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链娃”父母共育四儿女 官方称不能强制节育(图)

2011-09-08 10:04:20 来源: 新华网 举报
0
分享到:
T + -
金蛋坐在父亲的三轮车上,一直向后方张望。
金蛋坐在父亲的三轮车上,一直向后方张望。

  “铁链娃”父母再生一女

  女儿手脚畸形;“铁链娃”父亲程传六同意让妻子上节育环;房山区政府工作人员表示,不能给他们强制节育

  “铁链娃”金蛋的父母又生一女,如今已快两个月大了,手脚畸形。这是他们的第四个孩子,其中大女儿金红走失,至今未能寻回;二儿子金蛋目前在京蓼打工子弟学校读幼儿园;三儿子金虎则在出生11天后不幸夭折。

  去年2月1日,房山区良乡华冠购物中心西侧,两岁的金蛋被发现用铁链拴在路边柱子上。据其父程传六介绍,因妻子精神异常,他又要开摩的养家,只好把金蛋拴在路边。

  女儿手脚都长有6指

  7月19日晚,程传六的妻子杨彩虹在出租屋内又产下一女,取名金花。医院的诊断证明显示“新生儿畸形”小金花的双手,都长有6个手指头,右手的第6个手指,向下耷拉着,和手掌只连着一层皮;右脚也长有6个脚指头。

  而在分娩前几天,杨彩虹将左腿摔伤,到现在无法站立。程传六说,当时他用摩的载妻子回家的途中,正赶上下雨,摩的坏了,车子突然停顿,杨彩虹从座位上跌下,左腿摔伤。

  程传六称,他曾带杨彩虹到良乡医院检查,医生说需要截肢。“我想再带她到五棵松附近的医院看看。”

  同意让妻子上节育环

  “城管挺照顾大眼(程传六的外号)的。”昨日,在良乡华冠附近趴活的其他黑摩的司机说,曾有城管要把程传六的车子电线绞断,程传六不肯,“后来城管就不太管他了”。

  此前,有人建议杨彩虹做节育,但程传六不同意,表示金虎没了,金红又没找回来,他无论如何得再生一个。

  在金花出生后,昨日,程传六说,可以让杨彩虹上节育环,“过几天找(肖庄村)大队说一下这个事情,不能自己去医院,不然要花钱”。不过,他拒绝让杨彩虹做彻底的节育手术。

  杨彩虹则称,“我不要再生了”,“因为我走不了路了”。

  对此,房山区政府工作人员表示,春节前曾找过程传六,但没找到,以为他们已经回老家了。对于他们一家,政府也没有什么办法。“我们不能给他们强制节育,而他们又拒绝接受救济”。该工作人员说,会继续关注他们一家。

  探访

  先把放学的金蛋接回家,再开着三轮车继续趴活儿,最后到房山良乡华冠购物中心把媳妇杨彩虹和女儿金花接回来。每个下午,程传六都是这样度过的。

  幼儿园 金蛋就读小班

  昨日16时许,房山京蓼学校,4岁的金蛋正和老师、小朋友在室外玩耍。目前,金蛋在该校读幼儿园小班。

  “刚来时不合群,只在校长办公室待着,不跟小朋友玩,不会说话,连上厕所都不知道说。”金蛋的班主任说,到现在,金蛋已在这里上了一年半,“现在已经好多了,能简单交流,也愿意和小朋友一起玩。”

  此时,程传六开着他的绿铁皮三轮车,来接金蛋放学。父子俩一前一后往校门走,金蛋的手不停地在身上挠着,边挠边说“痒”。校门口的老师一把拉过金蛋,掀起衣服,发现其后背全是被蚊子叮后留下的红包。

  回家路上,金蛋站在三轮车车斗里,小脸透过玻璃车窗张开的缝,一直向后方张望。

  趴活点 妻女陪同“上班”

  “这是我女儿,她叫金花,你看我女儿漂亮不?”昨日,华冠购物中心外,杨彩虹坐在路边一块蓝色泡沫板上,女儿正在简易手推车里安静地睡觉。

  因为腿摔折了,杨彩虹到现在都站不起来。每天,她和女儿金花被丈夫载到华冠购物中心附近,等候丈夫“下班”回家。

  昨日中午,在良乡医院做护工的曹先生经过此处,特地给杨彩虹买了三个肉包子。杨彩虹没舍得吃,说要留给金蛋吃。

  出租屋 给女儿喂奶擦洗

  程传六把媳妇扶上三轮车,将手推车搬进去,再加上金蛋,三轮车车斗里满满当当,回到位于肖庄村的家中。

  那个家,只是一处出租房。一进院,蚊蝇四处飞舞,不到1分钟,金蛋的脸上就被咬起了4个红肿的包。院里,拉着四根绳子,三根上边挂满了冬天的衣服,“没地方放,先在外面晾着。”另一根上则挂满了洗过后的小孩衣服。

  一家四口住一间平房,虽然一进去仍有一股异味,但不再像以前被杂物堆得几乎没有下脚之处。

  金蛋在院子里溜达,几只小狗围拢在他身旁。程传六说,一个多月前,一只流浪狗跑到院里,待了下来,并生下7只小狗。

  这会儿,小金花在手推车里大便了,程传六一把扯下弄脏的衣服,随手扔在院里横放的树干上。他拿粗糙的卫生纸给女儿擦了擦屁股,又从绳子上扯下一块洗过的毛巾把孩子裹了起来。

  树干上沾了秽物的衣服,惹得几条狗跑过去舔。“没事,让它们添吧,它们这是洗头道,我等会儿再洗二道。”程传六说。

  “管她以后长得好不好看,是自家人,总比外人好看。”程传六边给小金花喂奶,一边自言自语道。他说,不想把女儿送到福利院,“自己养吧,总能养活。”

  杨彩虹虽患有精神疾病,但她仍可享有基本权利,诸如生育权,国际上通常并无限制。不过,程传六与杨彩虹是非婚同居,依照《婚姻法》,他们是不享有生育权的。但如今孩子已经出生,在夫妇俩并不具备足够抚养能力的前提下,政府应为其提供必要救助。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教授 孙莹

  特写

  程传六多次裸奔对抗城管抄车

  去年7月,程传六平生第一次坐上了飞机,飞到上海,参加一个电视节目录制。后来,他又参加了一个地方台的节目录制。有人说他成名人了,他说,“名人个屁!没钱不是名人!”

  在媒体报道后,他说,大约共收到了一万多元捐款,家里没添置什么物件,不过给自己买了个600多元的新手机。

  自己在家替妻子接生

  偶尔,程传六还会再想起走丢的大女儿金红。

  半个月前,妻子又生一女,“我应该是高兴的”,不过,程传六说,他又担心这个孩子能不能养得大。

  程传六记得,杨彩虹分娩时,他正在看电视,听到杨彩虹说“小孩生出来了”。程传六扒开秽物,看到了孩子,又找把刀割断了脐带,但他没看到胎盘,“生好几个了,我懂,不对劲”。随后,程传六打120,把杨彩虹送到了医院。但没多久,胎盘自动分娩了出来。

  “早知道就不用送医院了”,昨天,程传六嘟囔着,杨彩虹只住了3天院,花了快3000元,现在想起来还心疼。

  “要人可以,要车不行”

  “为了他们,已经付出很大代价了”,程传六说的代价,指的是自己的多次裸奔。


  一起趴活的人说,有城管要没收程传六的车时,程就脱衣服,城管拿他没辙,只好不了了之。5月14日,因在良乡西潞北大街脱光衣服,程传六被房山公安分局处以9天行政拘留。

  “不脱衣服,车又保不住了”,程传六说。但是当天下午,房山拘留所又对他作出提前解除拘留的通知,理由是“因孩子没人照顾”。

  前几天,又遇城管查车,程传六故技重施。

  “要人可以,要车不行”,程传六说,他要靠车养活一家人。开三轮车趴活儿最好时一天能挣200块钱左右,平时一天的收入是百十元。(记者 林阿珍 姚瑶 石明磊 摄影/记者 吴江)(来源:新华网)

netease 本文来源:新华网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助你突破自我瓶颈的24堂精英课

这8所冷门好大学 能考上前途无量!就业率超

态度原创

热点新闻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教育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