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桥学霸赵一帆:有梦想还不够 必须为之疯狂

2018-02-07 22:42:22 来源: 网易教育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剑桥学霸赵一帆:赵一帆就职于Improbable。Improbable由剑桥校友在自家谷仓创立,当公司只有几个人时,赵一帆就被拉入伙。公司致力于创造虚拟现实平台,让开发者便捷地参与大型虚拟世界的创作。2017年3月英国虚拟现实初创公司Improbable完成软银5亿美元的B轮融资,成为估值10亿美金的独角兽俱乐部成员!

剑桥学霸赵一帆:有梦想还不够 必须为之疯狂

2月6日,网易教育邀约剑桥优秀毕业生赵一帆讲述自己在英国的留学和创业经历。有他带领,一行人参观著名的剑桥大学。随后在与赵一帆的对话中,我们俨然看到一位机智、勇敢、自信、对未来充满探索和求知欲的男孩,正生机勃勃地走向我们走来。以下为采访实录:

记者:您目前在Improbable公司主要负责什么?

赵一帆:我现在公司主要是带领一个后台基础架构的技术团队,而且也会帮助我们公司和一些国内公司做对接。

记者:您从剑桥到创业,一路走来,遇到的最大压力是什么?

赵一帆:在创业方面,压力肯定是有的。因为对我来说,更多的压力来自于自己想让自己做得更好,尤其是你想从公司最初的阶段,一个小的团队,做到今天这么大的公司。我们公司的技术团队待我其实就像待一个小baby,把我从一个小宝宝慢慢养大,养到现在马上可以上大学的样子。更多的压力是我想为我们的公司,与大家一起做到更好。如果做不好,并不是对不起外面人,是对不起和我一起奋战这么多年的公司好伙伴。

记者:公司发展至今,被哪些投资公司所看好?

赵一帆:相对来说,我们公司拿到投资是比较早的。在2015年,那是我在公司待了两年后,我们就拿到了Andreessen Horowitz两千万美金的投资,之后又拿到了Horizons的三千万,到最后是软银去年五亿美元的投资。

记者:排除资金,你觉得创业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赵一帆:说到最大的挑战,就是想把自己的产品做得更好。因为我们整个公司,Improbable这个产品还是一个非常未知的领域,所以很多东西需要自己去发现,自己去挑战,自己去解决。

个人成长 初创公司比大公司更有收获

记者:你觉得你在公司五年的成长是什么样的?

赵一帆:在一家小的创业公司工作,能学到的东西太多了。我在进入公司之前的那一年,在Google实习了三个月。我发现,自己只是生产线上的一个员工,Google的很多产品都是自动化的,生态圈也非常平稳,个人的贡献显得就很有限。然而,当我来到一个小的创业公司时,很多时候我要去做很多非自己分内的工作。比如,作为一个技术团队的leader,我会帮忙去谈一些与国内公司的合作,或是在团队人手有限的情况下,要同时扮演产品、技术、管理等多重角色,而且很多时候这些事情都需要同时去做的。因为公司小,人力有限,条件越恶劣,越能逼着人去学新的东西。甚至,你会惊异于自己的学习速度。所以这5年时间是我成长最迅速的时期!

记者:能不能具体说一下,您的哪些能力在公司得到了最大或最有效的提升?

赵一帆:其实没有具体到哪一部分的能力,因为这算是我的第一份全职工作。我不能将Improbable的工作运行方式套用到其他公司上,毕竟我没有太多的对比和参照,但是我能感受到我在公司的收获和进步。公司里的任何职位,我都愿意去尝试,因为他们会让你接触到太多不一样东西!

记者:Improbable当初的founding team成员,如今还都在公司吗?

赵一帆:对,全部都在。

记者:当你的学长邀请你加入创业团队时,都说了或做了些什么?你当时是怎么考虑的?

赵一帆:当初认识他们时,纯粹是巧合,是别人介绍的。从最开始的聊天,到进行完所有的面试,直至加入他们的团队,其实总共就三四个星期的时间。这个过程没有特别有趣的经历,都是普通的聊天和面试。但我觉得这群人还有他们所做的事情非常有意思。

有梦想还不够 必须为之疯狂

记者:公司里有没有让你look up to的人?

赵一帆:我觉得公司全部的人都是,尤其是我们创始团队的人,像我们的CEO——他是一个非常非常有梦想的人。我觉得他已经不仅仅是dream big了,他已经是dream absolutely massive。我们非常在乎整个公司要做的东西,每个人对这个所谓的“终极产品”是有梦想和追求的,不仅仅把它当一份工作来看待。

记者:你在Google实习三个月,有什么收获?

赵一帆:在Google很多东西是已经定好了的。你进去,做任何一件事,你都会非常明确自己要怎么做。从开始上岗开始,到你能为团队有所贡献,给你的时间是非常短的。但在一个startup,因为很多东西都是一个发现的过程,所以从你入职到你真正感觉能为团队做贡献,相对来说则需要更长的时间。Google作为一个庞大的公司,他为所有员工,以及技术团队提供支持,员工的实力是非常强大。很多加入Google的人,都是计算机界的精英,我能从别人那里学到很多东西。但在一个startup,很多时候是需要你去自学的,没有人教你或是仅仅成为你可以模仿或学习的对象。在Google的环境下,你能从别人身上学习的机会很多,所有process是极易被接受的。

记者:你为什么选择这份工作?

赵一帆:当初我觉得在这样的小公司能得到比大公司更多的学习机会。小公司的发展前景是一片未知,我会有种想去挑战的欲望。当一家创业公司只有七八个人的时候,你根本不知道他未来到底是成功还是会失败,正是这种未知,让我觉得很刺激。对于一个二十岁的大学毕业生来说,寻求刺激不是很合理的心理吗?除了好奇心的趋势,还有一部分原因是对公司想做东西的热情。

利用好年轻时的勇气和胆量

记者:毕业之后加入的初创公司成为了独角兽企业,,对您来说,既刺激又幸运,您能给即将毕业的师弟师妹们提供一些就业方面的建议吗?

赵一帆:当你是个二十岁的大学毕业生时,you have nothing to lose,在这个时候你要敢闯。如果这个时候不去闯,以后的机会会越来越少,不仅仅是家庭负担,还有你的胆量和心理承受力都在降低。我觉得在二十岁时,很多事情可以勇敢地去尝试,不管是自己创业,还是加入别人的创业团队,都值得一试,毕竟机会难得。

记者:如何能精准地物色到适合自己的公司或岗位?

赵一帆:第一份工作就像上大学一样,第一次,没有经历和经验,也没有参照,不知道哪个更好,什么更适合自己。必须工作了以后,才有判断,这是对自己一个认知的过程。所以,还要回到“勇敢”的原点,敢于尝试。需要注意的是,第一份工作不是你的终身工作,当你觉得做得不好或不合适时,可以尝试别的东西,去寻找自己最想要的。

记者:看来“勇于尝试”成就了当下的你?

赵一帆:我非常着重的一点就是勇于挑战、勇于探索,就是因为这样,我才选择了加入这样创业小团队,才有了今天的我!

记者:你到英国来已经十年了,前五年学习后五年工作。接受了英国中学和大学教育,英国的每一座城市都有其独特的魅力,你为什么会选择伦敦?

赵一帆:伦敦是一个非常国际化的城市,而且伦敦相对我见过的其他很多国际化大城市来说,非常容易接受外来和新鲜事物。你能看到伦敦的中国人口占比近4%,伦敦的外来人口占整个城市人口的30%-40%。所以,这个城市能吸引到非常多的人才。伦敦现在做得比较强大的是金融产业,近几年在tech stuff上面也做得非常好,英国政府对这方面的投资也非常给力。

记者:英国政府对于大学生提供的创业环境怎么样?

赵一帆:首先,学校对大学生创业是非常支持的,不管是拿资金还是导师辅导,有一个全英国的项目叫Entrepreneur First,这个项目适用于整个英国,给所有大学生创业者提供支持和帮助,帮助他们对接所需的行业及商业巨头,为他们提供创业指导。其次,伦敦是一个非常开放的城市,与纽约、硅谷一样,能吸纳优秀的国际化人才。第三,政府对创业项目的扶持力度很大,创业生态健康,资源丰富,比如你要创业,招聘初创团队时,很多平台会为你推荐合适的人选。

我一定要陪伴我的Baby“长大成人”

记者:您对自己,对公司,未来有什么规划吗?

赵一帆:如果就做产品来说,Improbable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的。我想看到自己和同事一起合作,见证这个小baby“长大成人”,直到上大学、成家立业……我想看到我把它完全从头做到尾的样子,这是我对公司未来的期许。对于我个人来说,不论未来在哪里工作、生活,或是去哪里旅行,最好一年能在四五个城市间穿梭,充分感受世界每个角落不同的质感、形态和色彩。但我并非是你们眼里成功的“World Citizen”榜样,但我却很喜欢这个concept。

记者:Improbable有没有帮您实现“穿越”梦?

赵一帆:如果Improbable以后做得好,我觉得任何公司都是有可能的。因为任何公司做到一定规模后,肯定要在不同地方设立不同的分部或分公司,这要看公司未来的规划。

记者:英国脱欧,对Improbable这类科技公司有什么影响?大家是什么态度?

赵一帆:脱欧对于tech来说,目前我没有看到任何明显的影响。我觉得做技术的人,一般情况下是没有国界的。不管是在国内还是在国外。

剑桥是“英国的”伦敦是“世界的”

记者:作为理科男,您对英国的感受是怎样的?真的喜欢这个地方吗?在这里有归属感吗?

赵一帆:在英国,在伦敦待了这么长的时间以后,我觉得英国对于我来说就像回家一样。每次在这里和国内来回飞时,我觉得回国是回家看爸妈,回这儿是回自己的家,完全没有任何异国他乡的感觉。至于以后想在哪里根扎,我觉得哪里都可以。这就是为什么我之前说过world citizen这个concept我比较喜欢一样。因为我觉得并不一定要扎根于某一个城市,在哪里舒服就可以在哪里。我最喜欢伦敦的一面,就是他对外来新事物的接受度,非常强大。就旅游而言,你能明显感受到伦敦对外国人的接受程度很高,从称呼到态度到礼仪,已经非常成熟。沿街的商品里可以随处看到来自世界各地的物品,与去英国其他城市旅游相比,感受完全不同。我非常喜欢伦敦。

记者:聊聊你的母校吧。

赵一帆:我非常喜欢剑桥,每次回来,都能让我回想起大学三年里的每一个瞬间。由于剑桥大学就是整个城市,所以每个院系的占地面积可能会达到城市的30%-40%。每次回来,剑桥都没什么变化,仿佛七八百年间,她一直保持一种姿容。但你似乎能感受到她在变,细微的什么地方在慢慢地、静静地变化。这可能就是剑桥的魅力,让我每次回来,都像回到大学的家里一样,非常亲切。

记者:你对伦敦的印象也这么细腻,这么有温度吗?

赵一帆:伦敦于我的体验来说更加丰富,层次感更鲜明。比如在海德公园散步,和轮滑团队一起围着伦敦转了14英里,夜晚在泰晤士河边漫步,然后看着伦敦眼亮起灯光,不停在变化颜色……,我觉得伦敦的每一个瞬间都是漂亮的。剑桥是非常“英国的”,坐在pub里或走在小城中,你能确信这里一定是英国。而在伦敦的任何地方,你都有可能忘记你在英国,因为伦敦是“世界的”。伦敦大街小巷的每个角落都有惊喜,因为整座城市是在不同时期建成的,比如A建筑是古罗马时期的,B地铁站是150年前修建的,C雕塑一看就有200多年的历史了,D?house则是个刚刚建好的维多利亚风格建筑……,所以生活在伦敦是完全不一样的体验。

期待有机会"回国创业"

记者:您赞赏伦敦的大气与包容,那您如何看待英国的移民政策?

赵一帆:英国的移民政策,可能相对来说要“保守”一些。但英国政府对持学生签证,以及T4、T2签证者,也就是高级人才来说,依旧保持开放的态度,英国政府也非常热衷于吸引精英留学生,那些技术才能优秀的人才来英工作,是非常受欢迎的。

记者:现在中国的创业氛围高涨,政府对大学生创业,特别是对海外优秀人才回国创业会给予资金、政策等方面的大力扶持,您有没有考虑过回国创业?

赵一帆:如果有机会的话,绝对可以。我对很多东西是不反对的,我愿意去尝试和挑战,我从不对自己设限,这才是人生最有意思的地方,探索那些未知的东西。

记者:谢谢!感谢学霸赵一帆的精彩分享!

杨卉 本文来源:网易教育 责任编辑:杨卉_NQ4978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零基础必收藏的PS快捷操作

机构报告:国企成2019应届生招聘生力军

态度原创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海淘品牌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教育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