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削"老师男子的父亲:以暴制暴 的确不可取

2018-12-26 06:02:40 来源: 红星新闻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反削老师男子的父亲:以暴制暴 的确不可取

常骁所在村庄。图片来源:红星新闻

12月20日上午11时许,浙江杭州东站,G1894次列车即将发往河南洛阳。常骁(化名)刚从北口进入候车大厅,即因涉嫌寻衅滋事罪被杭州铁路公安4位民警控制。

5个月前,在洛阳栾川,常骁当街掌掴20年前的班主任张青竹(化名),并多次质问,“以前咋削我,记不记得?”

被“反削”后,因自觉并不光彩,张青竹一开始并未报警。常父认为:“娃的行为过激,方法不可取。以暴制暴,的确不可取”,“下手太狠。”但他同时认为应该将心比心。与张相识数十年的一名教师告说,二十年前那(体罚学生)很正常,“很多老师体罚学生,只有他被打了”。

漩涡中的常骁此前经历了什么?

创业几年,成当地“成功人士”

常骁好动,他的父亲常国庆(化名)当过兵,少言寡语。

“他小时候调皮,领着娃子们弄这弄那。”常国庆多次将常骁称作孩子王。“天生的那种爱玩。一群小孩追着他,嗷嗷嗷地叫,钓鱼、打篮球。”常国庆说。

三年级时,常骁还在村小上学。这年父母离异,又由于家中贫寒,父亲在外打工,无暇顾及自己和弟弟。于是,常骁转入县城某校,寄宿在小姑家。3年后小升初考试,他成绩不错,被栾川县实验中学录取,在当地这所学校口碑不错。此后每年,常骁回家不多,父子俩沟通极少。

常国庆告诉红星新闻,自己不懂如何教育孩子,只知道要督促学习;成绩下滑了,就“踹上几脚”。对于体罚,他直言,踢一脚、打一巴掌,这很正常也能理解。

从郑州某三本院校毕业后,常骁开始创业,开网店卖羽绒服。工商资料显示,常骁名下有两家公司。

反削老师男子的父亲:以暴制暴 的确不可取

常家楼房外观。两三年前,常骁加盖了两层。图片来源:红星新闻

四五年后,常骁成了村人眼中的成功人士。多位村民告诉红星新闻,常家贫寒,常骁赚钱后会帮衬村人。2015年初,常骁购买了一辆约30万的黑色SUV。之后,他又在自家的平房上加盖两层,并添置了家具。

“那是你老师,怎么能打?”

今年生意本就难做,夏季又是羽绒服的淡季,常骁在家逗留较多。7月,常骁再次回家。掌掴班主任一事,就发生在这时。

常国庆回忆说,事发当天天已黑,常骁回到家后,长舒了一口气,说“这口气终于出了”,但并未细说具体事情。常国庆出门后,才从邻居处得知儿子打了老师。

常国庆向红星新闻表示,自己对此感到震怒,回家质问儿子说:“那是你老师,怎么能打?”常骁这才第一次向父亲描述了初二那年,被老师张青竹数次暴打的经历。

“他说话时,不愤怒但很激动。”常国庆也被震惊到了:“我听后,理解他就没责备他,但也不想再听老师如何打他。”

“行为过激,以暴制暴不可取”

5个月后,一条时长仅1分09秒的打人视频在网上曝出。

12月16日,常国庆陆续收到亲友的七八个电话,还有人发来微信,都是同样的内容:常骁当街掌掴老师的视频被传开了。而事态的发展远超常国庆的想象。

12月17日,常骁掌掴班主任事件被各大媒体报道;12月19日,栾川派出所的3位民警前往常家。“让我联系儿子。我打通后,儿子让把电话给警察。然后,他们在电话里问,几点、哪趟车。我儿子都说了。他们让赶紧回,他也应了。”

翌日上午9时许,常国庆给常骁打了电话,“他说正在回来路上。”午间,有邻居告诉常国庆,常骁被抓了。

反削老师男子的父亲:以暴制暴 的确不可取

栾川县警方通报。

20日,栾川警方通报称,12月17日,张青竹报警,并提供了自己被打的视频。12月20日11时20分许,在杭州铁路警方的配合下,常骁因涉嫌寻衅滋事罪被刑拘。

浙江卫视报道称,常骁曾拒捕,他告诉办案民警,这不公平,张青竹未受到法律的制裁。

常国庆告诉红星新闻:“娃的行为过激,方法不可取。以暴制暴,的确不可取”,“下手太狠。”

目击者:被打者很“心虚”一直说对不起

7月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涉事视频拍摄者潘洪(化名)告诉红星新闻,他不想就此事发声,“想让热度降降。”

据澎湃新闻,潘洪曾称,今年7月,淘宝服装生意难做,常骁回乡。事发那日,二人相约钓鱼。因渔具未带,常骁便将车停在路边等人来送。潘洪回忆,当时他和常骁正拿手机看钓鱼视频,这时一名身着短袖、牛仔短裤的中年男子骑电瓶车而来。“我好像看见曾经打我那个老师了。”常浩将手机交给潘洪,说如果真是那个老师,就录视频。说完这些,常浩往骑电瓶车男子方向走了几步,又转过身来问“开始录了吗”,似乎确认了该男子的身份。

反削老师男子的父亲:以暴制暴 的确不可取

事发地。图片来源:红星新闻

在事发地,一位目击者告诉红星新闻,那日下午,在栾川328省道,她听到路边有人争吵。走近看,一个高个年轻人在骂一个骑电瓶车的谢顶男子。

目击者回忆,当时一辆黑色越野车停在路边,那辆电动车是向着县城方向去的。她说,那个谢顶的男子年龄有点大,一开始在电动车上,被扇几个耳光后,他并没有躲。高个男子情绪激动,但仍在克制,边打边质问,“你咋削我,记不记得。”

多名目击者向红星新闻介绍,被打男子看着很“心虚”,一直说对不起。被逼下车后,他曾抚摸打人者背部,让别再生气。

其中一名目击者回忆:“一开始,那个年轻人打得很重。但后面基本是骂,能看出来,他在克制自己的情绪。”

约十多分钟后,周围群众听清了事情原委,就劝常骁,“算了吧,算了吧。”又骂了几句后,常骁告诉张青竹,你走吧。

这时,张青竹扶起倒在地上的电动车,调转车头,没有再去县城。

此事被曝光后,红星新闻来到张青竹家门外,多次敲门,均无人应答。他的一位同事称,这些天,张青竹仍坚持上课,“他人挺好,性格内向话不多”。

此前,栾川县实验中学校长王全告诉红星新闻,“张老师有没有殴打那个学生,我们还在调查,要有,也是十几年前的事了。”栾川县教体局信访部门及办公室多名工作人员告诉红星新闻,经调查,近年该局并未收到针对张青竹殴打学生的举报信息。

杨卉 本文来源:红星新闻 责任编辑:杨卉_NQ4978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四大方法学理财,挣了工资还能赚大钱

三万人请愿呼吁牛津词典删除性别歧视相关词

态度原创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海淘品牌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教育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