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赞皇:“死不了花”扎根深山小学13年

2011-09-28 11:38:08 来源: 新华网 举报
0
分享到:
T + -

新华网石家庄9月28日电(记者李柯勇、齐雷杰)仲秋时节,沿着太行山区蜿蜒的山间公路曲折西行,记者前往河北赞皇探访读书的山里娃娃。在一个小山村,我们听到了一对夫妻教师坚守深山小学13年的故事。

只有600多口人的花木村深藏在山坳里。村民指着两间老旧的平房说:“这就是张瑞峰、张智乔两口子教书的教室。”一间不足10平方米、被一张木床和两张木桌挤得满满当当的小屋,曾是他们的办公室兼卧室。对面一间更小、更黑的屋子则是厨房兼“餐厅”。

淳朴村民的感激之情溢于言表:“他们人好,教得好,孩子们多亏了他们。”

赞皇是贫困县,而村名充满诗意的花木村更是穷乡僻壤。13年来,有六七位老师来这里工作过,有的只呆了3个月,最长的呆了两年。唯有这对夫妻,自从1998年来到这个教学点,就像回家一样留了下来。

今年,石家庄实施“山区教育扶贫”工程,8000山里娃下山读书。这两位张老师也带着花木村20多名学生,转到几公里外的胡家庵联办小学教书。

几经辗转,记者见到了这对夫妻。这是两个质朴而开朗的人,对记者的追问有些惊讶:“我们自己都没多想,忽然就发现已经过去了13年。”

其实,真实的故事远没有他们笑谈中那么轻松。当年初到花木村时,他们被眼前的艰苦条件震惊了:宿舍门窗上连块玻璃都没有,水泥黑板上坑坑洼洼,砖头垒成的讲台快塌了,墙都是湿的,一按一个坑。没有教学器材,上珠算课只好把一段段高粱秆儿穿起来,做成简易的小算盘。

他们也想走。张瑞峰说:“窝在这里还不如出去打工呢!”是村民和孩子们期盼的眼神让他们留了下来。开头好几年,不出正月他们都不用做饭,村民一户接一户地来请他们去家里吃,把最好的口粮省下来,每顿都给他们捏饺子。

“我们狠不下心走,走了对不起自己的良心。”张智乔说。

相处久了,村民把他们当成了家里人。每逢红白喜事,都请他们去记份子钱。有位大娘主动帮他们照顾孩子。村干部说:“要不给你们批一块房基地,你们就在这里盖房吧?”

面对乡亲的热心,他们也报以真情。有个邻村的女娃,6岁来花木村上学。看她路远,每到下雨天放学,张家夫妻就踩着山路的泥泞,把她送回家。后来两年,干脆让她跟自己吃住,就像自家的小孩一样。

2008年,他们又一次面对去留的选择。他们的女儿在花木村小学读完四年级,要到院头镇读五年级,哭闹着要爸爸妈妈陪她一起去上学。院头镇学区领导一直欣赏这对夫妻,早就想把他们调到镇上教书。看着女儿哭红的眼睛,张瑞峰两口子心都碎了。最终,两人还是选择了坚守:“山里那么多孩子更需要我们。”

如今,他们和孩子们一起离开了那条山沟,搬进了山外的新校舍,可是条件依然艰苦。记者看到,他们的新宿舍是一间旧教室截出来的,没有电器,家具只有两张单人床拼成的一个床铺,一边低一边高。可是在墙上,张瑞峰却用粉笔写了一个大大的“家”字。他说:“学校在哪里,家就在哪里。”

胡家庵小学是一所寄宿制小学。寄宿学校能让孩子们享受优质教育,可是张瑞峰夫妻却比在花木村时更操心了。170多个山里娃第一次离开父母住集体宿舍,老师们不能再只管教书,还得履行“爹妈”的职责。

这些孩子最小的才7岁,生活还不能自理。晚上教师们就跟孩子一起睡,哪个孩子要上厕所,他们就起床跟着。张瑞峰一个晚上常被叫醒四五次,早上起来眼圈都黑得像大熊猫一样。

有个小男孩想家,哭个不停。张瑞峰就哄着他,又摸头又拍肩膀,好不容易才哄着了。第二天再问小男孩:“晚上谁跟你一起睡的?”小男孩揉着眼睛,一脸茫然。说到这儿,张瑞峰和张智乔都笑了,笑得像一对疲惫而幸福的父母。

在幽深的太行山里,教学条件不断改善,简陋的深山小学正在成为历史,而张家夫妻的故事却留在了百姓心间。花木村教学点大部分已人去屋空,唯有他们当年种下的花木郁郁葱葱,其中有一种矮小的花生命力特别顽强,往往折断晒蔫了还能插活,每到春夏就开出红色、黄色的鲜艳花朵,人们叫它“死不了”。

作者:李柯勇 齐雷杰

(来源:新华网)

netease 本文来源:新华网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办公室软件一网打尽轻松搞定

这所大学"男友力"爆表,毕业生会被大公司"

态度原创

热点新闻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教育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