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SERVE奖“有点意思”!博雅云课堂首创SPOC课程在中小学通识教育中的应用

2019-11-26 15:43:35 来源: 网易教育综合 举报
0
分享到:
T + -

第五届中国教育创新成果公益博览会23日在珠海落幕,本届大会网络报名21130人,在线观看直播人次超过300万,官方网站访问量185万,影响广泛。

展会期间,有2100多项教育创新成果参与SERVE奖的角逐,最终20项获奖,其中仅有4项成果来自企业,是名副其实的“百里挑一”。

作为企业成果之一,博雅云课堂SPOC平台究竟凭什么脱颖而出,与华东师范大学、北师大附属实验中学这些名校的成果齐名,获得SERVE奖这一最高奖项?从结果分析,博雅云始终坚持采用最先进的教育理念和技术,将传统课堂变的更“有意思”,进而提升学生的综合素养,是主要原因之一。

SERVE奖颁奖现场
SERVE奖颁奖现场

“平常教学时间紧张,长假正适合学生阅读名著。但是学生到底有没有看,掌握程度怎样,以往老师很难检查。这个平台有习题、有反馈,老师掌握了学情,就可以更有针对性地进行辅导。”拿到对学生在博雅云课堂SPOC平台学习行为的大数据分析报告,江苏扬州公道中学校长助理吴正兵对如何利用这些数据有了更多的想法。

小微课程适配校内课外

在一众获得SERVE奖的成果中,SPOC并不是一个非常新奇的概念,它的全称是小规模定制化在线课程(Small Private Online Course),不但在国外风靡一时,清华大学、浙江大学、南京大学等国内知名高校也多有运用。但从现有信息看,博雅云课堂却是第一个将这项技术用于中小学通识教育领域的平台。

“为什么不能把小型定制化课程用在这里呢?” 博雅云课堂创始人梅也认为,“SPOC的适用场景很多,电脑、PAD、手机端都可以用,课内课外、校内校外,随时随地。而且它是轻量化的,不像MOOC那么长,可以把碎片化的时间利用起来;它还能根据每个人的不同需求定制课程表,这些特征都是最适合通识教育的——让孩子在属于自己的时间,学一些有意思的,长远来说也是有用的东西”。

这个想法正合SERVE奖设计者的理念。SERVE奖模型由北京师范大学中国教育创新研究院院长刘坚教授提出,以回答“什么是好的教育创新成果”的问题。刘坚教授指出,优秀的教育创新成果需要具有系统的解决方案(Solution)、成功的实践案例(Example)、明确的标准规则(Rules)、正确的价值理念(Value)、服务教育现实(Education)等核心要素。在本届SERVE奖的评选过程中,对价值理念更是强调到了极致,在初筛中,首先淘汰了不合格成果,同时也剔除了应试成果、纯硬件成果等。而最终获奖的,都是面向孩子的全面发展,面向人的终身成长的,又都“有那么点意思”。

登陆博雅云课堂的官网,可以发现这个平台果然“有点意思”。与中信美术馆合力打造的华夏美学系列课程、跟中国水利水电出版社合作推出的中国古代水利工程课程、邀请专业电影人主讲的微电影制作课程,还有揉和了课本剧、化妆派对等多种拓展训练的世界名著项目式学习课程……100多门课程、2000多个课时,既面向新高考,又超越新高考。博雅云课堂很喜欢说“陪孩子一起探寻世界”,让孩子在个性化学习中,成为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人,这正是服务于当下教育现实(Education)的一种路径。细看这些课程的设计,几乎都是跨学科融合的;表现形式囊括了视频、音频、文本、图像,课程包中还有项目式学习任务单和在线测评题库、开放性讨论,极强的互动性让课程学来饶有趣味。

安徽省安庆市罗岭中心学校的龙鹏飞老师多年致力于将网络技术用于教育教学,他创办的“彩虹桥”网站是全国基础教育信息化应用典型示范案例。就连龙老师也没想到,博雅云课堂的微电影课程会那么受欢迎,每到周一,孩子们就会主动提醒,“今天该上电影课啦”。“小孩特别喜欢,对(主讲人)小路哥哥特别崇拜”。他介绍,目前,《透过镜头看世界——我用手机拍摄微电影》在三年级学生中进行到第8个课时《开始你的剧本创作》,孩子们已经能画“分镜头”,并且自己组队拍了一部延时摄影作品——《送饭》。

中关村三小雄安校区的孩子们被博雅云课堂的通识课吸引住了
中关村三小雄安校区的孩子们被博雅云课堂的通识课吸引住了

混合教学放大优质资源

所谓“延时摄影”,是以快进的形式浓缩拍摄时空,也是博雅云课堂微电影课程中讲解的一种专业手法。对于这样的专业知识,曾在电视台工作过的龙鹏飞并不陌生,也曾设想过要给孩子们开这样一门课。“没敢做。虽然这个课程只有16节,但是花的心血不得了。”龙老师想找一个专业又通俗易懂、适合中小学生的电影课,最终选择了可定制的小规模在线课程,以“线上+线下”的双师形式教学。“老实说,我要独立构建一个这样的课程,肯定费时费力,而且做出来可能也没有那么专业。”

梅也说:“开发这个平台之前,我就在想,‘互联网+教育’,应该给教育‘加’一点什么?肯定是优质、稀缺的东西。对普通的孩子来说,有些东西可能比学科类的知识离他们更加遥远,比如微电影,又比如中国古代的名画,还有一些科学、哲学的东西,都是他们听过、看过却很难跟自身联系起来的。但随着社会评价体系对学生的综合素养要求越来越高,他们必须要了解这些东西,甚至要掌握、运用它们。”

梅也想把各个领域的专业人士乃至“大师”引入到中小学通识课程中去,让他们成为在线课程的主讲人;让各行各业的优质资源可以为学校提高学生艺术素养、社会素养乃至道德素养、学科素养所用。像中信美术馆的执行馆长曾孜荣、首都师范大学人工智能教育研究院常务副院长蔡可、南京师范大学基础教育研究院院长朱雪梅都是博雅SPOC课程的设计师,严格把关整个平台的标准规则体系(Rules)。

正如扬州教科院教研员贡加兵所说,“兴趣是最好的老师。博雅云课堂便捷的人机互动式学习、开放的任务导学式探究、丰富而又充满魅力的课程设计、动静结合而又直观生动的视觉效果、充满趣味而又高效的教学测评,特别是互联互通无限扩大的学习资源,都极大地调动了学生的学习兴趣”,支持“线上+线下”的混合式学习真正发生。

教博会的参展者们对“线上+线下”的混合式学习兴趣深厚
教博会的参展者们对“线上+线下”的混合式学习兴趣深厚

个性定制助力校本研发

在这个SPOC平台上,学员的学习行为、学习效果和对他们综合素养的评估,都会在不断的人机交互中被记录下来并加以大数据分析,为一线老师掌握学情提供参考。特别是在综合素质“五个维度”评价体系落地的过程中,这种注重过程、结果可视的方式或许会更加公平。“一个孩子他可能没有天赋,没有获奖或参加表演的经历,但不代表他没有艺术的素养。素养不是特长,它应该是一种感知世界的能力。”梅也如是说。

正如SERVE奖所要求的,所有获奖成果必须是经过实践验证的。博雅云课堂的案例(Example)不少,除了学校,还有苏州高新区、深圳悦读堂、网易等数十家,覆盖区域、社会机构、互联网平台等领域。而作为平台的深度用户,更多学校正在探索着将大数据用于教育现实的更多可能性。公道中学就在酝酿将博雅云课堂艺术类课程的学习完成情况纳入对学生的艺术素养评价指标体系中去;同时也在挖掘大数据用于社会素养、学科素养评价的更多可能性。当然,对学校而言,更重要的是培养学生的核心素养。身为美术教研员的贡加兵指出:“任何作品都不是孤立的,博雅云课堂对每一幅画作背后的历史故事、人物经历、诗词歌赋、风土人情和政治变迁都有融合式的讲解,可以起到跨学科教育的作用,从而全方位培养学生的核心素养。”

江苏泰州的凤凰小学已经做了一些将SPOC课程用于提升学科素养的尝试。语文老师闾琳把博雅云课程《颜老师趣讲成语故事》带到了班级里,孩子们在线上自主收听音频课程,闾老师还组织学生充当线下讲师,鼓励他们分享自己生活中的成语故事。“比如,有一个同学就讲到,某次数学老师要求大家带扑克牌到学校里来,大家议论纷纷。这个孩子就说,‘老师布置的任务就是一颗石子,我们的议论就是千层浪。这就叫一石激起千层浪。’”

如此个性化、源于生活、结合线上的课程,必然是独属于闾老师和凤凰小学的精品。在学校借助博雅云课堂技术推出的“极度空间学习社区”,该校知名的实践项目《本草园》SPOC课程开发初见成效,孩子们自主制作的文本、音频、PPT,以及老师上传的课堂实录,一一见证着课程的进展,也让更多校内、校外学员可以深度参与而不打扰。

原来,在博雅云课堂的整体解决方案中,设计了3个子系统支持课程研发、学习管理、教学管理,题库和测评系统则为学习效果评估服务;此外,还有大数据系统,通过收集、分析学生的学习数据,按需提示学习进度、推荐个性化课表、记录成长轨迹等,给学生营造自主学习、个性化学习的氛围。开发者还为学校和教育管理者提供了一整套的解决方案,包括提供系统应用培训,定制区域、学校特色平台等——和所有其他获得SERVE奖的成果一样,它是一个系统性的解决方案(Solution),这也是所有教育人致力创新的最终追求。

“总之,人工智能也好,大数据、云计算等各种最新潮、最先进的技术都好,一切新的技术,落到教育这个领域都是为人服务;具体到学校,首先是为学生的成长服务,同时也为一线教师和教育管理者服务,为寻找课改的新方向提供一点辅助。而最终是要通过互联网,让各个领域的专业人士能和所有教育人一起,陪孩子探寻世界,让每个孩子成为最好的自己。”博雅云课堂创始人梅也的想法和他们的课程一样,“有点意思”。

什么是SERVE奖?

SERVE奖是基于北京师范大学中国教育创新研究院提出的SERVE模型,即优秀的教育创新成果应具备系统的解决方案(Solution)、成功的实践案例(Example)、明确的标准规则(Rules)、正确的价值理念(Value),并指向教育现实(Education)。五个英文单词的首字母组合形成SERVE一词。

第五届教博会SERVE奖含金量有多高?

1. 千余项教育创新成果参评,真正的百里挑一

从6月中旬起,中国教育创新成果公益博览会组委会面向全社会征集教育创新成果,共收到来自高校、区域教育行政部门,以及中小学、幼儿园、公益组织、企业等多方的教育创新成果2100余项。

2. 百余名专家多轮评审 过程把关严格

从9月10日中国教育创新成果公益博览会组委会召开成果初评工作会起,到11月2日召开终评大会之前,SERVE奖成果的评选经历了初评、复评、征信调查的过程。

北京师范大学中国教育创新研究院组织专家针对提交的两千余项成果进行了初评,淘汰不合格成果,剔除应试成果、纯硬件成果和纯理论研究成果,确定入选参展成果1800余项,其中有1248项成果进入复评;复评委托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组织正高级专家完成评审工作,每50项成果一组,专家按照30%比例推荐。每组由3位专家独立评审,获得3位专家同时推荐的成果才有机会进入到下一轮的环节中。为保证入选成果材料的真实性和科学性,本届SERVE奖评选还增加了征信调查环节,针对成果的研发机构资质、研发时长、是否有负面信息等进行调查,并着重调查了成果研发信息和使用者的反馈等。征信调查环节保证了入选SERVE奖的成果是真正经得起实践检验的成果。


11月2日上午,中国教育创新成果公益博览会组委会邀请了多位教育领域的专家学者,对进入终评环节的教育创新成果进行最后一轮评审。评审专家为著名教育家、北京师范大学资深教授顾明远先生,著名教育家、中国教育学会原常务副会长郭振有先生,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杨东平教授,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崔保师院长,中国教育电视台党委书记、台长柯春晖,北京第二实验小学教育集团总校长李烈,北京十一学校联盟总校校长李希贵。

终审专家

▲ 著名教育家、北京师范大学资深教授顾明远先生
▲ 著名教育家、北京师范大学资深教授顾明远先生

▲著名教育家、中国教育学会原常务副会长郭振有先生
▲著名教育家、中国教育学会原常务副会长郭振有先生

▲ 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杨东平教授
▲ 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杨东平教授

▲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崔保师院长
▲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崔保师院长

▲ 中国教育电视台党委书记、台长柯春晖
▲ 中国教育电视台党委书记、台长柯春晖

▲ 北京第二实验小学教育集团总校长李烈
▲ 北京第二实验小学教育集团总校长李烈

▲北京十一学校联盟总校校长李希贵
▲北京十一学校联盟总校校长李希贵

3. 五个维度系统考察,保证入选成果的优质性

在2015年首届教博会上,北京师范大学中国教育创新研究院院长刘坚教授率先提出SERVE模型,以回答“什么是好的教育创新成果”的问题。刘坚教授指出,优秀的教育创新成果需要具有系统的解决方案(S)、成功的实践案例(E)、明确的标准规则(R)、正确的价值理念(V)、服务教育现实(E)等核心要素。该模型经过五年的检验,以及不断优化,已经发展成为基于SERVE模型的教育创新成果的评价标准体系,对于成果的发现与遴选、培育与优化提供了强有力的指导和帮助。2018年3月发布的《中国优秀教育创新成果质量评估报告》在业界产生良好的社会反响。

▲ 刘坚教授讲述SERVE1.0向SERVE2.0的演进路径
▲ 刘坚教授讲述SERVE1.0向SERVE2.0的演进路径


基于SERVE模型,从第二届教博会起开始评选SERVE奖,第二届和第三届教博会各评选出10项获奖成果,第四届评选出13项获奖成果。作为教博会成果评选的最高奖,不仅从成果的特征上,倡导“可复制、可推广”“能够有效解决教育实践问题”的优秀教育创新成果,而且在成果所属领域上,引导教育创新向核心素养培养、促进教育公平等教育重大核心问题方向发展。

郑娟 本文来源:网易教育综合 责任编辑:郑娟_NQ0738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无需专业背景让你画作拿得出手

英国某大学留学生不敢回国:害怕挂科和取消

态度原创

热点新闻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教育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