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林斯顿妈妈的钻心术:弃事业助女儿进名校

2014-05-06 15:22:03 来源: 《留学》杂志 举报
0
分享到:
T + -
蒋尚男也以极致来形容母亲,“她作为一个妈妈能做的,我感觉已经到极致了,我想不到她还有哪些地方可以改善。她已经做到最好的状态了。”

摄影:董德

“别人家的妈妈”白桦 摄影/董德

《留学》杂志专稿 除了不干涉孩子的人生,懂得科学教育,一位极致的母亲能做的可能还包括,陪孩子犯错,做孩子的粉丝死党,钻到孩子心里去。就像普林斯顿女孩的妈妈白桦那样?

每值美国高校发榜季,国内都会涌现出一批让顶尖名校竞折腰的学神,今年17岁的蒋尚男便是个中翘楚。去年12月中旬,这名来自北京166中学的高三女生如愿收到普林斯顿大学REA (Ristrictive Early Action)的offer。

了解普林斯顿的人都知道,这所学校在中国大陆的录取率低得出奇,每年的录取人数仅是哈佛的1/2-1/3;更要紧的是,它已经好几年没有出现过在早申请阶段招录REA大陆学生的情况了。蒋尚男的这份offer的来临,让身为母亲的白桦倍感欣慰。

从2004年开始,怎样更好地培养女儿就成了白桦钻研不息的“课题”。经年累月的坚持并没有被辜负,这位苦心孤诣的母亲用自己的多年教女路向人们证明了:不给孩子规划人生,让她自己做主,同样可以将其玉成人杰。

当第一名的感觉太爽了

和别的家长不同,白桦绝少强迫女儿学习。“平时我很少像别的家长那样,要你写作业,做课外题,我从来没有要求她做这些事情。”她和蒋尚男之间形成了一种默契:平时不过问其学习情况,遇到问题的时候二人会进行深度沟通。

“她小的时候,说实在的,我没有特别地管她。我认为,孩子应该有童年,小时候希望她玩得开心,不特别强调她的学习要多好,要考第一。因为我的经验是:在这个年龄,往往当年小学特别突出的学生,最后反倒没有什么后劲了,整个学习就不是特别好。我在学习上不太管她,但是运动,例如从小游泳、健身,出去玩,这是一直保持的。”

蒋尚男对于学习真正产生兴趣,是在小学四年级的时候,肇始于一次打架事件。

当时,她被两个同学欺负,老师却偏袒对方。蒋尚男很不服气,回家就向妈妈诉委屈。

“我问她一句,‘那两个学生是不是学习好?’,她说:‘是,一个第一,一个第二。’当时我就跟她说,中国就这样,分是学生命根,如果你分数跟他们一样,老师可能就不会这样了。”

以此为契机,白桦和女儿商量,用一个月的时间做个实验,一个月后成绩如果发生变化,看老师的态度会如何变。正在气头上的蒋尚男爽快答应了。“为什么这么跟她讲?直接劝她学习,我怕她会有逆反心理,这样反而激起她斗志了。”

这样的尝试成效显著。到期末考试的时候,女儿的学习态度和成绩都有了极大的改观。“得了个双百,班上排名第一了。得了第一之后,她就跟我说:‘妈妈,当第一名的感觉太爽了’。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她尝到甜头了,愿意学习,乐于参加各种比赛。”

“你是在美国长大的吗”

蒋尚男能说一口流利地道的英语,曾有外国同学误以为她是华裔,出生、成长于美国。但蒋尚男只花了两年功夫。

白桦基本不对女儿的学习做严要求,语言能力的培养除外。“英语是必须要学的,我一直要求她要学好。”蒋尚男早在学龄前就已经接触到英语,此后一直没有中断在英语方面的学习。白桦注重教材的选择,给女儿选定了经久不衰的《新概念英语》系列。

“因为《新概念英语》是经典教材,但是也很枯燥,她学着学着也会厌倦。小学学《新概念英语(一)》的时候,我就没管她。她说,不学了;我说,好,那停一段。”

上了初中后,蒋爸爸会带女儿出席各种国际友人的聚会,蒋尚男逐渐对英语感兴趣,开始下狠功夫去学英语。她回忆,那时候好学到了一定的境界,“当时是初二,每天在学校写完作业,六点钟到家吃完饭,从六点到十一点半,每天六个到六个半小时,就是坐那一遍一遍看课文,查字典,背单词,跟读课文。一年的时间,我每一天都是这么过。”

蒋尚男认为提高口语的最好办法是模仿。她曾经花了整个暑假,把《泰坦尼克号》的每句台词都记下来,一句一句模仿演员的语气、口音;也曾经把奥巴马竞选总统的演讲作为范例,反复模仿。

蒋尚男学英语上了瘾。当时的她甚至问白桦:“妈妈,那时候你为什么不逼着我学《新概念英语》?你要逼着我学的话,我还能早一年学成了。”

蒋尚男是个会想问题,也非常听话的孩子。“你讲的这些道理,别的家长都会讲,但可能别的孩子不会听,她会听,然后就开始接着学。等到她初三的时候,《新概念(四)》的学习就结束了。”

白桦并不常过问女儿的学习情况,但这并不表示她对女儿完全放手。实际上,女儿成长中遇到的每一个坎,白桦都会因势利导,和女儿共同解决问题。

白桦印象比较深的是蒋尚男当初备战GRE时的经历。因为感觉GRE单词特别难背,一向好学的蒋尚男一度感觉进行不下去了。她向白桦倾诉:“妈妈,我感觉现在的自己像往上爬楼梯的时候,四面都是玻璃,怎么都上不去了。”

通常女儿遇到问题,白桦都不急于给出解决办法,而是先放一放。“当时我说:孩子,那咱们就停一停,妈妈也思考一下,你也思考一下,这个问题怎么解决。然后,那一周我带她到处吃好吃的,就不谈这事。”

她和女儿进行交流一般都是在饭桌上,她认为那时是和女儿深度沟通的绝佳时机。

“过了一周之后,我们在一家餐厅吃得很开心,就开始聊那个话题。我告诉她,四面都是玻璃上不去的时候,你怎么办?那得有个人拉根绳子,给你拽上去。没有人拽,你肯定上不去。谁能拽你?那肯定就是你自己的毅力,你自己的内心,它拽你上,你坚持一下就上去了。如果你不坚持,你就一落到底,前功尽弃了,什么都没了,还得重头来。你是想痛苦这一会儿,还是想痛苦这一辈子?”

白桦的劝导奏了效,女儿回答白桦:“我还是痛苦这一小会儿吧。”蒋尚男于是咬牙坚持学习,很快度过了这一瓶颈期。

并行的人生轨迹

白桦和女儿的关系极其融洽,她告诉《留学[微博]》记者,“(女儿)很少叫我妈妈,给我起好多小名儿,以前她就叫我‘小肥’。”

在蒋尚男眼里,妈妈是她的闺蜜,是她的粉丝。“我一直在想,为什么我和我妈关系这么好,我妈在我生命中起这么大作用。我想,可能是因为我们之间的信任。我妈不给我命令,她给我建议,她告诉我为什么要这么做,我这么做会有什么好处,然后我就去听,明白了,我要这个东西,然后我应该怎么得到。我很信任我妈,我也特别喜欢听别人的建议。”

白桦认为,自己和别的家长不一样的地方在于,别人是规划孩子的人生,她不是,她不规划,只是提出建议。

“很多家长喜欢为孩子报这班报那班,给孩子划定一条路,其实很多时候这都是家长自己的愿望,自己没实现的,希望孩子能实现。”

   “过什么样的生活,你自己来决定。”白桦的这种教育理念来源于她和亲戚的一次交谈。这位亲戚跟她说:“你把孩子规划完了,等于你重新活了一次。孩子替你实现了你要的人生,那孩子自己的人生呢?”

这句话给了白桦很深的启发,她后来想得很清楚:“孩子有她的人生,我有我的人生,我们是并行的,我不想去左右她。”

白桦小时候在传统的中国式家庭教育中长大,“我父母就经常要我学习,要怎么怎么样,我就很逆反。”出于同理心,白桦不希望女儿重蹈自己覆辙。

“你的人生你作主,而不是我给你作主,我始终是本着这个理念跟她去相处的。”白桦对《留学》说。

白桦很反对家长不顾子女的意愿给他们报了各种各样的兴趣班,她和丈夫从来不会给女儿报任何兴趣班或是培训班,反而是女儿自己要求学这个学那个。“她看中哪个班,回来给说一声,我就去交钱。她喜欢做的,我就支持。”

蒋尚男自己把感兴趣的日程全部排满,从早上8点到晚上11点几乎没有空闲,蒋父担心女儿身体承受不住经常劝她少报一些班。“可是我就是喜欢啊。”蒋尚男调皮地吐了吐舌头。

蒋尚男出身经济条件优渥的家庭,因为家人的原因,视野比较广阔。父亲常到国外出差,接触到各个国家的人;姑姑做投资,也会带她见识各行各业的人。

“见的人比较多,相应地增长了她的见识,所以她的人生感触也比较多,作为父母,没有必要对她的人生指手画脚。”

画个大圈圈再撒手

在出国留学[微博]这件事上,也完全是蒋尚男自己拿的主意。她把目标锁定在美国排名前5的学校。

最初,蒋尚男决定申请普林斯顿REA的时候,白桦也曾犹豫过,认为此举有点冒险,想让女儿申请把握更大的学校,等到RD的时候再申普林斯顿。但是蒋尚男对于自己的选择比较坚持,并告诉白桦:“如果不申这个我会后悔的。”

“那就申吧,这是你的权利。”白桦说自己并不是唯排名论者,但她觉得女儿有申请最好学校的实力。

在申请阶段,白桦经常会一起去参加各种申请经验分享会,听得多了,她发现了一条成功共通的核心:向学校展现最真实的自己。后来她给女儿提了个建议:做任何活动都要有一个随笔,记录让自己感动的事情,这样写文书的时候就不需要再找素材,一看都是自己经历过的事情。

“她做没做,我也没去关注。我不会强迫她去做,不像别的家长那样不高兴就说孩子,我不叨咕她,只说一次,然后做没做是她的事情。我的工作完成了,你的工作你来完成。”

不过,白桦同时也指出,自己并不是完全撒手不管,而是把女儿放到一个安全范围内,“你的人生自己规划,但你走弯路的时候我一定得拽回来,这是一个母亲的责任。”

蒋尚男曾有过走“弯路”的经历。自从在四年级拿到第一后,她就一直“盘踞”第一的位置。初中时蒋尚男毫无意外地又考了年级第一,而且成绩比第二名要高出很多,她开始觉得“第一名实在做腻了”,反复做那些题一点意义都没有,她不理解为什么在中国人们要把分数看得如此重要。其后考试中蒋尚男会故意做错一些题,故意不做第一。

眼见女儿对分数如此反感,白桦心里特别着急,但是怕引起女儿的逆反心理,就先撇开不谈,照例带她去吃好吃的。

隔一段时间后,白桦才对其进行心理疏导。“后来我跟她讲,分数不是最重要的,但是长知识重要。考试能检验你掌握知识的程度。所以你应该这么想问题:学习是为了武装我自己,不是为了分数,但分数是一个必然的结果,你可以把它当做检验工具。蒋尚男很快调整过来,继续老老实实学习、考试,也继续霸着第一的“宝座”。

“成长总要分岔,但是不要等到岔开很多时再拽她,我基本上是岔一点就把她拽回来,这样她就在安全范围内,走哪条轨道就是她自己的事了。”

在白桦的引导下,蒋尚男个性大胆、敢于冒险。感兴趣的事她都敢于去尝试,不担心犯错,也不惧怕失败。“就是因为我妈潜移默化的影响,对我很宽容。很多小孩特别怕犯错,我有很多同学都和我一样优秀,但他们特别怕冒险尝试,担心万一失败了后果承担不了。我就不会,我胆子特别大,冒什么险都不?怕。”

教会女儿面对失败,也是白桦钻研出来的学问。她曾对女儿说,失败是个好事情,谁先跌跟头,谁先得到;谁先失败,谁先成功。人不可能一帆风顺,现在跌倒了,有妈妈在身边;以后跌倒了,妈妈不在身边,那得靠自己了,怎么办呢?所以,白桦会陪着女儿犯错误。

“趁着跟妈妈在一块的时候,你多犯错误,吃一堑长一智,积累经验,以后独立的时候就无所谓了,不害怕了。”

妈妈“失业”了

跟大多数中国母亲一样,白桦的生活中,女儿几乎是她的全部,她愿意为女儿放弃一切。

白桦原本在吉林老家拥有自己一份的事业和人际圈,前途无量。但自从女儿先行跟随父亲来到北京生活后,白桦不得不考虑到北京定居的事。许多人劝白桦不要放弃人人羡慕的事业,让老人照顾蒋尚男足够了。白桦犹豫了一段时间,但女儿上了小学后,她下定决心舍弃自己的事业和生活圈。

“我的事业可以重新开始,但孩子的成长只有一次。”白桦来到北京后,找了一份较为轻松的工作,几乎将重心都放在女儿身上。“也不是天天盯着她,就是琢磨教育方法,研究怎么钻到女儿心里去。”

如今,面对女儿即将出国的事实,她内心也难免有些失落。

“她定完机票的时候,我就感觉这孩子快走了。”说到即将到来的分别,白桦看着女儿,开始感?慨。

其中最让她感慨的是给女儿穿袜子。蒋尚男是个贪觉的孩子,为了每天早上让女儿多睡几分钟,白桦会在女儿迷迷糊糊还未醒时给她穿好袜子。

刚提及此事,蒋尚男在旁边半撒娇半抱怨地说:“妈,咱能不能别这样?我的形象算是彻底毁了。”

白桦拉住女儿的手说,“你不让我穿我心里就特别难受。现在也拿到offer了,真用不着我穿了,不用起这么早了,就觉得孩子不太需要我了,我这心里吧……”白桦打住了话,转了话题,说女儿跟她调侃,妈妈要“失业”了。

对于即将到来的生活,白桦其实也做好了调整和规划。

“她独立生活的能力非常强,扔到哪儿都没问题,这个我不担心。我担心的是我可能会想她。很多朋友家的孩子走了,妈妈们都受不了了,很多妈妈甚至得了抑郁症。我想,我肯定也会有这么一个阶段,但是很快会过去。”

白桦计划先做点自己喜欢的事情,“要办几个班,要学学跳舞,我一直都喜欢这个。但是这些年没有心情,全在她身上了……”此外,白桦正着手参与创业,重新开辟自己的事业。

“我对女儿说,妈妈要过自己的生活了,你过你的生活,都要充实自己。”

对于女儿以后的生活,白桦心里也有期盼。“我肯定是希望她爱情事业两丰收,这是我常跟她说的。我希望她是爱情事业两丰收,不想她做个女强人。但是作为女孩来讲,一定要自食其力,一定要自己靠自己,不能靠别人。如果有能力就要去争取,因为人这一生只有今生没有来生,不要让自己将来有一天后?悔。”

蒋尚男也以极致来形容母亲,“她作为一个妈妈能做的,我感觉已经到极致了,我想不到她还有哪些地方可以改善。她已经做到最好的状态了。”

拎客

早申请

EA是Early Action,即早行动,可以同时申请多所学校,即使被录取也可以拒绝。REA为EA的一种。REA,Ristrictive Early Action,在申请上类似ED,只能申请一所学校,但在结果上类似EA,申请成功后可以选择不入读,RD该怎么申请就怎么申请,到4月RD出结果后再决定到底选择哪所学校。

刘静 本文来源:《留学》杂志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打造“婴儿肌”逆龄10岁超简单

援鄂医护子女中高考优抚政策!这些省市率先

态度原创

热点新闻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教育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