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连环枪杀案凶手落网 表示已再次踩点准备作案(组图)

2011-09-07 07:37:05 来源: 新华网 举报
0
分享到:
T + -
许德勇使用的作案手枪。梁臻
许德勇使用的作案手枪。梁臻 胡元勇 王雨 摄
诸暨连环枪杀案凶手许德永被警方抓获
诸暨连环枪杀案凶手许德永被警方抓获
警方展示许德永作案时使用的枪支和子弹
警方展示许德永作案时使用的枪支和子弹
许德永家几乎是全村最破落的
许德永家几乎是全村最破落的

  枪和剩余子弹均已找到,嫌疑人交代,已再次踩点准备作案

  当瘦削的许德勇被按倒在床上之后,一个电话迅速打回了诸暨公安局里的临时指挥部:“抓住了,就是他。”

  至此,诸暨“8·23”“8·29”枪案告破,在两起案件中连续开枪,害了两条人命的犯罪嫌疑人终于被擒。

  13天艰辛追捕,终于让枪案现场监控拍到的那个模糊背影露出了真容。

  “许德勇交代,他已经到另外一个地方踩过点了,如果我们现在没有抓到他,说不定就会出现第三声枪响。”一位办案民警说,“还好,我们抓住他了。”

  此外,目前尚无证据证明此案与“宁波绿洲珠宝案”有关。

  两搜现场,看着监控找到关键烟头

  诸暨大唐镇,繁华之地,商户众多。

  8月23日晚上,一家银行的ATM机前,枪声响起,一名取款女子被杀。

  大唐派出所的刑警许正建和同事们很快赶到现场,警戒线拉起。

  在许正建保护的现场之内,受害人仰面躺在一辆面包车里。许多市民围观。“我不知道劝了多少人,告诉他们绝对不许进入现场……”许正建一直站到了凌晨。这期间,他和同事们一直在中心现场寻找着蛛丝马迹。

  第一遍现场搜索,弹头找到了。

  朱航和袁霖,是下一班。他们看守现场,同样是24小时轮班,一刻不歇,“干我们刑警的都知道,万一现场被破坏,意味着什么。”

  第二遍再搜现场的时候,警方找到了那个关键性的烟头。

  其实,现场的烟头有很多,但正是依靠着对现场的完整保护,侦查员一边看着监控的回放,一边仔细寻找,终于找到了这唯一的一个。

  监控里显示,这支香烟,犯罪嫌疑人抽过从这个烟头上提取的DNA,成为破案的一大关键。

  地毯式排查,发现可疑裤子和眼镜

  8月29日下午,陶朱街道三都镇,第二声枪响。

  辖区工业新城派出所的洪加佳说,当时在三都镇,专案组以中心现场为圆心,分四个方向寻找,几乎四个方向上能调看的所有监控都看了。

  “嫌疑男子很有可能是打着雨伞,有点驼背的一名中老年男子。”看了无数的监控之后,这是当时唯一的收获。

  根据监控中出现的影像,警方一路追踪。洪加佳说:“我记得当时找到一个三叉路口,这名男子在监控中消失了,我们就想他会不会上了出租车或者公交车呢?”

  顺着这个思路,最终果然发现嫌疑男子上了一辆公交车,这一点为后来的跟踪追击指明了方向。

  另外一位专案组刑警边滔说,看了多少监控,大家根本就算不清楚了:“就是这样一遍遍地看监控,一次次地地毯式排查,后来,我们又在三都地区发现了一条可疑的裤子和一副可疑眼镜。”

  这两样东西,也都为后续破案提供了重要线索。因为这两件物品提取的物证和那个烟头上提取的物证有相关性。

  正在睡觉的许德勇,正是监控中的那张脸

  9月4日下午,专案组核心成员其实心里都已经清楚:嫌疑人,就是那个许德勇。

  这个许德勇,藏身在诸暨大唐镇上的一个小作坊里。然而,白天的时候,那个小作坊里人来人往,贸然抓捕,许德勇很有可能狗急跳墙,再次伤人。

  下午4点,抓捕组已经悄悄来到小作坊周围埋伏,整个抓捕组的晚饭,是200个饺子。

  “我们当时做好了一切准备,先组成了20多人的抓捕组,要求全部装备好,一直等到凌晨许德勇睡下才动手。”吕国坚说,当时已经有意向让狙击手出动,但因为现场地形不允许,所以最终没有动。

  昨天凌晨零点,行动。

  抓捕组顺利控制住在小作坊里睡觉的许德勇。看过监控的刑警一对那张脸和体态,心里清楚,已经不是八九不离十,而是“就是他”。

  很快,许德勇承认两起案子都是自己所为,动机是抢钱。

  “我们马上问他,枪在哪里?”诸暨市公安局刑侦大队教导员吕国坚问了一个最关键的问题。

  许德勇说,在自己位于大唐镇的出租房里。

  吕国坚和同事们飞车赶到许德勇的出租房,在一个纸箱子里找到了那把枪那是一把仿六四式手枪。靠近扳机的地方,贴着一张创口贴。

  人抓到了,枪找到了,案子拿下。

  抓捕组开开心心吃了餐“庆功宴”:一顿白粥和咸菜。

  那14秒里到底发生什么

  他举枪便向她头顶击发

  自昨天许德勇被抓,警方的审讯便拉开序幕,一个个笼罩在众人心中的谜团一一解开。

  首先是那把枪。

  之前,有很多证据直指凶手所使用的是一把仿制手枪。的确,六四式,仿的!

  “就是这把,仿六四式手枪。”诸暨刑大吕教导员一手拎起套上塑料袋子的枪。记者上前看,外观和真的六四式一模一样。枪身上贴着一张黄色布条,近看是一创口贴。吕教导说,查获枪的时候,它就在上面了。“还有15发子弹。”另一个袋子里,是黄澄澄的子弹。

  审讯进行到昨天傍晚,许德勇尚未交代枪的来源,有待警方作进一步查证。

  据了解,这种仿的枪,其实与真枪相差不大,内行人士说,所以说它不是制式,是因为枪管内没有膛线。这也就是说,这种枪打不准的。

  “三都血案”中,被害人袁某在进入监控盲区停留的14秒中,惨案发生。

  这14秒到底发生了什么?

  精确回复这14秒有些困难,但昨天许德勇的交代,基本还原了当时的情形。

  许德勇这样说。他随那个女子从信用社出来,跟到停车场。女子发动车子后,他便站到了汽车边上。

  可能是女子慌了,她一脚刹车。许德勇说当时那女的降下了驾驶室的窗,于是他拿起枪便往她头顶开了一枪。

  许德勇1米7多的个头,而那女子坐在车内,许的枪可以朝下开。

  开了枪后,许德勇想从驾驶室窗伸手去拿副驾驶座上的包,结果车子失去了控制,缓慢滑动,很快要开出门口了。

  慌乱中,许德勇顾不得抢包,逃出门去,跳上公交车跑了。

  许德勇自述是随机作案,目的就是抢钱,但是两次都没抢到一分钱。

  据了解,许德勇是单人作案,而且有踩点的过程,大唐案中他曾经去拉受害人的背包,然后才开枪。

  61岁单身汉

  行凶前欠下一身赌债

  难以想象,酿成这两起枪杀案的神秘“杀手”竟会是这么一个61岁的老人。

  四面环山,地处金华、杭州和绍兴三地的交界,距离诸暨市区约一个小时的车程,这就是许德勇的老家马剑镇许佳山村。

  许德勇家的房子是全村最破的,木结构,破败不堪,布满尘网,已经不能住人。

  许德勇大半辈子人生就在这个破房子里度过,单身至今。

  因为盗窃,1979年,许德勇进了监狱,获刑14年。1990年刑满释放。然而就在当年,他再次被捕。

  因为表现好,许德勇减了刑。2000年,他又出狱。

  很多亲友,许德勇都欠了钱。因为他迷上了赌博。“欠了一身的债,连另外村子的也有,大概有十多万元。”一村民说。这个说法得到了一位村干部的证实。

  因为欠债,三四年前,许德勇离开老家,搬到了大唐镇。和他一起走的还有一个女人,比许德勇的年龄小一点。

  他们在大唐租了一个小房子。许德勇偶尔在袜厂打工,有时也不干活,经常会去袜业城附近赌博。

  一个多月前,许德勇突然辞掉了这份工作。他自述得了癌症。

  8月23日和29日,经过踩点,他挑了下雨天,出现在大唐和三都这两个相邻小镇上作案。

  (本报记者 胡大可 柏建斌 史春波本报通讯员 王雨)

  
连环枪杀案61岁凶手落网 曾多次盗窃入狱20多年

  浙江在线杭州9月6日讯(首席记者 童俊)浙江诸暨市是越国古都,西施故里。当地姓氏地名极多,常常以“姓氏”加通名“家”组成地名。如赵家、杨家等。诸暨的西南角有个山区乡镇,叫马剑镇。

  浙江诸暨一个月内连发两起持枪杀人案 系同一把枪支发射

  今天,镇下辖的一个叫“许佳山”的自然村打破了往日的宁静,民警、记者、凑热闹的人都纷至沓来。

  “许佳山”又叫“许家山”,属马剑镇建辉行政村管辖,全村人大部分都姓许。

  许佳山,出名了,但村民们纷纷掩面摆手,说这不是件什么光彩的事。

  因为轰动全国的诸暨连环枪杀案的凶手许德永就是该村人。

  诸暨连发枪杀案 61岁凶手落网

  8月23日晚上9时许,大雨,诸暨大唐镇某银行自动柜员机附近,一位34岁的女会计被枪杀,击中腰部死亡。

  8月29日下午3时许,小雨,诸暨陶朱街道三都信用社门口,一辆奥迪轿车像是失去控制一般,先是和一辆停着的面包车发生了刮擦,紧接着又撞倒了一辆摩托车,直到撞到一个电话亭才停下。奥迪轿车车主袁某受重伤。

  9月2日下午,袁某因伤势过重抢救无效死亡。起初,警方以为造成袁某死亡的原因是来自其头上的一个发夹,可是发生事故时奥迪车的车速并不快,一个小小的发夹怎么会致人丧命?

  在为袁某做CT检查后,警方发现她的颈后部有一个高密度金属异物。经过解剖,民警从受害者体内提取到子弹头一枚,由此证明,高密度金属异物正是子弹头。警方最终认定,这是一起持枪杀人案。一个星期,两起枪案。坊间传言纷纷,人人自危。

  警方通过对两起案件的子弹弹头进行鉴定,认定为同一把枪发射,警方遂将两起案件并案侦查。省、市、县三级公安机关组成专案组,全力投入侦查。

  结合犯罪嫌疑人逃跑路线等多线索的分析判断,警方通过大量的侦查工作,锁定重大犯罪嫌疑对象许德永。

  许德永,男,1951年出生,诸暨市马剑镇许佳山村人。

  9月5日下午,警方掌握了许德永的确切行踪。根据专案指挥部指令,20余名警察兵分四路,开始抓捕行动。为确保周围民众安全,防止犯罪嫌疑人铤而走险,警方守候至凌晨才开始实施抓捕。9月6日零时50分许,犯罪嫌疑人许德永在睡梦中落网。

  经审讯,许德永交代,两起枪案均系其所为。作案用的枪支也被警方缴获。

  61岁的光棍曾因盗窃罪坐过20多年牢

  许佳山是个典型的小山村,农居稀稀拉拉地坐落在山脚下。许德永家几乎是全村最破落的,在成片的砖瓦房里,许家的木结构老房子特别显眼。

  这是一幢两层的木房子,从外表看有些年头了。木结构部分是许德永的,在多年的风吹雨打下,已经摇摇欲坠了,砖木混合的是他哥哥许德劲(谐音)的,是后来进行修缮了的。许家三姐弟,姐姐最大,嫁到离家7里外的村子里,来往不多。

  哥哥许德劲(谐音)比许德永大几岁,当过兵,退伍回来后就在大唐镇上打工,因为那里企业多,收入高。

  许德永的母亲在他三岁的时候去世,做裁缝的父亲则在他40多岁的时候得肺病去世。

  听村里老人讲,许德永小时候读书很好的,大家都说他以后会有出息。由于许家家境贫寒,甚至穷得揭不开锅,因此,许德永小学毕业后,就外出打工了。

  从那以后,这个老人眼里是个好孩子的人开始有变化了。这个十几岁的孩子开始干小偷小摸,鸡鸣狗盗之事,这在老实巴交的农村人眼里,是绝对不能容忍的。

  年纪大了,许德永谈了对象,就在他准备结婚的时候,他在金华市浦江县的百货公司内偷毛巾等东西被人抓住,扭送公安局,后来被判了7年。

  这7年牢让原本就穷得叮当响的许德永一无所有,结婚也泡汤了,未婚妻早已嫁作他人妇。至今年过六旬的他还是光棍。

  从那时起,他就很少呆在村子里。

  后来,许德永又因为盗窃被判了14年,10年前才刑满释放。

  又过了两三年,他也搬到了大唐镇上。

  去年,许德永的哥哥许德劲曾回过一次村子,向亲友们借钱,说弟弟许德永得了肺病,挺严重的,都咳血了,急需一笔钱治病。

  尽管如此,但要把许德永跟诸暨这两起轰动的枪杀案联系在一起,村民们大多都不信,说他没有那么坏的。

  村民猜测,许德永曾经在云南与缅甸接壤的边境活动过,作案的枪支可能是从那边买来的。

  仿六四手枪还剩下15发子弹

  9月6日下午3点30分,诸暨市公安局刑侦大队教导员吕国坚解答了案件的部分疑点。

  犯罪嫌疑人许德永是9月6日凌晨0点50分在大唐镇上一家私人小作坊内被抓获的,自称患了癌症。

  其实,警方早在9月5日下午4点就已经掌握了许德永的去向,但考虑到对方可能随身携带枪支,且他的藏身处比较热闹,民警一直蹲守了11个小时才决定行动。

  当持枪的民警冲进房间时,许德永正在睡觉。民警将他控制后,并未从他身边找到作案用的枪支。

  但经过突击提审,许某交代,他在大唐镇上还有一处简陋的出租房,随后民警在这间出租房内的一个纸箱内找到了一支贴着创可贴的黑色仿六四式手枪以及15发子弹。

  根据许德永目前的交代和警方调查的结果,可以确定的是,他两次作案均是单独一人,作案动机纯粹为了抢劫。也可以确定许德永在作案前已经去银行踩过点,下手对象应该也是随机的。


  对于此前传言许德永从第一名受害者女会计手中抢得3000元的消息,警方表示不实。

  吕国坚说:“许某两次作案未抢得一分钱。”

  作案的枪支是哪里来的?为什么两次抢劫都没有抢得财物?犯案后为什么没有逃离,而是继续在作案地点附近逗留?警方表示,枪支不是自制的,其他情况仍在突击提审中。

  有消息说,许德永还可能涉嫌昔日的绿珠珠宝被盗案件。对此,吕国坚表示,目前并没有证据,还需进一步调查。

  目前,许德永已被警方刑拘。(来源:新华网)

netease 本文来源:新华网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助你突破自我瓶颈的24堂精英课

这8所冷门好大学 能考上前途无量!就业率超

态度原创

热点新闻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教育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