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岁男孩抽300毫升骨髓救姐姐 父亲起名“博生”(组图)

2011-11-11 16:43:43 来源: 新华网 举报
0
分享到:
T + -
三姐弟互相扶携,共同面对。
三姐弟互相扶携,共同面对。
小博生的孕育就是为了拯救两个双胞胎地贫姐姐
小博生的孕育就是为了拯救两个双胞胎地贫姐姐

  好心人朱先生一次捐助30万元助首次移植成功

  我想借广州日报向所有关心和帮助过我们的热心人道一声:谢谢!再不幸,有你们一路相助,我们也算是幸运的了。

  父亲宋元相

  手术前后

  1 麻醉扎针时喊了几声痛

  2 手术一醒来嚷着要吃肉

  3 连喝3盒奶倒头就睡去

  4 再次醒过来手机玩得欢

  取名博生 蕴含深意

  父亲宋元相表示,当初决定生他,并给他起名“博生”,就是为了救两个重症的地贫双胞胎姐姐。

  再次手术 需待恢复

  由于一次能抽取的骨髓量有限,另一个双胞胎姐姐小琪的移植,还得等小博生身体恢复到合适的时候再说。

  2009年末,本报曾报道过一个为救重症地贫双胞胎姐姐而生的“救命宝宝”小博生的故事(详见本报2009年12月14日A21版《弟弟出世,脐血采好,地贫双胞胎有救了》),引起了广泛关注。两年来,这个来自贵州遵义农村的贫困家庭持续得到各方关爱,虽然双胞胎姐妹每月得花费上万,但是有好心人相帮,治疗一直没落下。上个月,手术排期将近,正当父亲宋元相为大笔手术费用揪心时,有好心人一次性将30万元打入孩子的住院账户中,得知用血紧张,他还动员亲友帮孩子互助献血。

  昨天,在南方医院,还差一个多月才满两周岁的小博生献出了骨髓,移植入不到4岁的姐姐小颖体内。由于骨髓量有限,另一个双胞胎姐姐小琪还在继续等待中。

  “我们一家这辈子以何为报?”帮助他的好心人说:“把三个孩子带好,这就是对我们最大的回报。”昨天手术后,很多热心人前来看望姐弟俩。宋元相再次被感动,希望借本报对数不清关心过他们一家的爱心人士表达谢意。

  顺利手术:

  小博生醒来连喝三盒奶

  身体恢复后再进行移植

  昨天9时左右,小博生被送到麻醉室。扎针时,他喊了几声痛,很快就睡过去了。医护人员从他身上抽了300多毫升的骨髓,按从大到小的顺序,先给不足4岁的姐姐小颖做移植。但由于一次能抽取的骨髓量有限,另一个双胞胎姐姐小琪的移植,还得等小博生身体恢复到合适的时候再说。

  “博生才只有27斤,还差一个月才满两岁。我们很对不起他。”看着针扎进小儿子的身子里,宋元相感觉像扎进自己的心里,痛得一度情绪有点失控。

  “希望他长大以后能理解,他来到这个世间是有特殊意义的。”宋元相如此安慰自己:儿子正在完成一个光荣的任务,他有一天会为自己今天的付出自豪的。

  中午12时左右,抽完骨髓醒过来的小博生,见到爸爸就嚷嚷着要吃肉。可爸爸什么都没准备,让他好失望。按医嘱,他当时只能喝流质。同病房隔壁床小病友的妈妈及时送来牛奶,已经饿得发慌的小博生迫不及待地抱起盒子“咕嘟咕嘟”地喝完一盒再来一盒,一口气喝了3盒,又疲惫地倒头睡着了。到了下午,小博生慢慢醒来,记者给他拍照时,他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拿着爸爸的手机正玩得欢。

  好人相助:

  得知要手术打入30万

  动员亲友为孩子献血

  “这个社会还是有很多好心人的。”昨天手术后,不少热心人前来看望姐弟俩,宋元相再次深受感动,他说:“两年前,我真不敢想有今天。”

  “要不是有这么多好心人接力相助,我们一家五口不会有今天的。” 生完孩子后,妻子在家带孩子,宋元相平时打点临工,或是在家做点手工,收入少得实在可怜。他们省吃俭用,大部分时间用辣椒酱当下饭菜。即便如此,双胞胎姐姐每天要打针、吃药除铁治疗,一个月还要输两次血,加起来每月起码要花万把块钱。

  后来,本报和其他媒体的报道出街之后,这个贫病交加的家庭持续得到各方爱心人士的救助,双胞胎姐妹的治疗一直没落下,而弟弟小博生也一直跟在父母身边健康成长。

  上个月,正当父亲宋元相为孩子排期手术将近,而大笔的治疗费用还无着落揪心时,一位姓朱的好心人找到他,默默地领着他到银行,一次性将30万元打入孩子的住院账户中。

  宋元相经常自问:“我们一家这辈子该以何为报?”朱先生告诉他:“把三个孩子带好,这就是对我们最大的回报了。”

  姐弟情深:

  弟弟调皮 姐姐护着不让打姐姐吃药 弟弟就当小帮手

  虽然遭遇不幸,但这个5口之家平日里也有不少温馨场面。

  “他们仨可好了,有时弟弟调皮,我要打他,两个姐姐都护着不让。”宋元相说姐弟仨感情很深,无疑是“一条战线上的”。而每次姐姐吃药打针,弟弟虽好奇,但从不添乱,反而会乐颠颠地跑去摆凳子、拿垃圾筒来装废品。

  上月27日,为做移植前的相关治疗,姐姐小颖被送进了无菌隔离舱。小博生隔着玻璃听不到姐姐的声音,当时就急哭了。

  “那情景让我既心酸又感动。”宋元相拿起对讲话筒跟小颖说:“你要好好的!”随后接过话筒的小博生也跟着一板一眼地学起爸爸的话,叮嘱小姐姐:“要好好地,出来还在一起玩。”宋元相分明看见眼泪在儿子的眼眶里打转。

  “他才不到两岁,应该还不是很懂事。看着隔离舱内的姐姐,他小脑袋里到底在想什么?我实在猜不透,但他那副不舍的表情让我很难受。”宋元相叹道。

  温暖广州 温情回忆

  从2009年4月带着两个重症地贫女儿来广州求医,宋元相在广州受到无数热心人的帮助。在这个本来陌生的城市里,他和家人时常能感到一丝丝暖意。昨天,他向记者忆起在这个城市里,一家人所经历过的一桩桩温情往事:

  两年前,本应提前一个月入院待产“救命宝宝”的田雄飞因付不起押金直发愁。得知他们的困难,广州一家医院伸出援手,免除了所有相关费用。


  得知小博生和他的母亲同一天出生,热心的广州人在孩子出生的第二天在病房里给母子俩补过了一个特殊的生日。当天,当宋元相将大家送过来的已点上蜡烛的蛋糕用车推进病房时,田雄飞情不自禁地哭了起来。她许的愿望是:愿上天眷顾三个孩子,让他们健康成长。

  上个月,一直热心帮助他们一家的朱先生得知小颖做移植手术需要钱,一次性将30万元打入孩子的住院账户中,让贫病交加的不幸家庭又有了新的转机。而就在几天前,得知手术用血紧张后,朱先生还帮忙动员亲友为孩子互助献血,以确保手术能如期进行。(来源:新华网)

netease 本文来源:新华网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用一个月让你的字脱胎换骨

农村学校食堂不得对外承包或委托经营

态度原创

热点新闻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教育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