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多时做7份兼职 “向日葵女孩”何平的感动故事(图)

2011-10-20 09:16:00 来源: 新华网 举报
0
分享到:
T + -
何平与弟弟何君。刘建强摄
何平与弟弟何君。刘建强摄

  【阅读提示】

  一名学生,却不得不承担5份家教、1份餐馆打工,最多时要做7份兼职;她是8岁弟弟的“姐姐爸爸”,病中父母的“顶梁柱”;虽然又苦又累,但她爱唱歌,爱运动,爱大笑;她说她喜欢向日葵,总是向着太阳生长,将阴影抛在脑后。她叫何平,湖南科技大学外国语学院2009级本科生。

  “其实我也会累。”要学习,要参加学校活动,要照顾弟弟,何平每天的日程安排,从早上6点直到凌晨2点,满满当当。有时候上课困极了,她就站起来听课,她深知学习机会难得,“太害怕自己睡过去”。

  “爸爸,你吃饭了吗?”接到爸爸的电话,何平欢快的声音高了八度,电话那头的爸爸此刻正躺在湖南省浏阳市中医院的病床上,女儿的问候是他每天最大的安慰。

  这是一个苦难的家庭。母亲,患有脑膜炎后遗症,后来发展成间歇性精神病;父亲,车祸后失去劳动能力,后来又因中风瘫痪在床;8岁的弟弟,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出生在浏阳市的何平,童年时代是在花炮厂堆积如山的再生纸、引火线边度过的。她要插引、做“巴巴”、卷筒子,一毛钱一毛钱地帮父母挣药费,给自己挣学费。

  2008年,何平即将迎来高考。可就在这时,父亲和弟弟相继病重,巨额的手术费全压在了这个17岁女孩的肩膀上。她只能白天上课,放学筹钱,邻居亲友借遍了,民政部门和慈善机构也跑遍了,最后在村干部带领下,她挨家挨户募捐,才总算把爸爸和弟弟从死神手里抢了回来。

  因为父母无力照顾年幼的弟弟,今年年初,何平咬咬牙,把弟弟何君带到了学校,一边读书一边照料。何平的班主任李晓韵记得很清楚,第一次见到何君,“他瘦得皮包骨,怯怯地躲在姐姐身后,怎么哄都不讲话。”在学院老师的帮助下,何君入读学校附小,为了让弟弟学习不掉队,何平每晚帮他补课直到深夜。

  “姐姐像爸爸。长得像,管起我来也像。”何君说。

  一天喝两瓶牛奶,这是何平给弟弟下的命令。好心的老师们凑钱为他们送来牛奶,何平舍不得喝,全留给了弟弟,自己,就是两个馒头或者两个素菜一份米饭。

  何平说,自己的“乐点”很低,一点小事,就能让自己快乐。在她最近的网络日志上,有这样一段话:“看看今天弟弟又多喝了一点牛奶,多吃了一点饭,作业没犯什么错,医生说父亲情况更稳定了些,妈妈一直在按时吃药……这些都是幸福啊!”

  下课后的教学楼,空旷而宁静。“长大后,我就成了你……”何平熟练地拿起扫把和簸箕,边扫边唱。每天中午下课以后,湖南科技大学外国语学院的一楼大厅,总能听到何平爽朗的歌声。

  这份勤工俭学的工作,何平做得很开心。“其实,如果雇清洁工打扫,成本会低得多。”何平一边拖地一边说,“学校是给我们一个自食其力的机会。”每天中午下课后,何平先扫地再吃饭,每月工资200元。

  “我特别喜欢唱歌,可惜没机会正经学。”何平笑着说,以前她常在老家的竹林里唱,静谧的天地能把她的歌声带得好远好远,“现在光想想都挺美。”她说,有烦心事时,一唱歌,心里又明亮起来,“最痛苦的日子已经过去了,未来也没有过不去的坎。”

  除了唱歌,演讲、主持都是她的拿手好戏。虽然是个农村娃,可是何平刻苦、勤奋,逮着机会就练习外语口语,交了不少外国好朋友,口语也练得顶呱呱。新生中文、英语演讲比赛,她一举拿下双料冠军,引起不小轰动。

  同学眼中的何平,成绩好,人缘好,性格好。老师眼中的何平,开朗活泼,既有很强的组织协调能力,又心思细腻处事稳重。如果不是弟弟的出现,他们根本不知道,何平竟有如此令人心酸的家庭,更无法想象,她柔弱的身躯经历了怎样的磨砺。

  “我心里满满的都是感动,相信我们的社会,相信身边很多人都像家人一样温暖,相信善意和爱,相信积善积福积德缘……”摘自何平QQ空间。

  大三开学不久,学工办老师杨金娥急匆匆找到何平,“这学期的贫困生申请怎么没有你的?”这次班上一共8个名额,有9个同学申请,何平知道后,悄悄把申请表收了回来。“其余同学家庭也困难,又没有社会帮助,他们更需要这个。”何平的话让杨老师很心疼:“你的心意很好,可坦白说,你们家情况是最困难的。”最后,学院特批了一个名额给何平,杨老师才松了口气。

  善良的何平还做过一件“错事”。2008年,她在报纸上看到有个男孩因母亲身患重病无钱医治,要辍学打工。这让何平很是心痛,她立刻记下电话,私下里想,“如果捐钱的人多,我就不捐。”当时何平爸爸刚动完手术,卡里3000多元还要负担后续治疗。当她得知捐款的人寥寥无几后,最终拿出一半钱送到男孩家。“我的钱也是别人捐的,而我却擅自捐给其他人,每次想到这里,心里都有很强的负罪感”。


  何平的QQ空间里,公布了每位捐助者的名字和金额,她说,一来是告诉大家钱收到了,二来便于捐助者和网友们核对。“我还想告诉弟弟,要记住这些好心人,但我们不能忘本,绝不能靠捐助生活。”她把爸爸妈妈的残疾人证复印件贴在床头,时刻告诫弟弟不能“跌在福窝”,“要靠我们自己的能力让爸妈过上好日子”。

  当问她还有什么愿望时,何平想了想,“短期的愿望是考研,读书太过瘾了,我想努力考个公费,同时还能陪着弟弟读完小学。”至于更远的将来,“我希望办一个培训机构,教更多外国人学习中文,好好工作,资助更多贫困家庭的孩子……”何平灿烂的笑脸,就像一朵盛开的向日葵,沐浴着阳光,迎风绽放。

  作者:颜珂 何静

  (来源:新华网)

netease 本文来源:新华网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现在开始学营销?为时不晚

教育部:减负不是让学生没有负担

态度原创

热点新闻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教育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