强起来了。他能坦然地面对一切批评和一切荣誉,心理承受能力很强。我们也常常被韩寒反诘或争论得无话可说。无话可说,是因为他说得有理,让我们耍不出家长的“威风”。一场车祸

  韩寒曾经有过一次很危险的经历和我一起经历。

  那天是1994年6月13日。

  当时韩寒还在亭林中心小学读五年级,我则在镇上一个事业单位工作。每天我下班时用轻便摩托车接了韩寒一起回家,家离亭林镇有三四公里远。

  那天傍晚,我下班骑着轻便摩托车带韩寒回家。快到家门前的那条机耕路时,我听到身后响起了轿车尖厉的刹车声和车内男女的惊叫声。我们被“追尾”了,一辆桑塔纳的头撞上了我的轻便摩托车的尾部。只听“砰”地一声,我的轻便摩托车倒地后猛地朝前“射”出去。我仰躺在轻便摩托车上,跟着轻便摩托车朝前滑去。大约有5米左右,终于横在公路上(我回家去的机耕路口)停住了。这时,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样了,只是脑子还清醒着。

  哪有这样开车的!我心里十分恼火,从倒在地上的轻便摩托车上站了起来——我十分吃惊,在经历了刚才这么一场车祸后居然还能站起来——正要和身后的驾驶员论理,只看见轿车驾驶员正在车头前将韩寒扶起来,一边操着上海口音急切地问:“弟弟怎么样?弟弟怎么样?”韩寒的头盔还在继续朝公路中间滚去,没有停住。这时,韩寒竟然也奇迹般地站起来了,只是一脸不明白。

  正是下班时间,公路上人很多,很快就围上来了许多认识、不认识的人。他们先是看撞坏了的轻便摩托车,然后纷纷询问出事的是谁。当听到出事的是我和我的儿子,而我和我的儿子又基本完好地站在他们的面前时,他们一个个脸上都露出惊奇不已的表情。早有村上的人去离现场200米左右的家里通风报信了,所以不一会,先我回家的韩寒的母亲赶来了,来不及熄火后来把饭烧焦了的父母也赶来了。

  桥上,轿车的刹车轮印有二十多米,几乎从桥西头到了桥东头。轿车的正中保险杠上稍有凹痕,牌照也撞凹了。车内人员看到轿车正中撞人,刹车拖印二十多米,又完全在对方车道上,感到要逃避责任十分困难,所以其神态及与“自己人”交谈的口气中显得很无奈。

  他们“征求”我的意见:怎么办?

  我想,只能由公安局交警队来处理。

  撞我的轿车是本县一家工艺饰品有限公司的,是送人下班回浦东。车内后座上坐着一个老板模样的男人,他显然比那个已经下车在桥上对着20多米刹车印摇头无奈的女人沉着得多。他在后座拨弄了一会儿手机后,又下车到公路对面继续拨弄手机。驾驶员说那老板模样的男人已经在向交警队报警了。当时,我虽然被撞,但感到庆幸撞在“大公司”手里,车上有当时来说算是很便捷现代的通讯工具。那时拥有手机的人在社会上还不多,许多人还喜欢一手拿手机一手撑在腰里专门跑到路当中拔挺着喉咙打电话以引起人们的关注。不过那工具好像不太灵,见他拨弄了好长时间,却没听说交警就要赶来的消息。

  我等待着,我的家人也等待着,许多路过的父老乡亲以及我不熟识的人也都等待着。

  这时,一辆昌河面包车停了下来。我一看,原来是镇派出所的。他们是在另一个村里办好事情回所路过,见围了许多人,知道出了交通事故,就停下来看看。他们见是我,也都很关心。他们询问了当时的情况,看了现场,又听说正在向交警队报警,也就不准备多逗留,等驾驶面包车的老张加好水后就回所。

  那老板模样的男人这时从公路对面举着手机走过来说:“交警队打通了,你听听。”

  我接过手机,喂了一声后,就简要地说了一下情况。电话里那人说:“我是交警队老徐。现在正是下班时间,你们既然人都没啥,损失又不大,我们就不来了。你们可以自己协商处理,或者把双方驾驶证号及车号抄下,明天一起到交警队来处理。”

  我从来没和交警队接触过,不知道交警队还有这种处理方式,虽然总觉得有些不妥,但又说不出个所以然,一时吃不准起来。我忽然想到镇派出所的民警就在不远处,便提着手机过去请教。

  我先把情况告诉一位民警,他要我问老张,他说老张正好是管理交通的民警,和交警队熟悉,让他问问情况。

  这时,穿便衣的老张还在加水。他放下水桶,接过电话说:“我是张某某,你是哪一位?”

  “老徐。”对方并不知道“张某某”何许人,便爽快地回答。

  “老徐?哪个老徐?老徐不是已经不在队里了吗?交警队就一个老徐。你到底是谁?”这时老张拧紧了眉头,厉声问了起来。他是派出所管交通的民警,那时交警队规模也不大,交警队的人哪个不认识?而居然有个陌生的声音在他面前自称是交警队老徐!老张逼住对方要讲出到底是谁。对方大约只认识交警队一个老徐,而且又不知道近况,翻出的是老皇历,李鬼撞上了李逵,便支支吾吾地说不清楚。

  老张把手机扔还对方,要驾驶员把执照拿出来。

  老板模样的男人在公路那边设的骗局,驾驶员可能并不知道,他见本来并不怎么复杂的事情现在搞僵了,便一边埋怨那个老板模样的男人,一边请老张帮帮忙,就是不肯掏出驾驶证。老张要了好几遍,他都不肯拿出来。也许,他误以为老张是开面包车的“司机”,因为老张穿着便衣,他以为也是个冒牌警察。老张火了,掏出证件,指出他们假冒国家机关执法人员,又拒绝检查妨碍公务,违反了什么什么条例,可以当场扣人,并予以处罚。

  驾驶员这才清醒过来,摸出证件接受检查。

  做好事故调查记录,约好处理日期,我们又一起来到了现场。

  韩寒在现场一直安静地站着。老张见我的手肘和手掌跟擦破了皮,要我去医院看一下。又问韩寒哪儿有什么不适、疼痛,一起去医院检查一下。

  韩寒摇摇头,说:“不疼。”

  大人以为孩子嘴硬,便说:“小弟弟,有痛要实事求是讲。”

  也有人说:“你这个孩子真笨,撞得这样还说不痛。不痛讲不得的,别人家不痛也要讲痛,不然现在一下子痛木了不觉得痛,以后真的痛起来找谁去?你要说痛的。”

  韩寒马上认真地说:“不可以的。我爸爸也开轻便摩托车,要是他开出去撞上别人,别人也瞎讲,我爸爸会怎么样?”

  我听着,觉得儿子很正直诚实,能设身处地替人着想,品德不错。对比那轿车上手提手机的老板模样的男人,真为他感到羞耻,觉得他应该到车轮下去滚一滚,然后重新活一遍,再进幼儿园从小开始接受一下启蒙教育。联想到他居然在开“公司”,做什么“工艺饰品”,他串通人连民警都敢假冒,连已经受害的人都敢欺骗,那么公司的产品和经营作风便可想而知。

  当天晚上,我弟弟开车将我的轻便摩托车送到了镇上摩托车维修店,又陪我到医院去包扎一下擦破的伤口。

  到医院急诊室,只有护士在。护士瞥了一眼我的伤势,说外科医生正在手术室做手术,要我等两个小时再说。

  天哪!幸亏我没被撞得头破血流,不然岂不要在急诊室里等死?没法,只得朝里一间间去找,看能不能碰上个把熟悉的医生给消毒包扎一下。

  费了不少劲,终于看到妇产科的门开着,里面那位护士似乎有些面熟,便只得病急乱投医地走了进去。那位护士倒挺热情,并不问我“预产期”什么的,拿起消毒棉球就为我消毒。那药棉往我右手肘部一擦,我便浑身一抖,痛得冷汗直冒,差点叫出来。谁知护士见状说,手掌跟部会更痛。我一听怕了,便要过棉球自己操作。我屏住气,鼓足勇气,对准部位,猛地一下将棉球往伤口处压去。随着沸腾的白沫,一阵难以忍受的疼痛随之袭来。

  妇产科护士的及时处理,使我免受了发炎之苦。

  第二天,韩寒上学去。班主任诸老师已经略略知道了昨晚发生的事,便把他叫到走廊上,从头到脚地反复检验了几遍,看有没有少点什么,然后说了三个字:“你命大!”

  我们的确命大。许多人都认为是我的奶奶在保佑我们。因为奶奶去世前这会儿准在盼我们下班、放学回家。一般出那么大的事故,不死即伤,而我们居然安然无恙。事后我想想还是很后怕,因为要是那车子刹不住车,或者再往前开半公尺,那么韩寒就危险了。要是那车子不是轿车而是卡车,底盘高,那么就不是撞在我轻便摩托车的尾灯部位了。要是……反正,那轿车既害了我们,又给了我们第二次生命。我既恨那位驾驶员,又感激那位驾驶员。唯独对那个制造骗局的男人以及没见过面的电话另一头他们公司的那个冒充“老徐”的男人,我将不齿一辈子。

  后来在处理事故时,我没有向那位司机提出什么额外要求。我还是感激他在关键的时刻刹住了车。我只要求他们赔偿了实际损失费,最后看在司机的面上又减免了一百元钱。经历了生与死的考验,钱真的不算什么“东西”了。大难不死,且无大伤,这价值本身无法计算!初识汉字以后,韩寒就开始像模像样地看起了《故事大王》等刊物。韩寒从小就一个人睡一个房间。当时我们要求他晚上八点钟睡觉,可他根本不按时睡觉,钻在被窝里看书。有时我们把书没收掉,但等我们睡着了,他又拿书偷看。不可否认,看书对拓宽思路确有好处。二三年级的时候,韩寒写作文就开始“虚构”情节,他似乎从未为许多小朋友都感到头痛的写作文头痛过。

  应该说,韩寒的天资并不笨,但他的分数一直没能跻身班级最好的行列,只是中间偏上一点,从没得过让许多家长引以为自豪的数学、语文“双百”分。问问他,都说会做,包括做错的,也说会。当时我想,只要懂就行,在分数方面也就没有对他有很高的要求。

  我们也不限制他看电视。韩寒小时候非常喜欢看《唐老鸭和米老鼠》和《成长的烦恼》。当然,我们也挺喜欢这两部片子,我们常常是一起看得乐不可支。《成长的烦恼》,我们还录下了好几集,以后韩寒经常拿出来放上几集。就像后来他喜欢看钱钟书的《围城》,家里的那本《围城》被他翻得破旧不堪。小学的时候,韩寒经常“创作”一些笑话,并在《故事会》和《故事大王》上发表过几则小幽默和笑话。这可能与平时一些课外书籍和电视等文化的熏陶有一定的关系。

  丢三落四

  韩寒从小就有一些我们觉得很不好的习惯,就是丢三落四、粗心、“马大哈”,对许多事情都不太上心。有些事情我们跟他说时,他“嗯”得好好的,我们以为他听进去了,可事后他会一点都不知道——事实上他当时根本没有听进去。

  现在韩寒出门,我们说得很多的一句话就是要他保管好东西,别弄丢了。韩寒读初中住到朱泾镇后,就丢失过不下十把钥匙。我每次配钥匙都是几套一配的,弄得我成了那位配钥匙师傅的大客户了。一天晚上,我和他母亲因老家有事回了亭林,谁知这天韩寒正好丢了钥匙,结果这天他在房门外的楼梯上蜷缩了一夜。当时想想心里很不忍,后来又想:让他吃点粗心大意的苦头也有好处,让他知道粗心是要付出代价的。

  韩寒的文具用品也经常丢失,课本和作业经常找不到。有时买了东西,却根本到不了家里。一次好不容易凑满一元五角买了一份《南方周末》,结果到家里发觉根本没有拿报纸——当时只顾了凑钱,并且为终于凑满了钱而高兴。韩寒后来休学后第一次一个人出远门到北京去时,我们以为他会丢失许多随身带的生活用品的,心想只要人能平安回来就好,谁知他倒是一样东西都没有丢失。

  韩寒喜欢乱扔东西。从小,他玩到哪里,就把东西放到哪里,甚至把自行车随便停到哪里。所以一到晚上,总有邻居把韩寒扔在那里的衣服、玩具等东西送回家来。就是现在在家里,他手机丢得一时找不到了,就打电话找自己的手机,于是手机有时在被窝里叫,有时在书堆里响。小时候,他的零用钱也乱扔。一次,我在修剪屋前的冬青树时,在树叶间发现了两张十元的人民币。这当然不会是谁暗中给了我工钱。我感到很好奇,便去问韩寒。这事除了韩寒不会是别人干的。果然,韩寒说,怪不得他后来想来想去想不起那二十元钱到哪里去了。我问他为什么把钱“藏”到了那里,韩寒说他没藏,可能是当时正好拿了钱去买东西,忽然遇到了大人,或者是忽然想起要做一件什么事,便随手把钱往那儿一“放”,事后就忘了。等想起要用那笔钱时,就再也记不得放在哪里了。

  上初中时,有一天韩寒骑着自行车去上学。到学校门口的时候,正在值日的语文老师把他叫住,问:韩寒,你的书包呢?韩寒朝自行车书包架上一看,空的。原来忘了拿书包,于是马上飞快地骑着自行车回家拿书包。

  小时候,有一次他约了邻居晓峰一起去小商店里买话梅吃,结果买好后他忘了,而晓峰也忘了话梅是韩寒买的,一个人吃到了家里。晓峰回家后,他的父亲问晓峰买话梅的钱从哪来的,晓峰这才想起是韩寒买的。他父亲说,既然话梅是韩寒买的,那你怎么吃光了?叫他快把钱去还给韩寒。这事,让大家笑痛了肚皮。在家里的丢三落四,乱摊东西,几乎构成了他和他母亲之间所有矛盾中的大部分矛盾。

  与韩寒相反,韩寒的母亲特别喜欢整洁、有条理。

  我虽然不太会整理,但能够不弄乱东西;弄乱后,也会把它重新弄好。

  韩寒却不会。他一如既往地想怎么弄就怎么弄,从来不会整理好,从来不会“恢复原样”。

  韩寒母亲曾经想把韩寒的这个习惯调教过来。有人认为这是行为偏差,纠正的办法是,比如他回来乱扔书包,那么就让他重新背上书包,然后叫他出去,再重新走回来,直到把书包放好为止。我们试过,但没有效果。我们终于明白,这是一个人的天性。就像有的孩子很小很小,用不到大人教,他做事就会很有条理、很细心。

  有朋友“安慰”说,不要紧,韩寒这是不拘小节,说明这个人以后会做大事情的。事实上,韩寒的这种粗心让他失去了很多。比如,他考试考不到“双百”分或者考不到理想的分数。如果真如他说的“懂了”的话,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粗心。

  这种丢三落四别说会成就“大事情”,就是他学生生涯中唯一当上的一次“官”也让弄丢了。读小学低年级的时候,有一个学期,韩寒当上了班级的学习委员,也就是“两条杠子”的那种小干部。他的职责是负责把各个小组长收起来的作业簿子交到老师那儿去。可有一次,老师好久批改不到学生的作业,就去问学生。同学们都说早就交给小组长了。问小组长,都说早已交给韩寒了。查到最后,问题出在韩寒的身上无疑了。去韩寒那儿一看,那一叠叠作业簿子果然静静地躺在他的课桌抽屉里好几天了。老师对韩寒母亲说,韩寒很粗心,让他停做几天看看。韩寒母亲把老师决定让他“停职检查”的事告诉了韩寒。小小年纪的韩寒,竟如释重负地长出了一口气说:“无官一身轻!”令我们差点喷饭。

  可再粗心的人,也有心细的地方。


  比如,他上高中后写长篇小说《三重门》,这期间要经过寝室、教室、家里,还要对同学、老师、家长有所回避,500格稿纸,400多页,竟然没弄丢一页。

  比如,那次到湖南卫视去录制一个节目,在长沙火车站地下人行道里,看到一个垃圾桶里在冒烟,那么多人熟视无睹,可韩寒发现了,他折过去告诉了车站工作人员。同样的一幕,也在上海地铁人民广场站里发生过,当时也有一个垃圾桶里面冒着烟,可能是吸烟的人乱丢烟蒂引起的。我对韩寒说,应该有烟雾探测装置,会自动报警的。可他还是去报告了工作人员。

netease 本文来源:深圳新闻网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一周军评:面对快速动员的解放军,台军备案变得纸上谈兵

新闻 台军 美军
|
观察者网
3小时前
148 跟贴148

安倍自曝:2016年11月去华盛顿拜见还没上任的特朗普时,我说服了

新闻 安倍晋三 唐纳德·特朗普
|
8小时前
3539 跟贴3539

外媒:印度检测率太低 确诊病例恐已达1亿

新闻 印度 病例数
|
央视网
4小时前
0 跟贴0

印度恶劣对华:莫迪的动机 真是为美国?

新闻 中印边境 莫迪
|
环球网
7小时前
64 跟贴64

中国空间站将正式部署 NASA局长急了:给钱

新闻 nasa 宇航员
|
上观新闻
1小时前
0 跟贴0

美学者:为什么中印冲突后,西方不愿意支持莫迪?

新闻 莫迪 外交政策
|
观察者网
5小时前
0 跟贴0

4天内3次写申请书退出,云南小伙拒服兵役后果严重

新闻 服兵役 兵役法
|
观察者网
4小时前
0 跟贴0

牛弹琴:果然 当初是安倍在暗中使坏!

新闻 安倍 美国
|
牛弹琴
8小时前
12697 跟贴12697

仅距广东沿海47.81海里!美军侦察机再度刷新纪录

新闻 侦察机 美军
|
澎湃新闻
5小时前
0 跟贴0

突发:外媒称中芯国际被美国拉入“黑名单”

新闻 中芯国际 美国政府
|
环球时报
15小时前
8420 跟贴8420

俄军首次使用TOS-2重型火箭炮 9门炮可摧毁一个营

新闻 火箭炮 火箭弹
|
环球时报-环球网
5小时前
15 跟贴15

同日两份讣告,两位院士逝世

新闻 院士 中国植被
|
西安晚报
4小时前
63 跟贴63

果然,美国拒绝了普京

新闻 普京 拜登
|
环球时报-环球网
7小时前
103 跟贴103

第三次新疆座谈会,习近平这样阐释新时代党的治疆方略

新闻 习近平 总书记
|
央视新闻客户端
15小时前
216 跟贴216

震撼!重型扫雷爆破器实爆画面

新闻 扫雷 工兵
|
环球网
4小时前
0 跟贴0

阿根廷议员线上开会时亲吻妻子胸部 视频疯传引众怒

新闻 阿根廷 亲吻
|
环球网
18小时前
102 跟贴102

女子好心借学区房给小叔子女儿入学 对方居然不还了

新闻 原告 过户
|
现代快报网
20小时前
64162 跟贴64162

韩国海警寻找被朝射杀公务员遗体,否认进入朝方海域

新闻 海警 舰艇
|
界面新闻
2小时前
0 跟贴0

伊朗无人机围观美军航母 甲板上战机看得一清二楚

新闻 无人机 美军航母
|
环球网
2天前
0 跟贴0

我妈PUA起来,渣男都认输

新闻 渣男 茉莉
| 网易槽值
2天前
246 跟贴246

乌克兰军机坠毁事故致26人死,现场25名遇难者遗体已被全部找到

新闻 乌克兰 坠毁
|
界面新闻
20小时前
0 跟贴0

习近平与新疆,这几个故事你知道吗?

新闻 习近平 新疆
|
新华网
6小时前
62 跟贴62

民进党人曝台海巡舰艇高压水枪射击 "驱赶"大陆船只

新闻 抽砂船 海巡
|
环球网
1天前
730 跟贴730

快讯!特朗普提名巴雷特担任美最高法院大法官

新闻 巴雷特 唐纳德·特朗普
| 海外网
10小时前
38 跟贴38

四川直升机坠毁致3人遇难 同机型曾在云南机毁人亡

新闻 直升机 坠毁
|
上游新闻
21小时前
0 跟贴0

洛·马将为外国客户进行F-35上舰测试 客户众多

新闻 f-35 航空母舰
|
环球网
4小时前
11 跟贴11

上厕所被甩一脸水 两男子首都机场大打出手

新闻 脸水 首都
|
生活这一刻
8小时前
1632 跟贴1632

小心!中国周边这个国家 可能成为下一个印度!

新闻 印度 印尼
|
新民晚报
18小时前
48 跟贴48

这艘暴发新冠疫情上千人感染的美军航母,又出海了

新闻 舰载机 小罗斯福
|
环球网
4小时前
0 跟贴0

落幕?范冰冰退出爱美神 唐德影视易主浙江广电

新闻 范冰冰 娱乐
|
界面新闻
1小时前
0 跟贴0

台湾男子发了一句话 反应过来迅速删帖仍被捕

新闻 台湾 蔡英文
|
环球时报
17小时前
543 跟贴543

四川戒毒系统两干部先后被查,或涉国有资产流失

新闻 四川 陈俊
|
澎湃新闻
9小时前
50 跟贴50

韩国海警寻找被朝射杀公务员遗体,否认进入朝方海域

新闻 海警 舰艇
|
界面新闻
2小时前
0 跟贴0

安倍自曝2016年和特朗普会面 说服他要对抗中国

新闻 安倍晋三 唐纳德·特朗普
|
环球时报-环球网
5小时前
0 跟贴0

男子赠与"代孕女"千万 妻子起诉全额索回 法院判了

新闻 代孕 法院
|
湖南高院
20小时前
949 跟贴949

发现基地好像被解放军"炸了",美军指挥官有点上火

新闻 美军 空军
|
观察者网
15小时前
259 跟贴259

国航客机一乘客自杀追踪:目击者还原机上救援过程

新闻 自杀 赖先生
|
红星新闻
19小时前
2713 跟贴2713

特朗普提名新最高法大法官 恐引发更大争议

新闻 唐纳德·特朗普 民主党
|
央视新闻客户端
9小时前
18 跟贴18

听总书记讲述新时代的新疆工作

新闻 新疆 总书记
|
求是网
15小时前
107 跟贴107

又是鳌太!19岁男子被劝返后偷溜进山遇难 曾求救

新闻 遇难 驴友
|
华商网
21小时前
149947 跟贴149947
+ 加载更多新闻
×

【TED】我快乐人生的哲学

搜题软件争议不断?它到底是不是家长眼中的

态度原创

热点新闻

网易号

查看全部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教育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