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岁跳桥:不骂孩子不骂娘的第三条出路

2019-04-21 10:05:36 来源: 网易教育频道专稿 举报
0
分享到:
T + -

作者:杨意 来源:公号-孩子出国后

4月17日晚上10点左右,在上海卢浦大桥上,一名17岁在校高二学生突然跑下车,迅速跳桥!妈妈紧跟其后却未能抓住他,跪地嚎啕,痛不欲生……

整个过程不过,11秒。

据称,自杀的前因是,儿子在学校和同学发生矛盾,妈妈载他回家,路上批评了他。

17岁跳桥:不骂孩子不骂娘的第三条出路

我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包括当天发生了什么以及早先成长经历如何。所以这里,只是借此开题,从这件事延申开来。说的还是我们,是还活着的孩子们,以及还有孩子的父母们。并且,因为学习往往是父母与孩子关系最紧张的焦点,下面我就着重以学习为载体来表达观点。

01

事发之后,舆论有两派:同情妈妈指责孩子的,和同情孩子指责妈妈的。

前者是代表家长的立场、本人也是家长(孩子往往比较大了),后者是代表孩子的立场、本人也已是成年子女。

反映在父母对孩子的教育上,也呈现出两种观点。

如一位朋友给我的短信所写道:“一起学生自杀事件,多种评论,有的说溺爱孩子导致孩子不抗压,心理素质差。有的说应该和颜悦色,不能恶语相加。到底该怎么办呢?”

这是一个特别好的问题。

为什么这么说呢?

因为它提出了两种看似截然相反的处理方式。让人有一种“该东还是该西呢?”的困惑、甚至无所适从之感。

而且,这两种观点看似都没错。溺爱,本身就是一个贬义词。溺爱也的确有很多不良后果,心理不健康肯定是其中之一。恶语相加,本身也是一个贬义词。对家人,对你爱的、在乎的人,保护还来不及,没事干嘛要去伤害呢?所以,这两种评论,都在理。

02

那么,为什么它们会被放在一起当成辩论双方,好像有你无我,非得二选一呢?

因为生活是生活。

生活里,有太多熊孩子。多少信誓旦旦要做天下最耐心的父母的人,败给了孩子,忍不住爆发,事后后悔。

生活里,没有字典,定义这是褒这是贬。究竟哪样是对哪样是错如何更好如何更差?界限模糊。

生活里,有太多着急的父母。心切、心焦、心忧。

生活里,没有教练,在每个当下,教给父母,如何处理你家此刻的孩子。

03

同样的,没有教练,在每个当下,教给孩子,如何理解这个概念、明白这个逻辑、记住这个单词、学会这个方法、形成这个心态……

这个高二男生,就这么,一了了之。

他此前,必定有许多不了了之的努力与挣扎!

所谓不了了之,是指,他知道有问题——不论是学习、交往、性格、和父母关系等等,他知道自己有问题、不够好。

他也知道父母知道他有问题、不够好。

他也知道老师知道他有问题、不够好。

他也知道还有别的人知道他有问题、不够好。

这里的“他”其实是千百万学生,尤其是所谓的“差学生”“坏学生”,但即使“中等生”甚至“好学生”,也同样适用。这里的分析,同样适用。

首先,我们有没有想过——这些他都知道?!

在中国这样升学竞争压力巨大的国家,在上海这样一个资源丰富进步的城市,一个职校的学生,在他一年一年长大、一步一步偏离高中大学的“首选轨道”而上了只能进职校的“窄路”,他怎么可能不知道他“有问题、不够好”?!

我敢保证,一路以来,已经有很多人,各种方法,让他知道这件事了。赤裸地让他知道。赤裸得他不想知道。只想听不见、看不见、忘掉它。

其次,我们有没有想过——他不知道什么??

04

其实,他不知道怎么做。他不知道怎么做才会更好。

简单举例,大家有没有过这种经历:

我也不想和我的老公/老婆走到这一步,但是就是走到了这一步。

我也不想婆媳关系不好,但是就是不好。

我也不想和父母见面就吵架,但是就是这么尬。

我也不想减肥老失败,但是就是做不到少吃多动。

我也想升职、加薪,但是就是不能像别人那样顺利。

我也想搞搞事情搞点名堂,但是就是没搞起来。

我也想左右逢源,但是就是不会交际。

我也想自信一点,但是就是自信不起来。

……

如果我们都有过这种“我也想啊,但是”和“我也不想啊,但是”的经历,那么,我们可以把这种感觉带入到孩子的身上。

孩子,也不想考不好。

考不好,是因为题目不会做。

他也不想题目不会做。

题目不会做,是因为读不懂题目在讲什么、想不起来老师说了什么、千头万绪不知道从何下手、紧张得大脑一片空白,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每个原因都不同!

对策也不同。

05

小时候,经常听老师、家长说哪位同学是“坏学生”。班上,好学生、坏学生的“阶级”区分很明显。

但后来——在我出国留学啃书本努力学但是学不明白的时候——我明白了一件特别宝贵的事情:

我不由自主地想起了那些所谓的“差生”,我意识到我和他们之间的距离可以很近,我觉得特别能理解他们(当然,可能是我以为我理解他们而已)。

他们不是一开始就不想学习,他们是出于各种原因不幸地错过了学懂的机会,此后没有补救,缺口越拉越大,到后来想学都深感无能为力。

我靠自己我不懂就是不懂。会有一种急躁,如同困在房间里的无头苍蝇, 乱撞,痛苦,没有出路。

有的人可能会一直努力找出路;但是,如果有什么事情(比如家长担心的早恋、游戏、动漫、追剧、抽麻、消费、聊天等等),能麻痹,缓解,让人从挫败自卑的痛苦中暂时透透气,于是孩子就去做了这些事情,这难道很离谱吗?抑或是可以理解的人之常情?

虽然我体会到的不一定是成绩不好的学生挣扎的点,可能也不能代表所有成绩不好的学生,但是,我体会到的这一点,是一个很细微而常见、我们每个人都可以去留意、我们肯定遇到过的心境。

那就是,我不是立定志向要学不好,而是,我本来是想学的,但是我遇到了困难,我也不知道怎么表达我遇到了什么困难、所以我无法有效求助,而我身边也没有人能看出来我遇到了什么困难、并且提供相应的帮助、拉我一把度过难关,于是我卡在这里,着急,挫败,不知所措,于是开始害怕,开始回避同类困难。

这叫“畏难“吗?

如果我被拉了一把度过了这一关,下一关,我会有兴趣、有斗志、有决心,甚至有信心,这时哪怕难,都没关系,这时不畏难。

但是如果我没有被拉一把度过这一关,那下一关,你要我像那些被成功经历正面激励过的同学一样有兴趣、有斗志、有决心、有信心,老实讲,有多大可能?然后,再下一关呢?再再下一关呢?一直类推。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讨厌学习害怕学习的“畏难”也是一砖一瓦——每一个这一关和下一关就是砖和瓦——建成的。

这一砖一瓦,这这一关那一关,可以是非常精分的。

比如,对英语中的介词,就是不会,不知道什么时候用in、on、at。不清楚就是不清楚,只要遇到这个知识点,就会错。只要遇到这类问题,就会怕,会头疼,会想逃,想“我肯定又考不好”,沮丧,分心,发呆,交出的卷子反而更加不好。

要想帮孩子,就一定得找到他(她)精分的困难在那里。

06

我们先问问自己:“孩子的困难在哪里?我有方法吗?我真的懂吗?”

未必。那我们就先冷静一点。

其次,“我对孩子说的话,对他有帮助吗?”

父母要做的不是骂,不是生气,不是表达我对你多失望,你看你多可笑,你看你多失败,我多厌恶你……

其实不需要骂孩子了。他都知道。他也这样骂自己,只是你不知道而已。

要教他方法!

07

要教他方法!

方法,不是,“你要努力学习!”“你不要打架!”

这些不是方法。

是约束性的结论性的规定而已。

请问:怎么努力学习?怎么不打架?

要搞清楚怎么能做到不打架,离不开先搞清楚为什么要打架。

因为人际冲突?那为什么有冲突?是在什么问题上自卑?那如果建立自信?

要搞清楚怎么努力学习,离不开先搞清楚为什么不学习。

因为不喜欢上学?那为什么不喜欢学校?是哪门课哪个老师哪些同学?

如果是某门课,那是哪些知识点?这些知识点又涉及之前的哪些知识点?

……

好比,补牙,得有针对性地补;切肿瘤,得有针对性地切。

不能是:"你不许蛀牙,不许牙疼!"——你补了牙就不会牙疼。你补了牙才不会牙疼。

不能是:"你不许长肿瘤,不许疼!"——他也不想长啊!谁愿意长啊!

也不能笼统说:"你把牙修好!你让肿瘤消失!"——那是目标是结论。

你可以对医生说这句话,但是医生对谁说?他谁也不说,他直接做。

他做什么?补牙、切瘤。

有用的大夫是能给你在实际操作中补牙切瘤的!

怎么补怎么切?

你希望你左边门牙蛀了医生把右边门牙拔掉吗?你希望胃有肿瘤把肝切一块吗?

他首先得知道蛀牙在哪里、肿瘤在哪里。知道在哪里,才下刀。力求精确。

08

对于孩子,父母是那个医生。

理想状态下,父母是那个医生。直接在实际操作中精准地识别问题、帮助孩子。所谓识别问题,是指,真的看清楚孩子缺什么,卡在哪。然后,提供、补充给他。

退而其次,父母能识别问题,但是不能提供相应的帮助。那也已经非常好了。可以向外界更广阔的资源中寻找可以提供给孩子特定帮助的人、事、物。

再退而其次,父母不能识别问题。那我们应该能将心比心,理解孩子是当局者更看不清(而不是他有意和你做对、毁掉自己前程)。尽量不摆出一副“我知道你的问题”的架势来训人。帮不了就帮不了,没什么大不了。最忌讳的是拒绝承认你帮不到,或假装知道怎么帮,或把不符合他实际情况的建议硬要他照做。

这样,是有用的父母。

我们是不是要作有用的父母,对孩子有帮助的父母?

作有用的父母,要找准地方再下刀。那问题又来了,下刀的时候要不要打麻醉剂?是不是要根据疼痛程度来?有的手术不用麻醉,有的局部麻醉,有的全身麻醉。对应在父母对孩子“下刀”上,具体什么意思?

分别是:直接说,修饰了说 ,不说但直接提供其他可能性。(具体的以后举例展开谈。)

09

回到开头家长的困惑:“有的说溺爱孩子导致孩子不抗压,心理素质差。有的说应该和颜悦色,不能恶语相加。到底该怎么办呢?”

其实,和溺爱、抗压、心理素质、恶语相加、和颜悦色等等这些词这些条条框框,都无关!

孩子的困难,精准定位,在哪里?

他需要什么?

如何提供?

没了。

这篇的观点,一来想呼吁大家有同理心。既对孩子有同情,也对母亲有同情;既对母亲有同情,也对孩子有同情。

二来——更重要的是——其实只有这样,才能根本改善问题。孩子得到他需要的帮助,父母和孩子在有爱的关系之中。这,是不骂孩子不骂娘的第三条出路。

本文由海外青少年权益保护与发展联合会海外心理安全首席顾问杨意女士提供,杨意女士在此事件发生后第一时间作出发表文章评论。海青会秘书长刘嘉宏在这里再次呼吁家长朋友们一定要关注孩子的心理健康问题,千万不要轻视。海青会在帮助海外留学生的同时也同样关注国内的学生群体,我们希望能够帮助有需要的家长朋友和学生,尽可能提供支持和帮助。

杨意:笔名杨麒桢,美国临床心理学家,牛津大学硕士,康奈尔大学博士,哈佛教学医院博士后,兼任哈佛大学医学院麻省总医院跨文化学生情绪健康中心临床委员会主席。

于彩虹 本文来源:网易教育频道专稿 责任编辑:于彩虹_NBJ11060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上985我发现,读书是多数的捷径"

高考问答086:黑龙江普通高等学校招生工作

态度原创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海淘品牌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教育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