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产商落网将几十官员拖下水 官商联手大发横财(图)

2011-11-29 07:45:17 来源: 新华网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张延安被绳之以法
张延安被绳之以法

  海南省东方市发生了土地腐败窝案,这一系列腐败案的行贿主角,是东方市沐龙湾农业观光开发有限公司原总经理张延安。

  前不久,张延安被法院以行贿罪和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一审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此案暴露出的房地产商大肆行贿政府官员及土地管理失范问题发人深省。

  房地产开发商绕开征地程序,低价囤积集体土地,然后收买政府官员,再将这些土地高价倒卖给政府,变成政府储备地。这起发生在海南省东方市的土地腐败窝案,牵出了包括东方市原市长谭灯耀(因犯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八年)、原市委副书记吴苗(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和土地、建设、城投等部门负责人在内的几十名官员受贿案。

  这一系列腐败案的行贿主角,是东方市沐龙湾农业观光开发有限公司原总经理张延安。前不久,海南省儋州市法院对张延安作出一审判决,以行贿罪和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判处其有期徒刑十三年,并处没收财产100万元。张延安认为量刑过重,已提起上诉。

  “虽然目前此案还没有最终结果,但并不影响它的镜鉴意义:其一,要规范土地征用程序,增强透明度;其二,打击贿赂犯罪,既要严惩受贿者,也要严惩行贿人。”11月中旬,负责办理张延安行贿案的儋州市检察院检察官在接受笔者采访时说。

  金钱开路 低价囤地千余亩

  2008年初,东方市八所镇皇宁村原村委会主任卢子才和原村党支部书记卢运旺(均已被判刑)决定将村道硬化工程交给沐龙湾农业观光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沐龙湾公司)承建。同年8月,工程完工,工程款共计470万元。

  然而,工程完工后,皇宁村一时给付不了全额工程款。于是,时任沐龙湾公司总经理的张延安要求皇宁村以该村甘蔗坡的集体土地按每亩1万元的价格转让给他,以抵扣工程款。皇宁村同意以460亩地抵扣工程款。为使工程验收一路绿灯,并顺利完成土地抵扣工程款工作,张延安请包括卢子才、卢运旺在内的皇宁村13名村干部吃饭。这13名村干部在工程验收结算单上签名摁指印后,张延安当场送给他们每人1万元好处费。

  就这样,张延安将460亩土地囤积在自己手中。很快,他又盯上了皇宁村另外1078亩地。2009年初,卢子才、卢运旺又将这1078亩地也按每亩1万元的价格转让给了张延安。

  皇宁村的村干部们为张延安争取不正当利益可谓费尽心机,不过他们也得到了丰厚的回报。2008年至2009年,张延安先后送给卢子才、卢运旺等皇宁村7名村干部共计457万元的感谢费。

  正是这次低价征地,被觉醒了的皇宁村村民实名举报,从而掀开了东方市土地腐败窝案的盖子。

  买通官员 土地被征获暴利

  张延安就这样成了坐拥1500余亩土地的地产商。他坚信,地价决不会贬值,靠这些土地赚钱是早晚的事。

  2008年8月,东方市政府决定征收500亩土地兴建东方市人民医院住院部。听到这个消息后,张延安反复思忖,如何能让自己手中的土地被政府征用,从而获取丰厚利润。

  他找到多年的好友、时任东方市建设局局长的赵赞强(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零八个月),希望赵赞强帮忙,并表示事成之后一定重谢。赵赞强满口答应。

  在生意场上打拼多年的张延安考虑再三,觉得只有赵赞强一人帮忙把握不大。于是,他决定双管齐下,找到时任东方市城市建设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的何明高(另案处理),同样表示事后必会重谢。何明高立即答应。

  有了这两位实权人物的帮忙,张延安踏实了许多。

  之后不久,张延安送给赵赞强20万元。案发后,张延安交代,送钱给赵赞强,是因为赵赞强是建设局长,他的表态对决定征用哪块土地有一定的影响力。而且,赵赞强还负责规划红线图。有了赵赞强的帮助,张延安的500亩地顺利地被东方市政府征用。

  2009年6月,东方市政府又准备征用包括张延安的676.3亩地在内的土地作为政府储备用地。在政府准备征用的土地中有一块地是有争议的,张延安担心会影响到他的地被征用,于是又找到赵赞强,提出政府在确定征地时不要把那块争议地包括进去。

  当东方市建设局划好红线后,赵赞强告诉张延安,他的那块地被征用了。2009年8月,征地补偿款转到张延安的账户后,张延安取出15万元送给了赵赞强。

  在东方市政府征用兴建市人民医院住院部项目的500亩土地时,何明高也起到了关键性作用。这是张延安事后得知的,但他很快兑现了承诺。2008年9月,张延安送给何明高30万元。

  办案检察官介绍说,张延安称之所以送钱给何明高,是因为政府在征用土地过程中,本来是有几块地可供选择的,在项目选址、土地丈量、办理手续时,何明高提供了很大的帮助,才使张延安的500亩地顺利被征用。而且,在补偿金支付方面,张延安也得到了何明高的帮助。

  此外,张延安为竞拍到中国农业银行东方市支行委托拍卖的两块土地,还向时任该行行长的戴民(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两次行贿50万元。

  官商联手 借征土地发横财

  2009年初,开发商柳某得知东方市政府计划征用约1000亩土地作为政府储备用地时,找到张延安,称他可以托关系让政府高价征用张延安的地,条件是张延安以每亩4.2万元收取地价款,超出部分归柳某所有。之后,柳某托关系向时任东方市市长的谭灯耀推荐了张延安手中的地块,希望谭灯耀帮助将其列为政府储备用地。几个月之后,东方市政府果然以每亩6.8万元的价格“收储”了张延安在皇宁村和小岭村合计1046亩的土地。

  之后,张延安付给柳某“合作利润”2200万元。谭灯耀得知柳某推荐土地得了好处后,以借钱之名从张延安处捞取了250万元。

  在东方市的领导里,除了谭灯耀,该市市委原副书记吴苗也曾通过他人向张延安索贿100万元。

  自从张延安成了富商后,不少政府官员都盯上了他,有些是以借为名,从他身上捞钱;有些是为他办事迫使他自愿送钱;还有些是先讨好他,诱鱼上钩,之后再让他送钱。

  听说一些官员从张延安身上获得了利益的消息后,张延安的堂弟、该市土地开发整理储备中心原主任张春荣,再也按捺不住自己贪婪的欲望。

  他深知“若要取之,必先予之”的道理。2009年6月,东方市政府准备征用皇宁村的一块土地作为政府储备地。张春荣第一时间为张延安传递了信息,并说想投资和他一起做生意。张延安明白,张春荣向自己透露政府征地的信息是虚,乘机从自己身上捞好处是实。张延安也清楚,政府征地之事都必须经过张春荣这道关,为了让自己的土地获取最大的利润,破费些钱财也是值得的。

  于是,张延安打电话约张春荣喝茶。席间,张春荣提出让张延安从他的土地里让点股份出来。张延安答应给张春荣50万元股份,等征地结束后再以1:1的比例返还给张春荣。第二天,张春荣让人交给张延安50万元,算是入股钱。同年10月,东方市政府征用了张延安在皇宁村的土地。几天后,张延安给张春荣转账98万元(之所以少支付2万元,是因为张春荣之前向张延安借过2万元)。

  张延安交代说,送钱给张春荣是想让他在政府征用土地时给予关照,而张春荣在丈量土地、办理手续、拨付征地补偿金等方面确实给予了张延安关照。

  合谋送钱 绊倒国土四官员

  在张延安行贿案的一审判决书中,还记载着张延安伙同海南东盛旅业开发有限公司原总经理张生豪,合谋行贿东方市国土局原局长许承仕(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331.7万元的犯罪事实。

  早在2005年,张延安听说张生豪手里有82.36亩的土地证,便找到张生豪,得知张生豪手中的土地政府还没有征用,还是农村集体所有的土地。张延安建议二人合作,先出钱把地征到手,再找东方市国土局补办征地补偿协议,然后再卖掉。张生豪虽然知道这样做不合法,但为了赚钱,还是同意了张延安的意见。

  几天后,张延安约张生豪一起找到许承仕,开门见山地说:“许局长,我俩想盘活一块土地,然后卖掉。”说着拿出一本1996年发的土地证及相关材料。许承仕看后发现这块地手续不完善,没有政府的征收土地协议书,土地仍属于农村集体所有,只有部分土地是张生豪、张延安私自从农民手里买的,而且红线图标的位置和土地证标的位置不符。

  面对这种情况,许承仕既没有立即表态补办相关协议和手续,也没有拒绝,只是说“以后再说”。许承仕明白,如果为张延安和张生豪办理相关手续,就是违规,若拒绝不办,自己就失去了捞钱的机会。几天后,急于盘活土地的张延安、张生豪约许承仕喝茶,当张延安又提到那块地时,许承仕提出让他以女婿的名义入股,将来卖地的利润三人平分。张延安、张生豪表示同意。


  很快,许承仕让东方市国土局原副局长张亚雄、地籍股原股长王连虎、土地事务管理所原所长唐华出面,为张延安、张生豪办理了82.36亩土地的征地补偿协议和审批土地转让手续。

  到了2007年,张生豪联系并将土地卖出,82.36亩土地共卖了1564万元,除去税费及青苗补偿费外,按照许承仕的要求,分三次给许承仕女儿的账户转入331.7万元。此外,张延安、张生豪二人还分别向张亚雄行贿8万元,向王连虎行贿2万元,向唐华行贿2万元。张延安案发后,这三名土地官员不仅退回受贿款,还分别被罢官免职,受到党纪行政处理。(来源:新华网)

netease 本文来源:新华网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办公室软件一网打尽轻松搞定

再读两年本科 874万应届生的新机会还是鸡肋

态度原创

热点新闻

网易号

查看全部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教育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