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水身亡18年成狱警 连环冒名顶替幕后推手成疑(组图)

2011-11-28 13:08:56 来源: 新华网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广东警方提供的朱吉吉户籍档案,荷叶镇村民指认照片并非朱吉吉本人。记者
广东警方提供的朱吉吉户籍档案,荷叶镇村民指认照片并非朱吉吉本人。记者 童迪 摄翻拍
朱秋秀指认:侄儿朱吉吉当年就是在这里溺水死亡的。记者
朱秋秀指认:侄儿朱吉吉当年就是在这里溺水死亡的。记者 黄海文 摄

  人死不能复生,这是人尽皆知的事情。但近来双峰县有一起“死人复活”的奇事被闹得沸沸扬扬。

  该县荷叶镇付托村一名叫朱吉吉的青年18年前溺水身亡了,但相关档案显示,死亡的朱吉吉不仅在湖南医学高等专科学校(现为湖南师范大学医学院)读完了大学,而且毕业后分配到广东省乐昌监狱医院工作,属警官编制,至今死者还好好地活着,这事不能不令人咋舌。

  接到知情人士举报后,记者于11月21日赶往双峰进行了调查。

  记者 黄海文 邹丽娜 实习生 眭文丽

  村民证实“朱吉吉”18年前死亡

  举报人是朱吉吉的姑母,她叫朱秋秀。采访中,她告诉记者:“我侄儿是1993年7月淹死的,他死后大约10天,就收到了大学录取通知书,被录取到湖南医学高等专科学校(现为湖南师范大学医学院)。在某领导的牵线下,我哥哥朱铁生把朱吉吉的录取通知书卖给了同县井字镇高中未毕业的雷光仪。此后,雷光仪持朱吉吉的录取通知书顶替朱吉吉上了大学。”

  11月22日下午,记者在双峰县荷叶镇付托村经多方打听,终于找到了当年目击朱吉吉死亡的村民贺广发。

  贺广发现年68岁,身材瘦小。得知记者的来意后,老人说:“朱吉吉确实死了,1993年7月份在他家附近的涓子河洗澡时淹死的。他死后,他的父亲朱铁生找我帮忙处理后事,我亲手把他葬在了乐子山上。他死后没多久就收到了大学录取通知书,村里人觉得太可惜了。”

  为了验证自己所说的话,贺广发老人主动带记者前往乐子山寻找朱吉吉的墓地。沿着杂草丛生的陡峭山道,大约走了6里路,快至山顶时,贺广发停下了脚步,他拨开茂密的杂草,指着露出的坟墓告诉记者:“朱吉吉就埋在这里,我亲手埋的。”

  当晚8点左右,村民杨建平来到记者住宿的酒店告诉记者,朱吉吉在涓子河洗澡溺水身亡后,是他和同村人周卫华、罗德志一起把尸体捞上岸的。

  相关资料显示“朱吉吉”一直活着

  朱吉吉已被证实于18年前死亡,那么举报人所说的雷光仪是不是真的冒名顶替他上了大学?

  在长沙市岳麓区公安局,记者查到了朱吉吉的户籍管理信息。户籍信息显示:朱吉吉的身份证号为430104197308292533,户籍已被迁往广东省;而广东省乐昌市公安局的户籍信息显示:朱吉吉出生地为“湖南双峰县”,现居住在“乐昌市文化路C区紫荆花苑G7栋705室”。

  朱秋秀告诉记者:“经过详细调查,雷光仪冒名顶替朱吉吉读完大学后,被分配到广东乐昌监狱工作。2001年雷又以朱吉吉的名义参加全国执业医师资格考试,于2002年4月19日注册,执业证书编号为11044028100019。”朱秋秀向记者出示了已取证的“朱吉吉”的《医师执业注册信息》,该信息内容显示,朱吉吉的确于2002年获得“内科临床执业医师资格证”。

  据了解,“朱吉吉”不久前向乐昌监狱辞职,现在乐昌市开办了一家“乐昌市天广美食广场”的小餐馆,《餐饮服务登记许可证》注册的法定代表人就是“朱吉吉”。

  朱吉吉死去18年了,怎么一直还活着呢?是同名,还是冒名顶替?

  公安局调查认定冒名顶替属实

  11月23日上午,在双峰县公安局,该局政工室主任佘恺燕接受了记者的采访。佘恺燕告诉记者,“根据公安机关的调查,雷光仪冒名顶替朱吉吉上大学的事实客观存在。”

  佘恺燕向记者出示了一份今年5月底县公安局形成的《关于朱吉吉情况的调查报告》(以下简称《报告》),在《报告》中县公安局向县政府如此汇报:“1993年10月,朱铁生得到消息:朱吉吉已被某大学录取,并被雷光仪冒名顶替上了该学校。后雷光仪的父亲找到了朱铁生,承认自己儿子冒名顶替朱吉吉上大学一事,希望朱铁生不要追究该事。朱铁生认为自己儿子已经死亡,在未收取任何钱物的情况下,默认了该事件。由于时间相隔太久,一些事情的细节已无法查清。”

  但《报告》中的一处细节引起了记者的注意,《报告》称雷光仪冒名顶替朱吉吉上了大学后,朱吉吉的父亲朱铁生才知情,这一点令人存疑。因为在正常情况下,雷光仪要冒名顶替,必须先拿到录取通知书,而高考录取通知书一般都是寄给考生本人,必须由本人或家属持身份证才能领取,如果朱铁生事先不知情,雷光仪能拿到朱吉吉的录取通知书吗?

  为进一步核实真相,事后,记者打听到朱铁生的两个手机号码,但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疑问

  朱吉吉在双峰五中考上大学

  教育局为何否认

  尽管雷光仪冒名顶替朱吉吉上大学得到了公安机关的调查证实,但双峰县教育局给出了一份令人生疑的调查结论。

  双峰县教育局在今年5月25日向县政府出具的《调查汇报》文件显示:“关于朱吉吉于1989年至1993年在双峰五中55班就读高中的问题,我局电话咨询了双峰一中教务处主任、原双峰五中55班班主任屈桂华同志,据屈桂华同志介绍,朱吉吉1991年即从双峰五中55班毕业,当年没考入大学,但不知道朱吉吉1993年在何处复读并参加高考……特此汇报。”

  而据《湖南双峰县第五中学校志》(1958-1998)记载:朱吉吉于1989年至1993年就读“高55班”。

  因湖南医学高等专科学校现已更名湖南师范大学医学院,归属湖南师范大学管辖。25日下午,记者前往湖南师范大学档案馆调查朱吉吉的录取档案。据档案馆提供的《湖南省一九九三年录取新生简明登记表》记载:“朱吉吉,毕业于娄底双峰五中,高考总分559分,录取专业为临床医学。”

  这些档案显示,朱吉吉确实考上了大学,且1993年仍在双峰五中就读。双峰县教育局为何要否认朱吉吉当年在双峰五中考上大学

  “双峰连环冒名顶替案”谁在造假

双峰县政法委副书记张波接受记者采访。记者
双峰县政法委副书记张波接受记者采访。记者 黄海文 摄
雷光仪的堂伯父葛光仁告诉记者:在井字镇上班的不是雷光仪,是雷海斌。
雷光仪的堂伯父葛光仁告诉记者:在井字镇上班的不是雷光仪,是雷海斌。

  就在当地各方就雷光仪顶替朱吉吉上大学一事给出不同调查结论,让事实更加扑朔迷离的时候,举报人朱秋秀又透露出了另一桩隐情。

  据朱秋秀所述,雷光仪冒充朱吉吉参加工作后不久,他的父亲在职期间病逝,根据相关政策雷光仪、雷海滨兄弟俩可以由一人顶替父职参加工作,因为雷海滨当时还不够参加工作的法定年龄,就冒用哥哥的名字顶替了父职,成了国家公务员,现为双峰县井字镇综治办副主任。

  “哥哥顶替他人上大学的事刚查实,又闹出了弟弟冒哥哥名‘顶职’的事”。同一家庭的两兄弟被指负有两起冒名顶替案,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记者 黄海文 邹丽娜 实习生 眭文丽

  堂伯父:“在井字镇上班的不是雷光仪”

  23日晚上6时,记者获悉雷光仪的一位堂伯父愿意提供雷海滨冒名顶替的情况,记者当即租车从双峰县城赶往荷叶镇上升村同升组。到达同升组时,已是晚上9点多钟了,雷光仪伯父一家早已就寝。记者敲开了门,两位老人很和善,热情地招待记者进屋就坐。

  雷光仪的堂伯父叫葛光仁,现年66岁。据老人讲述,他是雷光仪父亲的堂哥哥,从小被抱给人家做养子,改姓了“葛”。

  记者:“你弟弟有几个孩子?各叫什么名字?”

  葛光仁:“他有3个孩子,大的是女儿;老二是儿子雷光仪,小名‘贱牛仔’;老三也是儿子,叫雷海滨,小名‘得买伢子’。

  记者:“在井字镇镇政府综治办工作的是你大侄儿,还是小侄儿?”

  葛光仁:“是小的。”

  记者:“你确定是小的,他叫雷海滨吗?”

  葛光仁:“是。”

  因老人耳有点背,记者与他对话声音很大,谈话间惊动了葛光仁的女儿,她跑下楼制止父母不要多说。记者一再跟她解释,她说,以前媒体过来调查时,父亲说了实话,雷光仪的母亲到家里来吵闹,她不希望两家再为此发生矛盾。

  村民:两亲兄弟母亲曾称冒名顶替属实

  采访中,村民贺新球也称,“雷光仪的母亲亲口告诉我,他兄弟俩有冒名顶替这回事。”

  家住荷叶镇兴荷路的贺新球,是双峰县民生法律服务所的一名法律服务工作者,他从事这一行有30多年了,在当地小有名气。他告诉记者,朱秋秀从去年12月份起就不断向有关部门举报雷光仪兄弟俩连环冒名顶替案了,今年7月份,朱秋秀找到他,请他代理一桩民事诉讼,他才了解事情的原委。

  “因为这桩民事案与雷光仪兄弟俩冒名顶替的事有些许关联,大概7月中旬的时候,我找到雷光仪的母亲龙宗秀,问她两个儿子冒名顶替的事是不是真的。”贺新球说,“龙宗秀亲口告诉我,是有这么回事。并问我,这事(冒名顶替)对她的两个儿子有没有影响?我告诉她,没什么影响,我只是过来问问,了解情况。”

  据贺新球讲述,今年5月份,双峰县政法委副书记张波为雷光仪兄弟俩冒名顶替案主持过一次协调会,他也参加了这次会议,“张书记在会上说,朱秋秀举报属实,根据信访工作有关条例,对举报人朱秋秀给予表彰。”贺新球对记者说。

  当地政法委:雷海滨冒名顶替失实

  11月24日上午,记者采访了双峰县政法委负责督查雷光仪兄弟俩连环冒名顶替案的副书记张波。张波告诉记者:“经县公安局调查,雷光仪冒名顶替朱吉吉属实。雷海滨冒用哥哥的名字顶职失实。因为雷光仪不在本地,对其怎么处理不属于双峰管辖。”

  张波向记者出示了公安局、教育局、人社局等部门的调查材料,记者翻阅后提出复印,张波以“这是部门向县里的汇报材料”为由拒绝了。事后,记者多方努力通过其他途径弄到了所有的调查材料。

  26日上午11时许,记者拨通了在井字镇镇政府工作的雷光仪的手机,接通后听说是记者后,对方马上说:“我不是雷光仪,你打错电话了。”随即挂掉。事实上,这一手机号码是记者从井字镇综治办政务公开栏上明确无误地抄录下来的。

  疑问

  “雷海滨”是谁?

  雷海滨冒充哥哥的名字顶替父职的事情似乎很明朗了,然而,事情并非那么简单。

  “黑户”雷海滨如今身在何方

  据井字镇镇政府今年5月30日呈送县政府的《井发【2011】67号》汇报文件显示:“经调查了解基本事实是:1994年正月,雷光仪的父亲雷竹友因公在职死亡,根据当时的政策规定可以在其子女中进行招工补员。1995年1月,双峰县劳动局将雷光仪进行了招工……在雷光仪的招工档案中,其社会关系反映,雷光仪的哥哥雷海滨在湖南医专读书,故可以认定雷光仪的哥哥是雷海滨,不存在雷光仪弟弟雷海滨用雷光仪的名字顶替上班的问题。”

  据记者调查,雷光仪根本就没有哥哥,只有一个弟弟叫雷海滨,而井字镇镇政府竟然根据当事人当年自己填写的招工档案来认定,雷光仪居然有了一个哥哥叫雷海滨?姑且不说这一结论是否草率,双峰县公安局调查结论证明雷光仪冒充朱吉吉上大学并已在外省参加了工作,那么在井字镇镇政府工作的雷光仪又是何人?值得玩味的是,记者从双峰县公安局了解到,雷海滨竟然是黑户,根本没有户籍,那么,这个雷海滨究竟现在身在何处?怎么平白无故地从人间消失了呢?

  连环冒名顶替案的幕后推手是谁


  而双峰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5月27日汇报县政府的文件表明:“经查该同志(雷光仪)人事档案,招工和编制手续齐全,无造假痕迹。”从而证实雷光仪系本人,并非雷海滨冒充。双峰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对雷海滨冒名顶替的调查竟然与井字镇镇政府如出一撤,仅凭雷海滨当年自己填写的社会关系来断定真假。

  透视整个事件,客观地说,雷光仪兄弟俩当年年轻,被动地接受了冒名顶替,其实他们是无辜的。但据记者调查,雷光仪的父亲先后在荷叶镇和井字镇工作,无论大学录取,还是政府招工,身份审查是非常严格的,仅凭一个乡镇干部的权利很难达到让自己的两个儿子都能冒名顶替如愿,况且,雷海滨冒名顶替时,其父早已去世。

  那么,这一连环冒名顶替案的幕后推手会是谁?双峰县政府将如何处理有关责任人?本报将继续关注此事。三湘都市报(来源:新华网)

netease 本文来源:新华网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用演讲攀上你的第一个人生巅峰

澳大利亚取消1.8万留学生签证 中韩学生占比

态度原创

热点新闻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教育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