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大教授临终写致谢信:请大笑三声,送我上路

2018-12-25 06:02:41 来源: 现代快报全媒体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南大教授计秋枫写下临终致谢信,请亲友“大笑三声,送我上路”》)

南大56岁教授病逝,临终写致谢信:请大笑三声,送我上路

                                        计秋枫教授。 南京大学供图

2018年12月20日中午13点40分,中国著名国际关系史学者,南京大学图书馆原馆长,南京大学历史学系原副系主任,南京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副院长,历史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计秋枫,因病医治无效在江苏南京不幸逝世,享年56岁。

计秋枫教授去世后不久,一封他亲手写的 “临终致谢信”在网上流传了开来。在信中,他向参加追悼会的亲友说:“请大笑三声,送我上路”!

这封洒脱豁达的“临终致谢信”,立即引发了网友的关注。

记者了解到,这封致谢信确实是计秋枫教授在病危时,一个字一个字在手机上敲出来的。在遗体告别仪式上,计老师的夫人尹老师代计教授读了这封有着他本人鲜明特征的亲笔信。

“计教授写这封信,我一点也不意外,他一直很洒脱并且乐于助人。”南京大学图书馆副馆长、博物馆副馆长史梅告诉记者,在计教授担任南大图书馆馆长期间,他们共事了2年,这封信字里行间流露出洒脱与豁达,和他的为人一样。

史梅提到,与计教授工作是很快乐的一件事,即使是病危时,他依然用一种乐观的心态面对癌症与死亡。 “我们曾经与计教授共事过的工作人员,看了这封信都觉得没有意外,却都被深深感动,这就是他啊!”

“找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恭候着我这边的知己好友过来。以掼蛋为主,辅之以谈经论道 ......”计教授在信中提到了“掼蛋”,让不少网友觉得这封信很自然、亲切。史梅说,掼蛋是计教授喜欢的娱乐活动之一,以这样的方式写在信里,既是表达对知己好友的珍惜,也更让人觉得他是一个很鲜活的人。

计教授在信中提到,自己当了32年教书匠,在他生病期间,来自国内外的学生一有机会就来看他。史梅说,这一点她非常有感触,计教授担任馆长期间就非常关注教书、学术,一直致力于为师生们提供最全的文献资源,即使再贵,也说只要师生有需求都要买来,不能影响学术研究。

史梅说,自己一看到这封信就转到了全国高校图书馆群里。不少人感慨,计教授是真正的洒脱,看淡了生死,还有不少老师作诗悼念。“这封信让人动容,更让大家记住计教授的为人,如此谦逊、乐观、豁达。”

临终致谢信原文【摘录】

以下的答谢由敝人亲笔书写,仅仅是让我亲爱的妻子尹群代读,倒不是敝人到死还要强,而是因为我深深感到,我自发病到现在两年来,无数来自亲朋好友的关心、关怀、关爱,让我无以为报,既然还有一点时间,不妨我自己写一个答谢词。

病后我严肃地对家人说,以后任何时候任何地方都不要夸说我的什么学术成就,因为仅在南大范围内,比起我的好友孙江、张凤阳等诸公的成就,我简直是不值一文。如果一定要比成就,那我倒愿意与秦始皇李世民相比 , 因为秦始皇49岁就挂了、李世民 51 歲也就 finish 了,而我居然比他们多活了若干年。呵呵。

我偶尔反想,觉得自己一辈子唯一的长处是以赤诚之心待人,竟稀里糊涂地結交了不少知己。古人云人生一世,知己二三,朋友七八,足矣!我的知己何止二三、朋友何止七八? 敝人虽滴酒不沾,却从酒中悟出些人性;朋友犹如酒香,越久越醇,从七十年代的中学同学,到八十年代的研究生同学就犹如亲兄弟一般。一些巨能喝酒的、或一些像我一样不会喝的,只要志同道合,一样可以成为知己。 此外,我要特别感谢这么多年来我指导的百名硕士博士,我本人既无多少学问,也称不上严师,但这么多年来他们从未忘记我这个导师,多位评上三三三工程或正教授、副教授的学生,总是在第一时间给我报喜,让我让高兴。尤其是在我生病期间,来自国内外的学生一有机会就来看我。这让我 32 年的教书匠当得太值得!

作为一个坚定的无神论者,我今天要发个宏愿,到了那边,立刻去找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恭候着我这边的知己好友过来,以惯蛋为主,辅之以谈经论道。当然,我是会有充分的时间去精挑细选這樣一個地方的,有时或会沮丧,都五十年、六十年了,还不来,是把我忘了吧?而且,那么多年后,江苏人还打不打惯蛋都难说了。不过,不是我吹牛。什么样的牌,我是一学就会。 尊敬的朋友们,计秋枫现在恳请大笑三声,送我上路!

王棋 本文来源:现代快报全媒体 责任编辑:王棋_BJS7633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学会这些你也会是下一个铁军

统计:赴美国际学生连减3年 经济损失逾百亿

态度原创

热点新闻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教育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