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趣之家

   

   

名仕课堂栏目介绍:
      名仕课堂是网易教育商学院频道推出的一档原创访谈栏目。受访的社会各界名仕,紧紧围绕“教育”、“事业”、“管理”等话题,为网易网友讲解社会这门“大功课”。
      第三期受邀接受专访的是中国知名男演员:保剑锋。 【详细】

综述 pic

保剑锋在北京的住处,位于世贸天阶附近。

已成中国一线男星的保剑锋,自考上上海戏剧学院后报到的那一天开始,就是表演系的“有钱人”。他不需要家里提供的生活费,因为他高中时代通过参加文艺活动挣了很多零花钱。上大学那会儿,保剑锋联手任泉以及另外一位同学,去拍摄挂历,“海陆空军的那种”。这档活儿让保剑锋挣了100元零花钱。

如今,戏越接越多的保剑锋,不断参加与儿童、与教育有关的公益活动。

接受网易教育频道专访时,保剑锋介绍称:“这两年,我关注更多的是儿童的成长,包括像邓飞发起的‘免费午餐计划’,我有参与。还有关注留守儿童心灵成长这方面,我和太太一起去一些偏远的山村探望希望小学的学生。”

聊起在上海戏剧学院表演系时的学业,曾是形体课课代表的保剑锋回忆说,形体是他的优势,因为他是舞蹈演员出身。他不太爱上声乐课,尤其是上视听练耳的时候,“太烦人了”。老师总是让保剑锋填五线谱,可他“搞也搞不懂”。

一门心思扑在电视剧上的保剑锋,也渴望在电影领域进行一些尝试。今年是他进入华谊兄弟的第五个年头了,其实,“也蛮期盼可以加入到华谊兄弟的大荧幕团队里面”。保剑锋有这样的机会,但是总是有电视剧拍摄的档期。

对于参与电影拍摄,保剑锋说他很谨慎。“我自己是拍电视剧出身的,所以我更会在意自己在电影荧幕上的亮相。我不会随意就拍一部电影。如果随随便便参与一个不喜欢的电影拍摄,还不如踏踏实实地拍电视剧。”

一部戏杀青之后,保剑锋会选择一段时间休息。休息的这段时间,会走进电影院看电影。郭敬明的《小时代3》以及韩寒的《后会无期》,他都看了。在其看来,不管别人怎么评论,你先去看电影,因为只有你看完了,你才能去评论。

保剑锋这么点评这两部电影:完全不一样的东西。当然,“我身边可能很多人或多或少都会对《小时代3》有一点不屑,但是我倒觉得郭敬明在把握市场方面还是很准确的。《小时代3》虽然有一些情节是不可思议的,但这不挺好吗?挺梦幻的,有一些不合理或者是有一点荒诞,不过挺好玩的。”

“韩寒的《后会无期》有他自己的风格在,去解读人和命运。这部电影有韩寒自己的特点,有他自己的电影态度,我挺喜欢的。每一部成功的电影,都是有一定道理的。”

求学:父母不赞成报考上戏

pic

| 图:保剑锋接受网易教育商学院专访

Q

网易教育:各大高校的新学期已经开始了。保剑锋先生是1994年还是1995年上的上海戏剧学院?

A

保剑锋:我是1994年(考上了上海戏剧学院,简称“上戏”)。

Q

网易教育:当年考上了上海戏剧学院,是顺其自然、水到渠成还是说经历了一番波折,得来不易的那种?

A

保剑锋:可以说是“顺其自然”,但不能说是“水到渠成”。那个时候,我算作学校的文艺活跃分子。我以前是练习舞蹈的,有一些文艺方面的熏陶,此外,自己也喜欢搞一些小的文艺演出,我很积极地参加当时在上海各个区、市举行的文艺会演或者比赛。

有一次,自己路过华山路,与就是上海戏剧学院所在地。我一看这个学校有点意思,走出大门的那些学生们有很帅的,有很漂亮的,也有造型很独特的。那是上个世纪的文艺青年范儿。我对那种范儿很向往,觉得以后可以去考一考(上海戏剧学院),觉得自己有这方面的基础。

到了高中,要报考上海戏剧学院的最后关头,其实我内心有点放弃了,因为家里面不是很赞成我去,也没说很反对。我记得,我提出来去报考上海戏剧学院,我父亲就有点不太乐意。父母们很传统,觉得你走了这条路之后,可能跟他们的工作没有什么太搭界的地方。

Q

网易教育:那你的父亲原来是从事什么工作的?

A

保剑锋:他是军人,后来一直搞工程,负责人防建设,诸如地铁和隧道之类。我妈妈是从事外贸工作的。我去搞文艺,等于说不是一个系统的。他们是老观念,觉得如果自己的儿子若是搞外贸或者搞建筑额话,大家在一个系统里面,就能帮上我。

所以说到了高三的时候,有一段时间我真就打消了报考上海戏剧学院的念头。但是我有个同班同学,也是我特别好的好朋友,他要去考上海戏剧学院。我就陪着他去考,我说搭个伴呗,这就跟他去了。

很好玩的是,最后要考的那一天,我又退缩了。我跟我妈说我不去了,因为我怕惹我妈不高兴,让她不乐意,我就说我不去了。那个早上的8点钟,我就一直在煎熬。8点钟就开始考试了,我就一直在想到底是去还是不去。虽然和我妈说我不去了,但是我心里面还是挺痒的。时针一直这样一圈又一圈,快到十点了。我跟我妈说,我想去试试,我不一定去上这个学,但是我想验证一下我是不是这块料。我妈说你去吧。

就这样,那十点钟我就跑到考点,然后我就这样一关一关地考过了。其实我是迟到了,但是老师还是让我去考了。我就在想,如果那时老师不让我去考的话,说不行,你迟到了,你没有资格了,估计我也就算了。

整个考试过程还是很顺利,一试、二试、三试,一直到最后收到了通知书。

Q

网易教育:不明白怎么就这么顺利?你之前有这些方面的训练,是吗?

A

保剑锋:对。从初中开始,我就进行舞蹈训练、各种小品演出,反正搞了很多实践。到了高中之后,我也经常去比赛,然后也上过一些表演的训练班。可以说,也是有备而去的,所以说考上上海戏剧学院,就相对顺利一点。

打工:一场恋爱谈成“穷光蛋”

pic

| 图为保剑锋和妻子何珈好的婚纱照

Q

网易教育:新生报道第一天,是你自己去的学校还是你的父母陪你一块去的学校?

A

保剑锋:我从来就没有他们陪我去什么学校的习惯。除了我小学一年级,是我妈陪我去学校之外,基本上我们家里,我读书的话,他们都说去吧。反正也不远,你就撒开脚走吧,跑吧。很少有我爸爸妈妈带我去学校这种事。

Q

网易教育:也就是你自己拎了个包、带了一点钱就去报到了?

A

保剑锋:对。

Q

网易教育:当时的学费大概有多少?

A

保剑锋:当时没多少钱,我是最后一届的公费生。我只有一些杂费,我的杂费第一年是200多,反正最多一年是700多元,加在一块,四年也就是1500元左右。

Q

网易教育:一开始家里给的生活费大概有多少?

A

保剑锋:我16岁开始就参加各种演出,就有一些酬劳,所以从我读大学时开始,家里面没怎么给我零用钱。我自己能挣一点钱,我当时开玩笑说,我进上海戏剧学院,我挺有钱的,我兜里有1800多元钱,全是零花钱。

班上的学生从各个省份来的,可能来的家庭都不一样。有一些同学家庭条件特别苦,一个月就买一箱方便面。我们手里面还比较阔绰的孩子,就是结拜兄弟嘛。你没有钱,我就给你点或者大家一块吃饭,大家相互之间帮助。

我们家里的教育就是这样,也没有说,你一伸手就有钱、就给你的那种,得花点心思、花点工夫,像我后来自己打点小零工,我还有点钱。

Q

网易教育:其实,你不自己挣零花钱,家里的条件也是可以的。

A

保剑锋:是的。但是我爸爸一直告诉我说,作为一个人,你要立足于社会,你一定要培养起自力更生的习惯。读大学时,我也有很拮据的时候,谈恋爱、交女朋友就得花钱,太可怕了!突然之间,从兜里那么有钱的一个人,从“高大上”的一个人一下子就变成一个特别穷的“屌丝”,真没钱了。

我想我再不出去挣点钱,我就扛不住了,我就真的一分钱没有了,我真的就没办法了,就只能是向家里借钱了。

Q

网易教育:刚才你说了,其实按照正常的做法,就是上戏或者北影表演戏的学生都在上学的时候出去接活。你在大一、大二、大三的时候也出去接那种表演、广告的活儿吗?

A

保剑锋:当然了。

Q

网易教育:那是普遍现象吗?

A

保剑锋:是普遍现象。

Q

网易教育:是每个人都能接到活儿吗?

A

保剑锋:那不一定。看你的运气了,我第一个活儿,一百元钱。我记得很清楚,是拍一个挂历。我、任泉,还有他们班的一个同学,反正是海陆空军,然后敬个礼,就是那种挂历,下面是1月到12月。每人一百块钱,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让我们去拍的。

Q

网易教育:那你不停的接活儿会不会影响自己学业,还是说对自己的学业有所促进呢?

A

保剑锋:(外出接活儿)就肯定不能影响学业。比如说周六、周日或者下了课之后,可以去接活儿。实在没办法时,钱的诱惑太大了,让同学去给你报个到,考个勤。有时,8点钟报个到,然后赶紧从后面溜出去,赚钱去。

大学:怀念上戏的肉丸和大排

pic

| 图:保剑锋主演的《十八岁的天空》成为80后的集体回忆

Q

网易教育:大学四年,表演系的男生会不会同其他系的女生搞联谊,又或者说其他系的女生对表演系的男生有一种距离感?

A

保剑锋:其他系的女生对表演系男生的距离感基本上都被我们的那种热情融化了,我觉得应该这么说。

Q

网易教育:谁主动一点?

A

保剑锋:表演系的男生基本上会主动一点。

Q

网易教育:表演系的男生会对表演系的女生主动,而不会对其他系的女生主动?

A

保剑锋:说到谈恋爱的事,萝卜青菜各有所爱。我的同学里面,也有很多跟其他系的女孩谈恋爱的。

Q

网易教育:我查了网上的资料,你是蒙古族的。是吗?

A

保剑锋:对。

Q

网易教育:在上海戏剧学院读书时,你适应学校的那些饭菜吗?

A

保剑锋:我是蒙古族人,不过,我是上海人,所以食堂里做的菜,我到现在都非常怀念。梅干菜包子、肉丸、大排,我现在都特别怀念。

Q

网易教育:你最近一次回上戏是什么时候?

A

保剑锋:去年的八月。我正好去教务处办一些个人的事情。

Q

网易教育:你是1998年毕业的。2008年的时候,同学之间,有没有举办一个十年聚会?

A

保剑锋:我们没有举办十年聚会。不过,我们同学经常会碰面,大部分都在北京。去年,我还组织大家一起去看一下我们的班主任。我们时常会在微信群里相互交流。其实,今年想聚的,但是都忙。今年正好是我们大学同学相识,成为同学的20周年。

Q

网易教育:你在演艺圈有了自己的一番天地。而你的同班同学中,也有运气不是太好,可能在这一行里一直没出来,他们可能不愿意大家参与聚会。这是推测的。

A

保剑锋:我想每个人的想法都不太一样,然而同学一场特别不容易。如果大家还念着这段感情,还愿意聚在一起聊一聊过去,谈谈现在,我觉得是特别美好的事情。如果大家愿意,我觉得发起一下,大家一起聚一聚,我觉得这是挺好的事。我相信,有些东西,大家在心里面是没有距离的。

表演:先问自己是否热爱表演

pic

| 图:保剑锋饰演历史人物薛仁贵

Q

网易教育:当时你那一届表演系的学生有多少?

A

保剑锋:我们毕业的时候是27个。

Q

网易教育:现在从事表演工作吗?

A

保剑锋:应该是大部分,我想有60%左右。也有当老师的,也有去电视台工作的,也有做制片人的。

Q

网易教育:演员这一行,很残酷。

A

保剑锋:对,一定是这样的。读书是一方面,还要出来工作,还有很多方面。有时候,我们的能力应该是一种综合的能力。

Q

网易教育:毕业之后的一段时间,你觉得有没有特别艰辛的,还是说比较快乐、比较顺利?

A

保剑锋:相对而言,我觉得我挺幸运的。一路走来,我没有遭太大的罪,吃太多的苦。1998年毕业了,然后在团里面排了一年的话剧,没有出去拍戏。自2000年开始,我就逐渐拍戏。我一直很感恩这一点,上天给了我很多的机会。有时候,不仅是自己努力,还有一份运气在里面。

Q

网易教育:上表演系那时,在专业课上经常拿第一名的学生现在在哪?

A

保剑锋:在北京。

Q

网易教育:我想问的是他(她)是不是在影视圈做演员?

A

保剑锋:对,也是我很好的同学。我那天还在大街上遇见他(她)了。这个人突然间消失了,不跟我们联系了。我见到他(她),我说天啊,你怎么了?都不出现了。有些日子没见到他了,我把他教育了一通。

Q

网易教育:对于那些从事表演、希望跨入上海戏剧学院大门的那些后来者,你会给出哪些建议?

A

保剑锋:你考上了这个学校,是一件事。这仅仅是那么长的学习过程里的一次考试而已,但是你要问清楚自己,你是不是真的喜欢这一行?有时候,你考上了,并不代表你真的就适合干这个。我觉得你适不适合干这个东西,也真的不是别人为你决定的。你问你自己,你到底有多热爱这一行?每时每刻,你是不是都特别爱你的表演?你愿不愿意为它全身心地去投入?这是没考的人或者已经在学校读这个方面专业的人都要常常问自己,你热不热爱表演,然后搞清楚什么是热爱。

pic

TA档案

1994年

进入上海戏剧学院表演系。

1996年

参演中国国内首部偶像剧《真空爱情记录》,正式出道。

2002年

担任男一号的校园青春偶像剧《十八岁的天空》热播,古越涛这个麻辣老师形象深入人心。

2004年

保剑锋主演的两部古装剧《至尊红颜》 和《青天衙门》都获得了不错的收视率,保剑锋也逐渐成为实力派男演员。

2006年

挑大梁主演的《薛仁贵传奇》全国热播。

2007年

首次参演琼瑶剧《又见一帘幽梦》,饰演楚廉。

2012年

保剑锋、刘涛联袂打造都市情感大戏《贤妻》热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