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础教育“营养不良” “贫瘠土壤”难出壮苗(组图)

2011-09-01 11:13:56 来源: 新华网 举报
0
分享到:
T + -
资料图片
资料图片
资料图片
资料图片

  在起跑线上就远远落后城市孩子

  从军训开始,来自农村的郑州大学大一新生刘伟就开始感受着自己和城市学生的差距。

  “没想到很多城市同学都是应届生,年龄比我们小得多。在我们那里,复读很普遍。”小刘出生在河南周口市的一座村庄,2010年,第一次参加高考没有过一本线,但他想上一个更好的大学。在拥挤的复读班复读了一年之后,他以超出重点线20多分的成绩考上河南最好的重点大学郑州大学,这也是他们乡里高考考生中的最好成绩。

  让满怀着跳出“农门”志向的小刘感到优越感荡然无存的是,同班一名毕业于河南省实验中学的同学竟然告诉他“因为在班里成绩一般,所以只能在省内上个重点”。小刘还从同学口中得知,河南省实验中学本科上线率竟然达到了90%以上,其中一半以上学生达到一本分数线,每年升入北大、清华20多名学生。

  在河南,像河南省实验中学这样的学校由于地处省会郑州,拥有丰厚的教育经费与政策支持,能够吸收全省最优秀的学生与老师,在高校自主招生、加分上都有得天独厚的优势,这也确保了这所学校长期以来居高不下的升学率,以至于挤占甚至是垄断了大量清华、北大在河南有限的招生名额。

  “差距太大了,我们那里的基础教育太差了,我的初中同学,基本上都外出打工了。”小刘说,自己小学、初中分别在乡村与县城度过,乡里初中压根就没有补习班和辅导书一说,到了县城里,才有了老师推荐的各种教辅资料,但大部分都是盗版的,错别字很多。“在起跑线上就远远落后城市孩子了。”

  “我算是很幸运的了,身边不少同学考上了三本,一看见一年一万多元的学费,干脆就放弃了。”小刘告诉记者,在他们那里,每年乡镇里能考上县重点高中的就三四个人,而即便是考上了县高中,能考上重点大学的也是少数,并且考上基本上都是复读生,复读两三年的学生也十分常见。

  “就是说,我们要考上好大学,在高中阶段就得比城里孩子要多学一年以上才行。”小刘说,本来小时候上学就晚,再加上复读一耽误,等考上大学时年龄都到了20岁,同身边动辄比自己小两三岁的同学比,今后考研、就业等方面,仅年龄一项上就没了优势。

  享受优质基础教育资源太艰难

  事实上,与刘伟这样的农村子弟相比,城里孩子考上大学的渠道也更加多样。

  在河南,保送、加分、自主招生的机会,大多被省会郑州最富竞争力的几所高中包揽,这也使得近年来出台的一系列高考新政基本上与农村孩子无缘。

  在今年河南教育部门公布的高校录取保送生名单上,全省有62人被直接保送到清华、北大,其中没有一个人来自县级或乡镇学校。与之对应的是,来自郑州一中、河南省实验中学、郑州外国语学校3所省会优质高中占到了总数的85%,其余9名学生也全部来自省辖市的优质高中。

  在河南,这种情况早已持续了多年:2008年、2009年北大清华的保送名额,郑州的3所优质高中都占绝对优势,这些被保送的孩子多因获得了省级或全国奥赛大奖,或在青少年创新大赛中获奖,或在全国中小学生电脑制作大赛中获奖等。

  “这些获奖的孩子,多数都是家庭条件很好的城市学生,从小就开始培养兴趣爱好,父母都舍得花钱读各种培训班,甚至请私人家教辅导。”郑州外国语中学的王老师告诉记者,农村孩子,尤其是远离省会城市的农村孩子,即便再努力,表现再好,都没法享受到这些机会,报名参赛都没有渠道,更别说获奖了。

  不仅仅是来自农村的子弟,即便是对那些城市普通家庭和来郑务工人员子女而言,在义务教育阶段享受优质教育资源同样十分艰难。

  在郑州,尽管小学、初中采取就近划片入学制度,但各个家庭对于优质教育资源的竞争可以用“惨烈”来形容:有钱的,提前几年斥资买套学区房,换取入学资格;有关系的,找对门路,没学区内户口也能入学。

  “现实的情况是,不管在城市还是农村,竞争从义务教育阶段就开始了。”河南省教育学院的一位教授说,高收入家庭可以利用一切资源为子女提供各种帮助,又叠加了保送、加分、自招等高考政策上的优势,延续着“重点小学—重点中学—重点大学”的路径培养,寒门子弟拿什么和他们竞争?靠什么改变命运?

  这种说法得到了21世纪教育发展研究院院长、北京理工大学教授杨东平的赞同。“高等教育入学机会的城乡差距、阶层差距,是高中教育机会的延续和放大,也就是说,问题主要出在高中,在基础教育阶段。”杨东平解释说,一个没任何课外培训和课外读物的农村学生,要与3岁就学剑桥英语、5岁就学奥数的城市孩子竞争,是越来越难了。

  上不了重点高中,距离大学自然就远

  大学毕业至今,来自驻马店确山县农村的李建刚已经在郑州漂了两个年头。2004年,他从县城中学考入了信阳师范学院,在当地,进入类似的普通地方院校算是不错的出路。

  许多像李建刚这样的农村子弟,虽然同样背负着家庭乃至整个家族的厚重期望,却已经没有他们大学里的乡村前辈们幸运,“鲤鱼跳龙门”的荣耀对于李建刚而言十分陌生。

  “大学毕业后挫败感非常强,一个月800块的工资我也拿过。”这个笑称自己是“大学生民工”的农家子弟说,考了几次公务员都没考上,只好在一家广告公司干策划,现在每个月只有1500元的工资。扣除租住在城中村的400元房租、600元的餐费和200元的其他日常开销,每个月能剩下的不到300元,与郑州动辄上万元一平方米的房价相比,他甚至不敢想象怎么在这个城市立足。

  对于如今工作的现状,李建刚把原因归于乡镇教育太差,导致自己虽然用功却没有考上重点高中。李建刚告诉记者,他在考县重点高中时,因为比录取分数线差一分,为此要多缴纳3000元的调剂费。家庭经济的窘境最终迫使他选择了一个升学质量不好的普通高中。

  “重点高中的老师好、教学质量高,付出相同的努力,在普通学校和重点学校取得的成绩肯定是不一样的。”李建刚说,因为初中成绩一般考不上重点高中,或者因为高额调剂费或赞助费,很多像他一样的农村子弟过早地被挡在了重点大学的门外,对于那些分数比他低的又交得起调剂费能进重点中学的同学,只有羡慕的份儿。

  在河南,农村学生主要集中在普通地方院校和专科院校早已不是新闻。最新的数据显示,今年河南的大学录取率将达到75%以上,也就是说只要愿意,即便是在河南这样的人口大省,上大学也不再是什么难事。


  “现在农村里的大学生也不怎么稀罕了,找不到工作考学也是白搭。”周口市西华县东王营乡的一位小学校长介绍说,邻村一位大学生毕业后,因为找不到工作回到家里种地,现在成了很多家长劝说孩子外出打工的“教材”。

  更多专家则建议,城市与农村教育的不平衡,是我国城乡差别和贫富差别的一个缩影,要改变这种状况,目前亟待加快统筹城乡发展,实现教育制度公平公正,让优质教育资源更多地向低收入家庭倾斜,开展一场平权化运动,使寒门学子有更多的上升机会,进而改变自己的命运。(记者余嘉熙 通讯员王乐)(来源:新华网)

netease 本文来源:新华网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想重塑知识体系,这套书足矣

实在太暖 大学包高铁接滞留湖北学生返校

态度原创

热点新闻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教育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