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进之笔-中国教育70年"第九期:朱燕民谈留学发展

2019-12-30 14:24:06 来源: 网易教育综合 举报
0
分享到:
T + -

【栏目介绍】

奋进之笔——中国教育七十年

2019年是新中国诞辰70周年,中国教育在这70年中取得了巨大成就。规模大发展、人才多元化,教育更加适应社会经济发展的需要。中国已成为世界教育第一大国,正在向教育强国迈进。

值此普天同庆之际,网易教育将采访在中国教育改革进程中,起到重大推进作用的重要人物和团体,深度分析中国教育改革进程,向祖国70华诞献礼!

【第九期】

金吉列留学朱燕民:成功留学 培养新时代国际化人才

新中国成立70周年,中国留学也走过了蓬勃发展的70年。

从第一批国家公派留学生启程,到1981年自费出国留学政策放开、托福考试正式进入中国,再到1985年取消自费出国留学资格审核......中国留学走出了一条从公派到自费、从精英留学到大众留学的转变之路。教育部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出国留学人数首次突破60万,持续保持世界最大留学生生源国地位。

与此同时,中国留学服务行业也经历了混乱期、局部竞争期、全国扩张期到全国竞争期等重要发展阶段。中国学生和家长对留学的需求与认知,也同样经历了从信息到服务,从粗放到精准,从选择到反思的历程。

作为中国留学服务行业发展的见证者和亲历者,朱燕民先生以独特的视角和判断力为金吉列留学找到了企业传承和行业标杆的不变逻辑与规律。

在全球一体化发展的今天,中国留学服务行业的发展趋势如何?面对留学生“裸归”现象,我们应该如何定义和培养国际化人才?

本期,网易教育邀请金吉列留学董事长兼总裁朱燕民先生,一起探讨中国留学服务行业及国际化人才培养的方向与未来。

【嘉宾介绍


朱燕民,毕业于清华大学土木与环境工程系,硕士研究生学历。1999年正式加盟金吉列出国留学咨询服务有限公司,曾任金吉列留学总经理、董事,现任金吉列留学董事长、北京市朝阳区金吉列教育培训学校校长、中国教育国际交流协会自费出国留学中介服务分会常务理事、北京市企业发展促进会副会长。朱燕民拥有近二十年的留学服务从业经验,始终坚持贯彻金吉列的“良心、合作、多赢、共享”的企业经营理念,在任期间,带领金吉列留学完成了一系列改革举措,促使其快速发展为行业领军者,并立志于把金吉列发展成为全球知名的教育文化产业。

【采访实录

第一部分:建国70年,中国留学行业经历了那些重要阶段?

网易记者:朱总您好,2019年是新中国诞生70周年,中国教育在这70年中取得了巨大的成就,网易教育推出了《奋进之笔-中国教育70年策划》,深度分析中国教育的改革进程。感谢您接受网易教育的专访,首先请您聊聊70年来留学行业的发展,您认为在这70年中国留学行业发展都经历了那些重要的阶段?

朱燕民:今年是新中国建立70周年,在这70年里从留学事业来讲有这么几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是49年到66年,这个阶段是中国优秀的留学生由国家公派到前苏联去留学,这是一个主体;再有一个就是新中国建立以前在欧美留学的,尤其是在美国的留学的部分留学生,他们参加了新中国建设,比如说我的导师当时是在美国拿的博士学位,他们在新中国建立之后返回中国参加祖国建设。我过去工作的研究所的所长,包括当时的技术骨干都是从前苏联留学回来的,这是一个阶段。

第二个阶段是78年11届三中全会以后,中国实行改革开放政策,新中国留学又进入了一个新阶段。78年到94年前后,整体以国家公派和单位公派的留学生为主,可以叫做精英留学;从95年以后,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自费留学逐渐成为主体。数据上看,99年中国派往不同国家的留学生整体是39,000人,截止2018年,我们国家在外的留学生总量达到了66万多人,其中90%以上都是自费留学生。应该说新中国建立以后这70年,我们国家的留学生事业取得了巨大的变化,大家可以从数量去看,也可以从留学的质量去看,也可以从影响的范围去看。


网易记者:2017年国务院取消了留学中介资格认定审批,留学行业发生了不小的变化,曾经有从业者笃定的认为留学行业将呈现井喷式发展,但实际情况是留学中介出现了大量的倒闭,留下的很多勉强实现业绩的持平,但是利润也是岌岌可危,您是如何看待这个情况的?

朱燕民:99年以后,国家由教育部、公安部和国家工商总局牵头,对留学咨询服务行业进行了规范,这种规范也是配合或者伴随着中国留学事业的发展而发展的。因为从那一年起,中国留学生的总量是呈现了井喷式的发展。从99年的39,000人一直成长到2018年的66万人。当然在这个过程当中,留学行业也得到了长足的发展,国家开始是把它列为特种服务行业,这种特种服务行业的管理一直持续到2017年。 在这个过程当中,很多机构也是应运而生,也取得了很好的成绩,建立了很好的服务体系,也给我们的留学生提供很好的服务,也使中国的留学生事业得以健康的发展。

2017年以后,国家根据国家放管服的目标,留学服务行业行政许可取消了,取消后行业发生了转折。这种转折应该说更利于行业的竞争,更利于行业的发展。这种发展过程当中,很多的从业人员和很多的不是这行业的这些企业也进到这个行业来,希望能够在这行业当中占有一席之地,我想这是从经济发展角度讲是可以理解的。 当然在这过程当中,有些从业人员虽然有专业经验了,但单独做一个企业,不光需要专业的经验,他还有需要其他资源,比如说资金,比如说场地,比如说各种围绕着企业建设的专业资源、财务、人事、法律等等,这些都是我们创业人员在出去做企业的时候要面临的一种局面!在这种局面情况下,留学企业在取消行政许可以后,它的运行规律跟其他的创业企业应该是一样的。

大家可以看到,确实是在2017年2月行政许可取消以后,建立了很多企业,但这些企业的生命周期跟很多其他创业企业实际上是一致的,也就是如果能活过三年的话,基本上就能活过来,如果活不过三年,那就是在企业创业过程中的这些问题没有克服。当然这些符合客观规律的事情,拿到留学行业来讲,它确实有它特殊性,这种企业的倒闭应该说是符合一般企业运行规律。


第二部分:中国留学行业,未来发展趋势如何?

网易记者:作为深耕留学领域20年的行业排头兵,您认为中国留学机构未来的良性发展方向是什么?也请您给从业者一些建议。

朱燕民:从留学行业的角度讲或者留学事业的角度讲,它(发展方向)是和留学生的需求、留学市场的需求是紧密相关的。第一,我们从市场需求看,中国留学生的如果跟发达国家去比,留学生占整个人口的比例或者在适龄人口的比例还是比较低的,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的发展空间还是非常大。再者,在二线城市、三线城市,甚至四五线城市,在城镇化进程当中发展起来的这些地区和城市,他们的潜力是非常大的,这一点从我们公司在全国49家分子公司的情况看也能看出来。现在,中心城市的业务是比较稳定的,在二线和三线城市,省会城市和一些发达地区的城市成长率是非常高的。再有从竞争的角度讲,国家行政许可取消以后,参与竞争的企业非常多,那些品牌好、服务质量高、专业水平强的企业才能最终留下来。最终是这些企业整合留学服务市场的所有的优质资源,这里头包括海外合作院校,包括国内专业人员,包括国内配套服务的银行也好、保险也好、机票也好、安全也好,留学前后的外语教育机构也好,还有就业机构也好,都会进行新的一轮整合。从整体来讲是利于留学行业的发展。

网易记者:那您是如何看待中国留学行业未来5到10年的发展趋势的?

朱燕民:从现在看,我相信中国留学服务行业、中国留学行业会跟中国实现百年复兴梦和百年伟大复兴是紧紧相关的,因为中国的经济发展给留学行业提供了坚实基础。

一方面是中国经济的发展,对世界经济的贡献力,会使得家庭在支付留学费用方面会有这种实力;另一方面,中国的发展对世界的贡献,也会创造很多留学生就业的岗位;第三个方面,中国在世界上的影响力增大,外国的投资者也好,外国想了解中国也好,中国想走向世界也好,需要这样的人才群体;还有一个重要的方面,中国是一个传统的教育大国,我们的家庭、我们的父母对子女的教育是无私的,愿意倾注自己毕生的经历、资金、金钱和其他资源,为培养子女贡献自己的这种力量。


第三部分:留学结构有何变化?如何定义国际化人才?

网易记者:上世纪80年代,中国第一次出现出国潮,当时是怀抱梦想的中国学生争相出国学习工作,而在20多年后的今天,留学结构有何不同?

朱燕民:1978年以后,应该说到94-95年,这个阶段是以公费留学,就国家公派和单位公派为主。这个年代,学生总量比较低,当时的国家经济发展水平也比较低,与当时国外方方面面的差距是很大的。 这时候我们国家从经济建设的角度讲,提出了改革开放政策,其中开放的重要组成部分就是派大批的留学生到发达国家去学习先进的科技文化知识,希望通过这些知识的学习,把他们引到国内来参与祖国的建设。当时同学们怀揣着梦想去,一方面是报效祖国,同时一方面也是满足自己的物质需要,这是一个阶段。

99年以后,这一轮的留学潮跟之前的留学潮是不一样。这一轮是经过中国经济发展以后,中国家庭有支付能力了。留学生的构成已经从精英走向大众,虽然它的群体并不大,比如说拿2018年举例,也不过就是66万人,而当应届参加高考的学生约有1000万人,占比仅有6%左右,所以还是个小众群体。但是,它的构成变化了,既有初中学生,也有高中学生,也有读大学的学生,也有读研究生的学生;既有学习尖子,也有学习成绩可能是属于平均水平的这些学生,应该说构成有变化。现在这些学生出去以后,会让世界更好的了解中国,也能让中国更好的跟世界接轨,给世界做更好的贡献,这就积累了一个人才池。

网易记者:现在国际化人才是一个非常热的概念,您认为我们应该如何定义国际化人才?留学在国际化人才培养中的作用是什么?中国现在的海外归国人才,他们是符合国际化人才标准的吗?

朱燕民:我是这么理解,培养国际化人才的主体还是教育,教育就要遵从教育的本质。教育有三个支柱:家庭教育、学校教育,还有一个是社会教育。教育的本质决定了不管是我们是留学也好,还是在国内接受教育也好,都要遵从基本规律。说到国际化人才,应该说我们这些留学生是国际化人才的一个组成部分,他们有机会在家庭的支持下,通过自己的努力,在各个国家学习,跟当地的人交成朋友,这是国际化人才的一些必要条件。通过这种交流,留学生就成为了民间外交的一个组成部分,也是经济发展当中的一个人才的来源,在未来的就业当中发挥作用。再有一块就是在这个过程当中,他们也可以通过他们的这种这个交往,让世界了解中国,同时也让中国了解世界。这些人如果能起好桥梁作用,我认为就是一个标准化的国际人才。


第四部分:金吉列如何帮助学生做到成功留学和留学成功?

网易记者:金吉列留学始终提倡不仅让学生成功留学,更要留学成功,您是如何定义留学成功的?

朱燕民:金吉列在过去20年当中一直在讲一个叫做成功留学,一个叫留学成功。成功留学我们是从我们服务的角度讲,帮助同学根据同学他的自己的特点,一个是学习的特点,一个是自己的志向,一个是家庭的期望,帮助他选择国家,选择学校、选择专业,这样的话帮助他设计一个留学比较适合的留学方案。在这个过程当中协助他申请国外大学的通知书,申请国外所去国家的签证,这些都是作为我们留学服务公司的一些本职工作或者说基础服务。通过这个服务,通过方案设计,使我们的这些留学生能够成功留学。

当然成功留学只是迈出的第一步,我们认为留学生能不能在所在的学校取得好的学习成绩,能不能在所在国家生活顺利,能不能在取得相应学历后在就业方面达到自己的预期目标,这些我认为都是留学成功的主要组织部分。金吉列在搭建服务体系的时候,我们不但是搭了一个成功留学的体系,同时也在不断完善留学成功的体系,以更好地为留学生服务。


进入中国答卷>>




王亚楠 本文来源:网易教育综合 责任编辑:王亚楠_NBJ9832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海子母亲读诗

迫于压力!美国修改留学生签证新政:上网课

态度原创

热点新闻

网易号

查看全部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教育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