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路天使”车流中护送学童 十九年风雨无阻(图)

2011-11-07 10:11:00 来源: 新华网 举报
0
分享到:
T + -
何东娇在这个路口已经工作了近20年。

  何东娇在这个路口已经工作了近20年。

  天河区柯木塱小学门前,车来车往。

  瘦小的何东娇每天准时出现在这里,护送上下学的孩子过广汕路。从1992年至今,她风雨无阻地坚持了近20年。

  当年200元的月薪,如今涨到了850元。工资微薄,且日晒雨淋担惊受怕,但何东娇从未退却。

  何东娇仍然记得,有一次,当她用竹竿拦停疾驰的汽车时,当头挨了一棍,差点晕倒。何东娇说,这是她这么多年来最害怕的一次,她怕的不是自己被打,而是怕汽车撞到正在过马路的学生们。

  何东娇是天河区柯木塱村的村民,今年底就到了退休年纪。一晃19年过去了,当年的乡间小路广汕路经过两次大修和拓宽后,如今已是双向10车道的主干道。

  孩子们经常过马路的地方安装了红绿灯,并且还将修建天桥。天桥建好后,何东娇就可以功成身退了。

  犹豫好几天最终接下这份工作

  “20年前的广汕路只有四五米宽,根本不分汽车、自行车和人行道,整条路也没有红绿灯……”何东娇回忆说,当年因为出了几宗交通事故,有一个村民的小孩走在路上被车撞死,另有一辆汽车出车祸后自燃,烧死了路过的村民一家几口。因为担心孩子们上下学再出意外,村里找到何东娇,开出200元的月薪,问她愿不愿意接送孩子过马路。

  何东娇明知很危险,当时也犹豫了几天,但最终还是答应了下来。1992年5月13日,何东娇正式上岗,在柯木塱小学对出的路面接送孩子。“开始几天都是担惊受怕,眼前好多车,不敢走到路中间,更不敢伸手去拦车。”等到聚集的孩子有十个八个了,何东娇才壮胆冲到路上,引导孩子们过马路。

  接送孩子近20年从未发生意外

  十多年前学生少,总共才七八十个人要过马路,上课也比现在要早。何东娇记得,有几年都是早上6时10分前到岗,从广汕路南边送去北边,早上7时左右就可以收工,上午11时多则反方向送回,下午再循环。久而久之,孩子一般都很听何东娇的话,聚到三五个人就跟着她过马路。

  但最近几年不同了,广汕路先后拓宽过两次,比以前宽了好几倍,学生也倍增,共有500多人每天上下学都要过马路,大批学生聚一起说说笑笑,有时还拉拉扯扯,何东娇的压力很大。“有的孩子可能是饿了,放学一出校门就冲去小卖部,买了东西边吃边走,我们叫到嗓子哑了都不理。”贺少颜是与何东娇一起工作的同事,她是2005年才来这里上岗的,但已充分地领略到这份活不好做。此前,贺少颜的岗位换了6个人。

  柯木塱小学的杨校长看在眼里,疼在心头,她对记者说:“我们很清楚两位阿姨有多辛苦,冒着生命危险,日晒雨淋,风雨无阻,20年来接送孩子少说都有十万八万趟了,一次意外都没有。我们很想从经济上补助她们,但教育经费都是财政预算的,除了节假日探望他们送点油米等日用品,其他也无能为力。”两位阿姨现在工资虽已涨到850元一月,但没有任何保险和福利。

  曾遭彪形大汉手持刀棍恐吓

  光阴似箭,年轻的“马路天使”如今脸上已爬满岁月的痕迹。记者见到何东娇时,她害羞地问:“我是不是看上去有点老?”

  当被问起这么多年印象最深的事时,何东娇讲起了这一件:那天,她像往常一样,拿着柯木塱小学提供的旗杆引导孩子们过马路,突然间,一辆商务车远远地直冲过来,丝毫没有刹车的意思,何东娇赶紧让学生们退后,她双手拿起竹竿打横,截停了这辆车。

  本以为学生们可以顺利过马路了,可没想到,那辆车刚一停稳,车里就冲下来几个彪形大汉,个个戴着墨镜,手里还提着一尺多长的尖刀和长棍,何东娇惊呆了,怒吼声、责骂声在耳边回响……“幸好村里的堂兄弟买菜回来经过那里,看到我被欺负就跑过来质问那帮人,还说要报警,这才吓走了他们。”何东娇最终还是当头挨了一棍子,但她事后说,那天最担心的事情是孩子们的安全。

  等过街天桥修好了就“退休”

  多年来,当地村委、学校以及交警部门,都在努力改善当地的交通。有段时间,白云交警大队还提供了一座临时交通灯给何东娇,存放在柯木塱小学的保安室,每到上下学时间就推到马路上执勤。柯木塱小学也在放学时间每天安排两位老师轮值,帮忙组织学生过马路。可这些办法都治标不治本,学生们的安全重担仍然落在“马路天使”肩上。

  2007年,在时任广州市委书记朱小丹的关心下,广汕路柯木塱小学门前终于装上了红绿灯,画上了斑马线。一听说要装交通灯,何东娇跟贺少颜足足开心了好几天,“这样孩子们过马路就更安全了”。可现实与理想总有差距,根据白云交警一大队的内部数据,交通灯装上的当天,那个路口就有300多宗违章事件,第二天情况依然没有好转。交警大队的队长现场执法,都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直呼“没想到”。直到去年加装了摄像头,交通情况才明显好转。


  贺少颜记得,就在去年以前,广汕路上还经常可见拖拉机、摩托车、无牌无证车。“有些车呼地从我们身边飞驰过去了,车里人还要伸出头来留下几句粗口。”贺少颜无奈地说,“被骂、被嘲笑是常事,我们现在都习惯了。”

  前几天,市政部门在柯木塱小学对出的路面加装了减速带,还通知学校,当地兴建天桥的项目已经获批,估计很快就要施工了。

  这令杨校长和老师们都很开心。但杨校长又很担心,何东娇家经济条件不太好,天桥建成后她就功成身退了,不知今后生活能否维持?

  作者:刘静

  (来源:新华网)

netease 本文来源:新华网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毁掉一个人最快的方式就是让他"舒服'

教育部:落实教授全员为本科生上课的要求

态度原创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海淘品牌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教育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