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言领衔 京东文学奖专家评选启动

2017-04-25 13:37:10 来源: 网易教育频道专稿 举报
0
分享到:
T + -

23日是“世界读书日”。当天,首届京东文学奖六大奖项的入围书单出炉,专家评选阶段正式启动。会上宣布,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中国作协名誉副主席王蒙、作家余华、梁晓声、张大春、作词人方文山等36位专业人士将组成评委团,由评委团选出的最终获奖作品将于5月31日揭晓。

数十万人参与大众投票80后最多

京东文学奖由京东集团主办,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豆瓣协办,是国内首个以企业命名的文学大奖。它设有六个奖项:年度京东文学奖(国内作家作品)、年度京东文学奖(国外作家作品)、年度传统文化图书奖、年度新锐作品奖、年度童书奖、年度科幻图书奖等六大奖项,其中前两项大奖奖金高达100万,是中国文学奖中的最高奖金额度。

入围书单由来自全国的数十万名读者投票选出。数据显示,投票人群以男性为主,其中80后最多(45%),其次是90后(28%)和70后(20%)。他们多来自白领和教师、学生群体,其中大学本科学历人群占4 7%,研究生及以上占22%。

日前,进入终评阶段的60部作品已经全部产生。国内作家作品奖项中,贾平凹独占两席,入围作品有《自在独行:贾平凹的独行世界》和小说《极花》;国外作家作品的入围书目有大师加西亚·马尔克斯的《活着为了讲述》,和米洛拉德·帕维奇的非线性叙述小说《君士坦丁堡最后之恋》;《哈利·波特与诅咒的孩子》不出意外的入围年度童书奖。值得一提的是,网络文学首次登上文学大奖舞台,网络小说《大宗师4:楚人七剑》高票入围年度新锐作品奖。

莫言领衔36人评委团

会上正式公布了京东文学奖终评的评委人选:莫言、方文山、茅盾文学奖获得者毕飞宇等将主评国内作家作品;王蒙、张大春等将主评年度国外作家作品;鞠萍和著名儿童作家沈石溪等将主评年度童书奖。其他奖项的评委也不乏蒋方舟、罗永浩、马伯庸等在各自领域颇有建树的专业人士。

启动仪式上,梁晓声作为评委代表致辞,他提到,好书不一定具有娱乐性,《复活》、《追忆似水年华》、《老人与海》的娱乐性都不能跟《达芬奇密码》相比,后者显然更为流行。“这就是为什么京东文学奖把网上投票和评委评选结合起来”,梁晓声说。

谈及出任京东文学奖的评委,莫言表示,京东文学奖是一个刚刚创建的奖项,它有非常显著的特点,譬如评选范围广,加大了读者在评选中的分量。“我相信京东文学奖一定能够选出让读者高兴的让专家也满意的具有很高质量的得奖作品”,莫言说。

京东文学奖的下一阶段将是评委团终评阶段,评委将分奖项召开多场专题研讨会,通过研讨、辩论的方式决定最终获奖作品。届时,京东将通过网络进行多场直播向全社会公开评选过程。

名家谈阅读

梁晓声:阅读一定要超年龄才有意义

23日,京东文学奖启动仪式后,知名作家梁晓声和张大春就现代社会上的各种阅读现象进行了讨论。梁晓声认为,阅读一定是超年龄的,这样才有意义。张大春同意这个观点,他还表示,不用太担心当今通俗文学比严肃文学更受追捧的现象,没人知道100年后什么才是经典。

>>“超年龄阅读书和人的受益关系才更显著”

在阅读选择范围广泛、书籍获取渠道便利的现代社会,“该读什么书”有时也成了一种困惑。对此,梁晓声坚定地认为,“阅读一定是超年龄的,这样才有意义。”

什么是超年龄阅读?梁晓声解释说,意思就是在小学四、五年级的时候,要去读初中生甚至高中的学生读的书。“只有这样,书和人的最直接的受益关系才更显著”,梁晓声说,“事实上我们到小学五年级认识的字,就已经足够读长篇小说了。”

梁晓声今年68岁,在他小的时候,能够读到的国外名著非常有限,有时甚至会去隔壁邻居收的废品里找书看。他初中就已经基本读完所有有译本的国外名著,包括卢梭、伏尔泰的作品等。

梁晓声感慨,正因为那时候广泛阅读,对世界的善恶判断形成了正确的标准,才能不被社会环境左右。“书籍通常有非常明确的善恶标准,不合乎人性即为错,这样看世界就能简单明确,所以一定不要把书籍当成娱乐”,梁晓声强调。

“不过超龄阅读本身就使阅读的人获得了娱乐”,坐在一旁的张大春忍不住插嘴。梁晓声连声赞同,“对,超龄阅读这件事本身就已经是娱乐了”。

谈到年龄和阅读的关系,梁晓声还分享了他的一个看法,他认为,小说是人和书籍建立良好关系的伴侣,但是以35岁为分界点,应该要开始转向读传记、历史、文化、科技等各个方面的书。“小说引导你走向读书这条路,就像伴娘带你进入书的殿堂,接下去就是你自己的事儿了。”

>>“我们永远不会知道100年后经典是什么”

“我们永远不会知道100年后经典是什么,不一定今天是严肃的东西,100年后就一定会留下来。”被问及如何看待通俗文学比严肃文学更受追捧,张大春如上回应。张大春拿莎士比亚举例,“在那个时代,莎士比亚的剧在演出时,他想的都是怎么能让市场更活络、怎么取悦观众才能受到更多观众追捧。”

因此,张大春认为,在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要看追捧的内容是什么,即使发现有令人不耐的追捧庸俗文学的现象,也不需要太担心,反而应该有更多的讨论,“这样才能去探究这个现象背后的原因”。

对待文学作品被改编成影视剧的现象,张大春分享了作家对此持有的两种态度:一个以米兰·昆德拉为代表,他曾经说过,一部伟大的小说,必须想办法逃离被改编成好莱坞电影的命运。“这听起来有点酸,但可能的确是为了维护创作初心的纯粹性,或者为了不跟着潮流走。”张大春指出,毕竟一旦作品被影视剧“类型化”,就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创造了。

另一种态度的代表作家是丹·布朗。“我仔细研究了他在《达芬奇密码》前写的两部作品,发现他在写小说之前,是想好了将来要拍电影的。”张大春提到,丹·布朗的写作态度就是必须让小说里的种种事物跟社会上已经被习惯和理解的叙事手法相呼应。

“这里你会看到,影视的‘眼’仍然还在从书中找更有价值的东西”,梁晓声补充说。

作者:蒋琳

来源:南方都市报

杨卉 本文来源:网易教育频道专稿 责任编辑:杨卉_NQ4978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不会化妆?没找到正确方法而已

警方介入上财副教授事件 当事女生连夜配合

态度原创

热点新闻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教育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