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校之路丨浪潮之巅:当浪潮的先知,做浪潮的牵头人

2019-05-27 15:33:07 来源: 网易教育 举报
0
分享到:
T + -

这是一个系列文章,笔者试图以浅薄的见识,粗陋的阅历,短浅的海拔,尝试着讨论一些有关留学的疑问,时代的热点。今天这篇主要探讨纠结于移民还是回国这一没有标准答案的哲学问题上。先把笔者的观点亮出来:任何伟大或者糟糕的时代都有糟糕或者伟大的个体。

古往今来的我们,也许不过是时代浪潮中,身不由己的一粒一粒的沙子。所谓命运,大约是恰巧顺应了某一特定时代的潮流罢了。站在潮头的人也许是因为相信才看见,飘在潮中的人大概是因为看见才相信,而沉在潮底的人大约是看见了也不相信。

我们英美澳探访的目的之一,就是希望能察觉到某种未来时代的浪潮。所谓知行合一,很多时候,坐在书房里,不如去与活生生的人、自然、故事相遇,别带有太强的目的性,调动上帝赋予我们的耳朵、眼睛、鼻子,也许无意中,浪潮的讯息便会扑面而来。而在这趟南半球高强度的名校之路探访活动中,笔者确实察觉到了几个若隐若现的浪潮。

周成刚老师带领名校之路团队风雨无阻
周成刚老师带领名校之路团队风雨无阻

直觉往往是最好的决策。1868年,明治天皇的直觉可能比他的邻居更准一些,他一改老天皇无为而治,放权幕府之历史惯性,果断结束了持续近300年的名义上的统治者。在时代的浪潮中,他走向前台,比一直以来吊打自己的强大的邻居提前了100多年顺应时代潮流,改革开放,西学为体,日儒杂用,迅速地做大做强,成为了20世纪的东方霸主。

明治派了一大批大臣远渡西洋,如饥似渴,把西方的政治、经济、文化、技术统统带回了日本,现代的日本是一个东西方多国融合的结果。日本的环境相比西方很多发达国家更干净,日本大和民族做事更严谨,日本差一点在20世纪70年代超过美国。日本成为了自己,也渐渐的限制了自己。

短暂回顾日本的明治维新,我们大约能看出人类文明的发展、繁荣、衰落,符合物理学中‘熵’的规律。熵来源于化学,化学及热力学中的熵,是一种测量在动力学方面不能做功的能量总数,也就是当总体的熵增加,其做功能力也下降,熵的量度正是能量退化的指标。从社会学意义上讲,一种社会模式的发展会导致熵不断递增,直到这种模式无法发展,被一种新的模式取代,如此循环往复至永恒。

熵亦被用于计算一个系统中的失序现象,也就是计算该系统混乱的程度。从熵的角度看,不改变发展模式,人类任何一种组织模式或者范式(paradigm)都无法持续发展,熵规定了动植物能长多大,熵规定了一个组织能发展多大,熵亦规定了一个国家能繁荣多久。

巅峰者的机会就来源于以一个完全不同的模式进行破坏性创新。诺基亚无法理解苹果的模式,最终消失在时代长河。“我们没做错什么,但我们就是输了”,《三体》教导我们,导致我们走向衰亡的并非失败和挫折,而是傲慢与成功。成功让我们选择性失明,这是无法治愈的人性顽疾。

人类最早的苏美尔文明被一个新的文明取代是一种必然,古希腊罗马、古印度、古代华夏文明被一个新的文明所击败无可避免,荷兰被英国取代大势所趋,英国被美国左右也难以抗拒,那么,中国能否取代美国,成为历史无数的必然里面的一个?

我们这代人正处在这样一个必然的可能性之中,我们在书写和见证历史,虽然无法预测结果,但可以见证和经历这个过程,这个过程就是浪潮。我们希望通过名校之路能够站在浪潮之巅,不错失时代给予我们的机遇,当时代的思想派,做历史的牵头人。

当我们激荡在南印度洋波涛汹涌的大浪里的时候,当我们仔细地嗅闻每一所西方大学不同味道之时,当我们脚踩异国他乡葡萄酒庄的土地的瞬间,笔者隐约直觉到了一些模糊的时代浪潮。

南澳的葡萄酒庄园
南澳的葡萄酒庄园

我们对于增长的几近迷恋也许是这个时代最大的迷信。罗伯特·戈登在他的《美国增长模式的起落》里论述说,人类在1700年之前从不知道什么叫增长。人类不需要增长,人类需要的不过是活下去,战胜自己的敌人。增长是近300年以来的事,人类的增长不过300多年而已,相比于漫长的人类历史,实在微不足道,更难称得上是普遍的、永远正确的规律。而看看21世纪的人类,谁不在荒谬地做着指数级、永恒增长的美梦。人类也许正在以一个整体,递增自己的熵。

笔者过去10年断断续续穿梭于国内与发达国家之间,两相比较,能渐渐地看出很多历史的重复。对于增长的过度迷信,终有一天会让我们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不知所措。我们需要知道,正是无限增长的迷信,让我们迷失了人生的意义,异化于现代文明的无数技术与物质的刺激里。

增长当然是好的,意味着机会,意味着阶层的流动性,意味着有希望。增长是一种在没有了虔诚宗教信仰的时代,人类自己创造的新的宗教信仰。增长孕育了荷兰、英国、德国、现代日本等发达国家,维持了美国的世界霸权,缔造了中国的当代神话。在大的时代增长的新宗教之下,诞生了以增长为目标的美股、港股、中国股等。在幂律(即头部效应或马太效应)这个上帝之手的指挥下,国家、组织、个体起落更替,阴盛阳衰。

我们在文章的开头已经确然:作为个体,我们无法左右时代的浪潮,只能尽量提前去预知浪潮,并努力让自己成为时代的弄潮儿。我们无法预知增长的迷信能持续多久,能做的就是把自己的利益最大化,即:既然增长的迷信暂时还没有失效,那么从利己的角度讲,哪里增长的最快,哪里自然机会就越多。这样推理得出的第一个浪潮结论便是:中国显然是21世纪增长迷信浪潮中,最大的浪潮之一。

夜晚阿德莱德的霓虹灯
夜晚阿德莱德的霓虹灯

回到文章开头探讨的问题,也许我们能得出一个比较理性的结论:任何伟大或者糟糕的时代都有糟糕或者伟大的个体。我们需要做的,也许仅仅是争取让我们自己成为伟大时代里的伟大个体。即在人类迷信增长的时期内,努力让自己靠近和利用增长,与增长一起成长,成长为伟大的自己。

以上图文均为新东方原创,作者为澳大利亚名校之路记者,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娟 本文来源:网易教育 责任编辑:郑娟_NQ0738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精通这项技能,秒变公司升职最快的人

小学一年级人数超过1000人 班级超过20个

态度原创

热点新闻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教育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