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裔学子美国高校录取窘境:平权措施

2015-08-04 07:00:43 来源: 网易教育频道综合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如果自己其他一切条件均高于竞争者,却已然没有拿到录取,那么导致这样结果的只有种族歧视一种可能:不录你,因为你是亚裔。

网易教育综合 根据《北美留学生日报》报道,文/张天璞责编/不二斋 孜立同学在申请哈佛时,呈献给录取官们的硬指标是这样的:SAT 2230分,担任其高中辩论队队长,国际钢琴比赛第三名,参加学校合唱队并在奥巴马总统的就职典礼上演唱,加州知识竞赛第一名,义工经历丰富,包括帮助穷人和移民的孩子们补习等等。

Charles RiverCharles River

这样一个人,在六七年前笔者申请美国大学时,基本上只有在传说中能有所耳闻。而即便是在今天这个竞争更为激烈的年代,如此成就,也同样堪称凤毛麟角。人作为一个整体可能有的出色程度,并不随科技发展而变化太大。一百年前,我们评判一个人是否整体出色,跟今天的标准差不多;罗斯福的所作所为,其惊天动地的程度,也不一定强过北魏孝文帝的改革。所以,不得不说:孜立,棒棒的!

对于孜立,我们除了从新闻报道中了解到的以上之外,知之甚少,但是有一点可以确认,那就是孜立为了他的哈佛梦,一定付出了太多太多,而孜立又何尝不是千千万万个希望通过不懈的努力来进入名牌大学从而改变自己命运、追寻自己美国梦的亚裔学子们的缩影呢?倘若天道酬勤,那么孜立应当梦想成真了吧?

没有,孜立被拒了,而且貌似被拒的原因很坑爹。

可以想象,孜立被拒了之后一定做了不少功课、总结经验教训。但是他总结着总结着,发现好多根本没有他这样明星一般资历的学生都被录了。这之中,仿佛除了亚裔之外的其他族裔的录取标准要全面宽松极多,而更诡异的是,传统上应该不在国家政策上享受任何特殊待遇的寻常美国白人,竟然其中很多也在拥有在孜立看来简直是垃圾的背景的情况下,取得了哈佛大学的录取。

很多亚裔学生和学生团体认为,哈佛歧视亚裔申请者。想想也是,如果自己其他一切条件均高于竞争者,却已然没有拿到录取,那么导致这样结果的只有种族歧视一种可能:不录你,因为你是亚裔。

想到这一点的亚裔学生们怒了,对美国顶尖院校的起诉也是此起彼伏。其中由亚裔学生主导的比较有名的有比如2006年李健(音译)同学起诉普林斯顿大学录取程序歧视亚裔申请人。最近两年,更是有两宗相互关联的针对哈佛大学录取制度的挑战,其中2014年Students for Fair Admissions, Inc。(争取公平录取的学子公司) 在麻省联邦法院起诉哈佛大学,之后不久,2015年5月,60多个亚裔团体对哈佛大学联合发起更大规模的司法挑战,并直接向主管民权保障相关事宜的美国司法部和教育部民权办公室发起行政诉讼。2014年的法院起诉案已经被受理并在候审,原告已经提请使用最高规格的大陪审团审判;2015年的联合提告更是史无前例的亚裔团体大联合。可以肯定,两宗案件均会对其后亚裔学生在美国高等院校的录取过程中所受之待遇产生深远的影响。

有人可能奇怪,美国不是不让搞种族歧视吗?马丁路德金当年不是说他有个梦想让各族人民和谐共处吗?怎么号称宏大的民权运动(约1950-1960)之后四十多年了,在各大学都标榜自己对各个种族一路平等的年代,大学录取这么重要的事情里,竟然还会公然出现种族歧视这个历史残留物?

造成孜立和诸多亚裔同学们困扰的歧视现象,其源头是美国的一项国策:平权政策。

平权政策就是通过在一定程度上打压美国主流种族来提携在历史上曾经饱受不正当待遇的少数族裔的国策。

平权法案的英语原文叫Affirmative Action。从字面上看,大概可以直译成“肯定行动”“。如果结合它的作用和一点历史背景,则又可以说成是“扶持行动”,而它所“肯定”、“扶持”的对象,就是少数族裔赖以追寻美国梦的均等机遇。翻译家们为了体现这种“平均权利”、“平均机会”的理念,就用了“平权”二字,有时候也说“平权行动”,或“平权法案,” 因为英语action的意义众多,所以依情况而定。

平权思想在美国萌生地其实非常早。

十九世纪中期,黑奴刚刚解放不久,佐治亚州发现这些新获自由的人们基本成为了社会的负担,因为他们没有生产资料来自力更生,更别提创造社会价值了。于是,有人提出了非常类似中国曾经采用的分地给无产者的想法,当然啦,这种超前的无产阶级思想在当时的美国根本没有市场,所以也就一说一听的事儿。现代的平权政策是1960年代浩浩荡荡的民权运动的产物,其背景为旧美国那惨绝人寰的种族歧视。

众所周知,美国在历史上曾经存在极其严重的种族歧视问题,直到今天依然存在。由特定宗教信仰的美国白人男子所把持的美国社会,曾经一度公然以各种今天用来对待动物都会觉得惨无人道的手段来打压、遏制、摧残其他族裔的发展。这之中对于黑人的歧视最为被世人所熟悉,而亚裔被歧视的程度歧视也差不多。早起的亚裔移民大多是华人,十九世纪中后期,美国从中国沿海地区大量“进口”所谓“猪仔”,即华工,来美国西部做苦力,并称之为“黄珍珠”。

这些华工虽然名义上是工人,但是生活境遇跟从非洲运过来的黑奴也差不多少。华人的子女跟黑人的子女一样不许上学,因为当时的美国社会觉得这些“蒙古利亚(Mongolian)”野蛮人不配跟文明社会的他们共同坐在一间学堂里,怕他们“玷污”白人“圣洁”的文化。有时候即使有些亚裔侥幸上了学,也会被跟白人学生分开教学,美其名曰“分开但平等”(separate but equal),但实际上却是既分开又不平等。很多时候华裔也不能在法庭上作证,投票权什么的好像也没有。

但是,以上那些跟美国二战时期对日裔移民的处理一比,那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1941年,日本联合舰队偷袭珍珠港,美国对日宣战,于是这两家就在太平洋上开始掐架。按说,掐架是军人的事儿,战场在太平洋,不应该对平民产生直接影响。但是美国这个奇葩国家的做法,让笔者大跌眼镜。

情况是这样的,山姆大叔前线跟日本掐着架,偶尔也会回头看看家里是否安好,但是看着看着,山姆大叔慌了:“我靠,我家西部(加州)还住着那么多长得跟我正在胖揍这位一样的呢(日本移民)!这不行,前先吃紧,家里再给我闹点事儿,还了得?!”于是,山姆大叔就把所有日裔美国人都给抓了起来关进了集中营。山姆大叔认为这些人对美国的忠诚度值得怀疑。注意,不是在美日侨,而是美国公民,只是祖先是日本人、长相是日本人而已。仔细想想,这跟希特勒的做法也没啥不一样。再者,美国二战时,实际上是在用业余时间打日本,主要时间是在打德国和意大利,可是美籍的德国人和意大利人却没有被抓起来关进集中营。为啥?呵呵,因为人家是白人,忠诚度不会有问题。

如上述诸般情形比比皆是,罄南山之竹亦难书其惨,可见当时的亚裔跟黑人遭受歧视的情况其实一样,只是因为亚裔到美国到得晚,而且当时人数又没那么多,加之亚洲人本来就不太愿意声张、比较能忍,所以这些事没有被人大[微博]书特书罢了。

亚洲人能忍、不出声,但是受压迫历史更久远的黑人们受不了了。于是,1950年代到1960年代,声势浩大的民权运动拉开了帷幕,期间民主斗士前赴后继、英烈辈出:杜波依斯的文章、马尔科姆X的演讲(不是笔误,这位爷姓X)、马丁路德金博士更是以他的梦想名垂千古。

民权运动激起了美国社会反对种族歧视的大浪,很多同情以前受到不平等待遇的所谓“非高加索”人种的人们觉得,治重病一定要下猛药:白人要为他们祖宗做的孽遭报应!而作为改变一个人经济地位最重要的各大顶尖院校,则成为了对种族主义反攻战场上的主力,纷纷出台平权政策,剥夺部分白人的机会,分给少数族裔。联邦最高法院在这期间,以一系列史称“平权判决”的判例,从宪法修正案“平等保护”(equal protection)层面着手,为各大院校的平权政策打下了法理基础和价值基础。至此,平权政策虽然无名,但是已经有实啦。之后,1961年肯尼迪总统在其10925号行政命令中,第一次正式使用“平权政策”一词,从而使其正式登上历史舞台。

之后,美国国会索性通过《民权法案》,制止接受联邦资金的学校的一切种族歧视行为。从此以后,平权政策便成为了各大院校录取政策的一部分。

需要再次指出的是,黑人是民权运动的主导力量。亚裔,仿佛连酱油都没打… 所以几乎所有的民权运动促成的法案都是以黑白两人种的二元视角写成,并没有专门包括其他包括亚裔在内的少数族裔,这也造成了其他少数族裔维权时的一些麻烦。

按说这平权政策应该是照顾少数族裔的,所以理应对同样是少数族裔且历史上受到过不正当待遇的亚裔有好处才对,怎么能说是造成亚裔困扰的罪魁祸首呢?话说,刚开始大规模使用平权措施的时候,亚裔们还是跟非洲裔的一起受了不少好处的。很多之前不能上学、或者只能去非白人学校的孩子们,都有机会进入名牌高校就读,日子仿佛就会这样幸福地过下去了。

但是,并没有。

如果说亚裔在文化上跟其他少数族裔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我们统统都多多少少受到儒家文化的影响。而中华儒家文化之中有两个很有代表性的东西:其中一个叫做科举,另一个叫勤奋。自从隋朝规范化科举以来,受到儒家文化熏陶的亚洲人近千年来,在不断地重复着通过读圣贤书、参加考试从而改变自己命运的过程。所以,在文化上,我们亚裔骨子里就极其重视教育,或者即便不是广义上的教育,也一定注重学好一个教育系统中要求你学好的东西,并且我们都很会考试。(注:在美国,印度人一般不叫亚洲人,而叫印度人,虽然地理上他们也是在亚洲;亚洲人基本上是指蒙古利亚人种。顺便再说一句,儒家文化起源于华夏,发展于华夏,集大成于华夏,也从华夏大地外传而出。作为一个华夏子民,请时刻谨记,孔子是华夏人,修齐治平、家国天下,都是华夏的襟怀。对于小邦的胡言乱语,请直接忽略。)另一方面,亚洲传统上是个农业社会,所以人们更愿意相信通过自己辛勤的劳动来积累起幸福的生活,而比较少会有不劳而获、或者通过投机钻营来改善生活的想法,换句话说,我们这儿懒虫比较少。

那么,试想,这样一个重视教育且勤劳的族裔,把他扔到美国这个又懒又傻但相对公平的国度,又取消了之前的种种禁锢,会发生什么?很自然的,亚裔不到几代的时间,就大大改善了生活,而亚裔学生更是很快脱颖而出。事实上,很多亚裔的经济地位和学术成就的进步程度,已经基本上达到了和白人持平甚至超过了的地步。主导美国社会的白人,开始称亚裔为“模范少数族裔,”认为亚裔在经济地位和智力生活上已经实现了“准白人化。” 这俩词儿是表扬没错了,不过它们却开始让亚裔学子们付出代价。

怎么说呢?亚裔学生原来是跟非洲裔和其他少数族裔一起被列为平权措施的保护对象的,但是随着亚裔学子们的表现越来越好,成绩越来越高,他们很快就跟这个被保护对象的圈子中的其他族裔拉开了以光年记的距离。于是,各大学发现,因为亚裔申请者太优秀,如果还是把它们跟其他少数族裔放在一个组别里照顾着录取的话,就造成了两个结果:第一,学校招的少数族裔中亚裔比例越来越大;第二,学校招的亚裔人数在总人数之中的比例也越来越大。另外,很多学校即使在亚洲学生全面各方面很优秀的情况下,依然对亚裔学生抱有那种全无逻辑的偏见。比如说,他们认为亚洲人只会学理工科,缺乏领导能力,过于安静,没胆子,过于保守等等。

所以,当看到亚裔学生人数越来越多的时候,很多学校就开始觉得,是不是应该做点什么了?

于是他们就做了。他们做了什么,简单讲,实质上就是在录取过程中不但取消对亚裔学生的照顾,而且还借着平权政策的幌子打压亚裔。前面孜立的例子中,我们说,如果有三个学生,一个亚裔,一个白人,一个其他少数族裔,那么在所有条件都一样的情况下,我们很可能会发现被录取的机会是其他少数族裔>白人>亚裔。

笔者翻查了一些资料,里面都有很多统计数字,能够证明至少在成绩上一模一样的申请人之中,亚裔的录取率是最低的,而其他少数族裔是最高的,白人居中。很多学校托词说,他们不光看成绩,要全面看一个申请人,不过这么说的话,那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上述的对于亚裔学生的无理偏见也很可能会导致亚裔录取率的进一步下降。

还有的学校说,我们因为要照顾到所有少数族裔,所以必须牺牲掉一部分亚裔,这是平权措施所要求的。这个论调,就是拿着平权政策的幌子来打压亚裔学生,因为同样的目的,完全可以通过进一步打压白人学生实现,但是没有学校会这样做,因为这还是白人的天下:他们对少数族裔的照顾是定量的,所以定量之中有一种元素过多,想要平衡,就只能刻意去减少这种元素,而不是整体扩大定量。所以实质上学校就是通过牺牲可以给亚裔学生的位子来保住一定数量的白人的位子。

这种亚裔学生录取率不但低于其他少数族裔,而且低于白人的情况,研究亚裔美国人社会学的学者们称之为“逆向歧视”措施(negative action)。

逆向歧视造成的结果就是,一个白人被录取的机会往往都要高于几乎完全相同条件的、甚至更加优秀的亚裔。

本来应该被保护的亚洲人,却反而被这些鼓吹公平录取、作为自由平等博爱的美利坚的代言的各大高校为了照顾白人而逆向歧视掉了。一个本来应该照顾亚裔的国策,竟然变成了欺负他们的幌子。真叫人可发一笑。

历史上,亚洲人都很老实,但是很明显,即使是在美国,一个老实的团体的结局,就是被人欺负。所以仿佛只有像黑人那样抗争,才能有社会地位。可能是终于意识到了这一点吧,很多亚裔团体近几年都陆续开始掀起对于上述高校呵呵做法的挑战。在美国,通过法律途径挑战高校逆向歧视政策的方式有两种:一种是依据宪法第十四修正案去法院提起常规种族歧视诉讼;另一种是向美国教育部和法务部公民权利司提起投诉并要求其彻查问题。两种做法如果成功了,结果则都具有相当于法院判决的效应。

截止到目前为止,有三个比较有名的战例。第一个是李健诉普林斯顿,然后是2014年对哈佛歧视亚裔学生提起的常规种族歧视诉讼,第三个是在第二个的基础上更大规模的亚裔组织联合会向教育部和司法部援引14年那个案子提起的投诉。亚裔团体们保持了一贯的高效风格,几年之内就把可以用的司法挑战方式用了个遍。

别把老实的聪明人惹毛了,否则后果很严重。

李健的案子仿佛是庭外和解了,而且李健同学虽然没去上普林斯顿,但是也进了耶鲁,所以李健棒棒的。14年和今年的两个挑战还在进行当中,笔者祝这些仁人志士一切顺利,也会再继续关注他们的努力,并力所能及地提供帮助。

咳咳,是不是觉得上面一段很像结语?别做梦了,还有最后一个问题要说。

读这篇文章的你,我猜应该八成是个F-1签证的中国留学[微博]生吧?你是不是觉得很嗨,觉得自己能进哈佛而不遭到歧视的日子不远了?

不知道你注意到没有,前面我们在讲的,是亚裔美国人的问题,而不是亚裔亚洲人的问题。明白?说白了,亚裔的问题,是美国民族的内部矛盾,跟我们这些纯外国人关系不大嘞。所以呢,即便是亚裔控告哈佛成功了,那好处要落到亚裔国际学生身上,也还是十万八千里的事儿,所以别高兴得太早啦。

不过,作为亚裔国际学生,也不是只有任人宰割一条路可以走。

首先,亚裔美国人的成功会产生各种溢出效应;就跟犹太人在美国牛逼了,就让美国支持以色列一个道理。再说白了,如果美国人能对自己的亚裔公民好一点,那么他们连带着也会对长得一样的亚裔外国人好一点。

再者,笔者认为国际学生也有直接挑战美国高校从而为自己造福的可能。上文中提到的两种挑战方式,国际学生可能也可以直接参与使用,控告学校的不公正行为。唯一的问题就是,美国现在还没有案例明确表示国际学生有直接使用这两种挑战方式的资格,所以这两条路走不走的通,有没有人敢走,还都是未知数,不过理论上来说,不失为亚裔国际学生争取自己权益的一种方法。在文明社会嘛,要把打架换成打官司,这样才好。

    还有一种方式,叫做软性影响。亚洲国际学生的母国政府是不是可以直接向美国大学施压?如果给学校捐款的亚洲校友越来越多,款项越来越大,那么学校是不是也会摧眉折腰事权贵?或者,亚洲人是不是可以集体抵制具有歧视亚洲学生倾向的高校?等等等等。有些想法可能听起来没有操作性,不过笔者罗列这些也就是想说,事在人为,没有异想,也就没有天开。

然而,归根究底,对于包括亚裔的少数族裔的歧视,原因在于依然存在的社会学上和生物学上的隔阂。但随着亚裔在美逐渐增多,主流文化将逐渐接纳亚裔入其中,并被亚裔文化所影响,这样亚裔迟早会从“准白人”变成文化上的“全白人”。期间,可能还会再有第二次民权运动,不过希望这次的主角是亚裔和其他少数族裔。亦或,亚洲又重新标称了世界的中心,而问题不再是亚裔的白人化,而是白人的亚洲化?

明天,大抵会更好吧。

套用马丁路德金博士的话结尾吧:

我有一个梦想,愿我的后代生活在一个不以肤色,只以品格论英雄的国度;

我有一个梦想,愿真理不言而喻,人人生而平等;

我有一个梦想,愿谷升山降,坎坷成途,圣光披露,普照人寰。(来源:公众号 北美留学生日报)

刘静 本文来源:网易教育频道综合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高级感满满的演讲是怎样炼成的?

美《世界日报》:美华人攒钱买学区房或白费

态度原创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海淘品牌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教育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