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换生的回国路:航班一再取消 没想到会“掐点”

2020-03-20 09:36:06 来源: 界面新闻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吃到粥,广东人都要哭了。”

在历经了14个小时的飞行和无止境的等待后,刚在美国加州明德大学蒙特雷国际研究学院(MIIS)结束两个月交换项目的Temple总算在深圳南山一家酒店的大堂里喝上了一口热粥。

和这几天网络上传得沸沸扬扬的所谓“跑毒”群体不同,Temple在刚过去的这个周末原本就要回国。她所参加的交换项目上周已经结课。

早在去年10月,她就已经一并买好了往返的机票。只是她没想到,这趟旅程从去到回,竟然会如此波折和“掐点”。

以下是她的口述,经过界面新闻整理编辑。

取消、取消、取消

我们一行人是在1月25日那天到美国的。这是学校间的一个项目,研究生和本科生都可以参加。在出发前,也就是去年10月,我们就已经订好了来回的机票。但还没出发,我们的航班就已经开始被取消了,只好在11月又买了其他飞美国的航班。

1月25号其实挺特别的,因为第二天,我们在南山区的学校也开始封校了。25号那天,我们还在学校收拾行李,准备出发,当时他们不让我进宿舍,我一下还没反应过来。之后,我们就戴着口罩去了蒙特雷,发现当地没有人戴口罩,我们就赶紧摘了。

这次我们并不算提前回国。尽管在蒙特雷的课程因为疫情受到了很多影响,但项目还是顺利结束了,而下一周就是春假,所以我们差不多在这个时候也该回来了。

但在2月9号的时候,我们又收到了返程航班被取消的通知。美国航空说不飞了,在3月二十几号前是不会再飞了,说是飞行员不愿意飞中国。更要命的是,香港3月初又把船给停了,公共交通也限制了。

我们一开始是从香港出发的,因为香港离深圳很近。但现在要是飞香港的话,就得自己想办法回深圳,还得冒着在香港被隔离的风险。

有些同学想在日本转机回国,连过境签都办好了,没想到日本又成了疫情重灾区。只好继续改签,在香港转机到沈阳,然后再回深圳和广州。这样“折腾”是为了避免在香港入境,因为从19号开始,香港就要对来自疫情严重国家或地区的旅客强制隔离14日。

在我15号凌晨坐的那趟国泰航班上,也是满满当当的,我原本以为这个时间不会有多少人出国,能自己一个人坐一排。我旁边坐着两个香港人,我猜他们也是赶在19号之前回来的,整飞机的乘客,我感觉要么是学生,要么就是一些华人,大家都赶着回来。

票价暴涨、改签太难

其实我差点就回不来。我听这两个香港人讲,现在机票的价格已经炒到十几万了,我们学院说是给我们提供3000块人民币的改签费用,但当时改签一张票已经要8000多了。我后来是直接打电话给美国航空,要求他们给出解决方案,才改成了这趟国泰航空的航班。

原本我是不敢那么“理直气壮”的。我们基本都住在美国家庭里,房东太太Colin听说了我们的遭遇后,立马打电话给美国航空开始骂他们:“你们的决定为什么要影响我们的行程”,“必须给一个解决方案,而且不能再花我们一分钱”,“圣何塞不能飞,就从旧金山出发”。

我听说Colin发飙之后也有了底气,开始给美国航空打电话,要求改签成同样的旧金山-香港直飞航班。Colin当时还说,Temple在哪里,我接过来搞定了再送回去,我说,我能行。

我是在航班被取消的第二天成功改签的。当时我打了好几轮的电话,从早上八点开始,一直打到下午才联系上客服,因为每一轮电话都要排一个小时的队,要是错过了,就得再等一个小时,我只能不停地打。

后来美国航空也因为Colin投诉的关系,没有要我们给500美元的改签费,只是我们一直都在担心,航班会不会被再次取消。但我在值机的时候才知道,美国航空给我改的其实是一张全价票,价格大概是1000到2000美元。

我当时特别惊讶,因为之前我在携程上买来回机票,才5000多块人民币,1月飞美国的时候用了一程,所以应该还剩2000多。我们一共有11个人,15号坐国泰航班回国的是7个人,我想剩下几位原本打算从日本转机的同学,在改签上应该都花了不少吧。

“套着塑料袋吃饭”

下飞机的时候,我们还看了一下,公务舱和头等舱都是全满的,我们坐的经济舱也是。我原本以为飞机会很空,没想到不是。机场倒是很空。

我们的航班原定是14号半夜在旧金山机场起飞,后来延误到15号凌晨1点多。其实那天下午我们就已经到机场了,因为担心安检可能要花很多时间。Colin当时还说,要是再延误的话,干脆就把我们从旧金山弄回去算了。

不过,走去出发大厅的一路上,我们都没见到什么人。只有飞中国的登机口是人挤人的,其他登机口,我都没看到有很多人在那里等。1月25日在洛杉矶过海关准备转机的时候,机场倒是人山人海,我们后来都没赶上飞蒙特雷的航班。

在旧金山机场,工作人员都戴着口罩,亚洲面孔的旅客基本也都有戴,只是一些外国人不戴。我坐机场快线过来的时候,很惊讶地发现司机也不戴口罩,他上车就开始听歌、讲电话、吃他的饭,非常地放松。

在机场值机、过安检、登机的时候,其实没有人来测我们的体温,在飞机上,也没有专门的隔离区,大家都戴着口罩,看起来都挺健康的。不过在吃飞机餐的时候,我斜前方还有后面的两位乘客,都直接在头上套了一个白色塑料袋在吃,感觉中国乘客彼此之间都挺害怕的。

在香港降落之后,我们要自行申报是否有咳嗽等症状,有的话要去量体温,没发热就可以排队出机场,香港可能也是不想大家都留在它那里吧。

出了机场之后,一切就很不一样了。我们学院直接包车送我们到了深圳湾口岸,过海关之后,就有政府的车辆在那里等,以街道为单位,把大家按目的地分成市外、市内、省外、省内。只不过因为排队的人和关卡都很多,我们花了快四个小时才过完海关。

我有同学前两天也从英国回到了成都,他连走去航站楼的机会都没有,下了飞机的舷梯之后,直接就被大巴拉去了隔离酒店。

另外,中国国籍和外国国籍也分得很清楚,会被送去不同的地方。

我们7个人后来也分开了,我和两个同学在南山的酒店隔离,有人去了龙华,有人在蛇口医院隔离,也有人回了东莞,还有人在口岸被取样之后,直接被救护车送回了家。

我是在酒店隔离的第二天,也就是周二被取样的,现在正在等检测的结果。疾控中心还给我打电话说,过两天要是结果阴性,学校愿意接收我,就可以回学校继续隔离到14天期满,但前提是要有人能将东西送到我的门口。

我觉得对方考虑得挺周全的。在酒店隔离,每天会有人来给我量体温,三餐和生活物资也有人送上来,只是工作量太大了,有时会比较晚。

“除了特朗普,美国人都挺谨慎”

当时在美国其实还挺不一样的。比如在蒙特雷还有旁边的一些小镇,其实都没人戴口罩,偶尔看到一两个中国人戴着,自己也觉得戴着挺不好意思的,大家都看着你。

我的朋友还让我小心一点,因为有人试过在街上被辱骂,但我遇到的人都很好,没有觉得身边的人会特意避开我,甚至会主动问我,需不需要帮助。

感觉除了特朗普以外,美国人都挺谨慎的。蒙特雷很快就有一些举措,给大家提供心理、法律上的帮助,课程也都有调整,课室还放了酒精抹布,每一节课我们都会用,餐厅和超市也都有免洗洗手液,只不过家里的预防措施不多。春假以后,美国的很多大学也都要关闭校园了。

其实我们原本有一个结课典礼,只是因为疫情的关系取消了。Colin原本还打算给我们办一个派对,说我们怎么样也要玩一下,但就在我们统计了人数之后,加州就颁布了禁令,10人以上的聚会全部都要取消,而我们有11个人。

在美国出现疫情之后,超市里基本都找不到口罩,后来我每周二都去药房蹲点,好不容易才买到两盒。有些中餐馆的老板也会联系一些货源,但价格比较贵。不过,超市里的其他东西倒是不缺,蒙特雷是这样。洛杉矶、旧金山的超市货架会空一些,但也没到抢光的地步,只听说纽约抢得比较厉害。

我离开的时候,美国已经有很多个州宣布紧急状态了。不过我们的老师说,这只是一个法律程序,只有宣布紧急状态,才能动用拨款,并不一定代表疫情很严重。我有些老师还会讨论说,其实用不着这样,股市大跌之后,退休金已经大幅缩水,现在又有旅行禁令,做口译这一行的都没法工作了。

我在蒙特雷遇到的人,都没有觉得疫情很严重,可能还是觉得季节性流感更严重。但他们也不敢去旅行,可以说是谨慎但不恐慌吧。但有时候,谨慎和无知之间其实也没有差很远,有些人很大胆,觉得没什么,也有些人觉得,只要做好一切预防措施就没事。

美国是比较少有的,没有带薪病假的发达国家。医疗体系下,看病的费用又非常贵,这可能导致了很多人瞒报。我陪房东去过一趟医院,看到电梯上写着如果出现疑似症状,请及时就医,但并没有提到有关减免检查费、要如何检查的内容。我们在美国交换的时候,即使买了保险,也不希望自己生病,因为看病真的太贵了。

很多人会觉得,我们的行程“掐得很好”,说国内严重的时候,你们就走了,国内控制好了,你们就回来了。

能在这个时候回来,可以说我是幸运的,但过程同样是艰辛的。听到“千里送毒”、“回来当大爷”的说法,我们也挺难受的,因为大多数人并不想添乱。

我也有和检疫的工作人员聊天,他说接下来只会越来越严格,要是再晚一些回来,可能会遇到更多负面情绪,因为检疫的人会越来越累,他们也不能休息。

(应受访者要求,Temple为化名,国内就读大学名称不作公开)

延伸阅读
郑娟 本文来源:界面新闻 责任编辑:郑娟_NQ0738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有些人很少护肤,却也显得很年轻?

江西发布2020高考注意事项 全省38.94万人赴

态度原创

热点新闻

网易号

查看全部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教育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