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裕新移民孩子加入温哥华黑帮 亚裔是重灾区

2019-09-04 11:43:59 来源: 界面新闻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越来越多的富裕新移民孩子加入温哥华黑帮,亚裔是重灾区

文 | 温哥华头条

近年大温哥华地区帮派犯罪问题相当严重,然而,更严重、更令人忧心的还在后头,BC省反帮派联合特别执法部门(Combined Forces Special Enforcement Unit of British Columbia)称,低陆平原黑帮份子的平均年龄20多岁,不过帮派透过多种途径,引诱青少年加入,尤其是年满16岁的青少年,因为16岁可以考取驾驶执照,如果指使他们做非法勾当,他们能够开车自然方便得多。

然而,皇家骑警还有另一个数据显示,在素里,参与2014年至2016年帮派冲突的帮派成员,平均年龄为23岁,而他们第一次刑事犯罪的平均年龄是16岁,他们首次辍学的平均年龄是13岁。

羡慕黑帮

帮派活动份子年龄层下降的问题一直存在,日前加拿大广播公司(CBC)做了一个专题报道,有执法人员直指,其实,与美国不同的是,BC省的黑帮成员多数是为了寻找归属感、寻找同温层,或者因向往而追求模仿黑帮的生活。

图:Ryan Schwerdfeger图:Ryan Schwerdfeger

很多人以为,年轻人参加黑帮,必然与缺钱、生活在底层想要出头有关,但皇家骑警警官Ryan Schwerdfeger表示,警方曾到素里一间价值110万元(加币,下同)的豪宅追查一黑帮人员,嫌犯就是屋主,他其实相当有钱,能够买下这幢豪宅也不是够贩卖毒品所得。

图:警方在素里一间豪宅查缉。图:警方在素里一间豪宅查缉。

Ryan Schwerdfeger比较美国芝加哥的黑帮说,芝加哥和其他美国城市的帮派,通常仅密切关注自己生活的社区附近,也许他们是新移民,初来乍到,对他们而言,生存才是第一要务,“但BC省的孩子不同,这里的孩子父母也可能是加拿大的新移民,带着大笔钱财来到新天地,他们溺爱孩子,会给他们买想要的汽车。”

BC省黑帮的年轻成员主要来自中上阶层家庭。Ryan Schwerdfeger说,他们不是因为贫穷才加入黑帮,而是因为他们想要寻找一种归属感,再遇到了“错误”的朋友,表现得让他们受到保护或模仿其他青少年在社交媒体上夸大的黑帮生活方式,就很容易误入歧途。

但问题是,一旦他们加入,有些人从此被困在帮派中。因为,进帮容易出帮难。警方表示,最年轻,最新的成员通常会做最危险的工作,要嘛被袭击,要嘛就死于敌对帮派的枪,如果这个成员想要脱离黑帮,其他成员就会要他参与一次抢劫行动,算是缴“税”,但这个“税”,其实是永远缴不完的。

来自中上家庭

图:Ary Azez图:Ary Azez

目前在一个叫做Yo Bro Yo Girl Youth Initiative的反黑帮组织做义工,现年22岁的Ary Azez很早时候就和他的朋友参与了素里的黑帮活动,现在他成功脱离了黑帮,但是当年的“朋友”现在还有不少仍在从事毒品交易。

他告诉CBC,素里黑帮问题已严重到,基本上,你只要一到学校,就成了帮派的一部分,他说:“你可能会留在教室内与书呆子在一起,也可以和教室外吸烟的酷孩子打混,或去大街区上闲逛。”

Ary Azez指出:“最重要的是,只要你选择加入黑帮,就能进去。另一方面,当然也没有人真的想要进到帮派的核心。”

他解释说:“我们不是来自破碎的家庭,也不是没有父母管,或是住在寄养家庭,或者很穷。其实我们有一个完美的家庭、漂亮的房子,也有汽车。”

不过,Ary Azez参与黑帮活动的事,家人一直被蒙在鼓里,直到他被学校退学,他开始思考,发现他的行为给家人带来的影响,决定重新做人。。

算是呼应Ary Azez的部分说法,Ryan Schwerdfeger认为,素里治安最大的问题应该不是黑帮,“虽然这个城市有一些臭名昭著的帮派,包括RedScorpions和Brothers Keepers,但许多人没有名字,更准确地说,他们其实就是,贩毒集团”。

Ryan Schwerdfeger说:“像美国Crips和Bloods,才是我观念中的黑帮,又如加拿大知名的地狱天使(Hells Angels),基本上已经是一种企业运作的型态。在我眼里,BC省参与黑帮活动的这些孩子,我不会把他们看成是‘帮派份子’,他们充其量只是卖毒品的男孩。”

就像阿伯茨福德警方的警告,毒品贩运行动招募对象多是年轻的新手(N牌)司机。他们可能正在遭受创伤或家庭暴力、滥用药物、缺乏父母的监督,或者有违法的同龄人或兄弟姐妹,或者他们可能会在学校被欺负并转向帮派寻求保护,或者只是觉得他们属于某个地方。有些人可能只是被利润和奢侈的承诺所诱惑。

三角洲学区学习服务主任Joanna Angelidis承认,警方的说法让她感到意外,“很难想像年轻人会如何,或用什么方式参与黑帮。”

“所以,我们所想的是,年轻人可能正在寻找一种联系或包容的感觉,他们正在以明显不健康或危险的方式寻找这种感觉。”

需从教育入手

然而,不管是“企业化”运作的黑帮组织,或只是“卖毒品的男孩”,一个青涩的生命一涉入,就如同参与了“死亡游戏”,随时横死街头。

皇家骑警的数据显示,在素里,参与2014年至2016年帮派冲突的帮派成员,平均年龄为23岁,而他们第一次刑事犯罪的平均年龄是16岁,他们首次停学平均年龄为13岁。

就像开头Ryan Schwerdfeger提到的,素里参与黑帮活动的青少年有很多来自中上阶层,除了一些陷入困境的社区外,素里居民的经济能力大体不差,2016年家庭收入中位数为68,060元,高于全省平均水平61,280元。

换言之,这已经不是贫穷的问题了。

既然现在参与黑帮活动的年龄层下降,且都是在学年龄,那么,教育恐怕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

素里皇家骑警反帮派组警长Mike Sanchez表示,他曾到过一些课室,听到有孩子会赞美所谓“帮派生活方式”,又看见部分孩子穿的衣服,是模仿年龄较他们大、参与非法活动者,实在令人感到惊讶。

Mike Sanchez感叹道,过去没有想过有一天,我们的反黑教育工作竟然要从小学生开始做起。

警方也希望透过方方面面的教育工作(家庭、学校、社区中心),让儿童由小小年纪,便认识到加入帮派的坏处,并逐渐建立正确的人生观,远离帮派,让孩子能真正快乐而无忧的长大。

于彩虹 本文来源:界面新闻 责任编辑:于彩虹_NBJ11060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学会这些你也会是下一个铁军

“公民同招”要来了 民校热要降温?

态度原创

热点新闻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教育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