鞍山身负命案最多逃犯潜伏14年落网 已杀害6人

2011-08-29 10:16:18 来源: 新华网 举报
0
分享到:
T + -

案发地点:辽宁省鞍山市

案发缘由:警方筛选数万条社会信息,发现潜逃14年逃犯的行踪

盛夏八月,骄阳似火,闷热难当。辽宁省辽阳市翁家村的一片玉米地,枝叶微曳,静寂如常。

谁都不会发现,此时正有6名刑警,紧贴着地面,在玉米地里慢慢地匍匐前行。

5米、4米、3米……他们距离前面一家正在修葺的农户房屋越来越近,甚至里面农民工的说话声都能清晰听见。

不远处的房脊上,蓦然出现两名全副武装的特警。一只细长乌黑的枪管缓缓伸出,慢慢指向那家农户。

这不是影视剧的拍摄现场,而是发生在今年8月17日的真实一幕。

就在这户房子里,潜藏着令辽宁省鞍山市历任公安局领导和刑警们梦魇14年,背负3起持枪抢劫杀人案和6条人命的特大网上逃犯谷安蜜。

背负6条人命逃犯“人间蒸发”

14年前,谷安蜜亲自策划实施了两起持枪抢劫杀人案和一起灭门惨案后,便人间蒸发。

14年来,同案的其他5名凶手全部落网,并被判处死刑,而组织策划的谷安蜜却始终杳无音讯。

14年里,鞍山刑警先后组织十余次秘密追捕行动,堆积桌案的各类线索和卷宗高盈过尺。

“有的人说他在南方,有的人说他已经整容了,他的家人说他已经死了,还年年给他烧纸。”摆在第五任“谷安蜜专案追捕组”组长、鞍山市公安局立山刑警大队副大队长马宏廷面前的,是14年累积的厚厚卷宗和真假难辨的繁杂线索。

马宏廷接手案件后说:“在我看来,沿着原来的侦查方向走下去,方法已经穷尽了。想要有新突破,必须摆脱老套路的束缚。”

基于这样的想法,马宏廷和专案组把追捕方案“推倒重来”。他们没有草率接触谷安蜜的亲属,而是反复筛选研判可能暴露谷安蜜行踪的数万条社会信息。

一个月后,谷安蜜最新联系方式在数万条数据中,慢慢浮现出来。

8月11日,警方发现谷安蜜行踪信息指向距鞍山市不到15公里的辽阳市塔子岭乡。

立山公安分局局长沈民指出:“谷安蜜狡猾、冷静,这次必须深入当地,化装侦查。绝对不要去他租住的房子,以免打草惊蛇。”事后证明,正是因为理智地放弃了对谷安蜜租住地的侦查,才没有使他警觉。

鉴于线索价值重大,立山刑警大队的大队长朱立新和副大队长马宏廷亲自上阵,他们换上粘着水泥的T恤和大裤衩,趿拉双板鞋,蓬头垢面,驾驶一辆破旧摩托车,悄悄驶入了辽阳市塔子岭乡。

“先留退路,不留活口”

此时,谷安蜜正在塔子岭乡村民王珂家中,往墙上抹石灰。

花白的鬓角铭刻着14年岁月磨砺,他的脸上找不到当年的奸枭侫气,只有对手下工人颐指气使时,方显一闪而过的峥嵘。

14年前,谷安蜜身边总围着几个朋友小弟,并尊称他“二哥”,惟他马首是瞻。在走南闯北做生意时,谷安蜜手里藏有3把枪,两支是打不响的“样子货”,只有一支自制的手枪能响,但是仅有3发子弹,可是这却成了他“敢做大事”的“资本”。

“这年头,没有人把钱放在家里。咱们还不够抢银行的本钱,要抢就抢货物,转手也能变成钱。”在他的谋划下,这个团伙的作案方向确定为:先抢一台货车,再去抢劫货物。

为了给自己壮胆,作案前,他专程到当地有名的“赵瞎子”处算命。在求得赵瞎子“事能成,不获利”的预言后,谷安蜜仍决定赌一把。

1995年5月6日,他带领4个人租了一台空货车。谷安蜜本想把司机丢在偏僻处,可是怎么也找不到合适的地点。为避免暴露,同伙残忍地将司机勒死。当谷安蜜亲手把尸体埋在路边时,他明白,自己这辈子没有回头路了。

随后,一伙人开着这辆货车,在马路上苦守了一夜,却始终没有别的货车停下来,给他们动手的机会。直到次日早晨,他们决定放弃。

这次作案失败后,谷安蜜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四处筹备了一万余元,以便案发后随时“跑路”。这笔钱,他一直没敢动。

出师不利,没弄到钱,却赔上一条人命债,这让一向自负的谷安蜜心有不甘。一个月后,他又找到赵瞎子。

“还是那句话,事能成,不获利。”赵瞎子的断言几乎让他绝望。而此时,利欲熏心的他已经身不由己。

6月4日,他们再次以同样手法作案,却遭到司机的激烈反抗。无奈之下,谷安蜜让同伙持枪打死司机,并纵火焚尸灭迹。

连续两次作案失败,让谷安蜜心灰意冷。两年内,他藏头缩尾不敢有任何举动。

1997年,曾经跟着谷安蜜作案的“小弟”自立门户,组织策划了一起绑架杀人案。没想到被鞍山警方一举破获,并且抓获了其中一人。惊慌失措的几个“小弟”再次找到老谋深算的“二哥”,想弄点钱逃跑。

看着几个不争气的“小弟”,谷安蜜又气又恨。他明白,如果不帮他们,两年前的那两起命案也会被抖出来。

“那就抢赵瞎子吧,他是残疾人,还挺有钱。记住别给警察留下尾巴。”谷安蜜制定了抢劫计划,并为同伙买来行凶的尖刀。

此次行动,他们杀了赵瞎子和他的女人,还有另一个男的,但只抢到了8000多元和一点首饰。

谷安蜜知道这次必须要逃走了。分赃时,他只要了一个金手镯。随后,他便开始了长达14年的亡命生涯。

这么多年来,谷安蜜如惊弓之鸟,一有感应,马上脱身。甚至只要梦到警察,就立刻逃走……

此刻,在辽阳市塔子岭王珂家正在修葺的院子里,抹着石灰的谷安蜜感觉心里总是惶惶的。他下定决心,做完手里几个修盖房子的活计,一拿到工钱就北上吉林。

因为就在前几天,他梦到两名警察上门。梦中惊醒后,他没有像往日一样上工,而是拿着望远镜,爬到自己住处对面的山上,对着自己藏匿的小村庄,整整观察了一天,不过没有发现任何生人和外地车辆。

回到家里,他就翻出从不离身的算命书,推演解梦。“按书上说的,这个梦寓意有朋自远方来。我有什么朋友要来呢?”谷安蜜心里不住地盘算着。

几次抓捕失之交臂

专案组在工作中获悉,谷安蜜正在利用自己的瓦工手艺承包建筑活。朱立新和马宏廷化装成便衣,于8月11日巧妙地找到了谷安蜜正在干活的王珂家附近。

两个人不时把目光瞄向王珂家,只见里面五六个精壮的汉子拿着铁锹、铲刀正在干活。“需要调警力过来,单凭我们两个,肯定没有把握”。

次日上午,一支由特警、刑警和警犬队组成的40人抓捕组,秘密开进塔子岭乡,集结在一处废弃的工厂里。

行动前,朱立新再次来到王珂家附近化装侦查,结果却让他大吃一惊。王珂家没有人施工了。“难道说谷安蜜发觉了?”为避免暴露,抓捕组的民警们连车都没下,又全部返回鞍山。第一次抓捕失败。

4天后,消息传来,谷安蜜没有警觉逃跑,而是到塔子岭翁家村的另一户农家干活去了。所有人长松了一口气。

8月15日,朱立新和马宏廷两人把第二次抓捕地点,设定在距翁家村施工地点一街之隔的休息工棚。“谷安蜜干活的施工处背靠大山,房后就是玉米地。一旦惊动了他,钻进玉米地就没影。所以,最好的抓捕时机就是在他们中午从施工地点回到工棚睡觉的时候。”朱立新根据谷安蜜和工人们的作息时间,缜密制定了抓捕方案。

8月16日,抓捕组悄悄开进塔子岭翁家村,在工棚附近设伏。1个小时,2个小时,3个小时,没想到谷安蜜和他的工友们破天荒地没有回来休息,而是午餐后在现场继续赶工。指挥部当即命令,全部撤回。第二次抓捕失败。

8月17日,立山分局分管刑侦工作的副局长于成群亲自带领抓捕组,再次潜入翁家村。“第一套方案仍是在工棚处设伏。如果他们还不回来休息,就执行第二套方案,秘密包围施工地点,实施突击抓捕。”

中午过去了,谷安蜜和他的工友们果然还是没回工棚休息。于是,民警们开始秘密包围施工地点,上演了开头的那一幕。

14年逃亡藏匿三省六市

马宏廷带着5名刑警伏在玉米地里,一动不动。所有人都在等着对面施工房子里的信号。

路旁树阴里的一队警察正在毫无声息地慢慢移动,越来越快,瞬间冲入前面施工的房子院内。

“不许动!我们是警察!”犹如一声炸雷在院子里惊响。

玉米地中的6个人几乎同时跃起,从房子后面的窗口处跳了进去。

谷安蜜正在低头拌着石灰,他心里盘算着:今天收完工,就可以拿到3000元工钱。明天就定去吉林的车票。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吕永家,你们抓我干什么?”谷安蜜竭力保持冷静,很平静的回答警察的提问。但是他没有发觉,正是他异乎寻常的平静,与其他人形成鲜明对比。

“我说谷安蜜,你还编什么呀?我们这么大的网,不就是奔着你下的嘛。”朱立新拍着谷安蜜的肩膀说道。

“我认栽了。”谷安蜜后悔没有果断离开这里。

在押送谷安蜜返回鞍山的途中,他讲述了14年的逃亡经历……

做完赵瞎子的灭门惨案后,他取出准备已久的“跑路费”,加上变卖金手镯的钱,凑上了两万余元,切断与家人和“小弟”的一切联系,逃到浙江杭州的萧山地区。

“我知道,如果再作案,风险会更大。于是,我就在路上丢掉那3把枪和子弹,准备做点小生意维持生计。”通过一个姓吴的生意伙伴介绍,谷安蜜来到温州,冒名“李思聪”做起了卷布竹竿生意。两三年时间里,竟赚了三四万元。

“原本还想继续干下去,但是到温州做生意的东北人越来越多,甚至有人认识我,而且知道我的真实身份。于是,我不得不离开温州,又回到萧山,做货运站的拉包运货生意。”谷安蜜回忆道。

2000年,萧山地区拉包运货竞争激烈,谷安蜜不敢接触公安机关,遇到抢活打仗的事,总是忍气吞声。于是,他决定离开浙江,闯一闯上海滩。

在上海仅仅住了10天,囊中羞涩的他被迫离开了高房租、高消费的大上海,辗转北上,返回辽宁,来到抚顺市清源县,持“吕永家”假身份证,承包荒山种植草药。几年后,他承包的荒山被当地收回,他又靠着家传的“瓦匠”手艺,开始修盖房屋。由于他手艺好,而且有一定的手腕,很快组织了一批闲散民工,在当地积攒下广泛人脉,很多人都知道有个小包工头“老吕”。至此,谷安蜜在这里落脚,长达10年。

审讯时,朱立新盯住谷安蜜的眼睛说:“你以为我们抓住你是运气吗?自从你纳入我们的视线,你的一举一动都在我们的掌控范围。”说完,朱立新拿出一张表格,上面赫然是谷安蜜近期的行动轨迹记录,甚至每天什么时候出门、到过哪里,见过什么人,几点吃饭都历历在目。

看到这些,谷安蜜的脸白了。

“至于你那个相好的,中午刚刚给你打过电话,现在应该在她妈家做饭等你回去呢。”朱立新拿出谷安蜜租住的刚家村地图,指着一户说:“她们家就在这里,距离你的房子不远吧。”

谷安蜜深深地低下头说:“我服你们警察了!”(记者 霍仕明 张国强)(来源:新华网)

netease 本文来源:新华网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李银河:这才是你想要的性

又拿冠军了!这些玩无人机、机器人的中国大

态度原创

热点新闻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教育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