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残疾母亲将儿子禁锢九年 拒不让孩子上学

2019-12-21 06:02:30 来源: 中国青年报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精神残疾母亲将儿子禁锢九年 拒不让孩子外出、上学 一场解救被禁锢儿童的行动)

一个精神残疾二级的母亲固执地将非婚生育的儿子禁锢在家9年,不让孩子接受义务教育,不允许孩子出门,甚至拒绝其外公外婆等亲人探视。9年间,这个母亲靠网购方便面、矿泉水或点外卖解决母子俩的吃喝。

这个地处闹市的家变成了与世隔绝的垃圾堆——从屋内的卧室到门外的走廊堆满了包装盒、餐盒、矿泉水瓶等废弃物。9岁男童龚亮(化名)就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

龚亮的遭遇被社区工作人员获悉后,一场解救行动在当地展开。

“我们是去年3月,听到孩子的外婆向社区反映情况才知道这件事的。”桂林市秀峰区丽君街道办事处司法所所长全琨说,孩子的外婆和外公已经80多岁,和孩子的母亲龚霞(化名)住在同一个小区。这个小区是单位职工的宿舍,邻里都是熟人,邻居除了经常投诉龚霞在楼道乱堆垃圾外,并没有发现这个家庭的异常。之前,龚霞还让父母偶尔探望孩子,后来由于家庭纠纷,外公外婆多次上门都敲不开门。他们考虑到外孙已经8岁,到了上学的年龄,便向社区街道反映了这一情况。

接到外婆的求助后,街道和社区干部多次到龚霞家做她的思想工作。但龚霞每次都很警惕地堵着门,只在门外和街道工作人员交谈。周边邻居向工作人员表示,从没在小区见到过龚霞的儿子。

“我前后下户十几次,从没有见过孩子一面,只有一次隔着窗玻璃听到孩子在家里说话的声音。”全琨说,起初,他耐心地对龚霞进行法规宣讲,劝她等秋季开学了送孩子去学校。2018年六一儿童节时,社区工作人员还上门给龚亮送去书包以及文具,希望能感化这名母亲。可到了2018年9月,龚霞依然没有送孩子入学。

一名社区干部告诉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51岁的龚霞已办理病退,靠每月2000多元的退休金生活。他与龚霞接触时,能明显感受到她在精神方面的异常:她总是陷入自己的逻辑,以孩子身体不好、智力水平低及缺乏生活自理能力为由,不让龚亮外出,也拒绝儿子与外人接触。她认为这样的选择对孩子来说是最好的,是在保护儿子。

“多次做工作无效后,我们判断龚霞是在采取敷衍拖延的手段,开始考虑要通过法律手段保障孩子正常受教育的权利。”全琨说,丽君街道办事处司法所将龚亮的情况形成书面材料,上报组织。

秀峰区委书记蒋育亮得知辖区一名儿童被禁锢9年的消息后,既愧疚又愤慨。他表示:“请区委政法委牵头,一定要尽快把孩子解救出来,不然我们怎么对得起这个孩子?”

“有人问为什么发现那么久都没有处置,其实要解救这名孩子涉及到很多复杂的问题。”秀峰区委政法委委员贺明表示,解救被精神病母亲禁锢的儿童,不是破门而入把他抱出来这么简单。要先通过法律途径变更孩子的监护人,然后制订周密的解救方案,防止解救过程中母亲做出极端行为,对孩子的身心造成威胁。小龚亮从出生起就没见过父亲,外公外婆又年事已高,把他解救出来后安置到哪里?孩子被禁锢9年会不会产生心理、身体问题,如何让他接受正常的教育?孩子一旦解救出来,其母一人独处存在不可预料的风险,要联系好精神病医院进行治疗。如此种种,都需要考虑周全。

我国民法通则规定,未成年人的父母没有监护能力的,由祖父母、外祖父母中有监护能力的人担任监护人。但是当区委政法委提出将龚亮的监护权变更给外公时,老人有很多顾虑。外公一是担心自己年纪大了,另外也害怕患精神病的女儿认为孩子是被他们和政府抢走的,会报复他们。后来区委政法委、街道办和社区工作人员反复找他们做思想工作,解释法律层面的道理,老人才愿意为了外孙,配合法院、公安部门签署相关的法律文书。

2019年7月,桂林市秀峰区民政局向区人民法院提出申请,请求撤销龚霞的监护人资格。当年8月,秀峰区人民法院作出判决,认为龚霞不适宜再继续履行监护人的职责,遂撤销龚霞对龚亮的监护人资格,指定其外公为龚亮的监护人。

在作好一系列筹备工作的同时,解救行动被列入议事日程。

今年11月11日,秀峰区委政法委召集桂林市公安局秀峰分局、秀峰区法院、区民政局、区卫建局、丽君街道办事处等部门负责人召开会议,就解救孩子作出具体部署。会议要求,这次行动是坚决落实“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的实际举措,要合力攻坚,在本周之内把孩子解救出来。

为提高解救行动的成功率和安全性,几名便衣民警连续两晚在龚亮家附近侦查。民警发现,龚霞基本不外出,只在每天21时左右外出倒垃圾、收快递。摸清规律后,11月13日晚,工作人员趁龚霞例行外出时将其控制。然后大家破门而入,成功将9岁的龚亮从屋内救出。

“进入房间后,我们都惊呆了,这个孩子简直就是睡在垃圾堆里。”秀峰区委政法委委员贺明说,门打开后,房间内传出一股刺鼻的气味。在一堆堆难以下脚的杂物中,留着一头蓬乱长发的小龚亮躲在一个角落里,面色苍白。他穿着女式睡衣,手中紧紧攥着一个手机。“我们原以为孩子被禁锢了9年,身心健康必然受到严重创伤,但令人欣慰的是,孩子的身高、健康状况以及谈吐与正常孩子并没有明显的差异。他白天睡觉,晚上在屋里玩手机,还认识了不少字。”

解救出龚亮的当晚,工作人员对龚亮的身体作了检查,给他理了发、洗了澡,还给他添置了一整套新衣、新鞋、新袜。当民警阿姨扶着龚亮走出小区时,他抬头看了一眼围墙外的建筑,惊叹道:“哇,这么高的楼!”

为解决龚亮的生活、教育、照料等问题,秀峰区民政局筹集了2.53万元慈善资金,同时以区政府拨付的方式,每半年提供2.1万元保障经费帮助其康复。

目前,9岁的龚亮被送往外地的一家康复机构进行康复训练,他早上学习文化知识,下午进行体能锻炼。

“这个孩子反应很快,表达能力也蛮好的,就是还不会写字。”12月12日,龚亮的指导老师在电话中告诉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经过两周多的训练,龚亮已经适应了新的环境。尽管从前母亲经常打他、每天只给他泡一餐方便面吃,龚亮偶尔也会想打电话给妈妈。

在老师看来,这个曾被禁锢多年的男孩在性格方面并没有表现得与别的孩子有什么不同。他懂礼貌,体能训练虽然比较辛苦但也能坚持,很快就在康复机构结交了一些新朋友。由于饭量不错,他的身体机能恢复得很快。龚亮一开始缺钙、四肢无力、走路有些内八字,目前可以正常行走,预计经过半年的康复训练,小龚亮就能进入普通小学接受正常教育了。

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 谢洋 通讯员 佘雪楚 来源:中国青年报

郑娟 本文来源:中国青年报 责任编辑:郑娟_NQ0738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无需专业背景让你画作拿得出手

国务院:扩大硕士研究生招生和专升本规模

态度原创

热点新闻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教育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