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以赤子之心直面挑战

2020-02-07 10:14:21 来源: 网易教育综合 举报
0
分享到:
T + -

来源:新东方微信公众号

女同事说:

这一次的疫情,对新东方来说是巨大的挑战,需要面临所有线下课程的紧急调整,需要解答家长的关切、安抚学员的情绪,需要应对黑客对在线系统的攻击......在这个关键的节点上,7万新东方人聚在了一起,把新东方当做自己的家一样,克服了种种困难,帮助这个大家庭一起走下去。

感恩的话有很多,也知道感恩的话无足挂齿,但还是要感谢放弃自己假期的所有新东方人的倾力付出。

接下来想给大家分享一篇疫情突起之时,北京新东方学校的助教写下了一篇文章,文章里是他写下的一些感悟,一些感情,而对于新东方来说,这篇文章是在这个时刻,让新东方支撑下去的最强力量之一。

“明天就要返京?你开玩笑的吧,就为了去挣俩钱?”刘正希猛地站在原地,“去新东方当助教?这都什么时候了,命都不要了?”

我简单笑笑,回头看着他。从学校放假这几天,多少人问起我的行程,最后往往会甩给我一个和刘正希同款的震惊表情。

的确,早在11月份,家乡的小伙伴们已经你喊我我喊你约好寒假的玩法细则,而我却冷不丁把寒假时间缩短了半数,过了年初五就要返京。前天学校辅导员统计大家的返校日期时还专门叮嘱我没有特殊情况不要提前返校,我礼貌笑笑回复说了声“好”。

“当时你去新东方面试,没问题我支持你。现在特殊时期,咱们小县城都查的严严实实,你倒好,非得往北京去!”刘正希几乎开始骂骂咧咧。

“我知道,不过现在国家不是已经在努力解决问题了嘛,北京是咱的首都,一定没问题的。”我用着愉快的语气,尝试让他听进去我说的话,“当个助教,拿到实习证明,以后不是多一点儿机会嘛。”

刘正希似乎不愿再走一步:“那也不是现在说的事儿!我知道你对新东方有感情,但感情也不是现在用的啊!人民日报都说了,现在武汉新型肺炎还没控制住,咱们宅在家里就是最大的贡献!”

“所以我今天把你约出来是有事情说的。”我整理整理口罩,镜片被哈气沾满,“是这样的,我们昨天下通知说改成了线上,我们现在出门去买摄像头。”

“改成线上?”刘正希显然惊住了。

“对啊,为了学生和家长的安全,我们新东方就统一改成线上授课啦。”我偏过头,隔着口罩都能看出他的一脸震惊,“所以现在局势这么紧张我才拉你上街的。你对县城熟,哪里有卖摄像头的,你带着我去买一个,咱俩赶紧回家。”

“线上授课,那还挺好的。”刘正希快速恢复他之前的装酷表情,“所以你明天不走是吧。行,看你不走的份上,哥带你去买摄像头。不过丑话说到前头,今天初四,街坊邻居都不怎么开门的哈,走了冤枉路别怪我。”

我笑着说了句哈哈哈我就知道你舍不得我走。他用胳膊肘顶我一下:“笑个头,买完赶紧回家,记得消毒。”

今年的春节大概是我从小到大过的最冷清的一个。平日里都热热闹闹的街道,如今也不过三两个路人匆匆从这头走到那头,脸上带着口罩,隔得太远看不清是喜是悲。

从2019年底发现新型肺炎之后,人们也随着传染人数和疑似病例的增加而愈加谨慎。前几日还在街头喝着胡辣汤的街区居民如今也不见了踪影,挨家挨户紧闭门窗生怕这该死的病毒从门缝里挤进家里。

我父母当然也是如此。每天早上开饭,一家人坐在一块儿,父亲就点开今日头条,开始念全国的感染病例增加到了多少多少,这个病毒从武汉又蔓延到了什么什么地方。我坐在餐桌上默默吃菜喝汤,一旁一直盯着我看的母亲默默开口:“北京要是再严重,咱就别去了吧。初五就走,你这一年也就回来这一次。”

我听完这句话一般就无奈地笑笑:“孩子都在那儿等呢,没事,戴好口罩勤洗手,多大点事儿。”这种仿佛只能在感动中国最美教师嘴里说出的台词居然被我说了出来,的确让我内心五味杂陈。

“我看你就是不想待在家吧。”母亲带着点愠怒。

“没有没有,怎么可能。真的,当时准备了老半天,现在马上就要上班了,突然跑了校区那边也不好交代。”我急忙打着圆场。

“你才多大,刚上大学就不惦记家啦!”母亲支着腰,“我就不相信别人的父母会让自己的孩子冒着风险去校区上课。再说了,你不也是个孩子。”

父亲不说话,眯着眼继续看他手里巴掌大的屏幕,啧啧嘴摇头,冲我比了个“别惹你妈生气”的眼神。

我点头会意,收回嘴边反驳的话,乖乖地笑笑。

“所以你为什么非要去新东方当助教啊?”

我俩沿着西街轧着马路,刘正希扫过一排春节闭店的电脑城,略带好奇地笑笑。

“因为我高一的时候去上暑假住宿班,很喜欢我的助教和同学。”我长话短说,仔细排查着街边每一个可能存在摄像头的店铺。

刘正希撇撇嘴:“你能不能说的具体点,就是运用多个细节从不同角度描述你的喜欢,别说的这么笼统,太假了不可信啊兄弟。”

“故事太长,你这种凡夫俗子一时间领会不了。”我给他一个休想探我隐私的白眼。

“啊我走不动了我要回家。”刘正希原地转体,做出一个浮夸的趔趄动作。

我一脸无语:“你你你你你给我起来,跟紧了好好听,只讲一次啊。”

刘正希见诡计得逞,一蹦一跳贴到身边,做出一脸谄媚的猥琐表情。

“那时我还是个快上高二的孩子。”我忍住怒气。

2017年夏天,温度高的异常。我汗流浃背,一个人拉着行李,在水清木华坐上前往校区的专车。

来北京之前,我跟父母有过很长时间的争执。第一次去那么遥远的地方补课,平常成绩一向不差的我自然孤高气傲,狠狠拒绝了这个要求。后来期末考试彻彻底底考砸,我才不得不接受了这个要求。

到了校区下车,去前台登记领房卡,我知道我住在706,有一个室友叫程旦旦。

程旦旦有毒。

第一次和他见面时我出了乌龙,当着他爸面抱着他尴尬相识。他没有像名字一样又圆又扁,倒是很结实,麦黑色皮肤,给人一种很洒脱开朗的感觉。不像刘正希,从名字到口气都给人一种很不正经很猥琐的感觉。之所以吐槽他有毒,是有一定道理的。

首先他名字有毒,喊他程旦旦总有一种史丹利的感觉,喊多了的话又一顺口就滑溜成了程蛋儿,还是双黄蛋。其次是他上课有毒,本来上课上的好好的,非得各种上台答题正确率不超过30%,蛋儿还是一如既往的勇猛。还有就是石头剪刀布,除了第一天晚上洗澡我赢了他,其他一无胜绩,说来惭愧。

当然补课的日子也过得跟流水一样快。为期14天的补课时间仿佛一晃而过,只剩下三两天屈指可数。白天大都交给了课堂,晚上会有一些很有趣的活动,比如手工课文艺课什么的。

记得第七天我问程旦旦,还有七天我们就要离开,感觉怎么样?他来不及嚼完嘴里的脆皮鸡:快,太快了。

我掏出一次文艺课上我俩一块儿画的短袖:这T恤怎么说?他转头拿右手边的可乐:最后再说呗。

说着说着,就到了结营的晚上。

助教老师拿来一捆一捆的气球和荧光棒,大家一人拿一点分着点缀我们一起上课的教室,喜气洋洋的。程旦旦撒着礼花和彩蛋,满教室狂欢。上课用的扩音麦蓝牙连上手机,大家围成圈坐到一块儿,开始一首接一首的唱歌。

每一位同学拿着麦开始唱,会唱的就唱,不会唱的站舞台上笑着也要唱完。

很快,最后一首歌,程旦旦压轴出场。一向脸皮厚到死的他搓搓小手,腼腆着脸点了首《光阴的故事》。五音不怎么全的他开始一句句读着歌词。

春天的花开秋天的风

以及冬天的落阳

忧郁的青春年少的我

曾经无知的这么想

助教姐姐突然拍手和着节奏,然后是第二个,第三个。我们一起打着节拍,会唱的小声和着,不会唱的则哼着调子边打节拍边笑。

程旦旦涨红了脸,不知道是酝酿好了情感还是察觉到了我们的举动,开始更加卖力的唱。

流水它带走光阴的故事

改变了我们

就在那多愁善感而初次

回忆的青春

他努力地唱完最后几个字,抹了抹眼角的泪:这段时间,真的很喜欢大家。这首歌我不会唱,可我就是想说,我爱你们。

然后他把麦递给助教老师,跑到我身边坐下,抓住我的手臂噙住眼泪不让它落下。

狂欢后的伤感,开始在我们之间弥漫。助教老师擦擦泪,笑着站到我们的面前:好啦,唱歌环节结束,最后让我们看看我们这两周的成长吧。

她点开文档,找到一份文件,名字叫ZGLEM17306结营视频。点开,伴奏是《寂静之空》。

我们惊呆了,没想到助教老师竟然做出一份如此有心的视频。

里面有我们第一天报到玩游戏的小片段,有早上我第一个进教室后自习的记录,有同学们上课回答问题时的各种表情包,有我们艺术课手工活动班级建设的每一个小美好。

第一次出远门,遇到这么多可爱的人,那一刻我不争气的哭了。程旦旦在一旁拍着我的肩膀安慰我:没关系没关系,我们还能再睡一晚上呢。今天我让你先洗澡怎么样?

我胡乱擦擦泪:老子真男人,老规矩,石头剪刀布,一局定胜负!程旦旦大笑:哈哈哈算了吧,你一石头剪刀布就出剪刀,十几天了哪一局你赢过我?

开完结营活动,大家约好在我们房间再聚一聚。趁大部队没来,我俩开始收拾自己的行李。洗漱间的大瓶小瓶,晾衣架上花花绿绿的衣服,茶几上堆着的书本,我俩沉默着装着属于各自的部分,满当当的房间顿时空了不少。

当然,还有一件小东西没处理呢。我从衣架上取下来那件文艺课上合作的T袖,程旦旦画到上面的大脸老师还是依旧的熠熠生辉,栩栩如生。

我拿着它跑到程旦旦面前:蛋儿,T袖怎么说。最后一天了。

程旦旦:裁了吧。一人一半。

没有刀子。我笑笑:要不老规矩,石头剪刀布,一局定胜负,谁赢谁拿走。他说好。

我搓搓手,数过三二一,伸到我俩面前。他出了布。

我笑着拿起那件T袖,对着灯光照了照。当时做它的一笔一划我都很清楚,有落笔有上色,有调侃有争执。我俩拿着画笔打打闹闹嘻嘻笑笑,有多欢喜,有多想要。

我把它郑重交到他手里:我怎么会一直出剪刀呢。你好好好保护它,下一次我们见面,我希望还能见到。

他表情复杂地看了我一会儿,收起衣服转身:下次见面,我会穿的。

“那个程旦旦,是你认识的好哥们?”刘正希偏头问我。

“对啊,我的好室友哈哈哈哈。在那里还有很多我认识的哥们和姐们。”我抬头笑笑,“结营那晚大家在我俩宿舍聊天聊到很晚,他们一个个从房间离开的那一瞬间我真的想哭。”

“最后一节课是下午3点结束。当老师说下课的时候大家都呆坐在座位上谁都没有动。助教姐姐拿着话筒发着颤音说大家路上注意安全,班里的女同学开始小声啜泣。”

“我站起来拉好行李跟程旦旦告别。我说我要走了。程旦旦好像没听到。我又拍拍他说我真的要走了啊。他小声说了句好。”

“我起身离开,走出房间之前,眼泪还是流了下来。”

“你可能没见过那种场面。从酒店走廊一路走到大厅,一群又一群孩子抱在一起哭,哭的鼻涕拉哈的。我走到酒店旋转门的时候,旁边一个穿白裙子的女孩哭成了泪人,就那么站在原地。”

“走出酒店的那一刻,我就想我一定要去新东方当助教,我一定要再回到这里。”

“我要成为一名助教,带一次我自己的学生,把我自己的故事讲给他们听。”

我噙着眼泪,刘正希拉拉我的衣袖:“没有开门的店,咱俩回家吧。明天再出来找找。”

嗡嗡嗡。

手机一串震动,我打开微信,助教组长已经在群里吩咐好各种工作,明确了工作目标和每一项任务的打卡时间。

从11月份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投给新东方优能中学的第一份简历开始,中间又陆陆续续经历了面试笔试和岗前培训,我终于成为了一名实习助教,带着自己的班级。

由于疫情的不可抗力,全体新东方职员一阵忙碌,建立起全面而可靠的classin网络课堂。从老师到助教,每一个人都在不停地工作,给家长解释什么是classin,教家长同学们注册和使用这款软件,自己也在加班加点探索熟悉着网络课堂的具体流程。

我每天解答着家长的各种问题,帮助老师统计家长的打卡情况,随时还会有突击任务需要我们立刻执行。

那在新东方当助教真的值当吗?

这就好像你小的时候喜欢超人,当你长大真的成为超人之后,你发现你每天都要拯救世界真的好苦好累,但我猜你一定还会爱这份工作,并且一直坚持的爱下去。

没错,大家依旧很爱,并且会一直爱。

助教是一件很累的工作,在特殊时期,我们要付出更多,但是也不失是一件幸福的事。

因为之前我也是孩子,我在新东方住宿班上课时,我的助教也是这样。去新东方校区面试时我联系了当时带我的小姐姐,告诉她我要去新东方当助教啦,但是我很紧张我害怕面试。她很惊喜,一边安慰我一边告诉我她有多想我们。

她说当时你和他们在一起还是个孩子,现在一晃都长大啦,开始带自己的小孩了。不过你到哪儿,也都是姐姐带过的一届孩子。当时就泪目了,笑笑说了声是的。

其实有的时候真的很好奇,是不是每个人的成长都会有一段特别难忘的回忆。

我的回忆,使我鼓起勇气走进了面试校区,做到了笔试现场,最后走进我最爱的青年路校区,认识了耐心体贴的高组长。

因为疫情,新东方本寒假改用了网络课堂。我退了初五返京的票,决定好好待在家里。

后来当我告诉父母说我们改网课不用返京的时候,母亲好像哭了。父亲二话没说,第二天就给我带回来了我和刘正希跑遍县城都没买到的外接式摄像头,说是给我准备的家伙事,让我在家好好上课,带好自己的学生。

的确,在父母眼里,我们永远是孩子,没有真正长大的那天。

所以,我们才能拥有一颗赤子之心,在助教道路上越走越远。

延伸阅读
王亚楠 本文来源:网易教育综合 责任编辑:王亚楠_NBJ9832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无需专业背景让你画作拿得出手

高考延期,高三党复习时间多了一个月该笑还

态度原创

热点新闻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教育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