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要冷静破解对华防备圈 暂无军事冲突(图)

2011-12-06 08:39:00 来源: 新华网 举报
0
分享到:
T + -
11月19日,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印度尼西亚巴厘岛会见美国总统奥巴马。
  11月19日,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印度尼西亚巴厘岛会见美国总统奥巴马。 新华社记者王晔摄

11月19日,东亚领导人系列会议在风光旖旎的印尼巴厘岛落下帷幕,会议激起的涟漪却久久不散。对中国来说,本不愿在多边场合讨论的南海问题,却被美国等国再三提起。尤其是在19日举行的东亚峰会上,首次与会的美国总统奥巴马带头向中国“发难”。

路透社援引一名没有具名的美国高官的话报道,在与会的18国领导人当中,有16位谈及了海上安全问题,其中大部分明确提及南海。这名高官说,在奥巴马发完言之后,温家宝马上要求发言。他还说,看来中方并不想讨论南海问题,但也做好了回应的准备。而据共同社报道,只有柬埔寨和缅甸没有提及海上安全问题。

据新华社报道,温家宝在发言时表示:“关于南海问题,东亚峰会不是讨论这一问题的合适场合。我本来不想说这个问题,但一些国家领导人点到中国,来而不往非礼也,我愿重申一下中方的立场。”

温家宝指出,中国在南海问题上的基本立场和主张是明确的、一贯的。2002年,中国与东盟国家签署了《南海各方行为宣言》,确定推动务实合作,并为最终达成“南海行为准则”而努力。这是东盟国家与中国的共同意愿。南海争议应由直接有关的主权国家通过友好协商和谈判、以和平方式解决,这是《南海各方行为宣言》的共识。我们希望各方都能从维护地区和平稳定的大局出发,多做增进互信、促进合作的事情。

扩大军事同盟

这是中美两国最新一轮交锋。自11月11日开始,奥巴马展开了为期9天的亚太之行。从主持召开夏威夷亚太经合组织(APEC)峰会,到出访澳大利亚,直至参加在印尼巴厘岛举行的东亚峰会,奥巴马似乎来势汹汹,不停对中国出招,给外界留下了“制衡”和“围堵”中国的观感。

夏威夷APEC峰会结束后,希拉里闪电访问菲律宾。她在马尼拉签署纪念美菲同盟关系60周年的声明,做出一系列“高姿态”承诺,还登上一艘美国卖给菲律宾的退役军舰,表示美国将通过派驻军舰、升级军事装备等手段来加强菲律宾的海军力量。阿基诺三世政府则投桃报李,在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等问题上竭力支持美国。

不过,路透社感觉,美国国务卿称南海为“西菲律宾海”,在外交上有些“出格儿”。

就在她宣称要提升与菲律宾关系、一起面对21世纪“新挑战”的时候,奥巴马正在澳大利亚访问。

“不要怀疑,21世纪是亚太时代。我们慎重决定把重心转移到亚太地区。”奥巴马在澳大利亚议会发表演讲。这与他去年年初自封“美国第一位太平洋总统”颇为呼应。

11月16日,美国与澳大利亚签署了一纸永久性的驻军协议。从明年开始美国250名海军陆战队士兵可以在澳驻扎,每半年轮换一次,6年内驻澳美军人数将增加到2500人。这是美军历史上首次长驻南太平洋地区。

与美军在日本和韩国的基地相比,位于澳大利亚的这处军事基地更加接近中国南海。

白宫国家安全事务副助理本.罗兹毫不隐晦地表示,美国通过驻军传达一个信息,那就是“我们将继续在这个区域扮演巩固安全的角色。”他坦言,美国重返太平洋部分原因是应对中国的崛起。

面对美国的“热情绑架”,澳大利亚人的心态也很复杂。《悉尼先驱晨报》说,美澳一定是盟国,但绝不是帮凶。澳大利亚一位学者却担忧国家“命运与美国捆绑在一起了”。

澳大利亚总理吉拉德不认为澳大利亚应该在美国和中国之间做选择题,她说澳大利亚可以“既是美国的亲密盟友,又是中国的朋友”。

多年来,中澳保持着良好的外交关系。分析人士指出,相比菲律宾甘做华盛顿马前卒的选择,吉拉德的表态显得切合实际,也比较平衡,能得到中国的理解。

频频插手南海争端

一时间,似乎是山雨欲来。人们都在关注,在奥巴马亚太之行的最后一站,在中美两国领导人都会亮相的东亚峰会上,两国将出现怎样的交锋。

18日,中美两国领导人在巴厘岛展开了“隔空论战”。奥巴马在会见印度总理辛格时表示,此次东亚峰会将是首次讨论包括海上安全以及核不扩散等广泛议题的平台。在当前国际政治的语境里,奥巴马口中的海上安全实际上就是指南海问题。

中国总理温家宝则在当天举行的中国-东盟领导人会议上表示:“本地区有关国家在南海存在的争议,是多年积累下来的问题,应由直接有关的主权国家通过友好协商和谈判予以解决。外部势力不应以任何借口介入。”

19日早上,温家宝与奥巴马在巴厘岛凯悦酒店临时安排了闭门会谈,谈了大约50分钟。与会的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托马斯.多尼隆对媒体表示,虽然南海不是会谈的主要议题,但双方再次就此阐述了自己的立场。在接下来举行的东亚峰会上,便出现了文章开头描述的那一幕。

实际上,美国在南海周边的动作远不止于此。美越军事关系近来不断升温。美国《华尔街日报》报道说:“过去有无数美军牺牲的越南今后将成为美国进军亚洲的前哨。”

越南一直批评中国在南海的行动,甚至在今年早些时候,它是对中国抱怨最多的国家。

“虽然越南对中国心存警惕,也在努力与美国建立关系,但越中存在着巨大的贸易,两国高层还保持正常交流,越南也不想轻易破坏这一关系。”美国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资深研究员葛来仪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据美国《华盛顿邮报》18日披露,美国和新加坡正在协商在樟宜海军基地驻扎美国新型濒海战斗舰,并已经进入达成协议的最后谈判阶段。由于该基地位于领土争端愈演愈烈的南海南部边缘,再次引发了针对中国的联想。

中国只需冷静应对

奥巴马11月18日在东亚峰会上宣布,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12月初出访缅甸,她将成为50多年来首位访问缅甸的美国国务卿。这个“大动作”也是奥巴马政府推行“重返亚太”战略的一步。

美联社说,近半个世纪以来美国国务卿将首次踏上这个封闭的、被联合国制裁多年的国家。

缅甸不大,东北邻中国,西北靠印度和孟加拉,东南接泰国和老挝,在东南亚的战略位置不容忽视。缅甸邻近的印度洋是从波斯湾运输石油的海上要道。

1988年军政府接管缅甸政权后,美国开始对其实施制裁。尽管缅甸今年成立了以前军人吴登盛为总统的文人政府,释放一些政治犯,开始解禁报刊,与以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昂山素季为首的反对派进行和解,但在西方看来,“民主体检”远远没有达标。

即便如此,奥巴马近日突然盛赞缅甸“进步的闪光”,并透露在从澳大利亚飞往印尼途中与昂山进行了电话沟通。据悉,希拉里在12月1日至2日访问期间,也将同昂山会面。

美国近来在亚太地区、尤其是在南海周边的诸多举动表明,美国已经加快了“重返亚太”的步伐。中国社科院国际研究学部主任张蕴岭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表示,美国“重返亚太”,是其国家利益和全球定位所决定的。由于中国是目前最有可能挑战美国地位的国家,为了保持美国的世界霸权,在反恐战争告一段落之后,很自然地就将战略重心迅速向亚太转移。

北京大学国际战略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余万里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奥巴马‘重返亚太’政策主要是对小布什政府时期对亚太事务‘善意忽视’的一个调整,无论从经济和战略上,美国都希望借助参与亚太的事务,保持并扩大其影响力。”

然而,美国究竟打算对中国意欲何为?德国《南德意志报》17日一篇评论道出了时下不少人的看法,“美国的战略转折事实上只有一个目标,就是中国。即使奥巴马没有直接说出口,在新政策的核心当中,中国就是潜在敌人”。

有人甚至认为,中美似乎马上就要陷入全面对抗的阶段,而且美国正在拉拢日本、韩国、澳大利亚、印度、菲律宾、甚至还有越南构筑一条“对华统一战线”。

中国社科院的张蕴岭认为,由于中美在经济和地区安全等领域有太多的交互利益,美国并没有在亚太地区构建针对中国的包围圈,而是拉拢其盟国构筑了一个“防备圈”。美国现在不可能对中国发动军事进攻,也没有对中国大兵压境,冷战式的全面对抗并不存在。

16日,奥巴马在澳大利亚表示,有一种观点认为,我们不想同中国合作,想把中国排除在外,这是不对的。他坦承中国已对美国近来在亚太的一些举动感到疑虑,担心美国正企图围堵中国,但他表示,他将继续寻求与中国合作。他指出,从降低朝鲜半岛紧张到防止武器扩散,美国期盼中国能成为合作伙伴。

“奥巴马政府无意围堵中国。”美国国际问题专家葛来仪相信,在大选来临、提振经济短期无法见效的情况下,奥巴马“重返亚太”更大的意义在于赢得选民更多的支持和国会更多的预算。

“中国日益增强的经济实力为美国经济复苏不断创造机会。”葛来仪说,“无论从哪个方面衡量,中国都是美国最重要的目标国家。双方存在分歧,不断博弈,但还是能够合作的。中美关系是当今世界最重要的双边关系,这种重要性将持续数十年。”

在张蕴岭看来,面对美国重返亚太,中国最需要的是冷静。既然当今不是冷战时期那种全面对抗的时代,也就没有堵死中国的战略部署空间,其他国家并不需要在中美之间做出非此即彼的选择,可以同时与中美两国发展关系。只要中国的发展能够给相关国家带来好处,给某些国家提供帮助,也就有利于突破美国针对中国的防备圈。

“中国的地位逐步提升,杠杆作用也在增强。只要中国坚定立场,坚定发展,则无须焦虑。”葛来仪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南海困境亟待破解

中方的从容和大度贯穿东亚峰会始终。

会议结束之际,新华社撰文指出,随着美国和俄罗斯的加入,东亚峰会机制由10+6扩容为10+8,成为囊括地区大国的最高级别战略论坛,“机制不断扩容,恰恰说明现有东亚合作模式是成功的,并因成功而产生越来越大的吸引力和影响力。”

最终,峰会通过的《互惠关系原则宣言》和《关于东盟互联互通的宣言》两个成果文件,丝毫未涉及南海问题。

尽管面对美国重返亚太,中国大体上还能沉着应对,但具体到南海问题而言,则迫切需要找到解决问题的突破口。

2002年,中国与东盟签署《南海各方行为宣言》,明确要求各方不单独采取行动。但是《南海各方行为宣言》只是一份政治文件,缺乏法律效力,有关国家即使出现违反现象,也不会受到处罚。

中国长期以来奉行“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政策,力主通过双边谈判解决争端,但越南、菲律宾等国对此并不买账。北京大学的余万里坦言:“在南海问题上,中国采取的维持现状的政策处于树欲静而风不止的困境,需要从战略的高度提出化被动为主动的对策。”

张蕴岭则认为,在短期内还难以找到从根本上解决南海问题的办法,在资源勘探边界、渔业等问题上,将来还会酿成一些小规模的冲突。但是他认为,现在可以在减少外界对中国南海立场的疑虑方面做些工作,中国应该高调宣传在维护南海航行安全方面做出的贡献。

在张蕴岭看来,美国并没有声称对南海拥有主权,也不打算在这场纠纷中偏袒任何一方,希望各方和平解决争议,美国最担心的是南海的航行自由:一方面是担心中国完全控制南海,不让其他国家通行;另一方面则担心南海爆发冲突,海上贸易通道被战争中断。

或许正是为了化解相关国家的疑虑,温家宝在东亚峰会上做出了这样的表态:“东亚和东南亚经济的发展,从一个侧面印证了南海的航行自由和安全没有因为南海争议受到任何影响。各国根据国际法在南海享有的航行自由得到了充分保障。中国政府为维护南海航行安全做出了积极贡献。”(来源:新华网)

netease 本文来源:新华网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李银河:这才是你想要的性

又拿冠军了!这些玩无人机、机器人的中国大

态度原创

热点新闻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教育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