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通“彭宇案”老太述事件始末 否认诬陷称是误会

2011-09-01 10:47:00 来源: 中国青年报 举报
0
分享到:
T + -

8月26日,江苏南通的长途车司机殷红彬、乘务员郁维贞在路上扶起了一位被撞伤的老太太,事后,老太太指称司机为“肇事者”。殷红彬、郁维贞的遭遇在网上瞬间发酵,而他们迎来的结局却与众不同:所开车辆装了监控探头,一看录像,真相很快大白。

而公众的情绪并不因此而轻松起来:“如果没有摄像头呢?”“摄像头比人有良心。”“应该追究诬陷救人者!”这样的感叹在微博等众多网络平台已经汇起了巨浪。而此时,送去锦旗的老人家属的声音,却已淹没在了愤怒的声浪里……

到底老太太是不是如网民所说的“碰瓷”、“恶意诬陷”?

中国青年报记者今天倾听了双方当事人的讲述,力图还原那个秋日中午,一次平凡而又不平凡的“出手相助”。

谁撞了石老太太

8月26日中午,81岁的石老太太和老伴吃过午饭,她穿着紫色碎花长袖衫,土黄色裤子,准备去老家的田里打农药。

一辈子生活在石庄镇农村的石老太太家里有6个儿女,4个儿子在外地,惟一的女儿在镇上开饭店,做生意的三儿子一家住在石庄的商品房里。老两口上不了楼,就还住在买了几年的平房小院里。三儿子近些年赚了不少钱,去年开上了26万元的丰田凯美瑞车,总劝老人,别再管那几分不赚钱的田了。可老人习惯了自己种粮食,总回答:“不种可惜。”

石老太太黑发里夹着些灰白头发,除了有常年的心脏病,以耄耋之年的标准来看,算是身体硬朗。她把农药的药水罐、下田的塑胶套鞋、自己累了坐的小板凳、拖鞋,都放进自家小三轮车的后斗,自己蹬着车出门了。

距离石庄车站不远,就是微微拱起高出地面的张黄立交桥,长约200米,坡度较缓。老太太骑着车,由东北向西南上了立交桥。

立交桥一共只有两个车道,来往车辆不少,最近由于修路,大货车不让通行了。下坡时,手臂瘦弱的老人有点害怕车往下冲刹不住,就跨下车,站在车左边,推着小三轮往前走。

记者问:“你到底是怎么摔的?”老人回答:“我没看见是谁撞了我。”她只知道,她和三轮车一同栽倒,工具散落一地。此时,被冲撞的老人部分身体被三轮车压住,右眼、右侧脸部和头部受到猛烈冲撞。

“我当时一下滑到车右边了,整个脸朝下撞,很痛,动也不动了,起也起不来,真的没有看见谁撞的我。”石老太太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事故发生6天了,她的右眼和未受伤的左眼明显不同,眼角有点外翻,露出了充满血丝的眼皮,至今看不清东西。

而在事故发生后没多久,12时34分,有着19年驾龄的司机殷红彬,如往常一样开着班车上了立交桥。此时,他和乘务员郁维贞都不知道前方有什么。

“下桥时,我才看到前面有辆三轮车翻倒在路面上,靠近路中间位置,一个摩托车头盔、一双套鞋、一个小板凳等散落在路面上。靠近后才看清楚,有个人被压住了!能明显看到一条腿露在外面!”殷红彬回忆。

于是他只好越过车道中心线,避开事故点,绕着开到前面,把车停下,打开车门。这时乘客也纷纷站起来看,他提醒这里车来车往,不要下车。

他和乘务员郁维贞两人下车,听到摔倒的老人用方言说着:“哪个好心人帮帮忙把我扶起来啊……”他们一起把三轮车挪开,把老人的头先扶起来。

“老人的脸都擦伤了,有血。地上有一摊东西,我们开始还以为是血,后来才发现是她带的喷雾器漏出来的水。因为不能停在路中间,我们就把车和人都挪到路边上。我就捡起地上的板凳,扶她坐在板凳上休息。”殷红彬说。

石老太太回忆,她被撞后又痛又晕,倒在地上,一会儿意识到有人从背后有力地把她搀起来,“我浑身无力,连什么人都看不清,那时只感觉到有人来扶了”。

出事了,就有附近的中年女村民骑车带孩子经过,当时她看到的画面是:大巴车停在路边,蓝色长袖制服的驾驶员、白制服的乘务员正在把老太太扶起,三轮车翻倒在地,东西摔了一地。

“那个中年妇女看到,就怀疑是我们把老太太撞了,说你们怎么能跑呢?那老太太跟那个女的解释说:‘我没有事,让他们走吧。不是他们撞的,是我自己摔倒的。’”同下来扶的乘务员郁维贞回忆说。

但石老太太说她没有说后一句话,只说了“我没事,让他们走吧”。

“村民说她认识这个老太太,是附近大队的。我们说太好了,既然你认识,给她家里人打个电话来接她回去吧,我们还要继续开车赶路呢,而且车停在路中间也不安全。”殷红彬说。

作者:王娴

(来源:中国青年报)

netease 本文来源:中国青年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打造“婴儿肌”逆龄10岁超简单

援鄂医护子女中高考优抚政策!这些省市率先

态度原创

热点新闻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教育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