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12岁男孩弑母之后:回不去的学校和村庄

2018-12-13 10:50:57 来源: 新京报 举报
0
分享到:
T + -

湖南沅江12岁男孩吴林(化名)因不满母亲管教太严,被打后心生怨恨将母亲用刀杀死,后因未到法定年龄,已被警方释放。其父表示,孩子被释放后想送其回学校,但遭到多数家长抵制,所住村里民愤太高,只能带着他待在一家宾馆,想请求政帮忙管教。

吴林(化名)和家人住在镇上的宾馆里。    新京报记者 王昆鹏 摄吴林(化名)和家人住在镇上的宾馆里。????新京报记者 王昆鹏 摄

12月2日晚,湖南沅江12岁男孩吴林(化名)因不满母亲管教太严,被打后心生怨恨将母亲用刀杀死。新京报记者从多渠道证实,吴林因未到法定年龄,已被警方释放。其父表示,孩子被释放后想送其回学校,但遭到多数家长抵制,所住村里民愤太高,只能带着他待在一家宾馆,想请求政府帮忙管教。

12月12日15时许,泗湖山镇政府一名主要负责人告诉新京报记者,已经将吴林相关问题上报至沅江市政府,经过市政府会议研究,针对吴林的后续处置已商讨出一套完整的方案,包括今后学习、生活和他的家庭,都已有安排,但细节不方便透露。

被打后心生怨恨 儿子杀害母亲

12月3日沅江市委宣传部发布消息称,当日12时24分,沅江市公安局接到群众报警称:泗湖山镇东安垸村发生一起命案。

接警后,市公安局迅速启动命案侦破机制,市刑警大队、派出所民警立即赶赴现场开展侦查和勘验工作。经查,受害人陈某(女,34岁,沅江市泗湖山镇人)被人杀死在自家卧室内,身上多处刀伤,嫌疑对象已锁定为其子吴林(男,沅江市泗湖山镇人,六年级在校学生)。目前,嫌疑对象吴林已被警方控制。

经初步审讯,吴林因不满母亲管教太严、被母亲打后心生怨恨,于12月2日晚9时许持刀将母亲杀死。3日上午,邻居发现情况后向公安机关报警。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侦查中。

事发当晚,一位邻居描述称,他们听到吴林家传来了3声惨叫,是吴林母亲陈某的声音,于是五六个邻居去敲门询问,“他(吴林)说没事没事,是2岁的小弟弟拉屎了,他打了弟弟,惨叫是弟弟的声音。”因为吴林一直没有开门,也没再听到母亲陈某的声音,这位邻居怀疑陈某出事了,就给吴林的姥爷打了电话。

第二天11时许,姥爷来到他家中,从外面打不开一楼的卷帘门,只好从邻居家的二楼窗户翻进他家,当时,吴林带着2岁的小弟弟待在一旁,二楼其中一间房屋门反锁,姥爷把那扇门撬开后,发现陈某倒在地上,于是邻居赶紧报警。

陈某的妯娌告诉新京报记者,当时她也进屋子看了,地上全是血迹。她说,警察带着吴林指认现场时,“我问他想不想母亲,他摇头说不想,问他怕不怕,他就看着我笑了,恨不恨母亲,他点头了。”

吴林(化名)家,二楼为案发现场。    新京报记者 王昆鹏 摄吴林(化名)家,二楼为案发现场。????新京报记者 王昆鹏 摄

事发4天后获释 少年无处可去

12月11日晚,新京报记者从多渠道获悉,12岁男孩吴林于12月6日被释放。一名知情人称,吴林因未达到法定年龄,已经获释。吴林的一位亲属亦确认,男孩已经被释放,目前和父亲、爷爷奶奶待在一起。

12月12日上午,新京报记者在泗湖山镇一家宾馆找到了吴林一家人。爷爷、奶奶、爸爸、吴林还有2岁的弟弟待在一间标间里,一家人显得很平静,吴林和2岁的弟弟在一旁嬉闹。家人说,这几天,吴林和平常一样,性格有些内向,和家人沟通不多,很少讲话。

记者询问吴父,事发后是否责备过吴林,他只称“孩子太小,不懂事。”

随后,记者和吴林本人有短暂的接触,他有些内向,话不多。问他后悔吗?他不说话,点了点头。又问恨母亲吗?他再次点头。

吴林母亲陈某的妯娌告诉记者,她曾听过吴林说,“以为母亲睡着了,还能活过来。”

奶奶说,他们一家人身上已经没钱了,孩子们都饿着也没吃饭。泡面的面块还没泡开,吴林就开始狼吞虎咽,这家宾馆房费一天80元,他们已经住了6天,花费480元,自从吴林被释放后,他们就一直住在这,“现在民愤太大了,孩子也回不去家里,周边人都怕。”

吴父透露,吴林的伯伯本来已经要结婚了,出了这个事后,女方家属表态,“只要孩子回去,就不结婚了,心里害怕。”无奈,为了亲戚一家,父亲也只能带着一家人住在宾馆。

“当时我们进去看到他母亲的尸体,问他,他不承认(是他杀的),到了派出所才承认,说是母亲不爱他,经常吵架。”一位看到事发现场的邻居表示,事后看到吴林不知后悔,周边邻居都不再欢迎他回来,“我们这里都不要他(回来)。

吴林的父亲说,释放的第二天,他就带着孩子去过学校,在门外等校长,“校长说了他的担忧,很多家长都很抗拒他回学校,我还是希望他能够读书,现在我们也没办法了,希望政府能帮忙管教,也解决下他吃住的问题”。

学校附近多位居民则表示“很怕”,一位居民称,学校好多家长不允许他回到学校上课,怕他回到学校又犯事。 泗湖山镇中心小学一位学生家长说,他不希望吴林回来上学,怕他“带坏”其他孩子。“太残忍了。”这位家长说,出了这件事后,他每天都接送儿子上下学,怕孩子出事,其他家长也开始接送孩子。

12日下午,泗湖山镇中心小学校长告诉新京报记者,对于吴林的返校问题,他不发表任何意见,“一切听上级的安排。”

当晚,吴林的奶奶告诉新京报记者,泗湖山镇中心小学已派两位此前教过吴林的老师,来到他们居住的宾馆。对方表示从明日起,他们会来宾馆给吴林补课。

不过吴林的奶奶表示,还是希望吴林能够回到学校,“补课这个事有今天没明天,也不是连贯的,当然还是回学校上课好。”

吴林(化名)在宾馆里。    新京报记者 王昆鹏 摄吴林(化名)在宾馆里。????新京报记者 王昆鹏 摄

父母长期外出务工“失控”

吴父说,吴林刚出生几个月,妻子外出打工,等孩子5岁时,自己也出去务工,一年只能回家一两次,偶尔会和家里电话联系,对吴林管教很少,他一直跟着爷爷奶奶长大,老人对他比较宽松,平时喜欢借别人手机玩游戏,零花钱都被他买零食吃了。

两年前,妻子生了二胎,便回到老家专门看管两个孩子。因老屋太小住不下一家人,他们便用多年存款买了一个新房,一楼是两个铺面,二楼住人。妻子陈某便带着吴林、2岁的小儿子住在新房里,吴父一直在珠海打工。和以往爷爷奶奶的宽松管教完全不同,妻子陈某对吴林管教比较严,“他说过他恨母亲”。

吴林的姑爷爷周克辉也说,吴林父母在结婚时有一些欠债,两人长时间在外打工,不在吴林身边管教,“他母亲都是为了这个家,外面打工一个月才两千块钱,后来借了七八万块钱买了新房,没钱装修,又出去打工,再借一点,才把房子装修完,去年搬进新房。

周克辉说,吴林有抽烟行为,学校老师曾给家里打电话,母亲陈某问他,他承认了。“这么点小孩抽烟就教育他,他和母亲对着干,很野蛮,没有理她,关了房门就去睡觉”

吴林的二爷爷吴德湘说,吴林家经济条件不好,没有闲钱,但吴林总是要钱,说要买东西吃,母亲不同意,他就破口大骂。

周围邻居表示多次看到母子二人吵架甚至动手。泗湖山镇东安垸村一位居民表示,在他们眼里,吴林不爱学习,抽烟吃槟榔,常自己一个人在楼上不出来。

吴林的姑爷爷周克辉提到,吴林曾经说过几句话让他们很心寒,“他说我杀的是我妈妈,不是别人,为什么不给我读书了。”

周克辉说,因为吴林还未成年,出了这样的事应多多管教,不能直接让他流入社会,希望能给他换个环境,“这个孩子肯定还是有改善的,我们家里强烈请求政府管教。”

吴父也表示,现在他的处境很无奈,只能寄希望于当地政府能够出面。

12月12日15时许,泗湖山镇政府一名主要负责人告诉新京报记者,已经将吴林相关问题上报至沅江市政府,经过市政府会议研究,针对吴林的后续处置已商讨出一套完整的方案,包括今后学习、生活和他的家庭,都已有安排,但细节不方便透露。“我们更多是站在保护这个小孩的角度,有一些举措,很多东西需要一步步落实。”

爷爷奶奶家中墙壁上还贴着吴林(化名)在幼儿园上学时拍摄的画报照片。新京报记者 王昆鹏 摄

专家说法

涉事男孩家庭边界感的缺失

“吴林未到法定年龄,不承担刑事责任。” 北京青少年法律与咨询中心理事长宗春山表示,按照我国目前现有法律,14岁以上的未成年罪犯,将送入少管所进行管制和教育;16岁以上的未成年罪犯应承担刑事责任。

宗春山认为,吴林曾说过“我杀的是我妈妈,不是别人”,一方面是认知不够、不成熟的表现,另一方面也说明他的家庭边界感是模糊的。而家庭边界感的缺失,让吴林误认为家庭只有血亲联系,伤害家庭成员不需要负责。而这一切都需要对孩子进行全面的测评和了解,才能知道他究竟属于什么情况。

宗春山表示,吴林虽不负刑责,但司法系统需要对他本身以及生活的环境进行系统干预。首先,如果让吴林继续在原来的社区生活,这对他本身也是一个很大的伤害,因为他已经被贴上“杀人犯”的标签,周边人不断提醒他做过的事,认为他是一个无情无义的人,会让他自己也这样认为,不断重复他身上的标签,可能会使吴林重走犯罪的道路。

其次,这件事也会对周围的同学造成恐慌,周围的人会有一种被害的心理,被害恐惧。相关部门也应该对他们进行干预。“如果不对他们进行干预,他们对他(吴林)永远是敌对和对立。”宗春山说道。

“吴林现在是不成熟的,但是这种不成熟要画上双引号,如果一直处于家庭教育的缺失,而且后天很难去改正,那么他这种不成熟的认知会影响他今后的生活,甚至会重犯罪错。” 宗春山认为,相关部门应该对吴林每一个阶段进行心理、智商、社会适应状态进行评估。通过评估,去观察吴林的认知是否有提升,是否对弑母有反省。评估的目的在于更好地进行完整系统的干预。

监狱与学校需要“中间地带”

“我国目前只有监狱和学校,缺乏一个中间的地带,未成年罪犯回归社会系统依然是不成熟不规范的。”宗春山认为,吴林的父亲作为吴林的第一监护人,已经在家庭教育上失职,现在要承担起其应有的责任,要做好搬家、换学校的准备。同时,吴父要联系当地政府和司法部门,如检察院的未检所,要求相关部门对吴林以后的安排进行协调,给他一个完整的后期干预。


在转学之后,吴林的信息也要被充分保护。对于保护吴林的信息是否会对其他同学造成潜在威胁的问题,宗春山认为对吴林每阶段进行评估,观察其是否处于高危阶段,是解决问题的办法。

除此之外,如果当地有工读学校,在吴林本人及家属都同意的情况下,让他去这样的学校过渡,也不失为一种解决办法。他介绍称,工读学校属于九年义务教育的一部分,只是这种学校的老师除了教授知识,还要对学生进行必要的帮教, “他现在还是接受义务教育的年级,工读学校也不能拒绝接收。”

京衡律师(上海)事务所律师邓学平表示,对于吴林案,有两种可行的办法,首先是责令家长严加看管,其次政府部门可以对其进行收容教育。“但是我国没有收容教育法。谁来收容,经费如何保证,合适解除等问题都没有法律规定。”邓学平说:“在这种情况下,刑法规定未满14岁青少年犯罪由政府收容教育的规定得不到落实。”

邓学平认为,政府需要对吴林进行帮教、改造,密切观察,以确保没有社会危险。在评估达标后,吴林才适合回归社会。

于彩虹 本文来源:新京报 责任编辑:于彩虹_NBJ11060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42堂保姆级PS教程课重磅来袭

高校开设电竞选修课 校方:侧重培养解说等

态度原创

热点新闻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教育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