驻村扶贫:一名高校辅导员的人生“跨考”

2019-09-11 10:28:29 来源: 中国青年报 举报
0
分享到:
T + -

7月的校园,“银杏大道”又是一派郁郁葱葱的样子,徐泽敏拖着行李走在其中,身边不时有匆忙赶去考试的学生和他打招呼,他又想起了刚到北京化工大学时的情景。

从黑龙江来北京工作后,徐泽敏再次离开这里,因为他也要去参加一场重要的人生“考试。”此前,他在北京化工大学信息学院担任本科生辅导员,原本他要带着2016级5个班,152名学生直到四年后他们毕业。但接到通知,经过学校选拔培训后,他接受了校党委交给他的使命,投身到扶贫攻坚一线去,成为一名驻村第一书记。

通辽市科尔沁左翼中旗协代苏木西浩来艾勒嘎查——一个让陌生人觉得很长,甚至不知道该如何断字的地名,就是他此行的目的地。为了记忆这个名字,他曾花过很长的时间,如今却成了他最牵肠挂肚的地方。

这里隶属科尔沁地区,蒙古族同胞占比也在九成以上,在未涉足这片土地之前,连徐泽敏都认为“不说住蒙古包,最起码得有大草原吧。”可事实是,这里和其他北方农村没有太大的区别。

这个从小生活在城市的90后青年,迎来一次重要的人生“跨考”。

驻村扶贫:一名高校辅导员的人生“跨考”

                                      徐泽敏(右)在建档立卡贫困户刘万苍家宣讲扶贫政策。本人供图

“到这里的第一晚,村长到村部和我彻夜长谈”

这并不是徐泽敏第一次走进农村。研究生阶段,他曾跟随导师前往黑龙江40多个县做田野调查,他们白天进村调研,晚上在县城住宿。这次将是他一个人在这里工作和生活。

2017年7月,徐泽敏来到了这里,村长帮他在村部安顿好之后,可能是担心小伙子在这里的第一晚不适应,就留了下来。

那晚,徐泽敏和村长几乎彻夜长谈,聊天的内容也逐渐从嘘寒问暖到了解这里的风土人情和扶贫工作难点。

徐泽敏记得那晚他俩刚睡下后不久,就听到村长起床的动静,一看手表,时针刚指过凌晨三点,“我那时候还心想村长就是把我哄睡着了,他就走了”,直到现在他还为这个幼稚的想法感到惭愧。

第二天一早,他听说村长家刚出生的小羊羔死了。

村长为了陪徐泽敏,错过了为小羊打针的时间,等他赶回去已经晚了。徐泽敏很清楚,在这个农牧结合类型的村子里,失去一只小羊对一个家庭意味着什么。这件事村长从没有在他面前提起,但徐泽敏明白未来他该怎么做。

让村长在村部陪自己,终究不是长远之计,徐泽敏认为,自己学会适应这里。一日两餐的生活习惯和朝五晚九的生活作息,在西浩来艾勒不知道已经流传了多少辈。徐泽敏努力调节自己的时间表,以求尽快让自己生物钟与当地合拍。

他的工作,得从“一箱鸡蛋”说起

这次人生“跨考”,“考场”就是徐泽敏脚下的这片土地:辖区面积12300亩,包括耕地7600亩,草地1300亩,还有3400亩林地。“考官”是这里240户、856位村民,而考题也很明确:在三年内帮助这里6户16人建档立卡的贫困户摆脱贫困。

到达这里的第一天,“考试”结束的倒计时已经启动,徐泽敏用“精准扶贫回头看”作为破题方法,通过大走访、大宣讲、大排查并结合评贫会的方式,在原有建档立卡的12户27人中精准识别出6户16人。期间,他做的第一项工作,得从“一箱鸡蛋”的故事说起。

今年63岁的王金花老人原本不是建档立卡贫困户,徐泽敏在走访时发现老人的腿脚不便,日常扶着架子才能行动,但一直没有去医院检查治疗。

徐泽敏放心不下,就主动要求带王老去旗医院检查。第二天一早,他开着自己的车去老人家里接她,老人手里提着一个酸奶盒子,说是要带到医院里去。结果到了医院门口才告诉他,箱子里装的是鸡蛋,他要是不拿,她就不去检查。

拗不过老人的善意,徐泽敏暂且收下了鸡蛋。检查过后,医院建议老人住院,做进一步观察诊断,费用都由徐泽敏暂时垫付。但老人的四个子女,有的不再身边,有的也要照顾自己的子女。

于是,徐泽敏留了下来。一连三天,他白天回村里工作,晚上再开车一个多小时到县城的医院陪床。这三天里,他从朋友那里借来了一个锅,每天煮几个鸡蛋给老人送去,这些鸡蛋正是前几天老人执意要留给他的。

驻村扶贫:一名高校辅导员的人生“跨考”

                                           徐泽敏在农户地里调研玉米种植受灾情况。本人供图

摸清“穷根”,让扶贫工作更有力度

除王金花老人之外,其他几户贫困户也都是 “因病致贫”的情况。摸清这个“穷根”之后,他就要有针对的开始扶贫工作的“答题”。

徐泽敏根据“科左中旗扶贫措施40条”中的内容,为每户“因病致贫”的建档立卡贫困户积极协调落实“免费体检”“家庭病床”“送药服务”等措施,通过扶贫会在村里着力推广“庭院经济”。

徐泽敏和村干部会一起为贫困户挑选扶贫牛。以前买东西很少在意价格的他,这次学会了为几块钱与卖主讨价还价。在他看来,“扶贫的每一分钱都得花在刀刃上”。

把牛牵到农户家,帮着他们在院子的空地里种好蔬菜的同时,徐泽敏已经为这些农产品的销路想好办法了。他着手在北京化工大学昌平校区建立了扶贫创业基地,同时引导村民树立互联网思维,以“原生态、纯绿色”为主打品牌,建立O2O电商平台。

如今,“考试”时间已过了大半,徐泽敏的“答题思路”也愈发准确清晰。在徐泽敏的指导下,成立了农村农业机械合作社,通过协调单位资金21.06万元,购买了青储打包机和青储收割机,免费为建档立卡贫困户收割打包,并低于市场价为村民服务,利润划入集体经济账户,仅去年就为村集体提供十多万元的收入。

与此同时,徐泽敏引导村里的致富带头人,成立了西浩来勒销售有限公司,作为当地乃至整个左中地区的农产品销售载体,去年线上线下销售农产品350多万。在北京化工大学的收费平台,专门开辟了扶贫专区,为当地的农产品开辟线上销路。

结合当地“三大四会”的要求,着力推进 “志智双扶”工作,引导制定村规民约,并结合“爱心超市”,走出了一条变“输血”为“造血”的脱贫之路。当地“种地只种玉米,卖菜全靠自己,上网只打游戏”的状况成为了历史,在村里接入第一根网线的2年后,村民们才真正开始尝到互联带来的甜头。

脚下沾有多少泥土,心里沉淀多少真情

当然,在“考试”之中,也会有一些“附加题”。比如农活的熟练程度是庄稼人在土地上“安身立命”的基本功,徐泽敏也不想让自己成为例外。

第一次挽起裤腿,手握锄头站在土豆地里的时候,徐泽敏也满怀信心,直到一锄下去,锄头“咬住”几个土豆后,他才意识到这真是个技术活。他像不愿放弃任何加分题的学生一样,一次次向老乡请教农活的技巧。

“脚下沾有多少泥土,心里沉淀多少真情”成了他最常说的一句话。挖土豆,摘豆角,收玉米……凡是村里能用到的农活,他现在都能得心应手了。

曾经高校辅导员的身份,为他的工作提供了很多思路。他从学习蒙语开始,将高校思政教育的“深度辅导”转变为与村民“深度访谈”。

有时候,徐泽敏“深度访谈”的对象也可能是村民家里的小朋友。他发现这里的孩子对发生在“大城市”里的事儿格外感兴趣。2018年暑假,他邀请北京化工大学信息学院的师生来村里社会实践,让他们给孩子们讲北京的风景名胜,讲美好的大学生活。

曾作为大学辅导员,徐泽敏用这种方式也为来自北京的学生上了一堂生动的课,课堂就是他脚下的扶贫“考场”。

这场已经长达两年的“考试” “交卷”在即,徐泽敏对通过“考试”充满了信心,他说:“我作为北京化工大学派驻的驻村第一书记,从校领导到全校师生,都在关注这个地方的变化,也为当地提供了大量的帮助,我肯定会尽最大的努力来完成使命。”

高佳 本文来源:中国青年报 责任编辑:高佳_NBJS9504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最短时间让你张口流利说韩语

中高考取消考试大纲 整本书都成了重点

态度原创

热点新闻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教育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