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仕课堂(特约主笔方李敏)

   

   

名仕课堂栏目介绍:
       名仕课堂是网易教育商学院频道推出的一档原创访谈栏目。受访的社会各界名仕,紧紧围绕“教育”、“事业”、“管理”等话题,为网易网友讲解社会这门“大功课”。
       第十一期嘉宾是3W咖啡创始人、拉勾网董事长许单单。【详细】

综述 pic

在五道口的咖啡厅,在奥林匹克公园,在北京的每个角落,你似乎都能听到周围的人在聊创业。

人人都在说创业。是不是“疯了”?

对于这种追捧创业的现象,3W咖啡创始人、拉勾网董事长许单单接受网易教育频道专访时,聊了自己的看法:“我不觉得是疯了或是怎么样”。

许单单读过携程董事长梁建章写的一本书《中国人太多了吗》。书中谈到:一个国家也好,一个社会也罢,要发展,首先要有足够多的创新人群,但是这个成功的比例是不太变化的。你需要一个巨大的创新基数,即便只有百分之一的人成功了,剩下的百分之九十九可能没成功,但是客观上会对整个社会实现了正向推动。

许单单认为,一些人的暂时不成功,是在向其他人证明,这条路不可行;其他的人会在此基础上再去创新。这对整个社会发展是有利的。

2014年,拉勾网“突飞猛进,一直奔跑”,在互联网招聘领域“做到了行业第一”。2015年,拉勾网会有一系列大动作。2015年3月,拉勾网启动了“全民跳槽月”,十万个OFFER供求职者挑选;同样是在这个月,在地铁里,在楼宇里,你能看到拉勾网的大规模广告宣传,满眼皆是“拉勾绿”。

之所以一开始做网站时就确定绿色为主色调,就是“要做得清新一点,让人用着舒服,体验好是互联网产品最基本的东西”。拉勾网是从3W咖啡衍生出来的,3W咖啡一开始用的就是绿色。

在许单单以及拉勾网的很多同事眼里,包括在很多网友看来,拉勾网恰如特斯拉,是“创新者、颠覆者”。

已是互联网招聘领域第一名的拉勾网,需要持续通过线下线上的活动,来稳住自己的行业地位。许单单说,拉勾网做的一切,都是尊重求职者,而不仅仅是将其看做找工作的人。

通过拉勾网寻求人才的公司,必须为其岗位明码标价,拒绝面议。这是尊重求职者,尊重人才的具体体现。还有,所有互联网公司的HR必须快速回复求职者投来的简历。

许单单与徐小平、杨向阳、东方弘道的王总这些投资人,保持着良好的私人关系。前者将这些人定义为“良师益友”。在管理上,遇到一些问题,许单单会直接去找徐小平,让他“指点迷津”。有段时间,许单单经常同拉勾网CEO马德龙开会。东方弘道王总直言不讳地说,这是在刷存在感,“如果这样一直去不放心的话,那对方永远都无法成为一个真正的、称职的CEO。除非你自己当CEO,不然你就别这么干。”

接受网易教育频道专访时,许单单坦言自己更适合担任董事长,更适合制定战略,具体的执行还是要靠CEO。马德龙“心胸比较宽广,生性比较温和,产品出身,互联网公司本来就是产品为王,他本来就是设计师和产品经理,他对这个比较在行”。

许单单还有一个重要的合伙人——鲍艾乐。负责市场的鲍艾乐“风风火火的”。“我们几个人中,马德龙和我都属于温和派,鲍艾乐就属于冲动派,所以她就带着公司往前冲,冲锋陷阵。我们三个人还蛮搭的,我们都合作了四年多了。”

对团队的管理,许单单在摸索中慢慢学习,也曾面临压力,有过挫败感。他举了个例子,“比如说,你感觉公司时时刻刻都在生死存亡期,但是你发现团队好像不紧张。不是说你融了几千万美金,好像就变成了很有钱的大公司,实际上是比以前更危险。如何让团队理解这种风险,也是管理的一部分。”

许单单、马德龙和鲍艾乐三人都是从农村走出来的,“家里没有任何背景”。按照许单单的理解,一个从小地方出来的人,如果有志于发展,具备雄心壮志,“我一定要成为一个什么什么样的人,我愿意为了一个长远的目标去牺牲眼前的利益,这样的话,他的成就,一两年看不出来,多几年其实就会大不同”。

谈拉勾:所有设计要尊重人才

| 专访拉勾网董事长许单单:无背景有雄心(视频出自网易教育)

Q

网易教育:在这样一个下午来邀请你聊拉勾网的很多有趣的事情,包括它的创业还有管理。最近一段时间我在地铁里面,还有楼宇里面,看到很多拉勾网的广告,拉勾网的颜色绿色拉勾绿,很明显,很时尚。如果让拉勾网的董事长来介绍拉勾网,你该怎么去表达?

A

许单单:我们把拉勾网定位成是帮助互联网的年轻人去成长的一个网站,所以它看上去像个招聘网站,但我们心里其实也不把它定位成招聘网站,我们更把它定位成是一些有志于在互联网行业发展,但是又没有一个特别牛的哥哥姐姐或者爸爸妈妈去指点他们,我该选什么职位,该选什么方向,我们想那我们是不是帮助到这些人,去做这些事情,去做更好的选择,其实拉勾网是做这个事情。

Q

网易教育:对于拉勾网在2014年的表现,你怎么去评价?

A

许单单:快速奔跑的一年。因为拉勾网是2013年7月份才上线的,所以到2014年的时候也就只有半年的时间,那半年更多的是我从决定做一个拉勾网,到它开始出来被用户看见,被企业看见,开始用,然后我们在2014年初的时候开始了A轮的融资,到2014年的七、八月份有B轮的融资,所以整个员工的人数从十二三人涨到了去年年底的一百多人,就是今年的员工人数涨了七八倍,用户的数量也涨了十几倍,所以整个感觉就是,一整年下来,就是突飞猛进,一直奔跑。

Q

网易教育:2014年一直在奔跑,2015年3月,据我了解拉勾网有很多的大动作,具体有哪些大动作?

A

许单单:2014年初的时候,我们还是一个很小的网站,到2014年底的时候,就已经成了互联网招聘行业,算是最大的公司了。其实,互联网行业的速度,我觉得我们是个典型的代表,就用特别短的时间就变成这个领域里面的第一名。所以我们就想,我们已经是行业的第一名的情况下,我们该做点什么事情,所以我们就想,那我们肯定要做一些标准出来,就是第一名就可以去做标准。比如我们要求企业收到简历之后必须及时回复,这个其实说起来挺容易的,但是你面对的是万千公司里面人力资源部的人力资源经理,他是否愿意特别及时的改变他的工作习惯,这个是挺难的。

A

但是别人投了简历过来,你不及时处理,别人的简历就石沉大海,这个时候用户是焦虑的,哪怕告诉他你不合适,你要告诉他不合适。但是总需要企业的人力资源部发出一个动作,告诉他你不合适。其实这个是促使很多企业里面发生转变的,这是我们希望做的一个事情。

A

另外一个就是,在2015年上半年的时候,就是现在的这个时间,算是每年的三、四月份是跳槽的高峰期,那我们就想,我们作为行业里面已经最大的网站,如何更好的稳住这个地位,所以我们2014年可以看到我们花了几千万去打了很多的广告。当然,拉勾还没有足够大,可以在全国范围内打足够多的广告,但是我们像北京的地铁站、上海、深圳的地铁站都是蛮震撼的那种广告,就是整个地铁站,一包就是一个整站的那种,所有的过道,所有的路牌全部都给包下来,包括楼宇的广告。

Q

网易教育:在此前的报道当中,有一个词非常受关注,就是尊严。在你看来尊严和拉勾网之间有什么样的关系?

A

许单单:应该说拉勾网从创立的那个点,就每个公司创立的时候会有一个点,拉勾网创立的点其实就是关于尊严的。我们当时的想法是说,整个拉勾网是以尊重用户为导向的一个网站,最开始我们创立的第一天的定位就是这个。 这个尊严可以来自于很多方面,其实最核心的方面就是讲,今时今刻的互联网行业,对比互联网之外的任何行业比较起来,它最大的不同在于说,企业从强势一方变成了弱势一方,因为这个时候所有的企业是在求人才,过去企业是在挑人才。

A

现在的年轻人,过去是在找工作,今天是在挑工作,所以就这两个字之间的差别,就是找工作和挑工作这两个动词不同,其实导致的就是整个行业的根本逻辑的不同。我找工作的时候其实我在求着你,你给我一个工作,让我去你那工作吧;然后现在我在挑工作,是说我看哪个工作更适合我,这种心态就导致说这个行业里面,这些人是在挑的状态下,他一定是找一个尊重他的。整个拉勾网的设计理念,全部都是冲着尊重求职者的角度,尊重人才的角度去设计的。我们就要求整个拉勾网不可以有“薪资面议”这么一个词,就是所有的职位必须写清楚工资。你写的这个工资最低工资和最高工资不可以相差一倍,比如说你只可以4000—8000,5000—10000,但你5000—11000是不可以的,必须在这个范围内,最根本的出发点就是尊重那些人才。

Q

网易教育:你有很好的游戏规则,怎么样才能让企业遵守你的游戏规则呢?

A

许单单:这也是我们快速成长过程里面的一个根本原因吧,就是说这个行业里面是企业求人才的,是人才挑企业的,现在是这么一个状况,所以说你只要服务好人才,企业自然就来了;如果企业不按照这个规则来的话,那你就招不到人才就好了。我们其实是对企业很强势的,就是说你不满意你可以不来,反正我也不求着你来,只要我服务好用户就行了,用户来了你自然就来了。

Q

网易教育:比较强势。

A

许单单:对,我们比较强势。

Q

网易教育:聊了这么长时间,我想到两个关键词,一个是服务,一个是尊严。其实在商学院教育当中还有一个很流行的词叫愿景,作为董事长,你为拉勾网设计了怎样的愿景,或者说拉勾网的未来在什么地方?

A

许单单:我们的愿景其实就是帮助一些年轻人,能够少走职业弯路,能够给他一个拼搏潜力的机会。因为我并不认为每个人的天分是一样的,其实说人生来是平等的那是一种说法,但是人生来就是不平等的,或者说人生来就是不一样的,同样的兄弟两个,或者双胞胎两个人,同样的家庭环境、教育环境,其实出来之后人的成就还是不一样的。这种成就不一样是在于每个人的天分不同,所以我们还是承认每个人的天分不同。

A

但是大部分的人在成长的过程里面,其实在职业上是走了弯路的,你看那些有一些很牛逼的哥哥姐姐,或者爸爸妈妈指点的人,他们毕业之后第一份工作干什么、第二份工作干什么,其实都是有人指点的,这个时候同样天分的情况下,可以有更多的机会去拼搏一下,至少有潜力发挥的机会,但大部分人连潜力发挥的机会都没有,就默默无闻的做一个特别小的职位。

A

所以我们的想法是说,我们更了解行业的趋势,我们在这方面又有所积累、有所钻研,那我们可以像这些人的哥哥姐姐一样,通过一个网站的形式去告诉他们,什么样的职业机会是好的。我们帮他做了一个正确的选择,这个时候就觉得算是我们觉得挺有成就感的事情。

A

至于说公司的收入啊,公司的规模呀,我觉得你只要服务好了用户,那都是自然而然就来的解决,你如果直接追求收入作为结果,反而会追求不到。

Q

网易教育:这是一个非常现实的愿景。

A

许单单:对。

Q

网易教育:我在你的社交工具上看到了一个介绍,就是你自己的,你说3W咖啡和拉勾网都处在一个生死存亡的时期。那么拉勾网现在的状态真的适用那四个字吗?

A

许单单:我觉得所有的互联网创业都处在,不光是说在某个阶段它处在生死边缘,应该是互联网公司在任何时刻,不管你多大还是多小,好像都在生死边缘。我忘了,应该是马化腾前两年有个演讲,说那些巨头们倒下的时候,身体还是温的,你发现说你这么大了,尚且说倒下随时就倒下了,就像前几年的诺基亚、柯达等等的,何况小公司?

Q

网易教育:不停地奔跑,这是互联网的一个生态。2月27号你发了一条微博,用一个汽车的品牌来形容你,就是说拉勾网在你心里的感受。

A

许单单:对。

Q

网易教育:其实你是把这个问题抛给网友的。

A

许单单:对。

Q

网易教育:当问题回到你这儿的时候,你会给出什么样的答案?

A

许单单:当时我们定这个题目的时候,其实是我们内部的一个开会,是我们高管内部开会,就想给拉勾网做一个什么来着,就是我们投地铁广告,我们要给我们的拉勾网做一个定位。后来我们不知道怎么就想到了这个问题,就是说用一个汽车品牌来形容一个公司,因为你直接问很多用户,拉勾网是什么感觉他描述不出来,但是如果说你觉得拉勾网和其他网站比较起来,你觉得像汽车众多品牌里的哪个品牌给你的感觉是一致的?之所以出这个问题,是因为汽车的功能是被弱化的,而且汽车和汽车之间的竞争其实就是品牌的竞争,所以说汽车的品牌是深入人心的。但是我们自己心里面其实是没有答案的,我们每个人,因为我们自己七八个高管每个人都自己在小纸条上写一个答案,我们去看,其实写得最多的是特斯拉。

A

我们在网上我朋友圈也有去征集,微博上也有征集,得到的结果最多的都是特斯拉。他们感觉说,就是有一点点颠覆者的形态,速度很快,又是以颠覆者的崭新的形态出现,他们觉得拉勾网第一就是很快,然后第二就是我们的确呈现在整个市场里面,就是在线招聘的市场里面,我们是一个颠覆者的形态,像一个黑马一样快速的一年多的时间冲出来。

Q

网易教育:你自己对特斯拉也是这种印象吗?

A

许单单:对,我对特斯拉也是这种印象,就觉得它是创新者、颠覆者的一个典型吧。

Q

网易教育:你有两个重要的合伙人,一个是马德龙,一个是鲍艾乐。你们三个人的分工具体是怎么样的?

A

许单单:我算偏战略吧,我不做具体的执行,因为我不做CEO,马德龙做CEO,就偏产品和整个公司的管理,鲍艾乐就偏市场,主要这么分。

Q

网易教育:在董事长眼里,这两位合伙人各自的优势是什么?

A

许单单:像马德龙就是心胸比较宽广,生性比较温和,就属于那种慢吞吞的大叔的那种人, 就是比较稳,比较温和,不急不忙,又是产品出身,所以互联网公司本来就是产品为王,他本来就是设计师和产品经理,他对这个比较在行。像那个鲍艾乐就是市场出身,风风火火的,所以她更多的代表了一种向前冲的那种,就是我们几个人里,马德龙和我都属于温和派的,鲍艾乐就属于冲动派的,所以她就带着公司往前冲,冲锋陷阵的人。 所以我们三个人还蛮搭的,我们都合作了四年多了。

Q

网易教育:刚才你说和马德龙、鲍艾乐,其实气场挺合的,你们在3W咖啡创建,包括拉勾网创建的时候,肯定发生过分歧。

A

许单单:嗯。

Q

网易教育:那么分歧怎么去化解,听谁的呢?

A

许单单:我觉得我们三个人比较幸运的是说,我们在发展的过程里面遇到了几位大哥,或者说前辈,都是我们3W咖啡的股东。这些人都是50岁以上的,上一个年代的企业家们。他们在我们公司还只是一个很小很小的小团队的时候,就给我们灌输一些理念,比如说要遵守规则,今天你们如果定了一个规则,未来就算你觉得不公平,你也要遵守,并没有事情是绝对公平的,所以在很早的时候他们给我们灌输了这种规则的理念给我们,所以说我们在很早的时候,根据这个规则就形成了一个意识规则,就是说遇到一些事情,如果我们三个人达不成一致协议,那我们就在一周之内,再做一次不低于两个小时的沟通,如果第二次还达不成协议,那就再过一周之内做一个不小于两个小时的沟通,如果还沟通不成功,就由许单单说了算,所以我们就定了这么一个决策机制下来。

A

但总体上看来,我觉得我们三个人都不是那种过度固执的人,所以还是会形成一些,大部分的事情还是能形成共识,当不能形成共识的时候,大部分的时间因为一个公司不可以没有人拍板,所以最终的拍板大部分还是由我来拍板。

说创业:跟着投资人学做事

pic

| 图:许单单接受网易教育专访(左)

Q

网易教育:上周周五,我去一个写字楼的咖啡厅去看书,旁边一个人就在聊创业,周末的时候带着家人去奥林匹克公园,然后还没跑两步,旁边有两个人在谈创业。人人都在说创业,人人都在追捧创业,你怎么看这个现象,是这个世界疯了吗?

A

许单单:现在,你要到美国的硅谷去,大致也这个现象,你看美国的硅谷,就是斯坦福大学附近那条街的咖啡馆,你发现都在谈创业,你去斯坦福大学的计算机系,几乎是个人就在创业,就这种感觉。我自己理解还是因为两个原因吧,第一个就是今天的这些中国的,今天的中国年轻人,其实脱离了基本的温饱的束缚了,所以他才敢于去做一点点看上去不那么安分守己的事情,在几年前其实还做不到的。硅谷的人为什么这么多人创业,这么多人创新?因为他创业创新的目的不是马上就要成为一个亿万富翁,而是觉得他就要愿意做一些自己想做的认为有意思的事情。

A

另外一方面是,的确现在创业的门槛大大的降低了,因为现在创业成了一个生态,就像有开放平台,所以说很多东西都可以用开放平台,有云计算,还有很多类似3W咖啡这样的孵化器和服务机构,你很容易找到钱,很容易找到人帮助,还有专门给创业公司招聘的,像拉勾网帮你招人才,你发现说围绕着创业,整个生态来说越来越完善了,所以创业者他的创业门槛大大降低,就像当年可能要好多人好多钱才能创,今天可能两三个人,两三个电脑就创了,你连办公都可以跑到3W咖啡去办公了。就这样的现象就导致创业的人越来越多。

A

我觉得这一波创新,其实是蛮容易推动中国往前发展的。你看中国的移动互联网,其实现在是超越美国的移动互联网的。大家以前会觉得中国互联网落后美国互联网两年,就是在PC互联网时代是落后两年的,但是现在到今天的这个时候,中国其实是领先于美国硅谷的,就在各种O2O还有移动互联网上面都是领先于硅谷的,而且中国的竞争又比美国激烈,所以说我觉得从今年开始,可能中国的创业者比美国的创业者要厉害。你把美国的创业者拿到中国来,你都干不过中国的创业者。

Q

网易教育:为什么呢?

A

许单单:中国人多钱多,竞争过度激烈。比如说像打车软件,美国有打车软件,其实也没怎样太竞争,中国的打车软件最终都是补贴钱,天天补贴钱的这种方式。你发现说中国的市场竞争的这种凶残程度,是美国所不可比的,所以中国的创业者他在做企业的这方面,他的竞争环境是比美国的竞争环境要恶劣的多,或者说激烈的多,这时候对中国创业者的能力的要求,是比美国那种创业者能力的要求要高的,所以就这个现象持续下来,中国的整个创业水平其实比美国的创业水平要高。

Q

网易教育:一句话总结你的理解就是,创业潮促使中国更快的进步。

A

许单单:对。

Q

网易教育:因为3W咖啡的创立,还有拉勾网的创建,你也接触到了,包括近距离的接触了很多大牌的投资人,你个人和这些投资人是什么样的关系,是纯商业的,因为投资人很现实,我们理解,是朋友还是其他的?

A

许单单:投资人有很多种吧,有朋友类的投资人,也有商业伙伴类的投资人。因为3W是一个创业孵化器,我们自己有自己的基金,我们2014年成立了3W种子基金,到现在不到一年的时间,我们昨天投了我们的第21个项目,所以我们和很多的天使投资机构和VC就会有一个上下游的合作关系,因为我们先投了这个项目,投了这个创业项目,创业项目长大之后我们推荐给这些投资人再投,所以我们和他们有上下游关系,这些投资人大部分就是偏商业的合作伙伴关系。

A

当然还有一部分投资人就是良师益友的关系,就比如说我们3W自己的那几个早的投资人,像徐小平我们的投资人,还有杨向阳等等,就是东方弘道,这些是我们自己的投资人。这些投资人他自己也是天然投资人,他也是我们的天然投资人,我们和他们的关系更像是良师益友。

Q

网易教育:在你的创业过程当中,有没有刻意的设立一个偶像,我从他身上吸取精神的力量,得到精神的鼓舞?

A

许单单:我觉得有好几个吧,不是一个。比如说有一个是杨向阳,他也是我们的董事,也是我们的投资人,他是清华企业家协会的会长。我们整个过程里面,他在一些组织架构上给了很多的指点,但是我把他作为我的偶像,其中一个是觉得他做人的那种,怎么讲,胸怀吧。我有时候问过他,我说你看,如果论有钱,你也没有曾李青有钱。曾李青是腾讯的联合创始人。要论投资的项目成功的知名度,你也没有沈南鹏或者阎焱投资的项目知名度多,那为什么沈南鹏也好,阎焱也好,曾李青、徐小平都尊称你为大哥呢?因为这帮人和他都是好朋友,都很尊敬他,那些人都是社会上很有名的人,其实他刻意的不愿意出名,当年微博给他认证了,他马上给我打电话说,单单,谁帮我认证了微博,你赶紧找帮我把认证取消掉。就是这么一个人。

A

我就说你论有名、论有钱其实不如这些人,那为什么大家都尊敬你?他说他过去这几十年做人做事最信一个道理,就是他在考虑一个事情的时候,从来不把自己放进去,就是考虑一个事情的时候,从来当自己是个局外人,不考虑自己任何的利益关系,只考虑对这个事情好不好,而忘掉自己。当你用这种态度一直做事情的时候,最终长期积累下来,那就是口碑,未来你该得到的回报还会得到的,只是比较晚而已。但是这就是一个做人的态度。

A

还有东方弘道的王总很早时候问我,单单你最近都在忙啥呢?看你很久都没来我们这儿了,我说每天忙得要死,每天要和马德龙开会,因为拉勾网的事情特别多。他说你如果每天都需要和马德龙开会的话,那你的职位是什么?我说我是董事长,他说中国人有很多天生的劣性,在你身上得到了最完美的体现。他说你是一个董事长每天跑过去开会,你是在刷你的存在感吗?你发现说就是这些兄长们,就可以特别的直言不讳的去指点我们,我觉得这些事情其实都是我们过去历史上,怎么说,算是我们幸运的地方吧,我觉得我们比很多的创业者走得顺,其实背后就是这么一群很有智慧的人的指点,当然我们也愿意听别人的指点。

Q

网易教育:名仕课堂此前采访创业者的时候,他们都说,天天都有焦虑感,那我问的是,你许单单如何去消除这种焦虑感,缓解这种焦虑感。

A

许单单:还是想得更清楚一点吧,我觉得焦虑感的确会每天都会有,就算有点喜悦也就是,比如说像我们昨天晚上,我们应该是15分钟就有1万个简历投递,半个小时就有2万个简历投,就相当于15分钟1万个这么一个数据,然后我们觉得哇,这个数据已经很疯狂了,算是中国做招聘里面最牛逼的数据了。但你就开心那一会儿,马上就会陷入到,那下一步怎么做,下一步怎么做,这些焦虑随时都会有。

A

我觉得应对的方法只能是能够更高瞻远瞩一点,就是想得更长远一点,想着说明年怎么办,后年怎么办,对手可能会怎么样去来反击你,把这些事情都想得比较清楚,提早去布局,我觉得就有点像未雨绸缪,这样的话你觉得你规划的还行,焦虑感自然就会降低一点了。

聊成长:最看重基金公司经历

pic

| 图:许单单

Q

网易教育:之前聊过,你来自安徽,我来自安徽的一个小县城,我的外婆在农村,此前有报道说你小时候很内向,后来没有这方面的困扰,有很大的差异。这个报道准确吗?

A

许单单:我觉得内向和人际交往是两码事吧,我自己觉得,内向只是说是比较能够,就是人多的时候会有一点害羞,或者说也不太愿意去扎堆热闹,反而愿意安安静静的待着,我觉得这个是内向吧。但是人际交往上倒还好,人际交往更多的像是一个职业行为嘛,你觉得说作为一个称职的职场人,这是应该修炼的一堂课,那就把它当成一项修炼去努力完成它。

Q

网易教育:有个报道对你的评价可能不是太有利,说许单单是一个目的性很强的人,尤其在人际交往这一块。我理解的目的性很强,至少不是个褒义词,偏向于中性。你怎么去回应这种评价?

A

许单单:算是吧,但是目的性很强和他讲的目的性很强是两码事,我觉得人生是有目的的,时间很宝贵,你应该时时刻刻去寻找在当下这个时间里面,你的精力,你的公司的资源和公司的钱,应该往哪一块投,才是有最高投入产出比的地方,我觉得这是一种思维方式。同样的说我们每天生活当中,我也没有必要和天下的人都做好朋友,这是做不到的,这个时候更多的是说,你为了公司的发展,你认为此时此刻更应该做什么事情。

A

比如说我认为,我今天应该去找徐小平谈一下事情,但都是有目的的去谈的,因为比如说公司遇到了某一个战略的问题,我想不通,我想请徐小平老师帮我出出主意,那我就去找他,我找其他人,其他人也解决不了。你说让我随便找很多人吃饭闲聊,我也没有时间。但你说那是不是就没有生活中的朋友呢?那自然就不是了,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当中的好朋友嘛,你和好朋友在一起的时候,那自然就是另外一种状态。但是我觉得随着人越成长,在社会上年龄越大,其实好朋友的,交新好朋友的几率是越来越低的,朋友大部分还是集中在大学的朋友,刚工作时候的朋友,基本上还在那个状态。

Q

网易教育:在网上搜索你的经历,在北京化工大学读的本科,研究生读的是北京大学,毕业之后进了互联网公司,进而去了美国的基金公司,再接下来就是自己创业。在这些经历当中,哪些经历是被你看重的?

A

许单单:我觉得在基金公司的那段时间我是比较看重的,在基金公司里面,因为我现在,我算是创业者里面的异类,创业者一般是做业务出身,就是做产品、做技术或者做什么,进而自己创个公司。因为我是从来没有做过一天业务的人,反而一直就是出来做战略、做分析出身。所以你看现在我也是做的是董事长,而不是CEO,因为我觉得我做CEO不是一个好CEO,因为我从来没有做过事情,我的执行力会比较弱,但是我比绝大多数创业者有优势的地方在于,我过去六七年的经历是作为一个行业的研究者,在看待这个行业和看待各个公司,我的工作就是研究股票,就是研究哪个公司的股票值得买,哪个公司的股票不值得买。

A

值得买不值得买背后就是两个东西,第一个这个行业发展还是不发展,第二这个公司是好的还是不好的,其实这两个东西反过来对今天自己做公司是极其有帮助的,就是说我比绝大多数创业者,更能够有宏观的眼光看待行业的趋势,也更知道如何的,怎么样的一个公司才是一个好的公司,虽然我自己不知道怎么做,但是我至少知道什么样是好的,什么样是不好的。那我就反过来要求我们公司朝一个好的方向做就好了。

A

回头看我们过去这一年多,拉勾网长得很快,整个3W长得都很快。背后其实和这些东西都是相关的,就是我们少走了很多很多的弯路,就是因为战略上做得还是比别人走得好。

Q

网易教育:最后一个问题,很多农村的孩子,包括小县城的孩子,都希望通过读书去改变自己的命运,这是他们比较现实的路径。结合你个人的经历,希望给他们一点忠告,或者说特别的鼓舞,鼓励的话。

A

许单单:我觉得今天这个时代还是蛮公平的,就像我们3W几个合伙人,我们三个人全是农村出来的应该是,都是没有背景的人,但是我们觉得我们足够努力,所以现在还算混得还行。所以我觉得说,没有任何气馁的地方,这是第一个。第二个其实还是尽可能的聪明一点的去跳出生存的这个限制,去考虑发展。很多人觉得说生长或者找工作是为了糊口,为了苟且生活,我觉得今天这个时代怎么样都能活下去,为了眼前自然就会忽略远方,你为了远方自然也会忽略眼前,我觉得这是鱼与熊掌是不可兼得的,未来现在也是不可兼得的,如果能够把眼睛往远处看一点,那眼前的各种事情就会比较看得开,就愿意去尝试一些当时看起来有点笨,或者有点,比如工资低或者工作累或者怎么样的。但长期以来确实是好的。

A

但是大部分的人是不具备这个意识的,我想如果作为一个从小地方出来,又有志于发展的人,他如果具备这种所谓的雄心壮志,我一定要成为一个什么什么样的人,我愿意为了一个长远的某一个目标去牺牲眼前的利益,那这样的话我觉得成就,一两年看不出来,多几年其实就会大不同。

Q

网易教育:感谢许单单在3月9日的下午接受网易教育频道的专访,也希望拉勾网能够同网易有更多的合作,也希望拉勾网的道路更明亮。

A

许单单:谢谢。

网易教育

TA档案

1982年

出生于安徽农村

2000年

进入北京化工大学读本科

2004年

进入北大读研究生

2005年

一年内修完所有学分,开始找兼职

2007年

毕业后进入互联网公司,其后5年里跳槽3次,最终辞职创业

2011年

创立了3W咖啡馆,中国互联网人脉圈层。

2013年

创立了拉勾网,专业的互联网领域招聘平台。

0人跟贴 | 0人参与
网友跟贴 0人跟贴 | 0人参与 | 手机发跟贴 | 注册

跟贴热词:

文明上网,登录发贴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易立场。