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阅卷组组长:平时写作好高考能得高分

2014-08-07 14:50:00 来源: 文汇报 举报
0
分享到:
T + -

高考阅卷组组长:平时写作好高考得高分

上海高考语文阅卷组组长周宏收到了来自曹杨二中语文特级教师王伟娟的一条短信:“报告你一个好消息,你在《文汇报》打满分的黄宜铖、张炜仑同学,高考语文成绩分别是129、122分,按常理推断,作文肯定拿了一类卷。在您的精心培训下,高考好作文绝对埋没不了,我代表中学老师向您表示感谢与致敬!”周宏老师则在个人微博中对此点评:“高考评价让平时写作好的得高分,才是正道!此时决无自夸之意。”

今年2月,《文汇教育》推出“校园作文PK”板块,并请名家点评打分。当时,由王伟娟老师推荐的两篇作文:黄宜铖的《方言与我二三事》、张炜仑的《找》,均受到点评专家周宏的青睐,被评为满分作文。两名优秀考生此次在高考考场上交出了怎样的作文答卷?本报邀请他们回忆了考场作文,并邀请王伟娟老师进行简单点评。

【上海高考作文题目】

根据以下材料,自选角度,自拟题目,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文章——你可以选择穿越沙漠的道路和方式,所以你是自由的;你必须穿越这片沙漠,所以你又是不自由的。

莫舍己道勿扰他心

张炜仑

(语文高考成绩122分,已被上海纽约大学录取。)

我可以自由地以不同的的路径跨越一片沙漠,而我终究必须要跨过它,因此,我是自由的,我又是不自由的。

这是一个看上去充满矛盾的命题。自由和不自由以一种对立的形式出现,却又共同存在。在这之中,我们的自由似乎被囊括在一种更大的不自由之中,就像眼前的这片“沙漠”,广阔却无限逼仄。我自由,因为我有选择的权利;我不自由,因为我始终活在一个制定好的框架下。

我们看起来有很多种不同的方式去做一件事,而我们终究要面对现实,踏出沙漠中的每一步,以应付自己的生活现状。在这样的背景下,当代人活出了两种极端:一种人磨平了身上的一切,在沙漠中灵活穿行,以期达到自己的目的;另一种人则极不情愿、极其愤怒地直击必须面对的障碍,让生活中的一切都成为无法走出的沙漠。

第一种人获得了表象的自由,却也收获了米兰昆德拉所说的“媚俗”状态。当生活中的一切都成为了逢场作戏,他们心性就会消减,最终失去个体的思想和价值取向;当我们彻底地变得圆滑之后,真正的自由也就不复存在了。因为我们以扭曲自身价值、迎合媚俗需求作为代价选择了一条路径——自由便成了不自由。第二种人,他们竭力地冲击不自由的处境,想要在被迫接受的现状中找到一条路径,却因为浑身的棱角和恶劣的心态难以为环境所容。就像卡夫卡的《城堡》中,主人公不断陷入无奈绝望的处境,到死也没有达成自己的诉求;亦像《麦田里的守望者》,叛逆者成了精神病。我们的周遭充斥着这两种人,因而构成了躁动不安的时代主旋律。

可是,这真的就是关于“自由”和“不自由”的讨论的全部吗?

索达吉堪布转述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的一句话让我印象深刻:“莫舍己道,勿扰他心”。意思是不要背弃自己的道心,也不要扰乱他者的内心。我们不妨将沙漠中的命题颠倒一番:你必须要跨过这片沙漠,你是不自由的;但是你可以选择不同的道路,所以你终将是自由的。境况截然不同了!我们要活得柔软,不去激烈地指责和抗拒一些事,因为这样往往于事无补;但我们要活得更加坚毅,坚守住自己内在的心性,坚持自己的价值取向并拒绝奴态和盲从。

难忘杨绛先生,她披着隐身衣,忍受不同时代的世态炎凉,却从不丢掉自己内心的自由和平和。踏踏实实地做事,整理珍贵的文字资料,翻译文艺巨著。她拥有知识分子的操守和固执,亦将平淡的温和的心性通过文字表露出来,让无数人动容。“莫舍己道,勿扰他心”,就是这样一种姿态——不与“不自由”对抗,不为了“自由”失去自己,最终达到真正的自由境地。

不愤怒,亦不迁就。即使前方有再多的丑恶和凶险,我们也要找到一个自己的方向;即使前方有再多的自由,我们也要选择一条自己的路去走。莫舍己道,勿扰他心,定心完成自己穿越沙漠的使命,完成一点实际而有益的实践,是我对“自由”与“不自由”的态度。

【点评】

因为是考场作文,所以是不自由的——必须明白命题意图;必须符合材料作文的要求。然而,因为炜仑内心是丰富的,思想是活跃的,所以,即便是考场作文,他走笔运文又一定是自由的。小作者没有简单地界定自由与不自由的关系,而是将问题置于“更大的不自由”或“一个制定好的框架下”去探讨,使“自由”的内涵更具深刻性与沧桑感。更难得的是,讨论的是“自由不自由”,其实是对现代人价值取向和人生困境的一种审视,是对“怎样的自由才是我们要去追寻与坚守”的青春告白。

沙漠中自由的选择

黄宜铖

(语文高考成绩129分,已被北京大学录取。)

人出生时大多是哭泣的,这似乎是人生痛苦和不自由的隐喻。的确,来到这个世界上并不是人们自由的选择,人生的道路上也是乐少苦多,有很多沉甸甸的东西要去承担,而且别无选择必须承担。所以,生命就像一个我们必须穿越的沙漠。但是,人可以选择怎样穿越沙漠,这又是人最重要的自由。

用沙漠来隐喻人生,已见于《西游记》。虽然孙悟空能翻跟斗,但是唐僧还是没有让他取经取完了事,而是坚持自己去西天取经,这正是唐僧的自由。唐僧认为要得到经本后依之修行才能得到自由。但其实,他在沙漠中行走的时候已经得到自由了。在《西游记》末尾,吴承恩设计了一个很有禅意的结尾。佛祖的两个弟子向唐僧索要贿赂,交不出贿赂的唐僧一开始只拿到了白本,这实际上是作者对“终极自由”概念的取消。

人并不是要穿越沙漠才能得到自由,人在沙漠中行走时,决定自己行走的道路与方式就是自由的。人生也并不是要依靠漫长艰辛的宗教苦修后才能获得终极自由,才能升到天堂,说不定天堂里的佛祖弟子竟然也像污浊的人间一样向人索贿呢?人生的自由,在于此时此刻。“即今休去即休去,若觅了时无了时”就是这个意思。

当我们对终极自由存在于此时此刻有了认识以后,我们便能发现,这种自由选择的权力是所有人类共同具有的。对这一点的体认,让选择不同人生道路的人惺惺相惜。前不久过世的台湾诗人周梦蝶,他终年在台北繁华的武昌街头默坐,售卖纯粹的文学书籍,以此度过一生。他有时一天只能赚到二十几元新台币,长年营养不良。他为世人留下了四卷可以通灵的诗作。相比之下,龙应台选择从政,在立法院接受立法委员通宵的质询。但这不妨碍龙应台在文集中多次记述她与周梦蝶相见时内心的触动,也不妨碍他们引为知音。他们都依照自己的内心愿望,自由选择了自己穿越沙漠的道路。因为他们都能了解此时此刻的自由意志就是一切,这就是“终极自由”,所以他们能够发现互相生命的光华。选择一样的人生道路不能使我们相互理解,但在选择自由的层面上,人与人才能发生感同身受的触动。

对于我们高三的学生而言,高三也是一片沙漠。我们是不自由的,因为我们必须穿过它,但我们又是自由的,因为我们可以选择穿过沙漠的道路与方式。我们并不用等到高考结束以后在西藏、丽江与厦门才能找到自由,其实就在此时此刻,做每一道题、读每一页书的时候,我们就已经是自由的了。沙漠是一个隐喻,自由不在沙漠结束以后的地方,它就在你穿越沙漠的此时此刻,就在你选择道路与方式的刹那中。

【点评】

或许在一个小时内匆匆回忆出的文章不能反映出宜铖在考场上“那一篇”的全部,毕竟这样的写作方式不是宜铖要的“自由”,而恰恰是让他纠结的不自由。喜欢研读《五灯会元》、高三最紧张的时刻都不忘斟一杯铁观音慢慢喝来的他,眼中的自由定是带有禅意的。所以他才会在百般纠结与痛苦中恍然:人生漫漫,苦海无边,自由难寻却易把握——因为它就活在选择过程的“刹那中”,当下即是终极,刹那便为永恒。假若沙漠隐喻的是人生,而痛苦和不自由是人生的隐喻,那么,我们能够选择的是——且喝茶去。

netease 本文来源:文汇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12堂课让你的声音更具辨识度

《起风了》祝你考研成功!2019年度十大BGM

态度原创

热点新闻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教育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