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一些地方中学办重点班屡禁不止

2010-09-22 07:47:45 来源: 中国青年报 举报
0
分享到:
T + -

“我想问问中学可不可以办实验班啊?我孩子差两分没考上,现在都不想上学了。”9月2日晚,记者接到河南省信阳市固始县郭陆滩镇一位初二学生家长卫芳的电话。据她反映,她的女儿今年新学期开学后应该在固始县郭陆滩镇第一中学读初二,上学期期末考试因为2分之差从实验班跌入普通班,孩子受到很大打击,有放弃上学的念头。

“要是孩子大一点还可以出去打工,俺妞这么小,不上学可咋办啊。”卫芳说,在普通班里学生学不到什么知识,教师的责任心不强,升学无望。

《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明文规定,不得将学校分为重点学校和非重点学校。学校不得分设重点班和非重点班。教育部和各级教育行政部门也多次发文通知,严禁各地各校办重点校和重点班。但是,新学期伊始,中国青年报还是接到了多起学生和家长反映当地学校顶风违规开办重点校和重点班的举报。

为此,中国青年报记者近日奔赴河南省固始县,调查采访了当地一所中学违规办理重点班的情况。

  不在实验班 不愿去上课

自尊心很强的女儿不愿意去普通班上课,这让卫芳觉得女儿一辈子都没有希望了,而当初女儿在实验班时,她感到很高兴,认为孩子会有前途。

现在,卫芳觉得分重点班对学生很不公平,她曾经为此向固始县教育局反映过情况。

9月6日,记者以给亲戚转学的名义来到郭陆滩镇第一中学询问有关情况,该校主管业务的副校长陈正海告诉记者,该校每个年级都有8个班,其中,6班、7班和8班是实验班,如果学生的学习成绩非常好就可以转入实验班学习。初一和初二每半学期通过考试成绩分班,初三分好班后就不再变动。

该校教导处另一位老师告诉记者,转入实验班不需要交任何费用,实验班的学生学习成绩好,配备的老师也好。

随后,记者将郭陆滩镇第一中学开设实验班的情况向固始县教育局作了反映。固始县教育局办公室主任范进平答复说,县教育局将出面调查,若情况属实,会坚决制止这一行为。

  设立重点班引发教育恶性循环

郭陆滩镇第一中学一位张姓教师告诉记者,该校从2006年开始设立重点班,重点班的学生人数为60人左右,普通班学生人数最多高达90人。今年8月31日,学校对刚入学的新生进行了升班考试。

郭陆滩镇一中重点班的学生李强告诉记者:“上不了重点班我就不念了,普通班的都是混日子。”

而一位在普通班的学生王洪则说:“其实老师挺好,就是有些学生太笨了,老师都不想教了。”

“设立重点班不仅会对学生的心理造成严重挫伤,而且也降低了在普通班任教教师的工作兴趣。”张老师说,办重点班虽然保住了一小部分好学生,但是丢了一大部分学生。

张老师说,普通班的学生学习环境差,学生会认为“父母外出务工不管我、学校老师也不管我,反正普通班差,上学根本没用”,由此产生破罐破摔的想法。“这么小的孩子就被分了等级,甚至被其他学生歧视,将对这个年龄阶段的孩子的心理造成严重的损害。”话语之中,张老师很惋惜。

记者了解到,在一中,带重点班的教师教学工作轻松,心情愉快,但更多的老师怨声载道,觉得花费再多的力气学生也难出成绩,久而久之,严重影响教师的教学积极性,结果是,老师工作没干劲,学生学习没信心。

“从各方面来说,不设重点班更有利于提高教学质量。”从事20多年教学工作的张老师说,学生之间可以取长补短,同时可以带动中等成绩的学生进步。

  农村中学设重点班为留住生源

一中为何坚持要办实验班?

“一中实验班考上重点高中的只有大概一半,从升学率来看,和2006年之前几乎没有明显的变化,学校只是为了留住生源。”张老师说。

在郭陆滩镇,每年小学毕业学生的流失量达到20%,今年一中划片招生500多人,开学时有150多人没有到学校报到。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在郭陆滩镇,很多孩子因为没有考上重点班而选择外出打工。“重点班都不能保证考上重点高中,普通班的就更没有希望了。当地的普通高中不仅学费高而且教学质量也不好,因此很多孩子宁愿辍学外出打工。”当地居民告诉记者。

在郑州市金水区庙里镇一饭店打工的女孩刘菲就是固始县的辍学女生。初中毕业后,成绩不好的刘菲不想再上学了,父母也认为读高中上大学花费太大,大学毕业了工作也难找,还不如早点出去打工挣钱,于是她就成了当地众多外出务工人员中的一员。

固始县教育局办公室主任范进平说:“固始县外出务工人员50多万人,留守儿童10多万人。作为河南省第一人口大县,本身教育就薄弱,农村孩子能走出农村也只有高考这一条路。”范进平说,“国家规定义务教育阶段不考试、不分成绩,可中招执行淘汰制,义务教育到非义务阶段的衔接没有制度上的延续性。”

据范进平介绍,固始县共有26万中小学生,其中城区的学生接近10万人,农村户口的学生在城区上学的比例超过55%。由于城乡教育差距大,固始县经济条件稍微好一点的家长都想把儿女送到县城上学,造成大量农村学生涌入县城。

以前,镇上95%的学生都会选择在镇上上学,而现在学校却要想方设法留住生源。

  高考压力下重点班屡禁不止

依据2006年9月1日正式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显然,固始县郭陆滩镇第一中学办重点班是违规的。但是,该校的行为并非个例。

记者常年在人口大省和生源大省河南采访发现,学校之间分等级、学校之中分重点班的现象非常普遍,甚至连河南省会郑州市的多所初中高中也存在这种现象,而且是屡禁不止。

在开往信阳的火车上,记者碰到了要去信阳市师范学院报道的安阳籍大一新生刘燕。据刘燕反映,各个学校对此都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没办法谁叫我们生长在河南。”她说,在河南省安阳市,中学设立重点班或实验班非常普遍。

固始县第三中学的一位家长告诉记者,今年该校一年级新设立了两个实验班和两个宏志班。

在郭陆滩镇,也有很多家长支持中学开设重点班。今年56岁的杜女士生长在郭陆滩镇,据她回忆,郭陆滩镇第一中学是近几年才开办重点班的。她的女儿是2001年入学,在郭陆滩镇第一中学学习,那时候还没分重点班,但是杜女士认为还是分开好,“人的智力是有区别的,应该因材施教。好的和差的学生弄到一起,也会受影响。”像杜女士这样的想法在郭陆滩镇不在少数。

河南省是我国人口第一大省,也是生源第一大省,河南省2010年参加高考的人数为96万多人,占全国考生总数的十分之一。“河南省最近5年超过一本分数线的考生人数占参加考试的考生不到6%,实际录取比例在4%左右。”范进平做过统计,在北京地区学生考上清华、北大的比例是400:1,而在河南这一数字是12000:1。

而在固始县,每年参加中招考试的考生有1.6万到1.8万人,考入重点高中的只有约500人。

范进平说,农村的学生除了天赋和学习态度,还得家庭经济条件稍微宽松一点、遇到相对负责老师,三个条件缺一不可,才可能考上大学。农村地区家长为了孩子升学,有一部分支持学校办重点班,甚至有家长说:“你们不办重点班我们就去县城上学。”

范进平说,国家城镇化步伐加快后,形成了新的教育供需矛盾。学区外的学生比学区内的学生多,农村子女必须有很可靠的关系才能进公办学校上学,这就造成了新的不公平。

“这是社会不公平在教育方面的反映。”范进平说。

河南省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资深教育工作者表示,重点校和重点班等都是利益驱动的产物,对郭陆滩镇第一中学等开设重点班的行为表示理解,学校也是无奈之举。“实现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的目标仍然是任重而道远。”他说。 (文中部分学生及家长系化名) 本报记者 潘志贤 实习生 时慧

netease 本文来源:中国青年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学会这些你也会是下一个铁军

“公民同招”要来了 民校热要降温?

态度原创

热点新闻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教育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