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桌论坛:如何捕捉在线教育投融资的脉搏?(全文)

2014-12-12 00:41:07 来源: 网易教育频道专稿 举报
0
分享到:
T + -
据统计,国内在线教育投融资总额突破了24亿元人民币。2015年这股热潮未来会如何发展,给行业带来哪些冷思考? 12月11日,在第六届“金翼奖”2014网易教育有态度大选颁奖典礼现场,诸位重量级嘉宾开展了一场精彩纷呈的圆桌论坛。

网易教育讯 12月11日,第六届“金翼奖”2014网易教育有态度大选颁奖典礼在京隆重举行。针对在线教育的融资现状及问题,会议现场特邀果壳网创始人姬十三、和君咨询高级咨询师侯瑞琦、丰厚资本创始合伙人吴智勇和魔方格创始人杨成夫共同探讨,并由黑马学院执行院长杨守彬先生做主持人,展开一场“干货”十足的圆桌讨论。

第一部分>>

杨守彬提问:在线教育现在是否是创业的大风口?

姬十三(果壳网创始人):风口肯定是风口,但是是大风还是小风,很难讲。从未来来讲,互联网在线教育肯定是一个趋势,但今天是小风还是大风看不出来。

吴智勇(丰厚资本创始合伙人):其实教育行业的投资,我经历了两次热潮,第一次是新东方上市之后,那一阵教育的投资太多了,但每家上市公司规模也不大;最近这一两年来,因为移动互联网的到来,确实又有一个大的风潮。但是不是在移动互联网时代,能够催生一家上百亿美金市值的教育公司?我们要拭目以待。

杨成夫(魔方格创始人):我的感觉是在线教育没有那么热。这一波在我们看来,确实也有很多公司拿到钱,而且拿到钱的也比较多。但我觉得这阵风可能是小风,真正的大风来临是什么呢?这些拿到钱的公司,未来如何通过PC互联网或者移动互联网的方式去改变、重构学生的学习,找到这个改变的方法的时候,我相信那时候的大风要比现在刮得猛烈得多。

侯瑞琦(和君咨询高级咨询师):我个人认为在线教育现在离看到钱还是比较远的,所以说这一波热潮,是因为全球在热,所以中国也跟着热,反正大风来了,但是谁能被刮上天就不知道了。查看第一部分详细

第二部分>>

杨守彬提问:虚报和过高夸大融资额为何人人都做?

吴智勇:这个实际上是常态,以宣传的心态的话,肯定要说大一点搏眼球,从这个角度来讲是有些冲动的。

姬十三:的确如此,有很多原因。有些人可能是为了虚荣,有些人可能是为了吓唬对手。大家都虚报了,你不虚报不好意思,会显得比别人差很多。

侯瑞琦:这个事件非常多,但是泡沫和水分这个事情也不能一棒子打死,比如说一些VC给你五千万美金,但是我分四次给你,这种情况就比较特殊。再者,数字大一些也会成为媒体追逐的焦点,就有一个新闻事件的效应。查看第二部分详细

第三部分>>

杨守彬提问:在线教育线上能力、线下能力哪个更重要?

侯瑞琦:天派地派的能力都要有,如果只有天派能力,你去发掘地派能力非常难。像美团这样,你必须解决支付环节,客户是把钱给美团,而不是付给终端用户,你必须在支付这个环节把钱挣到手。

杨成夫:两个O,如果两头都做得很重的话,是很难的,我说的难是你的精力、投入的经验。所以,其实是可以通过合作的方式解决的,但前提还是你必须得掌握前端,否则的话你的竞争力就不存在了。

姬十三:我觉得不一定是O2O了,也会涉及到传统的大量的就业人员对互联网的改造。好像我前几天跟春雨掌上医生在聊,4万名医生不只是通过线下来做的,在教育领域也会发生类似的事情。查看第三部分详细

第四部分>>

杨守彬提问:在线教育融资是看人还是看模式?

侯瑞琦:人肯定是第一位的,模式错了也没有关系,模式的东西始终是最不重要的,再说谁也不能看得出未来互联网的模式是什么样的。所以关键是这个人的执行能力,这是最重要的。

吴智勇:我是做早期投资,做A轮之前的投资,往往我们投项目的时候,公司甚至是没有成立的,毫无疑问我是看人的。


姬十三:早期肯定是看人,但到后面肯定是事,我说我是一个好人你也不会跟,只会给我好人卡。

杨守彬:最开始是只看人的元素,这也基本符合投资的三个阶段,天使看眼光,VC看报表,PE搞关系。查看第四部分详细

第五部分>>

杨守彬提问:在线教育的最重要的风险和隐患到底是什么

杨成夫:我做的是中小学的教育,这个领域比较特殊,相关的人有三个,老师、家长、学生,这里面有一个很大的坑,就是你锁定用户到底是哪一类?千万别说三个都抓,我们踩过这样的坑,死得很惨。

吴智勇:其实从风险来讲,我觉得所有的创业者都有风险。我看项目的时候发现很多的创业者有很多的毛病。创业的时候要先把需求分析透,所有的东西必须是要将痛点分析清楚。

侯瑞琦:我想补充一点,在线教育最难的一点就是改变学习者的学习习惯。说白了,现在K12的学生每天的习惯就是坐在课堂上听老师讲课,你要让他去在线听课,这个习惯实际上养成起来是非常非常难的事情。【查看第五部分详细】

点击下一页,查看论坛详细>>

主持人凌敏:接下来的环节,我们将会进行本届颁奖盛典的第二轮态度对话。刚刚我们说到了在线教育,说到了创业。对于创业来讲,命门在哪呢?我相信除了项目本身之外,更关键的两项,一个是人,一个是钱。我们身边也有很多成功案例。在线教育领域的融资在今年也获得了非常大的突破,我们时常听到媒体报道哪个在线教育项目又拿了几轮投资,充斥着整个2014年的教育行业。在互联网袭来,或者说是互联网对于教育改变、甚至是颠覆的这样一个大环境中,我们所有的教育从业者该如何把握住这样一个创业的风口期?

对于这样一个问题,让我们有请刚刚获奖的果壳网创始人姬十三,和君咨询高级咨询师侯瑞琦,丰厚资本创始合伙人吴智勇和魔方格创始人杨成夫上台进行第二轮态度对话,同时有请本论坛的主持人,黑马学院执行院长杨守彬先生,掌声有请!

杨守彬:首先请四位用简短的一句话介绍一下自己,以及从事的业务。

侯瑞琦:我是和君咨询的侯瑞琦,对整个在线教育行业而言,我是十几年的老兵,很高兴有这样的机会跟大家交流。

杨成夫:大家好,我是魔方格创始人杨成夫,我们现在这个产品开发的基准就是做快乐、实用、可依赖的产品,我们面向的用户是中小学生,目前上线一年多,一个月影响四千多万的孩子。

吴智勇:大家好,我是丰厚资本创始合伙人吴智勇,丰厚资本是一家专注投早期特别是天使阶段的投资公司。我们有四个合伙人,其中一位就是我们的主持人杨守彬。

我个人这么多年在投资圈,对教育看得很多。我自己也做了很多教育的投资,还有一些公司教育的并购,包括大学的、在线教育的都有,希望大家有机会多多交流。谢谢大家!

姬十三:我是果壳网的创始人,果壳网是一个科技社区,我算是在线教育的新兵。

第一部分>>

在线教育现在是否是创业的大风口?

杨守彬:雷军曾经讲过,如果你创业,你即使是一只猪,找到台风口,也可能会被吹起来。我想请教各位,在线教育现在已经是、还是说未来将会是我们创业的大风口呢?

姬十三:风口肯定是风口,但是是大风还是小风,很难讲。从未来来讲,互联网在线教育肯定是一个趋势,但今天是小风还是大风看不出来。

吴智勇:其实教育行业的投资,我经历了两次热潮,第一次是新东方上市之后,那一阵教育的投资太多了,我自己知道的案例就有七八十个,投了很多钱,当时都是PC端的,后来很多也没有真正做起来。中国教育公司在美国上市最多的时候有11家,每家上市公司规模也不大,那是一个风潮。

最近这一两年来,确实又有一个大的风潮,为什么呢?因为移动互联网来了,移动互联网改变了很多行业,也改变了教育行业。但是,它是不是风口,是不是能够把这间公司做得非常大,能够去上市,我觉得不好讲。为什么呢?是不是在移动互联网时代,能够催生一家上百亿美金市值的教育公司?我们要拭目以待,现在确实很热,但能不能做得这么大,不好讲。

杨守彬:智勇,你作为一个见过上一轮热潮,这一轮的热度和上一轮相比,哪个更热?

吴智勇:我觉得这一轮有过之而不及,它是全球热。整个在线教育行业投资的金额,有一个报道具体数据记不清了,欧美投得非常多,中国教育行业投资的数额跟国外比起来还是比较小的。以前说在线教育的时候都是桌面端,都是拿着笔记本电脑,现在都是拿着Paid或者手机,设备的改变很大,包括基础设施的条件、硬件条件都改变很多,所以现在更加有利于在线教育的发展,所以在线教育在投资上,我觉得现在的案例本身更多而且规模更大。

杨成夫:我的感觉是在线教育没有那么热,怎么说呢?移动互联网来了之后,它确实比之前的PC互联网的势头更猛了,手机成为了人身体的一部分,破除了人与人空间时间的限制,教育作为一个传统的行业,必然会受到这种影响。这一波在我们看来,确实也有很多公司拿到钱,而且拿到钱的也比较多。但我觉得这阵风可能是小风,真正的大风来临是什么呢?这些拿到钱的公司,未来如何通过PC互联网或者移动互联网的方式去改变、重构学生的学习,找到这个改变的方法的时候,我相信那时候的大风要比现在刮得猛烈得多。

杨守彬:侯老师你作为一个独立的研究分析专家,怎么看?

侯瑞琦:我个人认为在线教育现在离看到钱还是比较远的,所以说这一波热潮,是因为全球在热,所以中国也跟着热,反正大风来了,但是谁能被刮上天就不知道了。

在线教育这个行业相对来说我是比较了解的,但是这一轮在线教育,包括投资公司、包括创业的人,跟2001年那一波都不太一样。因为任何一个行业都是押注越大,机会越大,大家都会觉得这两年有机会。

第二部分>>

虚报和过高夸大融资额为何人人都做?

杨守彬:问题来了,在最近一年多的时间里面,不断报出来在线教育谁又拿到了融资,谁又拿到数千万人民币和美金。中午我跟小平老师交流的时候,他也聊到,最近一家公司拿到A轮的融资,750万美金,创始人非要公布数千万美金。今天在座的既有融资者,又有投资者,我想请教各位,现在在投资和融资的领域,是不是虚报和过高夸大融资额成为一种趋势,这背后的动力到底是什么?

吴智勇:这个实际上是常态,因为我见过没有虚报投资额的是凤毛麟角。为什么?有很多公司融了资,但是他不说,但是也有的要去宣传。我想以宣传的心态的话,肯定要说大一点搏眼球,从这个角度来讲是有些冲动的。而且虚报数字是客观存在的,比如说我知道有一个案例,把人民币改成了美元。也有拿了600万美金,他会说成千万美金。

杨守彬:十三,作为融过资的在线教育创业者怎么看?

姬十三:的确如此,有很多原因。有些人可能是为了虚荣,有些人可能是为了吓唬对手。大家都虚报了,你不虚报不好意思,会显得比别人差很多。所以大家会说在线教育非常热,我同事也会说,在线教育很热,别人都拿了很多钱。

吴智勇:所以,一般你看到新闻说某公司拿到多少钱的时候,你不要相信。

侯瑞琦:这个事件非常多,但是泡沫和水分这个事情也不能一棒子打死,比如说一些VC给你五千万美金,但是我分四次给你,四年,每年增长百分之一百,四年都达到,五千万就拿到了。但假如第一年完成,第二年不完成,后续就不投了。所以,我觉得这个东西也不能说有水分,反正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我是做媒体出身的,大家都习惯追行业的热点,你一说我融了一亿美金,肯定会成为行业的热点,媒体追逐的焦点,就有一个新闻事件的效应。所以,我觉得这个东西并不是企业自己愿意做,包括你也是一家VC,你投的企业估计泡沫也有很多个,所以我觉得这种事情司空见惯。

第三部分>>

在线教育线上能力、线下能力哪个更重要?

杨守彬:在线教育再细分,也就是说如果我们把O2O线上比作天派,线下比作地派的话,你觉得地派的能力更重要?

侯瑞琦:天派地派的能力都要有,如果只有天派能力,你去发掘地派能力非常难。

杨守彬:背后的ERP、CRM系统也很重要。

侯瑞琦:这就是最简单的了,像美团这样,你必须解决支付环节,客户是把钱给美团,而不是付给终端用户。包括嘀嘀打车也是,客户把钱付给嘀嘀打车,你必须在支付这个环节把钱挣到手。

杨守彬:关键点就是先给谁钱。成夫,你现在有四千多万用户,纯粹是线上吗?

杨成夫:对。O2O本身对于我们这些公司来说属于两边,两个O,如果两头都做得很重的话,是很难的,我说的难是你的精力、投入的经验。所以,其实是可以通过合作的方式解决的,但前提还是你必须得掌握前端,否则的话你的竞争力就不存在了。所以,我认为结合是OK的。

吴智勇:我从投资人的角度来讲,我们也投了两家在线的教育公司,也投了O2O的公司,但实际上,仔细想一下是很难让教育行业把O2O做得特别好的。

杨守彬:在新的互联网时代,教育机构接下来是主动转型,还是要被动进行?

姬十三:我是纯粹线上的。教育是非常重要的事情,过去我们做一个团队,是几千万甚至是亿级用户,这个事情在教育上会发生,而且一定会比过去更重。我觉得不一定是O2O了,也会涉及到传统的大量的就业人员对互联网的改造。好像我前几天跟春雨掌上医生在聊,4万名医生不只是通过线下来做的,在教育领域也会发生类似的事情。

第四部分>>

在线教育融资是看人还是看模式?

杨守彬:我们再说回来投融资。很多投资人在投资一个项目的时候说“事在先、人为重、钱跟上”。两位创业者都拿过投资,你们融资的时候第一判断到底是人还是事?

侯瑞琦:人肯定是第一位的,模式错了也没有关系,模式的东西始终是最不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人。互联网这个模式,谁能看得出来未来是什么样的,没有人看得出来。像可口可乐、方便面再过20年也是这样的玩儿法,但互联网现在差别太大了,所以关键是这个人的执行能力,这是最重要的。

杨守彬:侯老师作为一个研究分析的专家,以后这样的论坛就应该请你这样的人,一总结就总结到核心上,无论怎么样都把职业履历带过一遍。我卖过康师傅。

侯瑞琦:我是康师傅最底层的人员。说白了,做教育行业的O2O,这个难度非常非常地大,这个项目到底是花1亿美金还是花10亿美金烧,还是像京东一样花100亿美金,这个东西我们都不知道,但一旦烧起来就值钱了。

杨守彬:成夫,你们在融资的时候最终是因为你这个人,还是因为你做的这件事打动了投资人?

杨成夫:人的因素是比较大的,他还是看到创始人和团队的学习能力和执行能力。因为我们做的是跟互联网有关的东西,互联网要重构一个行业是一个不断试错的过程,再加上互联网本身也没有一个很清晰的模式,但你要敢于做,有这个韧性不断地坚持。像当年马云跟很多老板说要做电商的时候,谁能相信他能改变中国的这个商业体系呢?不能相信。对于互联网来说,从现在看就是要不断地继续做,所以说团队的品质对投资人来说可能更重一点。如果是本身发展势头很好的话,也是有一定的加分的,因为毕竟像我们完成的是A轮投资,不像天使轮,天使轮更看人。

吴智勇:是的,我是做早期投资,做A轮之前的投资,往往我们投项目的时候,公司甚至是没有成立的,毫无疑问我是看人的。但比如说像成夫、十三他们这样的公司,肯定现状是非常重要的,看当下的发展也是非常非常重要的,所以从阶段上来讲还是有区别的。

姬十三:我觉得智勇说的对,早期肯定是看人,但到后面肯定是事,我说我是一个好人你也不会跟,只会给我好人卡。

杨守彬:最开始是只看人的元素,这也基本符合投资的三个阶段,天使看眼光,VC看报表,PE搞关系。

第五部分>>

在线教育的最重要的风险和隐患到底是什么

我们到最后的一个话题,在线教育确实是一个风口,但是作为一只在线教育的猪来说,我们好不容易爬到了台风口,却突然发现那已经一堆猪了。我们也谈到了每个在线教育的创业者都有一只翅膀,但最后我们发现只有极少数在空中翱翔,大多数掉在锅里熬汤了。你们认为在线教育的最重要的风险和隐患到底是什么?提示给我们在场的在线教育的从业者和创业者们。

侯瑞琦:我想说一下教育行业,收钱为什么非常难,我个人一直是这个观点,因为实际上教育行业,你必须要把这个闭环要闭上。你解决了一个环节就想让客户给你钱,原则上是非常非常难的。如果说这个闭环闭上不上,只是做其中一个环节,App有1亿用户也没有用。

杨成夫:我做的是中小学的教育,我就拿这个领域来说。这个领域比较特殊,特殊在哪里?相关的人有三个,老师、家长、学生,这里面有一个很大的坑,就是你锁定用户到底是哪一类?千万别说三个都抓,我们踩过这样的坑,死得很惨。因为我们跟很多的学生聊过,家长在的地方他们就不来,所以我们专注于一个人群来做。我们始终相信,只要给用户创造了价值,就有相应的盈利的可能,只不过这个时间还没有到来。

杨守彬:隐患或者提醒是,不要把所有的用户都当成你的用户,找准你的用户。

吴智勇:其实从风险来讲,我觉得所有的创业者都有风险。我看项目的时候发现很多的创业者有很多的毛病。创业的时候要先把需求分析透,所有的东西必须是要将痛点分析清楚。到具体细化的时候,所有的项目都是同样的眼光在看,其实风险是差不多的。

姬十三:我觉得教育创业可能有一个大的风险和隐患是讲理想,我见过很多教育创业者有很多的理想,有很多自己的想法,但更多还是得从自己的实际出发,有理想,但不能只有理想。

侯瑞琦:我想补充一点,在线教育最难的一点就是改变学习者的学习习惯。说白了,现在K12的学生每天的习惯就是坐在课堂上听老师讲课,你要让他去在线听课,这个习惯实际上养成起来是非常非常难的事情。

杨成夫:我补充一点,人做这个事情,通过计算机其实也是可以的,要融入很多的寓教于乐的方式去“引诱”他。我们认为,其实很多的孩子是比较天真和单纯的,这种情况下我们通过计算的方式去做,能影响到一批就是一批,但这个难度确实是很大的。

杨守彬:难能才可贵,这是一个趋势。今天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40分钟的对话就到这儿。我们听一听论坛开始和结束的掌声就知道我们这场论坛是不是有价值,让大家有收获。谢谢大家!

祁梦真 本文来源:网易教育频道专稿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好的声音,是你的第二张脸

华中科大通报硕士生坠亡:导师停招研究生两

态度原创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海淘品牌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教育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