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务民警曹斌的故事:照亮艾滋病监区的人性光辉

2011-11-28 18:20:14 来源: 新华网 举报
0
分享到:
T + -

照亮艾滋病监区的人性光辉医务民警曹斌“医病”又“医心”的故事

  新华网合肥11月28日电(记者徐海涛)他们是一群身负刑责的罪犯,也是一群身染艾滋病毒的病人。他们身处监狱高墙之内,心也被无形的高墙层层阻隔:恐惧、悔恨、悲观、绝望。

也因此,他们往往特别敏感、自闭、狂躁甚至富有攻击性。

曹斌正是和这样身患艾滋病的罪犯打交道的医务民警。他49岁,清瘦、儒雅,说起话来轻声细语。如果不是白大褂里露出的那身警服,看上去和普通医院里的专家并无二致。

但就在他所负责的安徽淝河监狱第二监区,2004年以来已经集中收治了133名案情各异、病情复杂的艾滋病罪犯。

7年里,曹斌“医病”又“医心”,初次接受治疗的犯人100%病情得到有效控制;20多名入狱时生命垂危的犯人转危为安;30多名病犯因表现良好获得记功减刑,已有69人刑满出狱获得新生。

安徽省疾控中心的专家评测说,同样的治疗方案,淝河监狱艾滋病人的治疗效果远高于社会平均水平。

这是一份出人意料的成绩单,也是一段洒满人性光辉的艰难历程。

以真情、亲情打开狂躁封闭的心门

2004年,曹斌受命组建淝河监狱第二监区,集中收治以艾滋病为主的各类重症感染病犯。9月7日,第一名艾滋病犯陆勇彪来到监区。

入狱之前,陆勇彪是地方知名一霸,盗窃、勒索、绑架……。因卖血感染艾滋病毒后更有恃无恐:“我是艾滋病人我怕谁?”案发时暴力拒捕,抱住当地刑警队长的大腿就是狠狠一口。

初到监区,陆勇彪蓬头垢面、目露凶光,暴力攻击其他犯人,不和别人交流。被单独关入一间病房之后,他整天狂躁的大喊大叫,几次打碎了玻璃窗,大小便涂的满屋都是……

面对这样特殊的病犯,曹斌没有简单的处罚或一关了之,而是耐心的关心疏导。陆勇彪因艾滋病体质差,经常发高烧、拉肚子,曹斌这个时候就去给他检查、治疗,每天针对病情发放营养品。3个月后,陆勇彪的身体状况明显好转,和干警也建起了初步的信任。但除了配合治疗,他还是不愿开口讲话。

在一次检查时,曹斌偶然听到陆勇彪在自言自语地念叨儿子。经了解,在陆勇彪入狱之后,他的妻子已经和他离婚,上初中的儿子被姐姐接去抚养。由于陆勇彪罪行、病情给家庭带来的舆论压力和经济困难,入狱后没有亲人和他通过音信,儿子也不愿见他。

经过曹斌多方联系、做工作,第二年春天,陆勇彪的姐姐和儿子从故乡来到了淝河监狱。当隔着会见栏,见到想念已久的儿子,陆勇彪激动得泪流满面。

这是一个转折点,陆勇彪的对立情绪从此渐渐消融了。他不再打架,开始和别人交谈,开始按照监规按时作息,从抗改走上了积极改造之路。几年来,他因悔改和突出表现获得6个表扬、1个记功,按规定将得到1年半的减刑,距离提前出狱和家人团聚的日子已经不远。

“跟着曹主任学,我明白了该怎么做人”

在第二监区,曹斌的职务是教导员,但大家都习惯喊他“曹主任”一个医生的称谓。

犯人付吉伟5年前因盗窃罪被判刑10年,入狱体检时首次被查出艾滋病,并已进入全面发病期。因免疫系统近乎完全崩溃,他患上了严重的非特异性皮炎,全身溃烂流脓、流黄水,痛苦得吃不下、睡不着:“只要一出汗,全身比捅一刀还难受!”

万念俱灰的付吉伟让家人别再来看他,“我说我不能活着出去,家里人当时都哭了。”讲起5年前的情景,付吉伟仍然欷歔中眼泛泪光。

把他从绝望中拉出来的是曹斌的执着。“我当时传染性很强,曹主任照样每天亲手给我抹药,每过一两天就来问哪种药效果好,不断更换配方。”

半年的治疗后,付吉伟的皮肤停止了溃烂,但新打击又接踵而至。他又患上了糖尿病,父亲因病去世,同样患艾滋病的妻子带着小孩不辞而别。

“我的头像炸了一样。发着高烧,躺在床上心里就想着‘死吧!死吧!’”对于付吉伟的不幸,曹斌不断地去安慰,治疗的同时申请给予经济和生活资助。针对糖尿病人的饮食特点,安排食堂专门给付吉伟做杂面馍。

“没有人想来坐牢,但我如果不是正好在那个时候进来,正好碰到曹主任,真正用心地帮我,我肯定早就挺不过去死几回了。我永远都感激他!”

坐在记者对面,付吉伟郑重地说:“跟着曹主任学,我明白了做人应该怎么做。”目前,付吉伟的病情基本稳定,他的想法就是积极改造,出狱后重新做人,陪着老母亲度过余生。

“有时病犯家人都已经放弃了,他还没放弃”

曹斌将监区较好的艾滋病疗效归结于三个方面:首先是服药的依从性好,每天每个病犯都在医护人员的直视下定时服药,“送药到手、服药到口、咽下再走”;其次集中收治创造出一个无菌的环境,避免了外界流行的传染病;同时监狱里的规范管理,也避免了烟酒、熬夜和饮食不忌口。

另一个重要的方面是宽松、平等的心理环境。曹斌说,一开始干警们也担心自身的安全,穿着隔离服、戴着专用头盔给病犯看病。但他们很快意识到日常工作中不能这么做,“艾滋病犯们都很敏感,看到干警这个样子,就会觉得自己的病特别严重。同时他们的心理非常脆弱,害怕歧视,我们这样不利于双方交流。”

“为了在监区里形成一种宽松、平等的治疗和改造氛围,我们从2005年开始,查房、体检、治疗、教育,都像对待普通的病人一样。除了进行有创操作和面对有攻击性的病犯,其他时候都不再用特殊防护。”

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却是千头万绪。据了解,在今年之前,二监区的4名医务干警要负责150名病犯,工作量繁重,曹斌已多年没休过假。

淝河监狱党委委员朱道伦说,根据岗位职责,曹斌完全可以坐在办公室里听汇报,但他亲力亲为,每天对每个病犯询查一次。“他非常较真,对于病犯的片子和化验报告,从不会根据经验简单处理,而是每个病例都仔细分析研究。”

“有时病犯家人都已经放弃了,他还没有放弃。”2008年2月,病犯刘华明因艾滋病并发结核性胸膜炎伴大量胸腔积液,呼吸功能衰竭,生命危在旦夕。时值春节长假,曹斌放弃了与家人团聚,赶到监区对刘华明实施救治。由于患者两肺重度感染,病情不断反复,短短五天内进行了十余次抢救。经过每天24小时的不间断治疗,刘华明的生命得以挽救,曹斌却因连续熬夜而眼窝深陷。

曹斌1985年毕业于安徽中医学院,很多同学已经是地方医院的领导、专家。也有不少人来挖他到地方医院或去做医药生意,但他还是痴心不改地坚守在监狱医院的岗位上。

“每当治好一个危重病人,每当一名病犯顺利出狱,都是我最有成就感的时候。”曹斌说,“病犯虽然犯了罪,但他们仍然拥有人格权和健康权,治疗和改造好他们是我的本分。”

他希望,社会各界能对艾滋病病犯多些关注,让他们出狱之后的路更好走。(来源:新华网)

netease 本文来源:新华网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助你突破自我瓶颈的24堂精英课

这8所冷门好大学 能考上前途无量!就业率超

态度原创

热点新闻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教育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