擦鞋女为流浪汉收集剩饭菜 经常用馒头充饥(图)

2011-11-24 08:26:30 来源: 新华网 举报
0
分享到:
T + -
李锐微博截屏。
李锐微博截屏。
昨日,马栏山,擦鞋妇女朱响英和党珍娇忙碌地在粉店门口穿梭。图/记者张轶
昨日,马栏山,擦鞋妇女朱响英和党珍娇忙碌地在粉店门口穿梭。图/记者张轶
朱响英和党珍娇帮助的流浪汉。图/记者张轶
朱响英和党珍娇帮助的流浪汉。图/记者张轶

  昨天上午9:57,湖南卫视主持人李锐更新了一条新浪微博,主角是两名在马栏山擦鞋的妇女:她们早上到各个米粉店为食客擦鞋,同时,把别人吃剩的、余温尚存的米粉送到一个流浪汉的手中。

  两名擦鞋妇女均来自湖北监利,两个月前开始在马栏山擦鞋。由于离租住的房子远,两人每天早上8点吃了早餐出门,晚上6点才回家。她们一般不吃午饭,实在饿得慌就买两个馒头充饥。然而,两个月来,她们从未间断给这个流浪汉送吃的。

  这两名擦鞋妇女让李锐的心中升起一阵暖意,也感动了许多网友。截至昨晚9点记者发稿,她们的爱心故事已被近3000名网友转发。

  偶遇擦鞋女,温暖了李锐一上午

  昨日早上8点半,马栏山冷风劲吹,主持人李锐从电视台走出来,跟爱人走进一家米粉店吃早餐。

  落座后,一个肩扛椅子、手提一个破旧提包的擦鞋妇女走进店来。李锐心想,天冷了,擦鞋赚钱不容易,便招呼她过来擦鞋。妇女一边给李锐擦鞋,眼睛却不时朝他旁边一名男子的碗里瞟去。李锐有些纳闷,但没有说出来。

  不一会儿,旁边这名男子起身准备离开,碗里还剩了半碗面。这时,擦鞋妇女噌地站起来,问男子是否还要吃,得到否定的答复后,妇女丢下手中的活,冲出店门对另外一名擦鞋妇女大喊:“快来,快来!”

  此时,李锐的皮鞋刚擦完一只,一头雾水的他询问服务员出了什么事。“她们是把这些剩下的面条送给流浪汉吃。”服务员告诉他。李锐心里升起一阵暖意,而随后情景更让他感动:“她们找来一个新碗,将面条夹到碗里,然后用塑料袋包好,还找了一双一次性筷子。”

  出于好奇,李锐一路跟着妇女找到了这个流浪汉,看着她们把面条交到流浪汉手中。完成这些事后,擦鞋妇女才继续给李锐擦鞋,并自言自语:“天气太冷了,找点热的给他吃。”这一遭遇让李锐感慨万千,随后他更新了那一条微博,“整个上午心里头都暖暖的”。

  找不到米饭,她们就帮流浪汉去“蹭一点”

  昨日中午,记者来到马栏山,寻找这两名擦鞋妇女。

  扛在肩上的小木椅高过头顶,一红一蓝两只不同的套袖套在手上,脸庞被冷风吹成深红色,当记者找到她们时,两名擦鞋妇女正在为流浪汉的午饭而发愁。记者得知,早上为李锐擦鞋的妇女叫党珍娇,将面条送到流浪汉手中的叫朱响英,两人都是湖北监利人。

  “我们找了一中午,只找到了一块吃剩的鱼骨和一些猪肉。”朱响英微皱着眉头,她知道,如果再找不到米饭,流浪汉就会发脾气了,“我一般会按时给他送饭,如果超过时间还没送过去,他会发点小脾气。”

  朱响英告诉记者,流浪汉的早餐容易解决,“别人多少会剩一点面条米粉什么的”,但中午要弄到米饭就不容易了:“餐馆老板不会白白把米饭送给流浪汉吃啊。”朱响英和党珍娇只好跟老板求情,说是自己肚子饿,希望老板赏口饭吃。时间一长,这招也不管用了:“饭店老板都说那个流浪汉可以自己养活自己,可是你看看他(流浪汉),没有什么意识,怎么养活自己?”无奈之下,朱响英只好偶尔在餐馆里“蹭米饭”。

  “他只认我一个人,别人去会发脾气”

  根据两人的指引,记者在马栏山一处写字楼的角落找到了流浪汉,几个捡来的纸箱和编织袋叠在一起,这就是他的“床”。在“床”的角落里,朱响英和党珍娇早晨送去的面条还没吃完。对于陌生人的到来,流浪汉并不欢迎,迫不及待将地正在发问的记者“轰走”。

  朱响英说,流浪汉只认她一个人,其他人接近就会发脾气。“我也不知道他姓什么,不晓得从哪里来的。”朱响英说,2个月前她刚来马栏山擦鞋,一天,看见一个流浪汉在垃圾堆里找吃的,就动了恻隐之心。可是,囊中羞涩的她拿不出钱来为流浪汉买吃的。朱响英说,就算在生意最好的情况下,她和党珍娇每天也只能赚到60块钱,而两人家中,各自有两个上学的孩子需要抚养。

  “后来我们早上在米粉店擦鞋时,发现很多人的米粉都没有吃完,店员会倒掉,可碗里的米粉是干净的,可以给流浪汉吃啊。”于是,朱响英利用自己在饭馆里擦鞋的便利,将食客吃剩的饭菜端给流浪汉吃。餐馆老板、店员知道了朱响英的想法后,也纷纷表示支持。一位米粉店的老板娘说:“如果有客人吃剩了,她们在旁边我就会叫她们来取。”

  昨日中午,记者请朱响英和党珍娇每人吃了一碗红烧排骨粉。两人说,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正式吃午饭了,“一般都不吃,实在饿得慌就买两个馒头。”

  [对话]

  记者:为何要给流浪汉送吃的?

  朱响英:我看到他时,他在垃圾堆里捡东西吃。我想我应该帮他。

  记者:为何拿别人吃剩的给他?

  朱响英:我没钱给他买,别人吃剩的不要钱。

  记者:为何还要用新的一次性碗筷装起来?

  朱响英:这样比垃圾堆里的干净得多,而且饭盒是好心老板提供的,没有饭盒我只能用塑料袋或者用手送给他。

  记者:你是如何坚持两个月每天都送吃的给他的?

  朱响英:我在这里擦皮鞋,比较方便,人与人之间就是应该互相帮助。

  记者:你还会继续给他送吃的吗?

  朱响英:如果不走就会继续送。

  [生活]

  在长沙的“家”

  她跟丈夫拍了第一张合影

  长沙市芙蓉区西陇一组的一间瓦房,是朱响英在长沙的“家”。

  昨天傍晚6时许,记者来到朱响英家中,屋内摆设简陋,收拾得很整齐,朱大姐正准备做饭,丈夫彭和平在门外整理收来的废品。 “不好意思,连杯茶都没得给你们喝。”朱响英有些抱歉地对记者说,因为线路维修,家里停电了。

  朱响英的丈夫彭和平在长沙收废品,家中两个孩子一个上大学,一个读中学。朱响英说,自己跟丈夫每月收入加起来大概有两千多,瓦房每月房租280元,不常吃肉的话,她和丈夫每天30块钱就能对付,“其余挣的钱要给孩子当学费”。

  朱响英说,因为住的地方离马栏山很远,平常回到家都得晚上7点多,“明天要去朋友家玩,所以今天很早就收工了。”两人的晚饭很简单:把早上的饭菜热一下,再炒一个青菜就开吃了。朱响英说,自己有时还要花费几百元的药钱,“胃一直不好,还有风湿。”她说,在外面擦鞋时,中午经常不吃饭,时间久了就落下了胃病。

  彭和平说,流浪汉的事情他知道,也赞成妻子去帮助他。问他是否想过回湖北的老家,他想了想,摇了摇头:“家里的一点地养不活一家人,还是在外面做些小生意强点。”

  临走的时候,记者想给他们两个拍个照。朱响英有些不好意思,她和丈夫还从来没有拍过合照,“我们农村不兴这些。”在长沙的“家”,他们拍下了第一张合影。 记者徐夏霏

  “微”言大义

  爱是重的,所以沉在最底层

  @口天丘山:爱是重的!所以沉在最底层!丑恶是轻的!所以总飘浮在我们眼前!

  @子者墨也:中国人需要的是这样平凡的良心,而不是高调的慈善。

  @MrHardSaid:这个社会的良心往往在最底层的人士身上得到最好的体现!

  @丑丫头plmm:下次见到,一定照顾她的生意。

  @水深蓝_:救助站不能收留这个流浪汉吗?

  @迎风种子:大姐,我是仰视蹲着的你啊。

  @香港卫视陈扬:为什么总是来自草根的善让人泪流满面?

  @我才是凹凸曼:无话可说,因为语言不足以表达我对她们的深深感动。

  @幸福广州小河马:人性本是在每时每刻散发出来的,而不是等到有钱了才露出来!


  @天涯赵瑜:我一直认为,做最小的事情,做最容易做的善事却又非常认真地坚持去做的人,就是大爱精神。

  @开心的水岸菊远:这也是一种社会福利制度缺失的体现!悲哀!

  @凝霜lucy:感动得无语,问一下自己多久没有做过善事了。

  @种地的人求助:人心本善,大部分都是好的善良慈悲的,还有一部分是因为法制法规不健全,怕惹火烧身,虽无奈但还是应该被谴责。

  @杨锦麟: 会有越来越多的持续关注!(记者 向佳明 长沙报道)(潇湘晨报)(来源:新华网)

netease 本文来源:新华网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有些人很少护肤,却也显得很年轻?

2020到2021学年中小学生全国性竞赛活动名单

态度原创

热点新闻

网易号

查看全部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教育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