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名研究生被湖南大学录取后弃学 近八成为非全日制

2019-10-16 06:02:31 来源: 新京报 举报
0
分享到:
T + -

湖南大学研究生院近日发布的《关于取消郑博阳等69名2019级研究生入学资格的公示》引发关注。新京报记者搜索发现,69人里54人是非全日制研究生,多种原因致弃学,包括经济原因、认可度等,有专家建议,学校应完善招生规则。

湖南大学2019年新录取的研究生当中,有69人放弃入学资格。日前,这份69人名单在湖南大学研究生院官方网站上公示。

新京报记者统计发现,这份名单中,有54人为非全日制研究生,在全部弃学者中占比约78%。

10月11日,湖南大学法学院招生办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我们每年非全日制研究生的招生指标都用不完,只要过线就可以录取,学生是在注册之后再选导师,没来上学的学生对于导师影响也不大。”

南开大学法学院副教授李晓兵表示,学生录而不读并不算对教育资源的浪费:“这相当于一种广义的受教育权……在大学之后,这种权利是可以放弃的,不应该强制学生。”

公开资料显示,湖南大学是985工程高校、世界一流大学建设高校。

湖南大学研究生院公示取消69名研究生新生入学资格。 湖南大学研究生院网页截图湖南大学研究生院公示取消69名研究生新生入学资格。 湖南大学研究生院网页截图

 弃学者多为非全日制研究生

9月29日,湖南大学研究生院在其官方网站发布《关于取消郑博阳等69名2019级研究生入学资格的公示》。

上述公示称,依据《湖南大学研究生学籍管理办法》“新生……因故不能按期入学的,应提前向学校请假,并附相关证明,请假时间一般不得超过两周;未请假或请假逾期的,除因不可抗力等正当事由以外,视为放弃入学资格”之规定,拟取消郑博阳等69名研究生入学资格,并附69人的姓名和学院。公示时间为2019年9月29日至2019年10月10日。

10月11日,新京报记者从湖南大学研究生院培养办了解到,上述名单上,每个学生的姓名前都对应一个带有英语字母的编号,若编号首字母是F,代表这名学生为非全日制研究生,编号首字母若为S,代表这名学生为全日制硕士研究生,编号首字母是B,代表这位学生为全日制博士研究生。

新京报记者统计发现,这份名单中,有54名非全日制研究生,12名全日制硕士研究生和3名博士研究生,非全日制研究生弃学人数在全部弃学者中的占比约为78%。

上述名单中的学生分别来自法学院、电气与信息工程学院、工商管理学院、金融与统计学院、外国语学院等16个学院,其中放弃入学资格学生最多的学院是工商管理学院,有17名学生。

湖南大学研究生院官网公布的信息显示,2019年该校共录取5000多名研究生,这69人占比不足1.5%。

湖南大学校门。湖南大学网站截图湖南大学校门。湖南大学网站截图

  研究生新生为何弃学?

湖南大学研究生院发布的公示显示,部分研究生新生因出国、工作等个人原因申请放弃入学资格,另有少数新生逾期未报到,按照放弃入学资格处理。

“这种情况不仅出现在湖南大学,很多高校都曾出现过。”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范辰告诉新京报记者,据他所知,曾经有考入中央财经大学北京大学全日制研究生的因为工作、出国等原因放弃入学。

湖南大学机械与运载工程学院一名教师表示,其学院有4名非全日制研究生放弃入学,还有1名全日制研究生和1名博士生放弃入学。她了解到,有人觉得非全日制研究生含金量不如全日制研究生,便回去重新考全日制研究生。

湖南大学法学院招生办工作人员介绍,法学院今年放弃入学的10名研究生中,9名是非全日制研究生。他们均为应届本科毕业生,报考全日制研究生未被录取,申请转到了非全日制研究生,因为各种原因未报到。

湖南大学法学院与未入学的10名学生沟通过,有的学生是因为家庭、经济原因,有的是因为找到了好的工作,所以没有报到。范辰表示,报考全日制研究生的学生可能被调剂到非全日制,由于后者的学费一般高于前者,导致了一部分学生放弃学习的机会。

8月26日下午,湖南大学2019级研究生新生开学典礼举行,有762名博士新生与5081名硕士参加。 湖南大学网站截图8月26日下午,湖南大学2019级研究生新生开学典礼举行,有762名博士新生与5081名硕士参加。 湖南大学网站截图

两学院非全日制研究生名额均未用完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向新京报记者介绍,全日制研究生学习时间更充分,教学更规范。非全日制研究生的学校培养、论文答辩都会有所放松:“我曾参加过一次硕士论文答辩,非全日制研究生的标准比全日制研究生标准要低很多。”

储朝晖表示,非全日制研究生的学历认可度不如全日制研究生。有一些企业不承认非全日制研究生,在相同条件下会优先选择全日制研究生。

湖南大学法学院和经济与贸易学院的工作人员介绍,所在学院非全日制研究生未招满。

湖南大学法学院招生办工作人员表示,2019年学院非全日制研究生的招生指标为180个人,最终录取了126个人,正式上课的是116个人:“我们每年非全日制研究生的招生指标都用不完,只要过线就可以录取为非全日制研究生,而由于学生是在注册之后再选导师,没来上学的学生对于导师影响也不大。”

湖南大学经济与贸易学院负责非全日制研究生的工作人员表示,2019年学院非全日制研究生的名额也没有用完,上线了的学生都会被录取了:“没来上学的两名学生,可能之后他们再想报考我们学院会有一定影响。”

湖南大学研究生院招生办工作人员透露,学生通过研究生复试之后,如果全日制研究生名额用完,只要学院提供非全日制的名额,学生就可以申请转到非全日制研究生。只不过所有的非全日制研究生都是定向培养的学生。相当于学生需要找到工作,然后与工作单位签订协议,毕业之后要回到这家工作单位继续工作。

湖南大学招生办表示,各学院拟录取名单发布并提交教育部之后,被录取的人员就不能再更改了。一旦提交教育部,就没有补录机会。

湖南大学俯视图。湖南大学网站截图湖南大学俯视图。湖南大学网站截图

专家:学校应完善招生规则

南开大学法学院副教授李晓兵表示,学生录而不读并不算对教育资源的浪费。“这相当于一种广义的受教育权。在义务教育阶段,这是一种义务和权利,学生需要接受这种教育。但是在大学之后,这种权利是可以放弃的,不应该强制学生。”

李晓兵认为,以后这种情况可能会越来越多,这也体现了现在的学生选择越来越理性。“研究生在原来含金量较高,现在类似一种‘后本科教育’,含金量没有那么高。而且读研比较苦,论文要求越来越高。学生会综合考虑这些问题。”


在李晓兵看来,如今非全日制研究生不太受欢迎:“学校对于全日制和非全的研究生差别很大,有的学校不给提供学校住宿,有的学校会把非全日制当作摇钱树,收很高的费用。可能一年的学费就要一万多,远远高于全日制研究生的费用。”

“学生投入了时间成本、机会成本和经济成本,如果学校的培养以及学校品牌的附加值不能给学生满意的回报的话,学生就会放弃消费。”一位要求匿名的学者告诉新京报记者。

天津师范大学法学院朱姓副教授则认为,学校应该完善招生规则:“我们学院会在5月给每一个被录取的学生打电话确认是否来上学,有些学生就会跟我们说自己已经考上了公务员,几天内给学院答复。如果不来,这样还有补录的机会。”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也持类似的观点。

储朝晖向新京报记者介绍,欧洲国家和美国的研究生都没有统招,都是各个学校自己招生。一个学生可以同时申请很多个学校。学校在预录取之后会和学生确认是否来上学。学生不确认就视为放弃。如果这个学生放弃了,学校就可以录取其他的学生。

于彩虹 本文来源:新京报 责任编辑:于彩虹_NBJ11060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孩子的色彩启蒙真的很重要

美国H1B签证推出新登记制度 2020年3月实施

态度原创

热点新闻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教育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