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黑龙江双城雀巢垄断奶源克扣奶农 私划等级压价(组图)

2011-10-24 07:34:00 来源: 新华网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奶站的显示屏朝着收奶人员,奶农看不见(2011年8月摄)。
奶站的显示屏朝着收奶人员,奶农看不见(2011年8月摄)。 新华社记者 程子龙 摄
这是奶站收奶人员用“八舍九入”法处理过的POSS机上的鲜奶数量(2011年8月摄)。 新华社记者
  这是奶站收奶人员用“八舍九入”法处理过的POSS机上的鲜奶数量(2011年8月摄)。 新华社记者 程子龙 摄

  新华网哈尔滨10月23日电(“新华视点”记者程子龙 吴涛 严蕾 张丽娜)双城市是黑龙江省养牛第一大市,多年来,这个市每日所产的1200吨鲜奶被世界知名企业瑞士雀巢集团旗下的乳业企业黑龙江双城雀巢公司所垄断。然而,当地奶农普遍反映,这个知名企业在双城克扣奶农已成为公开秘密,其低成本经营模式引起当地群众的不满。

  一桶奶少1公斤:奶农多年被克扣已成“公开秘密”

  黑龙江省双城市双城镇奶农老李挤完最后一头牛的牛奶,用秤称了一下两桶奶的重量:共91.25公斤,去掉空桶的重量17公斤,净重74.25公斤。记者跟随老李的三轮车到双城雀巢有限公司设在双城镇承旭村的奶站去送奶。

  到了奶站,老李按奶站的要求,初步化验了奶样,把奶倒进奶站的空桶中,再拎上电子秤,电子秤的显示屏朝着收奶人员,老李看不见。随后收奶员把一张卡在连着电子秤的POSS机上刷了一下,老李被告知此次交奶的重量是73公斤。

  对“消失”的1.25公斤奶,老李“平静地”接受了,他说已经“习惯”。不少奶农反映,雀巢公司克扣奶农已延续多年,现已成为“公开秘密”。

  万龙乡奋斗村奶农赵永武告诉记者,雀巢公司克扣奶农,多年来从未间断过。平均一桶奶扣1公斤,有时候送一次奶要被扣3公斤,两次奶扣6公斤。该村的奶农被扣急了,就不给雀巢公司交奶。“宁可杀牛也不给雀巢交奶。”赵永武说。

  奶农反映,雀巢公司不仅在秤上做手脚,计数器也“暗藏猫腻”。记者在雀巢公司所属的永支奶站也发现了奶站计数的“秘密”。奶农交的奶上过秤后,把自己的交奶卡在POSS机上刷一下,交奶斤数就会刷到卡里。记者发现,刷到奶农卡里的数字,并不是奶秤显示屏上的数目,小数点后面的一位数被“处理”了。对此,奶站收奶员解释称:“如果小数点后是3或以下,就被舍为0,如果是4,就进为5;如果小数点后是8或以下,就被舍为5,如果是9,就进为0”。一些奶农对此表示气愤:“舍掉的多,进位的少,这分明是八舍九入法。”收奶员告诉记者,POSS机由雀巢公司设定。

  双城市奶农还反映,雀巢公司还将“以质论价”变成克扣奶农的手段。黑龙江省明文规定,鲜奶达到国家标准,就该按政府指导价付钱,但雀巢公司却把鲜奶分四个等级收。比如三季度雀巢对外称奶价是每公斤2.97元,其实奶农交的一等奶才能达到这个价格。如果是四等奶,连2.7元都达不到,而且出现四等奶的奶农,要承受一个月的低奶价。对于把奶分成四个等级收奶一事,双城雀巢有限公司奶源部负责人李祖安解释称:分等级是今年7月份以前的事,现在已不用这种方法了。

  双城的奶农说,前几年雀巢经常检测“冰点”(即奶中水的含量超标)和抗菌素,如果在奶中检测出“冰点”,就要扣掉一周奶款的一半,“如果打出抗菌素,扣得更多”。奶农认为,严格检测奶的质量是对的,但奶站根本不给奶农检验单据,只是口头告诉,哪个奶农的奶检出了“冰点”,哪个奶农的奶检出了抗菌素,这让平日里守法送奶的奶农不服气。

  有奶农告诉记者,有时对被测定为低质奶不服,“但没有说话的地方”,奶质检测多年来都是雀巢公司说了算。

  对于奶农反映的问题,双城市畜牧局副局长霍志宏承认,确实收到了对雀巢公司的投诉,一是细菌含量问题,二是奶量多少问题。他说,2002年,政府对奶农反映强烈的有克扣问题和不透明问题的奶站进行了整顿,一个奶站站长被判刑,几个被撤了职。

  手挤奶:世界知名企业的低成本经营之道

  在农业部政策推动下,当前全国都在大力推进机械化挤奶,黑龙江省也是机械化挤奶率相对较高的省份,但双城市却例外。

  在双城镇奶农老李把奶送到奶站之前,记者亲眼目睹了他近两个小时的传统手工挤奶过程。老李准备好三样工具:自制的小木凳、装着井水的盒子、红色的盛奶塑料桶。他没用毛巾和消毒液,直接用手从盒子里面蘸了水,给奶牛洗完乳头,开始挤奶。约10分钟,挤完了一头牛,他转身将红桶提到院子,把奶倒进送奶用的奶罐里。奶罐开口处,放着一块布,用于过滤挤奶过程中掉下的牛毛等杂质。

  临近傍晚,老李挤完最后一头牛,把奶罐装上自备的三轮车,送往承旭村奶站。在双城市,像老李这样用传统的手工法挤奶并自己送给奶站的奶户,不在少数。

  记者了解到,作为黑龙江省养牛第一大市,双城市还没有机械化榨奶站。奶农认为,奶站是雀巢公司的,雀巢公司为了减少成本,不上机械化设备,让奶农自己投入。在双城镇长勇村,几个养牛大户都是自己花钱买的二手榨奶机,奶户说,一套新的设备七八千块,买不起。

这是奶站人员在打捞鲜奶里的杂质(2011年8月摄)。
这是奶站人员在打捞鲜奶里的杂质(2011年8月摄)。 新华社记者 程子龙 摄

  一位业内人士给记者算了一笔账:雀巢公司所属76个奶站,如果投资改造成机械化榨奶站,上了设备,每个奶站至少得追加投资100万元,76个奶站就是7600万。“双城市的奶农分散在246个行政村,如果一个村建一个机械化奶站,投入更大”。

  对此,李祖安说:“机械化榨奶有许多弊端,比如牛会得传染病或疫病。”双城市畜牧局副局长霍志宏说:“关于推行机械化挤奶,农业部2009年发过文,就双城市没执行。”

  一部分给雀巢公司交售的鲜奶走了多个未封闭的流程:挤奶桶-送奶桶-奶站称量桶-奶站奶池-奶站奶罐。记者在雀巢公司所属的永支奶站看到,一位奶站人员拿着一个网,不停地从奶池中打捞着草末等杂质。

  农业部全国奶业管理办公室副主任王锋说,《乳品质量安全管理条例》规定,鲜奶挤出后,2小时以内必须降到4度以下。但记者发现,双城雀巢的一些鲜奶并未严格遵守这一规定。

  “雀巢垄断”的背后

  虽然没有机械化奶站,常年压价、短秤收购,双城雀巢公司却一直垄断着双城市每日所产的1200吨鲜奶。

  双城市奶农反映,在2010年黑龙江省实施鲜奶收购政府指导价之前,雀巢公司给奶农的收购价是最低的,有时才1.6元一公斤。政府还阻止奶农把奶卖给外地企业,并曾由公安、畜牧等多部门组成工作组四处拦截。

  双城市畜牧局介绍,双城市在2002年前后曾跟雀巢公司签有协议,不准双城市再建其他乳品企业,双城市的鲜奶原则上必须交给雀巢。

  双城市政府部门帮助雀巢垄断奶源的主要原因,是雀巢的税收支柱地位。双城市畜牧局介绍的情况表明:雀巢公司历来是双城市的纳税大户,2004年双城市全部财政收入5.8亿元,仅雀巢就纳税3.7亿元,占60%。2010年双城总财政收入16.38亿元,其中雀巢2.8亿元,仍处于支柱地位。

  事实上,雀巢给政府交的税收,很大一部分来自奶农的损失。一位业内人士给记者算了一笔账:鲜奶1公斤收购价比市场价低0.2元,雀巢收1吨鲜奶就节省200元,按一天收1000吨鲜奶计算,每天节省20万元,一年节省7000多万元。前几年雀巢收奶每公斤比市场价低0.5元,那么其每年给政府的税收,几乎全部来自奶农。

  同时,双城市政府还在雀巢公司拥有股份,双城市前任市领导还是双城雀巢公司的董事长。双城市副市长文立恒告诉记者,双城市政府占雀巢2.99%的股份。

  在一个雀巢奶站的营业执照上,记者发现法定代表人是前任双城市市长。

  针对雀巢的经营模式,专家表示,雀巢利用给政府提供税收和股份的方式绑架地方政府,垄断奶源,克扣奶农,低成本运营,不仅违背了市场规律,也破坏了中国乳业的正常发展秩序。而地方政府为了税收,甘当企业的“守财奴”,是明显的行政错位。雀巢模式应引起警惕,谨防这种模式被其他企业复制对我国经济产生不利影响。

这是双城雀巢公司收的鲜奶通过未封闭的流程(2011年8月摄)。
这是双城雀巢公司收的鲜奶通过未封闭的流程(2011年8月摄)。 新华社记者 程子龙 摄
双城雀巢公司把奶农交售的鲜奶人为地分为四个等级,“以质论价”(2011年8月摄)。
  双城雀巢公司把奶农交售的鲜奶人为地分为四个等级,“以质论价”(2011年8月摄)。 新华社记者 程子龙 摄


  作者:程子龙 吴涛 严蕾 张丽娜

  (来源:新华网)

netease 本文来源:新华网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助你突破自我瓶颈的24堂精英课

这8所冷门好大学 能考上前途无量!就业率超

态度原创

热点新闻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教育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