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教育频道 > 教育沙龙 > 正文

教育沙龙:青春记忆之八十年代中学生活(四)

2011-12-28 15:09:33 来源: 网易教育频道专稿 举报
0
分享到:
T + -
12月24日,由21世纪教育研究院主办,网易教育独家协办的教育沙龙《八十年代中学生活》在北京南锣鼓巷朴道草堂举办。来自北京各高校的教师、学生及社会热心人士等50余人参加了本次沙龙。

主持人王丽:我们下面进入讨论的环节,大家有什么问题或者是自己也有一些愿意和大家分享的经历都可以谈一谈。

提问:我问一下向蓓莉,你的经历跟171中学有共性吗,从171中学图象上能看到你的影子吗?怎么把这两个东西建立成一种什么联系?

向蓓莉:我觉得他们去郊游,我们也有,其实我还有一些照片。我们也到武汉南湖,农大,我们在树林里边野炊,我们原来没有经历过夏令营。我觉得刚才听到那个对话不太多,我觉得刚才这些内容让我看到,其实你换一个年代你有很类似那种,但是从大家穿的服装,有更多语言对话,大家使用语言词汇都不一样,看到80年代很多特点。

我自己认为,我原来以为我的经历可能很多人都有。后来我发现不是这样的。

提问:我跟向蓓莉是同龄人,她的阶段我在天津重点中学备考,你的经历比我当时那个年代更丰富一些。我们也是参加夏令营,您里边拍的包括运动服跟我那时候在天津经历很类似。因为向老师选择那样的学校,跟当时中学还是不一样,你们关注社会问题,你们可能有时间,没有当时考试的压力。因为每天可能都在那几本功课来备战高考,有一种区别。

向蓓莉:我跟很多人聊起我80年代经历,很少人有这样的经历,我觉得很少有特别。

提问:你这是个性化的个人经历,在内在大学生当中有贡献,当时中学生当中可能没有多大贡献。

提问:我是中国青年政治学院中文系的老师,我是70年生人,我在陕西关中一个农村,我上学就是8周岁才上学,那时候生育率特别高,学校没有空间,我父亲虽然是校长,他不允许我跟别人不一样。83年我是上初中,上初中跟你们完全情况不一样,也是寄宿,没有食堂,供应两次开水,抢着。星期三傍晚回来,来回五公里的路。记忆中老是很漫长在泥泞了路上走,我们都穿雨靴,背的书包跟老师拍的一样。这个事情物质上肯定很苦,那个时候可能就没有去想这些事情。我觉得吸引我们还是住校,他有一个集体生活,尽管卫生也不太好。我跟你共鸣就是老师,80年代有一部分年轻老师他有一种自我创新这种愿望非常强。

他是城市到农村去做夏令营,我们是农村,没有去过城市。离西安是30公里,我们必须看兵马俑,看古迹,学校不允许。老师偷偷让我们在一个地方集合,他找的车,我们回来的时候在离学校三公里的地方秘密回家,星期天那天。他带我们去写作文,让我们实际去看,山谷里采花回来写,我对我们张老师非常感恩。每到寒假暑假就借给你一些书,批判现实主义比较多。他的感觉很好,改革开放了,中国跟批判现实主义笔下作家写得东西要相似。巴尔扎克写的东西可能要重来,一定意义上有点预言性。

主持人王丽:80年代的语文老师很多人都是文学青年。

嘉宾:我上的中师,中师没有升学压力,必修课,有一些课外书,而且接触一些所谓公共话题,我觉得跟中学生不太一样,我只是补充一个农村的中学。这只是一面。另外一面农村学生升学率很低,他们过的很快乐,没有想到考什么中专或者将来上大学,80%的学生根本没有这个想法,所以他活的没有压力,家长也不去压他。只有老师看重10%的学生,不用施加压力,他自己有一种压力。很多学生没有希望去上学。

后来很多乡里的初中滑坡了,我们的初中是试点办了一个,师资是国家保障。这种情况下可能在当地八个乡里我是最优秀一个学生。我上初中我们村只有一个同学陪着我。我上中专就没有了,上大学一直是一个人。当时农村并没有我们想象那么好,而且他是应试教育为主。只不过大部分人不受那个苦,他们不去上大学。

主持人王丽:当初学生、家长也好,没觉得一定要上大学,好象不用为将来担忧,有没有饭吃。

嘉宾:录取率太低。

嘉宾:普及的话你不能流失,80年代农村根本做不到。

嘉宾:我说一点,第一非常欣赏的说,你这个年龄不管怎么样很幸福,你遇到一个特殊年代,就是刚刚开始改革开放。80年代现在有的学者比喻成五四启蒙运动,差不多重要短暂中国思想启蒙的短暂阶段。这是一个社会大环境。

第二我深深感觉到你碰到了好老师,在我们现代教育当中问题非常多,已经涉及到我们实际上培训老师本身是有问题的,问题很多。包括我自己也是,根本就不行。但是我回过头来看我们到现在也还是不行,教育问题里头培训老师,我们的老师到底是怎么样的老师,这一点非常重要。

第三是政府的重视,我们现在政府重视吗?他从来没有重视过。只重视大学,中间的某些,比如说可以到国际上去给自己脸上贴金一些学校给的钱比较多。从来不重视农村教育,农村本身不受重视,教育更不受重视。

我自己觉得我们现在所说重视教育又是什么?又是十年规划这个那个,都是想着要培养人才,什么叫人才?多少比例是人才?不是人才的那些是什么才?这是个问题,我觉得也值得我们同行去想。长期以来相当一部分学生的学习是对那些精英学习的陪衬,这就涉及到我们全民整体素质提高是怎么样,不是只培养高级人才。特别是刚才我们看的视频里边是中学生,这是我们的基础,小学生、中学生,现在连幼儿园都出问题,我真不知道咱们的教育将来怎么发展。所以我感触很深,还有跟她本人努力、爱好有关系。文学可以培养人,别的科也可以。我们学校一个数学老师,他是党员,他比较自由做班主任,对学生管的不严,学生很喜欢他们。学生很多自由度发挥自己的创造力等等,他本人在党内经常受批评,不负责任,班主任做的不好。除了语文老师对学生有着熏陶之外,各科老师都可以在自己专业当中进行工作,现在的问题就是在老师,不在学生。

嘉宾:方老师培养很多优秀学生,他是景山中学的英文老师,很有发言权。

>>任曙林介绍拍摄八十年代中学生活的故事

>>向蓓莉(北京师范大学副教授)介绍中学生活

>>王丽(21世纪教育研究院)介绍八十年代的中学老师生活

>>网友互动:说说我们的中学生活

李红颖 本文来源:网易教育频道专稿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想重塑知识体系,这套书足矣

澳大利亚双向“封国”在澳中国留学生进退两

态度原创

热点新闻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教育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