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女大学生的追梦人生:卖房办学和10年"黑校"

2018-02-07 06:02:31 来源: 北京时间 举报
0
分享到:
T + -

连续十年未能取得办学许可的大陆小学因为一场暴雪再次面临被取缔的命运。寒假之后的大陆小学能否继续迎来自己的学生,对于担任了12年校长的陆晓芳来说,成了一个疑问。

就在几天之前,安徽省合肥市迎来了2018年以来第二场持续数天的强降雪,位于合肥市古城镇的大陆小学和合肥市所有的中小学一样,按照市里的统一要求进行了停课。大雪之后,传来的是全市中小学直接进入寒假的消息。

一位女大学生的追梦人生:卖房办学和10年黑校

目前怀孕在身的陆晓芳。

在放假的这些天,不时的有学生在微信群里跟陆晓芳告别。按照最近一段时间的“惯例”,他们将被分流到附近的其他小学就读。

这是37岁的陆晓芳自2006年接手大陆小学以来经历的又一次“危机”。由于大陆小学没有获得办学许可,当地政府再次和陆晓芳沟通,要求她停止办学。

其实,这不是陆晓芳第一次走进公众视野,早在2009年起就不断有媒体对“卖掉城里房,乡村办教育”的女大学生陆晓芳进行报道。与陆晓芳执着的乡村教育梦一起为人所知的,是她所创办的小学一直在“没有合法办学手续”的路上“裸奔”前行。

一场暴雪

1月4日,合肥暴雪。

这是合肥2018年的第一场大雪。就在头一天晚上9点,合肥气象台将暴雪预警信号由黄色升级为橙色,合肥市教育局还为此专门下发紧急通知:全市中小学暂时停课。距离肥东县城近40公里的大陆小学也不例外。

当天中午十二点多,正在厨房吃饭的陆晓芳突然听到了一声巨响,顺着声音望去,学校唯一的一座活动板房在暴雪的重压之下垮塌了。如今仍在网络上流传的照片显示,这座长方形的活动板房当时的情形就像一块从中间开始塌陷的白色蛋糕。

一位女大学生的追梦人生:卖房办学和10年黑校

在暴雪中垮塌的活动板房。

惊吓之余,陆晓芳倍感庆幸:“还好教育局有通知,小学临时放假3天,孩子们没有来学校上课。”她又很快发愁:开学之后,原本在活动板房上课的学生们该去哪上课。

不过,房子的事情很快就有了着落。

先是当地政府、教育部门以及村民协助清理了大陆小学倒塌的活动板房,而后广东的一家企业决定帮助恢复校舍,派人来大陆小学进行安装——陆晓芳只需要提前把基础建设做好。而后的几天,来自社会各界的捐助也陆续到来。

为活动板房忙碌的陆晓芳并没意识到,活动板房垮塌之后,她真正要面临的挑战不是校舍的重建,而是对大陆小学的“取缔”。

1月8日,肥东县通报了关于“大陆小学被雪压塌”事故情况的说明。说明中称,因大陆小学一直未达到全日制小学的办学基本标准,未获得办学许可证,肥东县教体局与古城镇政府再次与陆晓芳沟通,要求其停止办学,“相关善后事宜正在商谈中”。

事实上,就在1月7日、活动板房垮塌后的第三天,肥东县教体局和古城镇政府的相关工作人员就开始做陆晓芳的工作,希望陆晓芳能够离开。

这并不是陆晓芳第一次被要求停止办学,从2009年起,教育主管部门和当地政府曾多次想要取缔这所没有资质的学校,但执拗的陆晓芳一直在坚持。

陆晓芳的态度是“按照学生和家长的意思走”,只要在学校一天,就会对每一名学生负责,如果相关部门非要让自己离开学校,也不会强求一定要留下来。

校舍重建的工作按部就班的展开。按照陆晓芳的计划,等到年后,新的教室就可以安装好,不会影响孩子们的正常上课,“孩子们回来就有崭新的教室了”。

而在另一边,大陆小学学生和老师的分流工作也在进行。

负责相关事务的古城镇周姓负责人确认了大陆小学学生被分流一事。该负责人称,按照上面安排,目前正由古城镇政府配合肥东县教体局进行对大陆小学的取缔工作。

他同时解释说,大陆小学涉及非法办学,按照《民办教育促进法》第64条规定要进行取缔。在取缔之前,他们已经跟陆晓芳进行了商谈,学生的分流工作也在同步进行。“接下来,等学生分流完了,自动停止办学也好,取缔也好,没有了学生,学校就不在了。”

范店小学

大陆小学的前身是范店小学。

1993年,这所属于村办民办性质的小学,由范店村的每户村民出地出工出资建成。最初的时候,老师的工资也是村民们年年凑钱发——直到2000年被政府收编。2005年,范店小学撤并,成为并校地点,临近的村办小学大黄小学和上陆小学都并入范店小学。

一位女大学生的追梦人生:卖房办学和10年黑校

如今被作为教职工住处的老校舍。 潘琦 摄

同是2005年,在安徽农业大学就读园林专业的陆晓芳从学校毕业,进入了合肥市的一家民办学校担任语文老师。

“我没做过老师,然后也不懂,所以我第一次去试教的时候没成功。”陆晓芳还记得自己第一次求职当老师时的情景,“我回去之后又摸索了一下,找了我以前的高中老师指导我,然后又找到校长,他又给了我一个机会。”

陆晓芳说,自己正是在这所民办学校边教边学,打下了教学的基础。“我平时比别的老师要用心,也会去了解孩子们的情况,提高他们的学业。那段时间就半年、一个学期,但对我很有帮助。”

2006年2月,陆晓芳和同事一同离开了这所学校。说起离职的原因,陆晓芳说,是因为理念上的差异——“他们办学可能是为了谋求挣钱,而我们可能纯粹就是为了传播文化知识”。

陆晓芳坦承自己受到师范类科班毕业的同事的影响,这位同事不仅教了她教学方面的东西,也包括教育方面的理念。如今回想起来,陆晓芳笑称跟现在的社会可能有点脱节,“我们太理想化了,很想去做一些很纯粹的教育方面的东西”。

“我就跟我同事说,我们要是能组建一个学校的话,是不是就能实现我们自己的理想了。”陆晓芳说。

范店小学成为了陆晓芳实现自己理想的地方。

2005年并校之后的范店小学并没有逃脱倒闭的命运,从2005年到2006年7月的时间里,曾有一些当地的教育工作者尝试通过合作办学的模式恢复范店小学的正常教学,但均以失败告终。

一位家在范店村的同学将范店小学的情况告诉了陆晓芳。不过,最初陆晓芳的心里却是拒绝的:“去过之后,我觉得这里太偏远了,跟城里没法比。我就想我怎么可能会到这个地方来嘛。”

但拗不过同学的反复邀请,2006年7月,陆晓芳第二次来到范店小学,这一次,学生家长们的话打动了她。

“有的家长就讲,如果大学生到这边来支教的话,我们家孩子上学就有希望了。还有的家长,像一个爷爷都七八十岁了,打包了家里的锅碗瓢盆,准备拖家带口带着孩子去肥东县里租房子陪读。”陆晓芳说,“看到这个情况之后,我就想我可能还真的要过来。因为好像那些家长觉得如果我们不来,他们的孩子就没地方上学了。”

等陆晓芳第三次来到范店小学的时候,陆晓芳见了范店村的领导,“看到我过来之后,他们说,大学生到地方支教,这是一件好事。我听到这话心里很高兴,就决定留下来。”

一路曲折

2006年8月,陆晓芳和范店小学所属的杨塘学区中心校签订办学协议,正式接手范店小学,并将其改名为大陆小学。

回忆起这段往事,陆晓芳说,自己一开始只是想着来支教,但最后“等于他们是把整个学校都交给你了,你就要去负责了”。

陆晓芳还记得刚接手时学校的情况:校园里杂草丛生,校舍墙面斑驳,一到下雨天就会漏雨,教室里没有像样的教具,连学生上课用的板凳也要自己从家里带。“现在用的自来水是2016年底才通的,之前只能打井水,断电也是常有的事。”

最让陆晓芳头疼的是校舍,“老师们没有住的地方,我们招了一百多个学生,每个教室都要给孩子上课,为了提高教学质量和效果,我不愿意做复式班,全部分班。”

于是,2007年陆晓芳和父母一商量,卖掉合肥的房子换了十几万元,加上父亲从工厂买断的钱,又从亲戚朋友处借钱,凑足了四十万元,在大陆小学的北侧盖了一栋两层的教学楼,让学生们用上新的教室。

一位女大学生的追梦人生:卖房办学和10年黑校

新教学楼里学生上课的教室。 潘琦 摄

2009年,陆晓芳又再次追加投资,建起了刚刚在今年暴雪中垮塌的活动板房,以解决教职工办公和师生住宿的问题。一年后,她又翻盖了一座食堂,来解决孩子们午餐的问题。此后,她还为学校建起了围墙,修了学校门前通往主干道的道路。

“其实这些事情都是有风险的,就看你自己的选择,2007年的时候我们就可以走人,但我没有走人,我知道这边需要这样一所学校,供孩子们上学的地方。”陆晓芳说。

事实上,从2007年以后,杨塘学区中心校再没有跟陆晓芳签署新的协议。大陆小学自此之后就一直未能取得合法的办学资格,而这也意味着随时都有被“取缔”的可能。对于陆晓芳来说,“黑校”成了一块一直压在她心头的石头。

对此,前述周姓负责人表示,根据他掌握的情况,2006年陆晓芳签订办学协议之后,一直没有再去申请办学许可,导致学校一直处于非法办学的状态。“不是说不给她办,而是她根本就没有提供申请办学许可证的材料。”

“有人说我没申请办学许可,我肯定申请了,但没通过。”陆晓芳则给出了不同的说法。

陆晓芳没想到自己在这里一呆就是12年。这12年并不是顺利的,对陆晓芳来说,是一段非常曲折和坎坷的经历。

2009年,因为教学楼在没有拿到土地批文的情况下“未批先建”,以及租赁合同到期,陆晓芳因此吃了官司,被要求尽快腾出校舍。但因为100多个学生没有学校可以分流,大陆小学又坚持了下来。

不过,在一些旁观者看来,正是陆晓芳的“固执己见”让大陆小学陷入“非法办学”的窘境。

时任肥东县教育局社会力量办学办公室主任刘联五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陆晓芳不具备办学的素质,“她固执,完全听不进别人的劝告”,所以才会出现在没有任何报批手续的情况下,坚持建学校教学楼。

当年合肥工业大学的一位教授在听了陆晓芳的经历后,虽然赞许她的执着精神,却连说陆晓芳“鲁莽”。在他看来,如果没有法律的保障,陆晓芳为梦想所做的一切都像建立在沙漠上的阁楼,迟早会倒下。

大势所趋

尽管历经磨难,陆晓芳已经把她最宝贵的青春安放在了大陆小学。

26岁时来到大陆小学的陆晓芳直到34岁才步入婚姻,在长达8年的时间里,大陆小学就是她的全部。“很多人认为我没有情感方面的需要,其实不是这样的。其实我自己也知道,如果不能成立一个稳定的家庭,可能事业方面也不会稳定。”陆晓芳解释说。

2014年,陆晓芳认识了如今的丈夫吴勇,一个公益组织的志愿者。

彼时来到大陆小学做志愿服务的吴勇,被陆晓芳投身公益的事迹所触动,两人最终走到了一起。2015年,第一个孩子出生。一年多后,又有了第二个孩子。如今“意外”到来的第三个孩子也即将出生,联想到最近的“风波”,陆晓芳刚刚给他起了一个响亮的名字:吴澎湃。

吴勇非常支持陆晓芳的事业,甚至专门暂停了工程上的工作,以帮陆晓芳照顾学校里的孩子。事实上,不仅是自己的丈夫,陆晓芳的家人几乎都被她拉到了大陆小学——父母在大陆小学做后勤,她的哥哥则担任语文老师。

一位女大学生的追梦人生:卖房办学和10年黑校

大陆小学的孩子们。 采访对象供图

“我父母的想法跟我肯定不太一样,但他们还是支持我的。因为他们没受过什么教育,所以他们只能讲是做一些善事,所以也愿意随我去做。”陆晓芳说,“我跟他们讲,这次不论是离开也好,留下也好,都是正常的状态,我希望他们能够卸下这个包袱。”

陆晓芳说,自己不想去做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只想做普通的事。“来这里支教,我的想法很单纯,就是希望孩子们通过努力学习将来有机会深造,用知识来改变家乡的落后面貌,更好的回报社会。”

如今,大陆小学的第一届毕业生已经毕业11年,其中一名学生还考上了厦门大学的研究生,这也让陆晓芳引以为傲。

“这12年里,我们凭借高度负责任的教学态度和爱护学生的精神,赢得了很多家长和村民的认可,并且我们为孩子们打好了小学基础知识,培养了许多大学生。”陆晓芳在微信朋友圈回顾大陆小学的往昔时发出这样的感慨。

古城镇周姓负责人说,目前农村地区撤点并校是大势所趋。“现在城镇化的发展,农村没人了,孩子也少了,一个村就那几个学生。学校再像过去那样布局,老师是跟不上的。所以,必须要进行一些资源上的整合。”

他还表示,大陆小学的教学条件确实太差,各种硬件设施都跟不上,包括师资也是一个问题——学校里的老师只会教语文、数学、外语,而且大多没有教师资格证——这些和公立小学都无法比拟。

“虽然现在看满足了一些家长的需求,但实际上从长远来看,对一个孩子今后的成长还是会产生影响。公办学校的教学质量是远远超过它的,你现在还看不到上高中上大学的事。”该负责人说,“虽然有考上研究生的,但这里面还有一个比例的问题。”

陆晓芳则认为,自己是来完成使命的,而大陆小学就是自己的使命——“所以你才会遇到这么多的挫折,如果那么顺利的话,就没有什么使命感可言了”。

一位女大学生的追梦人生:卖房办学和10年黑校

暴雪中的大陆小学。 潘琦 摄

杨卉 本文来源:北京时间 责任编辑:杨卉_NQ4978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办公室软件一网打尽轻松搞定

15岁少女弑母 是泯灭了人性还是被逼到发狂

态度原创

热点新闻

网易号

查看全部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教育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