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漫画纪念集中营岁月

2011-11-19 09:43:00 来源: 新华网 举报
0
分享到:
T + -

作为唯一获得普利策奖的漫画作品,《鼠族》以一群老鼠为主角,再现一群犹太人从纳粹集中营侥幸逃生的经历。今年正值漫画出版25周年,漫画作者、美国知名漫画家阿特·斯皮格曼打算推出纪念版《鼠族》,向父辈所受磨难致敬,同时记录个人成长轨迹。

屡遭拒绝

《鼠族》上册1986年由美国万神殿图书公司出版。斯皮格曼在书中以波兰籍的父辈为原型,把犹太人比作老鼠、纳粹党比作猫、波兰人比作猪、美国人比作狗,讲述父辈从纳粹集中营逃生的故事。下册1991年出版。

漫画一经推出,受不少读者追捧,长期位居《纽约时报》畅销书排行版前列,译成18种文字,仅美国地区销量已超过1800万本,1992年获普利策奖,成为迄今唯一一部获得这个奖项的漫画书。

在出版商推出的纪念版中,新增斯皮格曼与父亲弗拉德克对话的记录手稿、斯皮格曼与妻子弗朗索瓦丝·穆利以及孩子的访谈、早期手绘本插图等内容,向读者公开斯皮格曼的创作过程及成名后的困扰。

访谈节选中,斯皮格曼回顾早期出版无门、屡屡碰壁的经历。上世纪70年代,斯皮格曼整理父亲的口述历史、用8年时间完成《鼠族》上册手稿后,委托代理人乔纳森·西尔弗曼与纽约各大出版商联系,却屡遭碰壁。

美国亨利霍尔特图书公司出版人希拉里·欣茨曼在拒绝信中说:“感谢你让我看到《鼠族》,故事背后的构思特别棒,但不太符合我们的风格。”曾出版黑色幽默小说《第二十二条军规》的诺夫出版公司著名出版人罗伯特·戈特利布则说:“漫画机智有趣,但我们正着手出版其他几本漫画书,若再接下你的书,有些仓促。”

斯皮格曼接受英国《卫报》专栏记者蕾切尔·库克采访时说:“这些年来,我见过不少图书编辑,他们都自称发现了《鼠族》。实际上,他们只有资格说,他们拒绝过《鼠族》。”

“这是一本喜剧漫画书,有关纳粹大屠杀,故事里还有老鼠,”斯皮格曼说,“如果我听到这书的简介,同样会把它扔进纸篓。”

“你不能指责他们(出版商)。我家附近的一间书店,把《鼠族》放在‘新书上架区’好几年。一次,我向书店经理介绍自己身份,告诉他‘你们把我的书放这,太棒了’,经理没好气地回答,‘那是因为我不知道这玩意该放哪!’”

追忆父亲

尽管小说出版之路较为坎坷,出版后却大获成功,开创以漫画形式叙述真实故事的先河,成为业界标杆,斯皮格曼同时成为漫画界先锋人物。他认为,写实手法不宜展现过于渎神的情节,而用老鼠作比喻,可巧妙化解这一难题。

漫画中,斯皮格曼以尊重历史为前提,不渲染气氛,也不对犹太人抱以同情,叙述大量事实,让读者更易接受。

漫画灵感和素材均来自父亲弗拉德克,但谈及父亲时,斯皮格曼情绪复杂,因为在父亲眼里,他始终是失败者,不成大器。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身为波兰籍犹太人的弗拉德克一家遭纳粹党抓捕,关在波兰奥斯维辛集中营,后转移至德国达豪集中营。期间,妻离子散,6岁的大儿子为避免遭纳粹党残害,被亲戚下药毒死。

1945年二战结束,德国战败,弗拉德克与妻子躲过一劫,在波兰城市索斯诺维兹重逢。三年后,斯皮格曼在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出生,全家1951年移民至美国纽约皇后区。

大学阶段,斯皮格曼选择哲学专业,没能毕业,且在1968年时患上严重神经衰弱。对他寄予厚望的家人受到不小打击,母亲在他出院后不久自杀,父亲则彻底绝望,脾气暴戾,斯皮格曼甚至不敢与他在同一房间里独处超过5分钟。

“回头想想,我真不记得问过爸爸是否想打球。我试过,但想不起当时的场景,”斯皮格曼说,“我记得,他做服装生意时,曾递给我一张印有冬衣广告的报纸。快乐的童年肯定不应只记得印着广告的报纸。”

不过,斯皮格曼那时候一心想把父辈的故事绘成漫画,费尽心思从父亲口中“套出”集中营的生活经历。父亲每当提起这段往事,也滔滔不绝。“很奇妙,对我们两人来说,奥斯维辛集中营倒成为安全的地方,他说,我听,”斯皮格曼说。

1982年,弗拉德克去世。问及是否想念父亲,斯皮格曼沉默片刻后回答:“我没法准确回答。我觉得,即便再给我们10次机会,也不会和解。”

“我想念妈妈,爸爸却难说,”他说,“对孩子来说,父母总是超自然的生物,从地板上看,他们似乎有30米高。无论你做什么,即使像我一样把他缩小(成漫画里的老鼠),他们依然让人畏惧。”

坚持创作

为维持生计,斯皮格曼着手创作先锋漫画的同时,在托普斯糖果公司上班,推出“古怪的包装纸”系列贴纸,风靡一时。

1976年,他结识在纽约学习建筑专业的法国留学生弗朗索瓦丝·穆利。两人不久后结婚,以家为工作室,共同创办展现个人风格的漫画杂志《RAW》。由于资金短缺,杂志仅出版11期。

1993年,斯皮格曼作为《纽约客》杂志特约撰稿人,设计出一张饱受争议的图片:一名犹太男子亲吻一名黑人女子。杂志时任编辑蒂娜·布朗欣赏斯皮格曼夫妇的才华,大胆选用这张设计作为封面,同时力邀穆利加盟,任杂志美编。

2001年“9·11”恐怖袭击事件后,斯皮格曼感同身受,创作出一张封面:深灰色背景下,以黑色剪影形式勾勒出世界贸易大厦双子塔的造型,肃穆、压抑,让人不寒而栗。不久,斯皮格曼选择离职。他解释:“为《纽约客》工作确实快乐,但耗费太多脑筋。”

离职后,斯皮格曼开始着手创作描写“9·11”事件的作品《在没有双塔的阴影下》。“‘9·11’事件让我感触最深的是,我在某一刻发现自己的根基在纽约。”斯皮格曼先前总以“世界主义者”自居,认为自己“与周围环境保持距离,为自己可以融合多种文化而骄傲”。

“遭袭地点距我家10个街区,我感觉自己那时无比热爱纽约,”他说,“它(纽约)曾经看似那么坚固、永恒,那一刻却如此脆弱。”

现阶段,斯皮格曼依然坚持在纽约工作室创作,偶尔与妻子前往康涅狄格州的一间小木屋度假。“我对动植物完全没兴趣。在我看来,树木仅有两类:圣诞树和其他的树。除非是灰熊,其他动物我根本不会瞟一眼,”斯皮格曼说,“不过,在那里,我可以散步,可以思考,可以用与在纽约工作时截然不同的办法化解困难。”(刘锴)

奥斯维辛集中营建于1940年4月,由纳粹德国党卫军全国领袖海因里希·希姆莱下令建造,距波兰首都华沙300多公里,是波兰南部奥斯威辛市附近40多座集中营的总称,也是纳粹德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所建规模最大的集中营。由于数百万人先后在营内遭德国法西斯杀害,又获称“死亡工厂”。

集中营主要由3部分构成。1号集中营作为当地集中营群管理中心,一般关押1.3万至1.6万人,最多时超过2万人,包括政治犯、战俘以及犹太人和吉卜赛人;2号营又名比克瑙集中营,也称“灭绝营”,设立臭名昭著的毒气室,实施大规模屠杀,数百万犹太人、大约7.5万波兰人和1.9万吉普赛人遇害;3号营又称莫诺维茨集中营,主要负责劳动生产,如建设房屋、生产人造橡胶和汽油等。(完)(来源:新华网)

netease 本文来源:新华网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打造“婴儿肌”逆龄10岁超简单

新闻发布会快结束的时候,教育厅厅长说了这

态度原创

热点新闻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教育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